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欠他總冠軍?聽KD講述與奧城的愛情(13P)

在他位於奧克拉荷馬市中心的別墅客廳中,Durant可以看見遠處的Chesapeake Energy Arena,一幢超過50層的摩天大樓。不管在附近散步還是出門倒垃圾,Durant都能看見大樓上玻璃反射的光芒,讓他回憶起2008年夏天,他剛搬到這裡時的場景。「我一直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小地方,雖然我喜歡小城市的緊密感,但這裡就像鬼城一樣,市中心也不像市中心,沒有一幢高層建築。而現在我看見那幢大樓,簡直就像燈塔一樣,提醒著我一開始這兒是什麼樣。」他說。

那時候,20歲的Durant跟他同樣年輕的隊友只能在一個旱冰場裡訓練,每天三小時。訓練場附近就是一家生產狗糧的工廠,時刻都有異味飄出。他們天天訓練衝刺,練完之後就躲到Durant的家裡,窩在沙發上打遊戲或者吃雞翅。


雷霆總經理Sam Presti說:「那時候我們什麼設施都沒有。」當開季打出3勝29負的超音速在主場戰勝尼克的時候,現場球迷都陷入了癲狂。Presti還問工作人員發生了什麼,結果得到的回覆是:「我們贏了紐約!那可是大蘋果!」

雷霆在搬遷之後的第二個賽季就打進了季後賽,第三個賽季則進了西區決賽,第四個賽季是總冠軍賽。他們的主場以噪音聞名。2012年10月,雷霆把James Harden交易到火箭,而此後Westbrook和Ibaka卻接連受傷。「媽的,究竟發生了什麼嗎?」Durant這樣問自己。上賽季,他也飽受腳傷困擾,而雷霆也沒進季後賽。「我們原本好好地,但突然一切都垮掉了。」他說。

新勞資協議讓雷霆很難留住全部核心球員,Reggie Jackson也因為不滿離開了,飽受愛戴的Westbrook則被炒,雷霆的未來似乎岌岌可危。「這份工作太脆弱了。但我們不會找藉口,只會繼續奮鬥。」Durant說。

雷霆管理層的人數規模比起剛搬來時幾乎擴大了一倍,Presti培養了很多聰明能幹的年輕人,讓他們成為高層,球隊也聘用了一位體育運動學家和一位健康管理專家。他們有了新的訓練館,當地農場為球隊提供經過專業搭配的飲食。Durant和Westbrook在一起,也向洛杉磯和紐約這樣的大城市表明,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即便是從底層出身,他們照樣能成為全球偶像。

如今雷霆重新回到西區決賽,還在G3大勝勇士28分。這已經是6年間他們第4次打到這裡了,他們在這段時間取得了66.5%的勝率,在所有職業球隊中僅次於愛國者隊、馬刺隊和包裝工隊。面對勇士,原本他們根本不被看好。他們從沒成功奪冠,Durant在今夏也會成為自由球員,不確定因素太多了。

「我們的一切都圍繞著奪冠的目標。」Durant說,「誰奪了冠?誰可能奪冠?假如沒奪冠,那你就是失敗者,不是第一名,那就是最後一名。我比任何人都渴望總冠軍,但說實話,經歷過這麼多,我也懂得珍惜別的事情。」

比如窗外四年前才建成的摩天大樓。「不只是這些。當我在市中心裡開車,穿過亞裔生活區,看到各色各樣的人,就感覺這座城市其實是跟著這支球隊一起成長的。」他說。

一般來說,人們總會誇大球隊或者城市建設的影響力,但在俄城,這是顯而易見的。「雷霆給了俄城一個全球品牌,」市長說,「球隊帶給我們的曝光度是無法估量的,你在國外告訴別人說你來自奧克拉荷馬,他們會立刻想到Kevin Durant。」

不管Durant是聯盟第幾強的球員,他在本地的影響力恐怕很少有人能相提並論。「我小時候就住在距離華盛頓特區30分鐘車程的地方,但每天生活沒有什麼新意。」他說,「但在這裡,一切都是新的。這附近就有一家新的雅樂軒酒店剛開張,我還想去跑跑新建起來的拱橋。在我家後面,還有很多新搬遷過來的家庭。在去球館的高速路旁邊,很多老舊的洗車店也被拆了,要建成新公寓。」

「我知道這跟冠軍無關,但總有新的球員,新的紀錄和新的冠軍。而我們談的是生活,人們的工作和生活,這是在未來40年裡都非常有意義的事情,我覺得特別酷。」他說。

現在,Durant說每句話都會遭到無數解讀,27歲的他幾乎是獨力改寫了這支球隊的命運。但現在就猜測他一個月後將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是沒有意義的,離開所愛城市的人太多了。他有贏球的壓力,雷霆本賽季哪怕贏了55場,但依然比不上67勝的馬刺和73勝的勇士。

「馬刺和勇士一直贏球,你就覺得自己也應該像他們一樣。」Durant說,「遇到兩連敗,我回家之後壓力就特別大。哪怕是贏球,我也有壓力,比如延長贏了尼克,我就覺得,完全不應該打得這麼辛苦!當你特別想要某一樣東西的時候,為此付出無數努力的時候,假如不變成偏執狂,那才叫不夠投入。」

雷霆新帥Billy Donovan也進行了陣容試驗,小個陣容是讓Ibaka打中鋒,Durant打大前鋒;雙塔陣容則主打Adams和Kanter。他有時候讓雙少打滿首節,給替補陣容在第二節有更多自由發揮的空間。他不再壓迫每個持球人,而是要求全隊更注重防守三分球;他強調無球側的移動,製造更多出手機會。

「我得冒下險。」Donovan說,「我需要找到問題的答案。有時候不管主意是好是壞,你都得試試。我也跟大家說過,賽季不會一帆風順。」他們在全明星後一度12戰8負,但Donovan把眼光放在了5月。當Durant給高層發信息要求說法的時候,他得到的答案總是:堅持下去。雷霆管理層把Donovan比做一個按摩師,他所做的是紓解那些長期以來都存在的問題,哪怕過程充滿疼痛,但絕對是有效果的。

Donovan考驗了雷霆,這也是雷霆選擇他的原因。Presti喜歡從藝術家的作品中吸取靈感,而當他去考察大學球員的時候,也總習慣做足工作,甚至會造訪大學教授,詢問球員的表現。而去佛羅里達大學的經歷讓他覺得特別愉快,Donovan在每年8月都舉辦一次執教研討會議,Presti很喜歡參加。

Donovan以前是拒絕過NBA的,但雷霆跟2007年的魔術不同,不僅是因為雙少的存在。「這裡總讓我想起曾經執教過的球隊。」他說。當Presti面試他的時候,兩人聊價值觀比聊戰術內容要多,Presti不斷提到諸如「傳奇」、「社區」、「穩定」這樣的詞。

雷霆管理層從來都是一絲不苟的作風。每個籃球上都印著隊標,每瓶有機果汁上都有標籤,而且始終向外。他們會為球員舉辦烹飪培訓班,當颶風來襲,球隊還會進行氣候研討,解答員工疑問。當球隊在客場過聖誕節,他們會讓一些「聖誕老人」造訪員工的家,進行一番問候。他們每年9月會去農場野餐,Durant和Westbrook一起打橄欖球,身邊還有攝影師記錄下每個有趣的瞬間。

「某種程度上,(雷霆管理層)跟其他球隊都不太一樣。」Nazr Mohammed說,「哪怕大家年紀都大了,但球隊裡仍有大學時的氛圍。這就是Presti想要的狀態。」Presti現在也才39歲,戴著斯文的眼鏡,比起高級數據,他更願意談論「人性」、「整體」這些詞語。雷霆的籃球運營協調員是一位黑人女性,這在NBA是很少見的;雷霆的發展聯盟球隊教頭則是為外籍教練;錄像剪輯師以前是編輯。每當遇到球員做手術,Presti也都會親自等在門外;等球員從麻藥中甦醒過來後,他依然在他們身邊。

Mohammed也是立志要做總經理的人,他在冬天的時候曾申請跟著Presti工作一天。他對於工作細節十分著迷,比如球員們的早餐都是怎麼做出來的,要如何為球隊的社區活動做提醒報備,然後還要與訓練團隊見面討論。Presti同意了,但條件是他必須去陪在發展聯盟打球的Johnson一起訓練。Mohammed就很開心地開車去俄城藍色隊的總部工作了。

Presti很注意讓經驗老道的人輔佐年輕的球星,他管理Durant、Westbrook、Ibaka和Nick Collison叫「建隊之父」,他們雖然都還年輕,但也要承擔起輔導的責任。Durant就是Waiters的導師,Westbrook則負責指導新秀Payne。去年夏天,Collison邀請Adams去自己在西雅圖的家做客,兩人天天去附近大學訓練,還一起玩滑水艇。

在西區決賽G1的比賽日一早,Durant在投籃訓練後就把大家集合到一起。後來他說:「我現在能願意在全隊面前講話了。我相信他們都受到了來自家人朋友的訊息,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他們,要放鬆下來。如果勇士打出高潮,不要擔憂緊張,繼續堅持打好自己的比賽。這就是我們本賽季的主題。」

去年春天,Durant還在養腳傷,穿著保護靴,只能騎自行車訓練。他看著Westbrook辛苦帶隊前進,打出歷史級的表現,他忍不住想象當自己復出後,兩人合力會是什麼樣子。「我必須用不同的角度看比賽了,要怎麼打才能不妨礙他的發揮?這就是我的挑戰。以前我習慣一直控球,自己砍個35分。但現在我們有了Westbrook,Kanter,Waiters,Ibaka,我們更強大了。所以當我拿球後,一定要超級高效才行,不能再去扣籃浪費精力,必須把每一球都當做最後一球來投。」

於是,他改變了自己的出場節奏,開始在首節末休息,他的技術犯規也大幅度降低。在例行賽,他場均得到28.2分8.2籃板5.0助攻的數據,命中率達到50.5%,曾經的擔憂都煙消雲散了。「一年前有人還說我的生涯可能就要結束了,但我把這話當做是動力。當我讀高二的時候,第一次先發就砍了28分,自己特別得意,但我媽媽回家就訓我,說我打得還不夠好,於是我就要變得更強。對待腳傷也是一樣,質疑讓我變得更強。」

Durant相信Donovan,雷霆也打出了五年來NBA第二強的進攻效率,僅次於勇士。「他什麼都願意嘗試。」Adams說。雷霆也得以把Durant、Ibaka、Kanter、Adams所組成的鋒線的靈活和天賦優勢發揮到最大。

在對馬刺系列賽的第三場,Donovan使用了雙塔陣容,但還是輸球了。「他們的數據是很差,但這是因為球場空間不足造成的。」Donovan說,「他們倆要合作,不管在高位還是低位,得多交流。」雙塔最終打破了馬刺的防守,Durant也成功壓制了Leonard。

而到了對勇士的第三場,Donovan選擇了相反的策略,前場派上Durant和Ibaka,跟勇士拼機動,打得Green失去冷靜踢踹Adams。如果雷霆在淘汰67勝的馬刺後還成功淘汰73勝的勇士,那他們無疑就能完成或許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通向總冠軍賽之路。

要記得,這只是Donovan第一次執教季後賽,他還失去了首席助教Monty Williams。代替Williams的,是雷霆從發展聯盟調出的助教,這也是雷霆管理層可持續發展文化的另一個體現。

雷霆就這樣從「創業股」變成了「績優股」,他們不再每天訓練三小時,也開始穿戴高科技監測工具。他們不再半夜聚在一起打遊戲,Westbrook都已經結婚組建了自己的家庭。這些年來,他們被各種交易、傷病打擊,經歷了無數流言。Collison笑著說:「每個脫口秀都在講Westbrook的態度不好。」

雙少在過去8年取得了那麼多成就,以至於人們很容易忘記他們只有27歲,才進入生涯巔峰,他們的故事根本才剛進入高潮。今夏追求Durant的球隊會有很多,可能就包括雷霆在季後賽的對手馬刺和勇士。但雷霆的優勢顯然是無可替代的:他們有一位愛鑽研問題的教頭、一位先鋒派經理、一位超級巨星做隊友、還有一座正在高速發展的城市。

推薦閱讀

精品閱讀:LBJ的家鄉重建計劃,有什麼比奪冠更難?(6P)

精品閱讀:揭祕唯一能封鎖Curry之人,他的綽號叫

 

來源:

網易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