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CBA] 野獸小故事:球隊聚餐曾簽「球衣合約」效力廣廈一萬年,最遺憾的是手上沒東西

前天晚上CBA浙江廣廈男籃沒能給新疆隊造成太多壓力,95:111敗下陣來,最終系列賽1∶3落敗,本賽季止步於八強。

廣廈的隊魂林志傑,是真的要離開了。若能魅惑眾生,何必加冕成王。放在如今的林志傑身上,也頗為貼切。他的才華,不需要用冠軍來證明。

18-19賽季的CBA聯賽手冊第109頁,寫了一條新規定:各球隊僅能註冊一名港澳臺球員,同時擁有林志傑和劉錚兩台灣大將的廣廈男籃首當其衝,不得不忍痛割愛。

但新規後面還有一個括號——球隊仍與港澳臺球員合約有存續關係的除外。這其實是去年賽季結束後,球隊間交涉協調的結果,算是對只剩一年合約在身的林志傑和廣廈「網開一面」。

打完這個賽季,廣廈鐵定將和林志傑分道揚鑣。為何會突然有了這樣一條新規則?不少圈內人認為,除了想在聯賽裡給更多年輕人鍛鍊空間之外,多少也和廣廈上賽季以兩名外援+兩名台灣球員的配置一路闖入總冠軍賽不無關係。

後來有身邊的朋友問林志傑,如果早知道打了總冠軍賽會帶來這些影響,你還願意嗎?林想都沒想,「那我寧願打總冠軍賽的,我來了這麼多年,我踩上過冠軍賽三個字了!」

因為知道自己在廣廈打一場少一場,林志傑本人早已平靜地學會了接受,「規定就是規定,只能去接受認同,總要有人做出犧牲,但這會讓CBA更好地進步。」

作為標杆,林志傑並非登陸CBA的臺灣第一人。早在1999年,有著「籃球博士」之稱的鄭志龍就加盟上海隊,和姚明做了隊友。當時鄭志龍已年近30,被叫做龍哥,而林志傑從小的偶像就是龍哥。

十年後的2009年,開啟黃金時代的林志傑,在SBL走紅後渴望更大的舞臺,通過臺啤隊教練閻家樺的人脈,他得以追隨偶像的腳步,成功登陸CBA,就連最初的球衣號碼,也是因為龍哥才選的12號。

巧的是,當初林志傑第一家試訓的球隊並非廣廈,而是上海隊。不過,當時廣廈老闆「鐵娘子」葉湘玉,擁有驚人的眼光和魄力,隨即拿出最大的誠意,感動了林志傑,半路「截胡」成功(後來也是葉湘玉,早早就相中了劉錚)。

從此以後,廣廈就有了「隊魂」,阿美族戰士的激情與熱血無數次點燃了杭州這座城。雖不是第一人,但正是林志傑在CBA的成功,引發了臺灣球員的加盟風潮,隨後李學林、曾文鼎、劉錚等眾多好手都西進,只是如今,林志傑必須做出犧牲,難免令人唏噓。

中國球迷對於他的喜愛,甚至延續到了CBA賽場之外。2015年長沙男籃亞錦賽,是林志傑身披中華隊的最後一戰。在那座並沒有CBA球隊的城市,球迷們卻對林志傑報以極大的熱情,讓他自己都深感意外。

8年前的春天,廣廈在天都酒店舉辦那個賽季的慶功宴。恰逢野獸的合約年,在場的有人一時興起想自己寫個合約,但一時找不到紙,就把自己穿的球衣扒下來,用簽字筆在背後寫上「廣廈合約:續約林志傑,一萬年。」

那時的林志傑,留著斜劉海髮型,看到球衣先是一愣,馬上爽快地在上面簽了名。這份沒有效力的合約,卻是彼此之間最深的承諾。

十年來,他和廣廈的每次續約都十分順利,基本上5分鐘就能搞定。去年征戰過總冠軍賽,在林志傑心裡意味著太多太多。「這絕對會永遠記在心裡的,這是十年來印象最深的事。」他大笑著抬起一隻大手,「最遺憾的事,當然是沒有在手上套東西啊!」

時間當然不會對任何人仁慈,縱然擁有原住民的強健身體,野獸也是一直用最嚴格的自律去對抗時間。

其實,擺在林志傑面前的選項並不少:如有機會,可去CBA其他隊效力;或者回臺灣打球;也可退休,當助教……

家裡的三個寶寶已經開始上幼兒園了,不能時常陪伴在側,他有些心酸,「孩子很多時候都需要爸爸,因為我在家時間太少,他們跟我都不親,會怕我。」

雖然他早已經接受現實,但當昨晚賽後現場大螢幕放起了大家給他的祝福,林志傑還是忍不住淚流滿面。十年間,林志傑為人夫,為人父。而看著他打球的我們,也在推進著自己的人生。十年,謝謝你,傑哥!

加動網LINE好友,重大體壇消息不錯過

推薦閱讀

[CBA] 什麼「新規定」讓廣廈棄野獸選擇劉錚?林志傑與球評透露下一步動向 (影)

[CBA] 野獸「10年夢碎」淚別賽場,名球評:他是少數能讓我尊敬的球員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