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人物傳】歷久不衰的終極掌權人David Stern

NBA最恆久綿長的王朝,既不是霸占冠軍和佔據歷史半壁江山的綠衫軍、紫金大軍兩大豪門

也不是上個世紀末波瀾壯闊、神蹟屢現的公牛王朝

而是1984年2月1日以來延續至今近30年的“David Stern王朝”。除了社會主義領袖,現代社會鮮少有執掌權力如此長久的領袖

而至上世紀,80年代,NBA早已成為億萬球迷的生活方式之一,甚至於聯盟球星三姑六婆的一舉一動都能牽動人們的神經,Stern絕對居功厥偉

但關於他獨裁專斷、暗箱操作、利慾薰心、卑鄙無端、球星乾爹的指責同樣不絕於耳

沒有哪一國的法律,能夠為Stern定下諸如“有功有過、功大於過”的權威鑑定

但回首NBA近30年發展歷程,幾乎可以說,沒有Stern,就沒有今天高度市場化、職業化的NBA聯盟

NBA是商業聯盟而非政治組織,因此並無硬性的連任限制,有能者自能倚仗董事會的支持,Stern之前僅有三位主席

Stern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1978年成為NBA第一個全職法律總顧問,1980年被任命為NBA副總裁,四年後被委以大任執掌聯盟,從此開始了對聯盟的漫長統治

這個自幼擁有經商天賦並崇奉契約精神的猶太人,是個天生商人和行銷天才,律師背景使其日後處理繁複業務時遊刃有餘,談判時也更顯得心應手

70年代末,NBA經歷30多年發展後風雨飄搖,陷入毒品橫行、球市低迷、球迷流失的靡靡之境

主持法務的Stern協助大刀闊斧的改革,勞資協議、薪資上限、利潤分成…等等,一系列法務難題的解決為聯盟後來衝向高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而在維護聯盟形象上,Stern從不手軟,此後處理奧本山宮殿事件、處罰吸毒球員等一系列鐵腕政策便源出於此

1985年,Stern高瞻遠矚地洞見了商業聯盟得以長盛不衰的祕訣——球星戰略

在Stern的授意下,NBA將球星作為這個星球上最暢銷的商品不遺餘力地包裝、推銷,各個時代的造星流水線力保球星戰略不致中斷

黑白雙雄引領的兩大豪門巔峰對決,成為打破NBA低迷時代黑幕的第一個噱頭

而此後降臨的Michael Jordan,更成為Stern貫徹巨星政策近二十年的無上法寶

當90年代喬丹兩度宣佈退役時,NBA即刻陷入群星無首的尷尬境地,接班人之說也成為聯盟屢試不爽的救市口號

一代代層出不窮的青年才俊憑藉超凡的天賦,經由球星戰略的嚴格篩選,成為聯盟賣座的系列產品,有時候成名成家並非只靠自身的努力即可

Magic Johnson、Jordan這些英雄好漢們打出來一片片璀璨的星空,幕後運籌帷幄的推手,正是制定這一政策的Stern

是他為了天才,打造出疾速成名,並向世人一展才華的舞臺,同時享受著球星用青春和實力為聯盟帶來的成就

Stern接手至今,NBA已由原來的23支球隊擴軍到如今橫跨北美的30支球隊的龐大陣營

1992年力排眾議,將夢之隊藉由奧運會的大舞臺推向全世界,在轟動全球之餘構建了NBA與國際籃球接軌的橋樑

經過80年代電視媒介的飛速發展,NBA充分利用了這一快速通道順勢而行,在短短幾年間進入千家萬戶

並藉助英雄輩出的球星和精彩的比賽一步步提高收視率,使得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的傳奇故事

1989年,放眼全球的Stern在央視傳達室苦等近一小時才得以謁見相關領導,費盡三寸不爛之舌才將NBA錄像免費推銷給央視

而如今NBA在中國早已成為風捲殘雲般的吸金機,NBA停擺時,全球球迷都感到十分痛苦

胸懷大志抑或貪心的Stern,更將聯盟的觸角伸向社會生活的每個角落

Stern大力推行的NBA關懷活動以及社區公益事業,秉承了塑造聯盟美好形象的一貫戰略意圖

真情實意也好,逢場作戲也罷,但NBA卻紮紮實實地表現出自己的關懷和影響力,使得聯盟在一次次形象危機之後依然擁有無數忠誠的粉絲簇擁

但作為NBA這艘商業鉅艦的總設計師和掌舵人,利益薰心的Stern在強力推行自己發展理念的同時,也惹來許多非議,甚至導致聯盟某種程度上的倒退

在許多球員和球迷眼中,Stern是不折不扣的唯利是圖的精明小人,甚至是歧視黑人的種族主義者

一樁樁紛爭不休的疑案儘管增加了聯盟歷史的故事性,但對暗箱操作的質疑嚴重影響了競技比賽的公平性

意在向中產階級示好但卻扼殺個性的著裝,使得球員的hip-hop文化幾乎絕跡賽場,清一色的西裝革履使得馳騁賽場的年輕球員成為溫文儒雅的上班白領

零容忍規定的強硬實施更使得各路怒吼天尊銷聲匿跡,比賽火爆程度也因此大打折扣

Stern種種的舉措都意在通過維護聯盟形象、樹立標誌性球星、打造王朝球隊增加觀賞性,以保持聯盟各隊盈利

但籃球不是請客吃飯,也不全是彬彬有禮的馬戲團,純競技體育和商業化的巨大衝突必然使之陷入被各方指責的漩渦

更為嚴重的是,聯盟兩度陷入停擺的困境,商業航母觸礁,Stern難辭其咎

98年Jordan退役,聯盟停擺數月以至賽季縮水給NBA帶來深入骨髓的創傷

時隔多年之後終於恢復元氣的NBA卻在盛世之際重蹈覆轍,一次次談判無果陷入僵局的背後,是聯盟財富和影響力不斷流失的巨大威脅

勞資雙方都在承受民主架構帶來的巨大代價,但倘若沒有民主,他們連承受代價、與資方平起平坐的權利都無從談起,更不會有如今腰纏萬貫的身家

而Stern推行的,無非是史密斯的自由民主、凱恩斯式的政策相結合的多元政策,這一政策同樣在接受現實的拷問和檢驗

資本主義一直以來都是逐利的,資方的金錢資本、勞方的勞力資本並無兩樣,Stern是總裁、是聯盟大管家,但歸根究柢不過是資本的代言人,獨裁者或救世主之名於他而言都太過沉重而名不副實

他的權力、資歷、話語權和財富都是選民(老闆)賦予的,他的首要職責便是為選票負責,保證出資人賺得飽飽飽,即便因此兩面不討好,否則自己隨時會被轟下檯面

在制度化而非人治的體系裡,Stern達到了權力可以觸及的極限

NBA近30年的輝煌和期間的挫折都不應完全放置於Stern一人之身,Stern充其量只是這艘航母上最顯眼的螺絲釘而已

但他有義務在談判之中縱橫捭闔、力挽狂瀾,讓這艘船繼續航行。而當勞資雙方握手言和之際,NBA也將迎來新的曙光,只要聯盟的自由和民主不變

網友評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