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台灣籃球「職業化」的進度到哪了?幕僚深度解析第一手現狀:最快這個月有答案 (影)

台灣籃球「職業化」進度到底發展得如何?身為規劃團隊主要角色的「坤哥」李亦伸親身告訴大家,進度究竟到了哪裡,又面臨到哪些狀況。以下為坤哥逐字翻譯加編者整理:

台北時間4月11號,我被邀請進入台灣職籃的規劃大概半年多,從去年7、8月到現在,為何過了半年多還遲遲無法成形,這背後當然有很多很多的因素,簡單來說第一個,政策沒那麼明朗,不管是總統、院長、部長、署長,沒有一個真正的官員,代表性的,公開來說我2019年11月職籃要開打,這個政策即便上頭有這個意思,但沒有一個真正的官方代表來宣達這件事情,這是第一個影響的部分。

而這樣的結果,不能說是政府不重視,但體現的就是官場文化,誰講了就要負責阿,那誰要來負責?從之前的高志鵬立法委員,後來的蔡易餘委員來接手,他們都很熱心也都很熱情,可是要知道,成立一個職業運動需要的是什麼?很明顯第一個是政策的配合,第二個是資金,你要成立一個公司,要成立一個組織團隊,營運團隊,你要把很多事情搞定,3000萬以上跑不掉,這是基本的。

另外就是,SBL的7支球隊,到底有幾支願意職業化?或有職業化的能力?所以在政策不明觀望、募資上遇到一些困難、再加上7支球隊也在觀望,會造成整個局就停在那邊一停就是半年,我覺得這是台灣一個蠻詭異的事情。

我下達了政策,你們就來玩,你不來玩也是你們的權利,台灣就是民主的社會,我假設今天體育署說,行政院就是要2019年,台灣籃球職業化,我2019年11月,職籃就是要開打,政策下來了,不管政府2000萬3000萬5000萬補助場館、補助各方面,成立二軍、培養年輕球員,資金進來,我們把組織團隊弄起來,把7支球隊找來,要不要打?要打,我們就職業化好好幹,不打沒關係你就繼續留著打業餘,這本來就是每支球隊的權利。那事情就會很快。

所以現在問題就是7支球隊也在觀望,大家都在看,政策也在看,所以我們中間在規劃的這些人,不管是立法委員還是相關的企業界人士也好,第一個沒錢,第二個沒政策,第三個你要跟7隊協調都還蠻辛苦困難的,我今天請你來,那你會說那誰誰誰來不來?我請他來,亦是如此,大家都在你看我我看你。

這跟1989年中華職棒成立,兄弟象的老闆洪騰勝把其他三隊的老闆聚集起來,一起投資一起玩,跟1994年中華職籃成立、泰瑞老闆洪敏泰找了其他三支球隊老闆一起投資一起玩,情況不同,第一個,他是球團老闆,老闆對老闆很容易講話,他找其他三支球隊一起投資一起成立簡單多了,沒有資金問題,沒有球團問題,決策很清楚,但問題就在於,如果讓球隊自己來組成職業聯盟,球隊的主導性,會影響到整體的公平性,也會影響到彼此的信任度,中職就曾面臨這個問題,以前的中華職籃也面隊到這個問題。

所以目前台灣籃球職業化的腳步大概這個月會有最終定案,政策是不是正式的宣達:「我們要玩。」第二個,要玩,政策跟整個資源怎麼進來,一但政策進來,有哪個官方代表要把7隊召集過來,「你們要不要玩,不玩你就繼續打業餘,要玩就一起轉職業」,整個局就會變很清楚。

一切東西都是要把它簡化,而不是都用政治的方式在處理,都在觀望,SBL打了16年,觀望了16年,台灣籃球產業也沒有變得更好,中華職籃1999年3月14號無限期停賽到現在超過20年,台灣籃球也沒有變得更好,難不成我們還要在等下一個20年?

所以,參與這項規劃的過程中,我一直很希望台灣籃球可以成形,誰來做都可以,7個隊有人出錢來做OK,企業界有人願意砸3000萬來做OK,包括籃協你想做也OK阿,誰來做都好,職籃做不起來,影響的是整個台灣籃球,影響球員、教練、籃球,和我們在亞洲的競爭力。

每一層關係都緊緊相連,我還是要講一句重話,我們的政府是有問題的,他如果是個政策,那為什麼不明朗化?今天如果總統蔡英文出來說,2019年11月,台灣籃球職業化比賽要開打,你們努力去做,體育署會不努力做嗎?教育部會不管嗎?不會嘛!如果院長出來講話,甚至是署長出來講話,其實體育署自己就有足夠的資源,只是看他要不要做,和有沒有魄力去做,差別就在這裡。

網友回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