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來報到?火箭總管有一萬種方法讓Motiejunas混不下去

新賽季已經戰罷四分之一,Donatas Motiejunas依然沒能穿上NBA的戰袍。簽約風波已經淪為鬧劇第二章:在火箭宣布匹配籃網開出的合約之後,Motiejunas並沒如期參加火箭的體檢,他的經紀人B.J. Armstrong明確表示,「我們不會去報到的。」媒體爆料的理由是600萬的分歧——Motiejunas和籃網簽下的4年3700萬中,火箭選擇匹配,但因為條款不通用,因此匹配部分只有3100萬。

(事實上最初的報導依然有偏差:籃網開給Motiejunas的原始合約確為4年,但分段保障:合約簽下時僅有500萬保障;2017年1月10日前球隊決定是否執行餘下350萬;3月1日前決定是否執行2017-18賽季的900萬選項,而且剩下兩年均為無保障。此外,Motiejunas的合約中每年都有100萬「容易實現獎金」(需計入薪資上限)和50萬「不易實現獎金」(不計入薪資上限),合起來一共600萬。)

也就是說,實際上Motiejunas和籃網的合約滿足所有選項(健康打完前兩個時間點,完成所有獎金滿足條件),滿打滿算才是4年3700萬。考慮到「不易實現獎金」大多球員難以完成,那麼火箭選擇匹配的額度也應該是少了每年100萬的「容易實現獎金」,差價應該在400萬,而非600萬。

不過Motiejunas不來火箭報到,其實明顯是心裡不爽——合約是藉口倒也好理解。畢竟在火箭打了4年卻沒感覺到歸屬感,一個字就是錢,Motiejunas陣營覺得,火箭對自己不厚道。且不說上賽季幾乎快將他交易,本賽季開始前,火箭也沒有拿出續約的誠意,只是用Motiejunas的受限身份拖著,雙方交流也是寥寥無幾——後來報導稱,雙方的合約分歧並不大:Motiejunas方面希望得到一份2年1500萬的全額保障合約,而火箭只願意給1年700萬,而且絕無轉圜餘地。

這事情,火箭,或者說Morey並不是沒幹過:新秀賽季打得頗為出色的Carl Landry和火箭續約沒談攏,但作為受限制自由球員的他卻無人問津,原因是火箭隊將他選秀時的膝傷隱患加大傳了出去,讓許多球隊望而卻步。最終到了2008年9月24日只有山貓給了一份3年900萬,火箭不到一天就選擇匹配。但之Landry只打了一年零三個月,便被作為優質籌碼,幫助火箭處理掉了Tracy McGrady的大合約。

而如今Motiejunas的續約問題也只是Landry事件的翻版,一方面Morey拖著不續約會影響Motiejunas的價值,另一方面火箭四號位備胎如雨後春筍,就算Motiejunas忍氣和火箭短約續下,未來發展前景也被擠壓,更不利於球員長遠發展。所以Motiejunas和他的團隊如今拼命也不打算留在火箭。

現在問題是,由於火箭向他開出了報價合約,Motiejunas成為受限制自由球員,按Motiejunas團隊的理解,如果不來報到,火箭也無法奈何他,只能選擇放棄匹配讓他加入籃網。

但在對勞資協議理解方面,Morey放眼全聯盟也不做第二人想,馬上Morey就在匹配這個動作上鑽了漏洞。想跟Morey鬥,Motiejunas凶多吉少。一般按照匹配合約的理解是,一旦匹配,火箭留人Motiejunas將得到大合約,但由於籃網方面的合約細節比較謹慎,全部合約僅500萬保護,所以火箭這一匹配實際上付出的代價並不大,而且Morey砍掉的獎金部分,正是Motiejunas留在火箭後很可能難以獲取的。

由此一來,此時Motiejunas面臨的是主動權完全在火箭手裡:接下來的火箭有幾個選擇,卻都對Motiejunas個人不利:

1.Motiejunas不來體檢,火箭也可以繼續等著,因為一旦宣布匹配,Motiejunas就是火箭球員(只不過無法領到一分錢)。在此合約期間Motiejunas無法與任何球隊簽約,包括非NBA球隊;

2.這也是Daryl Morey最精明的表現:火箭也可以宣佈撤銷匹配的聲明,這樣籃網與他的合約也隨之失效。而且Motiejunas在一年內無法與籃網簽約。如果一年內Motiejunas沒跟火箭簽約,也沒有從其他球隊拿到邀請合約,他將在一年無球可打的情況下依然是火箭的受限制自由球員(只要火箭2017年夏天再次開出報價合約),火箭仍然有權匹配他的任何NBA報價。不過此時Motiejunas可以返回歐洲打球了。

一般這種情況下,原本最好的結果是雙方達成一年報價合約,根據順位,Motiejunas的這份合約為440萬,雙方打完一年徹底分手,Motiejunas可以成為完全自由球員——之前尼克的David Lee、公牛的Ben Gordon乃至活塞的Greg Monroe都在談崩後選擇報價合約留守一年,而後他們都轉投新東家,也靠著這一年的數據拿到了不錯的合約。然而隨著Motiejunas與籃網簽下邀請合約,則意味著在火箭撤銷之前斷了這種可能。而且根據上面兩條選擇可以看出,不管怎麼選,Motiejunas去籃網的希望都已經破滅了。

火箭這般為難,一方面是在給Motiejunas經紀人Armstrong下馬威,另一方面也不排除順帶著欺負一下籃網:2010年夏天籃網打算報價5年5500萬生挖Luis Scola,後來Scola選擇「降薪」留守,和火箭簽下5年4700萬,不過這份合約也大大超過了火箭的預期,最終Scola也因為合約過大遭到特赦,直到今夏才終於穿上籃網球衣;火箭追求Dwight Howard時籃網也是主要競爭對手。加上如今籃網的主控林書豪當年和火箭鬧得也不太愉快,火箭於情於理,在Motiejunas簽約上設坎,無可厚非。

當Motiejunas和火箭簽下新秀合約,或是和籃網簽下邀請合約,就要遵循NBA的勞資協議。勞資協議恰恰是這個商業聯盟中最為重要的規則,所有的利益分配都與之密切相關。簽約就要遵循條款規定,那麼火箭也可以照章辦事,一切有法可循。而在研究勞資協議條款方面,火箭總經理Morey從來都是「最強發明人」,他往往能夠從條款的字裡行間中找出能讓己方獲得利益的「漏洞」,然後加以利用。

與其他國家的慣例不同,NBA的勞資協議屬於「沒規定不可以的都視為可以」,因此太多的「Morey條款」應運而生,別出心裁的玩法也讓其他球隊頭痛不已卻只能被牽著走。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毒藥合約」:原本為了讓母隊容易留下次輪或是落選秀,聯盟指定所謂「Arenas條款」,即次輪或是低位秀的新合約起薪和第二年不得超過中產,但第三年起可以有大幅跳升,最多可達到頂薪。

因此Morey反其道而行,接連向林書豪和Omer Asik開出兩份「毒藥合約」,受困於巨大薪資壓力的尼克和公牛無奈只能放手,兩名自由球員被火箭輕鬆挖走。由於火箭有足夠薪資空間,他們可以將年薪均攤到三年,付款卻要依舊按照原本合約來。於是火箭兩年便宜用完,又把他倆送走,讓湖人和鵜鶘承擔了最後一年的1500萬薪水,一進一出各一個首輪,也沒損失多少。

如今「毒藥合約」已經被聯盟其他球隊廣為接受,甚至根據條款,球隊也可以向自己的二輪或是落選秀開出毒藥合約:今夏湖人的Jordan Clarkson、小牛的Dwight Powell,以及籃網連續兩次開出的邀請合約Tyler Johnson(4年5000萬,被熱火匹配)和Allen Crabbe(4年7500萬,被拓荒者匹配)都可以歸納為此類。原本順位保護,是為了保障送出選秀權一方不被撬走高順位選秀權,但Morey依舊反其道行之:2012年夏天火箭送Kyle Lowry到暴龍,得到的首輪籤不但前三保護,而且還設定了15-30順位保護,意味著火箭得到的一定是樂透籤位。

雖然說Kyle Lowry日後的成長遠遠超出了火箭的預計,不過火箭在這筆交易中拿到的選秀權(選中Steven Adams)成為後來交易的一部分從雷霆換來James Harden,卻也不是虧本買賣。

Morey給Kostas Papanikolaou的合約同樣用盡機巧:原本協定的2年500萬改簽成了480萬和470萬的2年合約,但第二年是完全不保障。這份合約簽下就是以備後續交易的,可以讓下家直接裁掉減少開支。雖然Papanikolaou在火箭表現平平,但也是他的大合約,幫助火箭配平了交易,如願得到了Ty Lawson。因此想在Morey身上佔到便宜,除非開出火箭完全接不起的價碼。比如Mark Cuban給Chandler Parsons的3年頂薪4600萬,但最後也只能落得兩敗俱傷,只有球員成了贏家。

如今Morey成竹在胸,他剛剛在同步的推特和微博上表示,火箭會在幾天內解決這一問題。根據規定,獎金部分可以通過協商重新寫入合約,不過Motiejunas肯定要先來報到,經紀人Armstrong要前來先放低姿態,雙方才有重新協商的機會。

因此說到底這出鬧劇就是一場賭博,火箭並不急切盼著Motiejunas歸隊,但Motiejunas要想打球只能通過火箭許可。只能說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沒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別試圖挑戰規則,否則,Morey有的是辦法讓你在NBA混不下去。

推薦閱讀

為何球星屢拒火箭?不怪Harden,此人讓休城變球星黑洞

槓到底!火箭拒撤回報價,D-Mo處完全『被動』局面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