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真正的美國籃球!「三月瘋」遇困境仍不減熱潮,日入3850萬鎂海放NBA (影)

我們在 2018 年 NCAA 瘋狂三月 64 進 32 的比賽中,見證了一場顛覆歷史的比賽。作為 16 號種子的馬里蘭大學巴爾的摩郡分校(UMBC)以 20 分的優勢擊敗了頭號種子維吉尼亞大學,爆出 NCAA 有史以來的最大冷門。

在很多非美國球迷的心目中,這樣的一場比賽可能遠遠比不上勇士和騎士的聖誕大戰來得更重要。但是在很多美國球迷的眼中,聖誕大戰只是茶餘飯後拿來消遣,只有瘋狂三月的 NCAA 才真正讓他們血脈賁張,讓他們感受到激情,讓他們感到到更真實,更純粹的籃球。

聽起來似乎兩邊情況大相徑庭,NBA 在賣產品,而 NCAA則是在賣熱血。然而事實真的這樣嗎?NCAA 用他們自己的切身經歷告訴所有人,熱血的背後,是超越 NBA 的巨大商業利益。

NBA總冠軍賽?商業價值遭NCAA狠甩幾條街

說到商業價值,首先需要引用一下世界最著名的財經雜誌《Forbes》的排行榜。

翻開 2017 年世界最有價值體育賽事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是NFL超級盃,品牌價值達到 6.63 億美元;排名第二的夏季奧運,品牌價值是 4.19 億美元;排名第三的冬季奧運 2.85億美元;排名第四的足球世界盃品牌 2.29 億美元;而排在第五位的,就是 NCAA 男籃「Final Four」最終四強戰,品牌價值達到 2.28 億美元。

要知道,終極四強賽只是最終的四強賽,我們在說的可是瘋狂三月的比賽。毫無疑問,這持續一個月的單敗淘汰賽,如果將其價值和終極四強賽疊加,很有可能會強勢進入前四名的行列。

在過去的 15 年中,NCAA 早在 2014 年就已經實現年收入超過 10 億美元,並且已經連續 15 年增長。NCAA 將這些收入中超過90%的部分都回饋給各所學校,提升學校的基礎設施。根據今日美國的統計,2015-2016 賽季美國有 27 所 NCAA 大學的年收入超過 1 億美元,其中排名最高的德克薩斯農工大學,年收入高達 1.944億美元。雖然這些大學收入的主要都來自於美式足球方面的收入,但是以路易斯維爾大學為首的一批籃球名校,一年的籃球收入也超過 4000 萬美元,對於一所學校來說,絕對是一個不菲的收入。

又比如阿肯色大學,2016 年花 700 萬美元打造一座運動營養中心,支出 150 萬美元的體育生伙食費,投資 2000 萬美元提升體育館設施,一系列的運作之後,還可以獲利 1930 萬美元。光是一個大學的體育部就可以有如此的收入,難免讓不少 NBA 球隊汗顏。

2016-2017 賽季,在 NBA 大球市的球隊拿出錢來分享給虧損球隊的重新分配規則下,NBA 依然有 9 支球隊處於虧損狀態。其中灰熊和騎士的虧損金額都達到 4000 萬美元。

既然 NCAA 的商業價值這麼高,為什麼 NCAA 瘋狂三月只簽下一份 14 年 108 億美元的轉播合約;而 NBA 則簽下一份 9 年 240 億美元的轉播合約呢?

轉播合約,簽得早不如簽得巧

先來看看兩份合約簽署的背景和條件。

NCAA 的轉播合約是 2010 年簽訂,當時 NCAA 和 CBS,時代華納簽署電視轉播合約,將整個瘋狂三月的轉播全部交給了對手,價值 14 年 108 億美元。

而NBA的轉播合約是 2014 年簽訂,NBA 和 TNT,ABC 以及 ESPN 簽訂一份新的電視轉播合約,價值 9 年 240 億美元。

按照每年單價來計算的話,NCAA 瘋狂三月每年的轉播權賣了 7.7 億美元,而 NBA 每年的轉播權賣了 26.7 億美元。看起來,似乎 NBA 更受歡迎?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NCAA 賣的轉播權只是瘋狂三月,也就是差不多 20 天的比賽,折合到每天來看,一天 3850 萬美元;而 NBA 賣的轉播權是整個賽季,從 10 月份開始到第二年的 6 月份結束,差不多是 9 個月,也就是 270 天的比賽,折合到每天來看,一天 1000 萬美元。

當然了,短時間的高強度比賽和長時間的賽季,簽約的價格肯定是不同的,而 NBA 能夠簽下如此巨大的轉播合約,和他們選擇簽約的時間節點也有很大的關係。

NCAA 的合約簽訂於 2010 年,當時全球經濟剛剛復甦,進入緩慢增長的階段。所以雖然合約總額很大,但是從每年的轉播費用來看,只是從之前的 5.45 億美元上漲到 7.4 億美元,差不多 36% 的增幅。

而NBA的轉播合約簽訂於 2014 年,那個時候全球的體育文化浪潮開始興起,直接導致了 NBA 轉播協議的快速成長。從之前的每年 9.3 億上升到 26.7 億,上升幅度達到 187%,直逼 200%。

以轉播合約的發展趨勢看來,NCAA 的品牌價值被 NBA 超越,恐怕也是早晚的事情。

擴軍難,國際化更難

其實 NCAA 也不願意看著NBA在身後這樣慢慢的追上來,但事實上,NCAA 的很多事情早操作上並不如 NBA 那麼簡單。先天上的限制也讓他難以翻身。

首先,NCAA 在擴軍上面有著天然的阻礙,學校就這麼幾所,建造一所學校的巨大成本和種種要求,讓 NCAA 擴軍的可能性很小。那麼能否增加瘋狂三月的規模嗎?

2010 年簽署新的轉播合約後,NCAA 曾經想要將 NCAA 錦標賽的參賽球隊從當時的 65 支擴軍到 96 支,結果想法剛出來,就被眾多媒體口誅筆伐。後來 NCAA 勉強將瘋狂三月的參賽球隊從 65 支擴大到 68 支,總算是聊表心意。

但是要進一步擴大,又不知道何時才能完成。

國際化上面的阻礙,也是 NCAA 增長幅度不如 NBA 的原因之一。NBA 的國際化開展的如火如荼,不管是歐洲,大洋洲,亞洲,南美洲,非洲,都有大量的優秀球員效力於或者曾經效力於 NBA。全世界範圍內,NBA 的轉播都拓展得極為迅速,NBA 的國際化非常成功。

但與之相比,NCAA 的國際化卻遭遇了不小的麻煩,2017 年,NCAA Pac-12 聯盟在中國舉行了第三屆中國賽,UCLA 險勝喬治亞理工學院。雖然說當時有點不和諧的音符,但是比賽的整體還算精彩。但是這樣的比賽,受關注程度遠遠不如 NBA 一場普通的例行賽。

最後要說的是NCAA的信任危機。2017 年夏天,印第安納大學的金融學副教授布魯爾為很多大學美式足球隊進行了一個市值的計算。其中不少球隊的市值都超過 10 億美元。大學籃球雖然沒有美式足球火爆,但是球隊的市值達到上億美元根本就不是問題。學校的體育部甚至可以單獨和贊助商簽訂贊助合約,比如 2017 年 8 月,內布拉斯加大學和Adidas簽訂的贊助合約,總價值超過 1.28 億美元。但是商業化程序勃勃發展的同時,NCAA 的球員依然沒有任何薪資。

Ben Simmons曾直言不諱地指出 NCAA 是一樁骯髒的生意,聯盟和學校在利用球員賺錢。在現役 NBA 球員中,持這樣觀點的人有不少,加上今年的發生的種種事件,NCAA 的信任程度受到很大的影響。

如何維繫自己超高的品牌價值,乃至更上一層樓?在這方面,NCAA 依然任重道遠。

推薦閱讀

萌神大手筆慶祝NCAA黑馬創歷史,全隊都獲UA未上市Curry 5 (影)

全亞洲等著!日本U19混血八村塁NCAA震撼秀,狂砍25+5+4火鍋帶隊晉級16強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