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鯊魚西遊」內幕:湖人如何從魔術手中「偷走」O’Neal

當時我也參加了那次會議,至今仍然無法相信,奧蘭多讓一切就這樣發生了。

二十年前的七月,24歲的Shaquille O’Neal已經準備好要成為NBA歷史上最具統治力的球員之一了,而他選擇離開奧蘭多,加盟洛杉磯湖人隊。從現在來看,這可能是史上最有影響力的自由球員簽約。一名自由球員的決定摧毀了一個即將建立的新王朝,古往今來,在任何一個職業體育聯盟裡,都從未出現過這樣的事,當那一切發生時,我們還沒有完全意識到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在「大鯊魚」轉隊至洛杉磯的那天,整個NBA都為之震驚,而這一切都恍如昨日。

至今我仍然不敢相信這件事情。

回到1996年,當時我作為一名顧問,並且與Shaq的經紀人Leonard Armato共事。在我跳槽到其他公司前,他是我的老闆,在我的16年運動員代理工作生涯裡,這份顧問工作讓我親眼目睹了NBA球隊很有可能最糟糕的談判。奧蘭多沒有任何理由失去O’Neal,所有的消息都傾向於他們會留住「大鯊魚」。

然而,當時勞資協議做出了一項出人意料且很具體的更改,這使得湖人隊最終用一份NBA前所未有的大合約來誘惑O’Neal。

現在,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到魔術隊上,因為他們在談判中失敗了,並且失去這個男人給他們帶來的巨大影響。我親身經歷經歷了整件事情,在那些會議上,電話聲不斷。我仍然保留著許多當時的檔案,如今每當我看到它們時,我還會搖搖頭。

魔術隊早早地犯下了錯誤

最初,幾乎我們所有的內部討論都集中在O’Neal會留在奧蘭多。就如之前所說,他們能比其他球隊提供給O’Neal更多的薪水。魔術隊不僅能提供一個萌芽王朝的關鍵:未來的名人堂球員Penny Hardaway,而且,可能是更重要的一點,他們能提供最多的錢。

在1996年,勞資協議裡還沒有關於最高工資的規定,只存在一個薪資上限,精確來說是2430萬美元,但是沒有頂薪,也沒有奢侈稅懲罰(這兩項規定在1998年停擺時才出現),這一點很重要,意味著奧蘭多擁有O’Neal的鳥權,因為他已經效力三年,因此球隊可以超出薪資上限來重新簽約,他們可能已經向Shaq扔出一張空白支票(而且在當時不需要繳納奢侈稅),我相信他們在談判之前就這麼做了。

但是,他們卻沒有那樣做。相反,給了O’Neal一個很低的報價。這著實冒犯了「大鯊魚」。

關於Shaq的自由球員簽約方面的事情,我仍然記憶猶新,最初魔術隊提供的是一份四年5400萬美元的合約,沒有具體的年薪規定。而實力遜於O’Neal的Alonzo Mourning和Juwan Howard分別收到了邁阿密熱火和華盛頓子彈隊提供的七年1.05億美元的大合約。

而且這還不是最糟糕的部分。之後情況有所緩和,魔術隊同意提供一份每年1350萬美元,但不帶有球員選項的合約,但是O’Neal想要的是一份均薪接近2000萬美元並在三年後帶有球員選項的合約,魔術隊的報價低了,從最初的談判開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雙方出現分歧了。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魔術隊使用了一些手段來造勢,居然批評了O’Neal的籃板和防守,這件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你是在耍我吧?

你擁有「大鯊魚」這樣一名人間凶器,在他登陸NBA的四年裡,贏得了最佳新秀,一個得分王,三次NBA最佳陣容,並且成為了MVP的有力爭奪者,帶領魔術隊擊敗了Michael Jordan,成功打進總冠軍賽,還有一些壯舉你已經習以為常了。

你可以把他當做一名曠世奇才,你會竭盡全力,不惜一切地得到他。相反,魔術隊認為這是一個批評O’Neal的好時機?

比起在湖人隊的八年(每場搶到11.8個籃板),O’Neal在奧蘭多的四年裡每場能搶到12.5個籃板。這不是重點,這關乎原則和尊重。你能想像到雷霆在和Kevin Durant會面時說道:「是這樣,Kevin,你是一名偉大的得分手,但是你的控球和防守……」

這真是瘋了,但這就是魔術隊給這次談判定下的基調,魔術隊似乎還沒有認識到O’Neal是一名可以改變一支球隊歷史的天才,儘管O’Neal已經改變了魔術隊。1996年的自由市場星光璀璨,眾星雲集,未來的名人堂球員Jordan,Mourning,Dikembe Mutombo,Reggie Miller,Gary Payton和Dennis Rodman都在自由球員市場上,而O’Neal被看作是「皇冠上的明珠」。

在當時,NBA的流行的冠軍公式就是,如果你沒有Jordan,那你必須要有一名統治力的大個子。人們把O’Neal比作現代的Wilt Chamberlain,他還遠沒有達到極限。魔術隊有留住他的機會,並且把他當做核心培養,但是他們卻把一切視做理所應當,貶低他,質疑他的比賽。

在某種意義上,奧蘭多把自己放在了O’Neal對手的位置上,而沒有和他站在一邊。他們甚至還說,為了幾年後與Penny Hardaway續約,要保持薪資的靈活性,這意味著魔術隊並沒有像我們所期望那樣,把O’Neal當做球隊的頭牌。

大約就在這個時候,我們開始認真考慮其他策略,而不想亡羊補牢。我的首要任務就是尋找Shaq潛在的下家,找出勞資協議的中的漏洞,充分利用O’Neal的財務價值優勢。

當時的想法是這樣的:這些球隊必須滿足在沒有清理掉一些球員情況下,薪資上限下至少留有900萬美元空間的條件,他們才可以提供一份七年1億美元的合約,並且這份合約在三年後是可以撤銷的,因為O’Neal擁有鳥權後,想必會充分利用他上漲的價值而選擇跳出合約。並且,如果O’Neal離開奧蘭多,他傾向於去一個大市場,滿足上述要求的球隊並不多,下面就是我們列出的名單:

紐約尼克:這份名單的開始,先列出一個不太可能的選項,因為紐約交易Patrick Ewing的可能性不大,尼克當時也追求過Jordan,但是後者迅速地和公牛完成了續約,合約為一年3000萬美金,市場就是這個情況,對於尼克來說交易Ewing從來都不是一個好選擇,並且當時他們剛剛以七年5600萬美元簽約了Allan Houston,薪資上限下的空間變得不可操作,這一切只能是紙上談兵,不會真正發生。

底特律活塞: 由於1995年的最佳新秀Grant Hill,底特律變得很有吸引力,Hill已經在他進入聯盟的最初幾年裡入選了數次NBA最佳陣容,Allan Houston也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將O’Neal與Hill這樣的得分手和Houston這樣的射手放在一起打球的想法非常誘人,但是當Houston選擇尼克時,這個想法也隨之破滅了。除此之外,坦白來說活塞隊從來沒有對交易得到O’Neal展示出興趣,底特律出局。

邁阿密熱火: 在所有名單中的球隊裡,熱火隊擁有最好的球員名單靈活性和薪資上限狀況,但是這就必須放棄同樣為自由球員的Mourning來釋放他所佔有的薪資空間,其所佔空間為1995-96賽季薪水的1.5倍。Mourning已經成為我們談判中的晴雨表。Mourning是1992年的榜眼,緊隨O’Neal之後,他們倆職業生涯從那時起被聯繫到了一塊,人們總是他們放到一起比較,但是Mourning還沒到O’Neal那個級別,當邁阿密用之前所提到的七年1.05億美元的合約與Mourning簽約後,這不僅抹殺了O’Neal去邁阿密的一切可能,而且為「大鯊魚」在自由市場上的價格定下了基準。O’Neal得到的錢絕不可能比Mourning少,Armato(O’Neal經紀人)堅定地認為O’Neal要拿比Mourning更多的薪水,因為他之前從來沒有見過能與O’Neal相比的球員。

亞特蘭大老鷹: 雖然亞特蘭大不在我們最初的名單中,但是我和一個同事接到了來自當時擔任洛杉磯道奇隊CEO和總裁的Stan Kasten的一個電話,他當時也是亞特蘭大老鷹隊和亞特蘭大勇士隊(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球隊)的總裁,他對O’Neal很感興趣,並且表示老鷹隊老闆Ted Turner的美國廣播公司和時代華納將要合併,這將會給O’Neal帶來巨大的附加收入。在這之後,老鷹很快成為了一個可行選項。從籃球層面上來講,他認為O’Neal是亞特蘭大的冠軍拼圖,並且他很願意提供一份年薪在1000萬到1500萬美元之間的七年長約,他不太在乎為此拆散球隊所帶來的代價。回頭來看,這簡直太瘋狂了,Kasten認為Mookie Blaylock和Christian Laettner是球隊的基石球員,他們哪都不會去。除他倆之外,Stacey Augmon、Alan Henderson、Grant Long和自由球員Steve Smith也需要留隊。在進行所有操作後,問題出現了,優秀的全明星球員Smith可能不會留隊,但是他們不希望失去Smith。最終,當老鷹隊和Dikembe Mutombo簽下了五年5000萬美元的一紙合約後,可能性不大的亞特蘭大完全掉出了候選名單。

奧蘭多辦事拖拖拉拉誤了事,雖然已經排除了名單上的大部分選項,但仍有一支球隊存有威脅,它可能會引誘O’Neal離開魔術隊,要完成這個任務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雖然很困難,但一切已經在籌備之中。

Jerry West和湖人隊的出現

湖人隊為O’Neal的到來所做出的第一步就是在選秀日進行交易,而這次交易可能是自聖路易斯老鷹隊將選中Bill Russell的選秀籤送到塞爾提克手裡後最重要的一次。然後為了削減球隊的薪資空間,湖人將球迷們非常喜愛的老將中鋒Vlade Divac送到了夏洛特黃蜂,湖人隊得到了黃蜂當年選中的新秀Kobe Bryant,還創造出了330萬美元的薪資空間。事後諸葛來論,這已經成為了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偷竊」。湖人隊實際上是為了節約薪資空間,卻獲得了可能日後會躋身歷史前十的球員。

這樣一來,湖人隊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威脅,或許也是最大的威脅,O’Neal顯然會對加入這樣一支歷史悠久的球隊感興趣,在我們與老鷹隊談話後的第一天,Armato(O’Neal經紀人)簡要地跟我們敘述了他和Jerry West的談話,對方正式地向鯊魚提出了七年9550萬美元的報價,其中包含三年後的終止選項。

湖人希望能儘快簽下O’Neal,這樣他們可以續約Elden Campbell,因為湖人有Campbell的鳥權,所以他們可以在薪資上限上與其續約,但他們不能對O’Neal這麼做,因此他們先要在薪資上限之下得到O’Neal,再超過薪資上限續約Campbell。儘管如此,Armato拒絕了湖人七年9500萬的最初報價。這是當時檯面上最好的報價,但仍低於Mourning的合約,因此還不夠高。

這時,West表示他願意交易George Lynch來獲得選秀權,以此來騰出薪資空間來完成與Shaq的簽約,而同時,他一直強調湖人隊的悠久歷史,他們培養出很多統治力中鋒(包括George Mikan、Wilt Chamberlain和Jabbar),他們的贏球傳統和他打造冠軍球隊的能力。並且湖人陣中由Eddie Jones、Cedric Z. Ceballos、Van Exel和Kobe這些球員,湖人這支青年軍在上賽季拿到53勝。湖人隊正走在復興之路上。

魔術還在錙銖必較

此時,魔術隊所做的事或多或少類似於今年夏天邁阿密熱火對Dwyane Wade的所作所為,沒有提供O’Neal所應得的那份薪水、和球員對球隊的價值不相稱,只是試探性的聽取其他球隊的報價。

雖然此時的Wade無法和1996年的O’Neal相提並論,但是兩支球隊處理談判的方式驚人地相似,熱火消極的態度使他們失去了Wade。從我們的觀點來看,你能夠感覺到相同的事情要發生到奧蘭多和「大鯊魚」身上了。

在Jordan、Juwan Howard和Mourning簽約後,魔術隊並沒有立刻提高他們報價,而當湖人隊通過交易Lynch和Anthony Peeler到溫哥華灰熊(現在的曼菲斯灰熊)騰出了薪資空間後,魔術隊才改變了他們的立場。他們給了Armato兩個選擇:一是從開始的5400萬美元四年漲到了6400萬;二是一份七年1.09億美元的合約,包括一個四年後的球員選項,而非O’Neal想要的三年。

老實說,這有點令人不解。那時我們都在抓耳撓腮的出主意,因為我們很可能失去球隊的當家球員,而奧蘭多因為一年的球員選項和O’Neal討價還價。我們剛剛經歷了公牛隊提供給了他們的當家球星一份合約,然後總薪水已經超過薪資上限600萬美元。O’Neal沒有達到Michael Jordan的級別,也沒人比得上,但是他未來註定會成為超級巨星,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在湖人隊報價後,魔術本可以殺出來,擊潰所有對手,就如他們本在一開始就可以做的那樣,這件事或許就該結束了。

但是,他們再一次犯下了錯誤,魔術隊不願意提供一份年薪2000萬美元的長約,他們還在糾結球員選項,他們試圖通過一些莫須有的罪名來有效地壓價,例如O’Neal的罰球是史上最爛的,職業生涯只有一次命中率達到60%,事實上,魔術隊正因自己的固執扼住了自己的咽喉。

就在這時,魔術隊的失敗已經蓋棺論定了。

奧蘭多的民意調查

公平地來講,對於魔術隊來說,O’Neal要的不是一筆小錢,那時的聯盟裡只有Howard和Mourning兩份億元合約,O’Neal向魔術隊尋求的2000萬美元(因為魔術隊有鳥權,所以他想要更多)相當於1996年薪資上限的82%,這的確是筆大數目,相比較於灰熊隊Mike Conley的NBA史上最大合約1.53億美元,Conley每年的薪水只佔薪資上限的30%左右。

還值得一提的是,當時還流行著這樣一種觀點,那就是球員們拿的錢太多了。在1995年聯盟經歷了短暫的停擺,部分公共關係出現了惡化,在普通球迷和超級巨星間確實出現了裂痕,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一切有所緩和,今非昔比,我敢打賭現在的人們希望超級巨星掙更多的錢,他們知道球星的價值,但是在1996年,很難想像拿著上億美元的人竟是為了一枚古怪的戒指。

回到那場辯論,《奧蘭多哨兵報》發起了一項民意調查,問「大鯊魚」是否值1.15億美元,在那時,換做任何一名NBA球員,甚至是Jordan,球迷們也會說不。最後的結果也證實了這點,參與投票的5000人中,由超過90%的球迷認為O’Neal不值那些錢。

民調發起時,夢二隊正移師奧蘭多做奧運前最後的準備工作,O’Neal知道這件事後很不高興,不光是球隊告訴他,他不值那些少數人才能拿到的錢,球迷們也在告訴他相同的事。

這就是談判中的人性部分,有時會被金錢所吞沒,運動員也是人,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從一開始,魔術隊就根本沒有重視O’Neal。與此同時,由於勞資協議有了出乎預料的大變動,湖人隊做了充足的準備來介入,並且向O’Neal展示了對他的仰慕之情,和他所值得的金錢。

王朝誕生

湖人隊為了「大鯊魚」而擱置了他們夏天的其餘計劃,這確實有點冒險,他們備用計劃的球員一個接一個的和其他球隊簽約,Dale Davis是湖人的第一備選,由於厭倦了等待,他同印第安納溜馬隊簽下了七年4300萬美元的合約,薪水較之前有了上漲。另一個選項Mutombo也行不通了。Chris Gatling也以五年2200萬美元同達拉斯小牛隊達成協議。

湖人隊還問價了Dennis Rodman,他當時還沒有和公牛續約,但最終無功而返。還有和金塊隊簽下七年1800萬美元的Irving Johnson,還有和西雅圖超音速簽下七年3370萬美元的Jim McIlvaine。

湖人隊是幸運的,他們的A計劃成功了。

當把林奇和皮勒送到灰熊後,West立刻將報價提高到了七年1.2億,並且在第三年後帶有球員選項。得知這些,奧蘭多試圖用更好的現金流來提高報價,但是他們已經失去了開始的籌碼,並且這些籌碼遠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有用,因為在1992年的8月,O’Neal簽下七年3990萬美元的新秀合約後,自由球員條款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們來看,在1995年之前,履行過兩份完整合約並且最少效力四年的球員,會被視作非限制自由球員,因此他能夠和任何一支他想去球隊簽約,而不用考慮母隊是否匹配報價。但是,由於1995年的停擺導致了新的勞資協議,其廢除了受限制自由球員的條款,這是薪資上限時代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在1998年的停擺後,重新啟用了最初的自由球員條款,但是有一個三年的期限,只有在那三年裡,每名自由球員都是受限的。

換句話來說,當時才是O’Neal在聯盟效力的第四年,正在履行他的第一份完整和合約,但是他確實一名非受限自由球員(因為95年停擺後廢除了受限制自由球員條款)。這種情況在1994、1998、1999或者是2000年的其他任何時間,除了95-97這三年間,魔術隊都可以匹配湖人隊七年1.2億的報價,如果不是他們的失策,本可以拿下O’Neal。

但是在1996年,魔術隊還沒有這個權利。如果O’Neal希望和湖人簽約,那麼奧蘭多再怎麼做也無濟於事,Armato私下裡去亞特蘭大和Shaq商討了關於報價的問題。

我沒有參與這次Armato和Shaq的討論,但我被告知魔術一直被湖人牽著走,沒有一點主動性,加上O’Neal對哨兵報民意調查的怨恨,一步步把他推向離開邊緣,最後時刻,奧蘭多的祕密武器就是佛羅裡達州沒有收入稅,而加州的稅非常之高,這讓奧蘭多又一次掌控了談判。

但是O’Neal不想再因為魔術隊而改變洛杉磯的報價,他準備好結束這一切,然後和湖人隊簽約。幾天之後,在奧運開幕之前,舉行了此次簽約的記者會,從那時起,NBA風雲突變。

這些年來,我腦海中一直縈繞著這次交易漣漪效應,今天也是如此。想一想,如果「大鯊魚」留在了奧蘭多,如果魔術隊沒有犯那樣的錯誤,事到如今我還是相信他當時可以留隊,和健康的Hardaway、Nick Anderson、Dennis Scott和續約的Horace Grant(五年5000萬美元)並肩作戰,他們會達到什麼樣的成就?

首先,沒有O’Neal的湖人絕不會成為一支王朝球隊,無論Kobe做了多少努力。Phil Jackson可能也不會來到讓他贏得五枚戒指的洛杉磯。畢竟,三角進攻需要一名統治力的大個子,這一點是芝加哥不具有的,這也成為了他接手湖人教鞭的主要原因。

Kobe的偉大不容質疑,但可能不會在其職業生涯贏得五枚戒指,至少在湖人不太可能。誰知道他會不會待在洛杉磯呢?或許他會在其他球隊度過他的職業生涯,可能會回到他的家鄉費城,然後費城不會隕落,甚至不需要重建,選秀也將會改變,球員們去了不同的地方,之後我們所看到的聯盟會和現在大不相同。

這只是一種情況,事實上只要你敢想,就有無數的可能。

例如,誰知道魔術隊會取得怎樣的成就。雖然Penny的生涯因傷病蒙上了一層陰影,但是他們還是有機會崛起。在東區會是公牛霸權的有力挑戰者。倘若Penny的膝蓋沒有受傷,1998年公牛的奪冠路會充滿荊棘,Jordan也可能沒有他的第二次三連霸,最終帶著五枚戒指退休,可能Jordan歷史第一人的地位也不會坐得那麼穩,但會比Magic高。

同時,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在二十世紀最初的五年,三次在季後賽裡輸給了O’Neal帶領的湖人,如果O’Neal在東區的話,這可能是馬刺連冠的絕佳機會,並且,可以想像得到,擁有健康Penny的魔術會成為馬刺的最強的對手,在Jordan第二次退休後,魔術隊在東區的競爭壓力也會減小,不難想像會出現一個魔術王朝,「大鯊魚」和Kobe之間存在的矛盾如果發生在他和Penny身上,魔術可能也不會解體。

最後,你可以大開腦洞,如果O’Neal沒離開魔術會怎麼樣,「鯊魚」西游到洛杉磯使整個NBA 為之動盪,或許再過20年,我們回憶Kevin Durant決定離開奧克拉荷馬時,會用相同的目光來審視。

Durant的處境和1996年的O’Neal如出一轍。Durant在奧克拉荷馬,就如O’Neal在奧蘭多,都是冠軍的有力爭奪者,他曾踏上總冠軍賽的舞臺,但是黯然收場,收穫了大量的個人榮譽,獲得過得分王,成為了小市場球隊的門面,作為一名側翼球員身邊有一位巨星控衛。

最終,Durant離開了這一切,同樣加入到了光彩奪目的加州球隊,球隊裡的Jerry West說他會贏得許多冠軍。

每當我看到一名巨星作為自由球員離開他的老東家,我就會想起1996年的Shaq,我會想起湖人王朝,還有那個被扼殺在搖籃裡的魔術王朝,我會想起Kobe、Philip、Jordan和Duncan,還有勞資協議中的那三年自由轉會條款,這些開創了一個新的世界。或許,假如他留在了奧蘭多,一切還是這樣嗎?

每當回憶往事,想起魔術隊要求O’Neal搶更多的籃板,還有那愚蠢的民意調查,本該如此簡單的一件事卻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我都會感到黯然神傷。

推薦閱讀

勇士靠什麼引來KD? 揭騎勇截然相反的籃球哲學

揭祕NBA史上最關鍵進球 數據證Irving G7一擊超Jordan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