他在大學與Jordan難分軒輊 選秀日兩天後竟吸毒暴斃 (影)

「我執教NCAA這麼多年了,真正稱得上偉大的球員只有兩個,」杜克大學的K教練說,「一個是Michael Jordan,另一個就是Len Bias。」

能和Jordan相提並論

在NBA歷史上,能和Jordan相提並論的人屈指可數,更何況是個連一場NBA比賽都沒打過的球員。Bias到底有何魔力,竟然能讓見多識廣的K教練對他如此推崇?一切還得從頭說起。

1963年11月18日,Len Bias出生在馬里蘭州的蘭德歐弗市。童年時期的Bias不苟言笑,總是一副冷酷的模樣,一同玩耍的夥伴們因此給他取了個外號叫「霜凍」。Bias是一個籃球神童,從小到大,他的身體條件和技術,註定了他將成為一名未來的NBA球員。他擁有無以倫比的運動天賦,以及黑人球員少有的投籃手感,這一切讓他在任何球場上都能瞬間脫穎而出。

和Michael Jordan一樣,Bias選擇大學也是秉承了就近的原則。當他從當地的西北高中畢業後,他加入了馬里蘭大學,而這所大學距離他的高中只有10分鐘車程。

進入大學的前兩年,Bias並沒有馬上展露出他在籃球方面的天賦,用當時教練的話來形容,他只是一個「毫無經驗、缺乏更多訓練」的新兵。大二時,Bias迎來了和Jordan之間最著名的一次直接交手,那場比賽,馬里蘭62-74不敵北卡,Jordan在比賽中拿下21分,而Bias則砍下了24分(注:坊間傳言Bias在那場比賽中得到47分,Jordan只有19分並不屬實)。大三賽季,Bias全面爆發,他在ACC聯盟的得分榜上高居榜首,同年被評為ACC聯盟的年度最佳球員。大四賽季,他最經典的一場比賽是率領馬里蘭延長擊敗已經沒有Jordan的北卡,在那場比賽中,他一人獨得35分。那一年,他蟬聯了ACC聯盟的年度最佳球員獎,同時入選了全美最佳陣容。

他的出色表現吸引了大量的球探,很多NBA球探認為Bias是1986年那屆新秀中綜合實力最出色和全面的球員。塞爾提克的球探Ed Badger當時評價:「從長遠來看,他應該是最接近Michael Jordan的那個人,雖然他不一定能像Jordan那麼強,但他的爆發力和讓人興奮的打球方式,會讓他成為類似級別的球星。」

1984年,塞爾提克透過交易得到了超音速1986年的首輪選秀權,而超音速在1985-86賽季的表現無比配合,只拿下31場勝利,獲得首輪第二位的選秀權。就這樣,雖然塞爾提克在那個賽季拿到了隊史上的第16座NBA總冠軍,卻依然在1986年的選秀大會上擁有首輪第二位的選秀權。騎士在首輪第一順位選中了Brad Daugherty,塞爾提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Bias。

「是的,我就是想要他,」當時,傳奇總教練「紅頭」奧拜克承認自己的眼中只有Bias,「我們不會考慮第二個人。他不但能控球,而且能得分,完全符合我們的需求。」

當時Bias的球探報告裡有這麼一句:「他就是一個大一號的Michael Jordan,和Jordan相比,他的跳投更加精準,突破沒有Jordan那麼犀利。」

就連狀元秀Daugherty也對Bias的能力給予了充分的肯定。「我當時常常在想,他的跳投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Daugherty說,「他的出手點是我見過最高的,包括Michael Jordan在內的絕大多數人都不是在最高點出手,而他卻不一樣。他的中距離能力太強了,8到15英尺內的跳投對他的對手而言很致命。」

Daugherty不是說說而已,Bias投籃有多厲害,他是有切身體會的。Daugherty說:「有一場比賽是在我們大學的主場,隊友Joe Wolf負責防守他,可在他面前,Wolf就像是個透明人。教練換Warren Martin去防,同樣無能為力,這時候教練問我要不要試試,我比Bias高出4吋,但是當他出手投籃時,我連摸都摸不到他。」

吸食毒品暴斃

1986年6月17日,選秀大會當天,在騎士用狀元籤選走Daugherty之後,David Stern走上主席臺,宣讀道:「塞爾提克在首輪第二順位選擇了來自馬里蘭大學的Len Bias!」在接受媒體採訪時,Bias說:「我一直夢想加入塞爾提克隊,現在,我的夢想終於成真了!」

兩天後的清晨6點32分,一切都改變了!在通宵和朋友一起吸食古柯鹼並飲酒狂歡後,Bias突然出現了癲癇的症狀,嚇壞了身邊的所有人。他的朋友Tribble趕緊撥通了911急救電話——

911接線員:「這裡是911急救中心。」

Tribble緊張得有些驚慌失措:「是我,我需要你的幫助!讓我想想我在哪!呃,這裡是華盛頓廳1103號。這裡發生了緊急事件,Len Bias需要你們的救助,他可是要去波士頓的大人物!」

911接線員:「你在說什麼?」

Tribble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呃?」

911接線員:「請您說得再詳細一些!」

Tribble只能再次重複:「我說有人需要急救!Bias需要急救!」

911接線員:「他的名字不重要,請告訴我他出現了什麼症狀?」

Tribble說:「他呼吸十分困難!」

……

8點51分,Bias在利蘭紀念醫院的急救室裡永遠停止了呼吸,當時他還不滿23歲。他加盟了塞爾提克隊,卻沒能為它打上一場NBA比賽,他的籃球夢想終究還是化為了泡影。

正是那一天,一位記者和Bias約了上午11點鐘的採訪,在9點30分時,他想要打電話和Bias確認一下採訪時間,卻發現對方的電話始終處於佔線的狀態。10點時,記者的妻子突然問他:「你要採訪的那個球員叫什麼名字?」

「Len Bias,」他回答道,「怎麼?他打電話給我了?」

「他死了……我剛聽到廣播裡這麼報導的,」和那位記者一樣,他的妻子也震驚了。

Daugherty當時正在機場,準備登上前往波士頓的航班。他要和Bias一起去和Reebok公司簽約,當有人告訴他Bias死亡的消息時,Daugherty始終不敢相信,直到他和Bias共同的經紀人Fentress向他確認這一消息時,Daugherty才不得不接受這個令人傷心的事實。「我清楚的記得當時他說的每一個字,」Daugherty後來回憶道,「他對我說『太可怕了,他死了。』」

Bias的屍檢報告上寫著他的死亡原因:古柯鹼吸食過量。聽到Bias離世的消息,Larry Bird震驚了,他傷感地表示:「這是我這輩子聽到過最殘酷的一件事。」Bias去世後,馬里蘭大學的教頭Lefty Driesell宣佈辭職,而因此受到巨大影響的還有塞爾提克隊。

「如果有Bias,Bird和Kevin McHale就不會被使用過度,他們的職業生涯也會因此延長不少。失去了Bias,至少讓塞爾提克倒退了十年,」杜克大學的助理教練Johnny Dawkins說道,他和Bias是同一屆的球員。

「Bias的死,不但傷害了塞爾提克隊,同時對所有熱愛這項運動的人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K教練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我們失去的不光是一個年輕的生命,我們也失去了目睹一個偉大的人成就一番偉大事業的機會。」

大學時期身披34號的Bias沒能為綠軍效力,而塞爾提克王朝也在Bird退休後沉寂了整整22年,最終,另一個34號球員率領塞爾提克在2008年擊敗湖人奪冠,這也是時隔22年之後,綠軍重新捧起歐布萊恩獎盃。

如果Bias沒有去世……現在也只能說說如果了。

家庭悲劇竟有續集

痛失愛子,對於Bias的母親Lonise而言,如同晴天霹靂,可她萬萬沒有料到,同樣的傷痛竟然在不到五年後再次襲擊了這個不幸的家庭。

Len Bias的弟弟Jay Bias,也是一個頗有籃球天賦的年輕人。雖然他比不上哥哥,但是他同樣入選了西北高中校隊,並在高三那年打出了場均25分12籃板的數據。Len Bias去世的當晚,Jay Bias在籃球場上打了整整一夜的籃球,以紀念他的哥哥。當時,他就告誡自己一輩子都不能接觸毒品,避免重蹈哥哥的覆轍。

雖然Jay Bias確實沒有沾染毒品,但他的籃球之路也沒能繼續下去。他和高中教練發生了爭執,學業成績也一塌糊塗,這讓他和任何籃球名校徹底無緣。

1990年12月4日,當時年僅20歲的Jay Bias準備去商場為他的女友挑選一枚訂婚戒指,就是這次看似無比安全的購物之行,竟然葬送了他年輕的生命。根據當時的新聞報導,槍殺Jay Bias的那位珠寶店店員事後供稱他覺得Jay在調戲自己的妻子,於是他怒不可遏地一路追隨Jay到停車場,並在那裏從背後開槍殺死了他。

不到五年內,連續失去兩個兒子,母親Lonise選擇了用警示後人的方式來紀念自己的孩子,她成為了一位義工,向青少年傳播遠離毒品的相關知識。

Jay Bias被葬在了哥哥Len Bias的身旁,每一年,都有球迷前往墓地去悼念他們倆,每到Bias遇害的那一天,總會有媒體撰文紀念這位天賦異稟的年輕人,當然,也避免不了提幾個「如果」,畢竟,他曾經是為數不多的可以和Jordan相提並論的籃球天才。

這就是Len Bias的悲劇故事。時間的車輪終究碾過了他那令人咋舌的天賦,留下的只是無盡的感慨與遺憾。

Len Bias大學精華:

推薦閱讀

NBA十大英年早逝球星 車禍吸毒毀天才 (10P)

網友評論

來源騰訊體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