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匿名專欄] 大家又罵又酸,CBL也「如願」破局了,然後呢?

已經確定延宕的CBL,目前樂觀規劃是明年11月要開打,簡單計算,還有15個月,而籌備小組也喊出「SBL就是最後一年」、「職籃明年一定要開打」的口號,目前三支意願加入的球隊,不管還在或不在,相關單位都必須協調地方企業生出新的球隊。

而CBL的破局,不管是媒體、球評或者球迷,絕大多數人的看法都是「不意外」。畢竟CBL職籃籌備小組,四位成員攤開來看,除了最具知名度的「東方神秘力量」李亦伸之外,其他三人都鮮有人識,就憑這四個人要讓台灣職籃再起?

但「職籃破局」這鍋要讓CBL籌辦小組來背,卻又有些過份了,講白一點,大家是對台灣籃球失望,對產業沒信心,大環境又不相挺,這一切卻都被「移情」成CBL籌備小組無能且異想天開,和他們的行銷團隊沒有作為。一個一個剖析來看,球迷對這個產業沒有信心可以理解,畢竟台灣籃球真的太弱了。球團弱,籃協也弱,但最弱的還歸媒體。

先說到籃協,他們只負責台灣籃球事務的規劃,他們能想方設法把SBL撐下去已經及格了,全世界的體育協會都是這個樣子,籃協已經盡了自己的本份,籃協很差沒錯,但罵太多籃協並沒有建設性。

其次,說到球團弱,講一點就很明白,台灣籃球是亞洲籃球前10強,SBL好歹也是亞洲次級聯盟,不是瞧他們不起,但我們怎麼會以跟去跟越南、新加坡這種球隊比賽為榮?激戰險勝就夠丟臉了,許多東南亞的裁判都偷偷在笑我們,台灣最強的球隊竟然要來跟我們比賽了,萬一戰績不理想,台灣籃球員別想抬起頭來。富邦想「幹大的」初衷是很好,但其他隊玩不起,你就跑去ABL,短時間內是可以圖個熱鬧,但這樣做真的可以幫到台灣籃球?真的可以救到台灣籃球?

說白一點,富邦在自己土地上的經營是失敗的,經營第四年,企業每年都贊助偏鄉、參與公益活動,結果今年封王戰全體動員也才4000人,扣掉動員和造勢的可能剩一半,富邦只是很有錢而已,但稱不上成功,封王戰沒坐到7000人都不及格。更何況他們是連續兩年打進總冠軍賽的隊伍,還坐擁滿滿資源。結果可憐的是,自己國家的根都要不見了,一堆球員球迷、媒體人士還以此沾沾自喜,回頭再酸一下CBL「不意外」。企業紛紛選擇加入ABL,這對於台灣籃球完全有害而無益,短時間內熱鬧一下、賺點名聲可以,對台灣籃球的商機、基礎建設與推廣一點幫助都沒有。

至於璞園,扣掉富邦而言也算是很有心的,但最能玩大的富邦都跑了,他們想要弄「屬地主義」的主客場制度,也沒球團有能耐陪他玩。璞園加入SBL到現在12年,沒有任何一支提案比CBL的提案細節還完整,他們卻以行銷「缺乏規劃」打槍了職籃籌備小組,這沒有不對,但在這理由的背後,印證的是前述的「大家都對台灣籃球產業和大環境沒有信心」。

世界上沒有一步登天的事情,台灣籃球要職業化,短時間內看不到獲利是很正常的,就像前述的富邦,砸了兩年錢還是沒有球迷,就算郭董砸1億贊助,台灣籃球也沒辦法一步到位,大環境就是不好,球團體質就是爛,這要花時間,大家都對這沒信心,就只能一步一步修。

而講到媒體就更遜了,坊間鋪天蓋地的報導方向都只有一種,「沒有規劃,沒有前瞻性,沒有整體性。」罵籃協,酸李亦伸,調侃職籃籌備小組,覺得他們好傻好天真,而球迷也缺乏識讀能力,完全沒把所有新聞素材攤開再去評論事情。

不過這或許不能怪他們,畢竟台灣在報導CBL,新聞素材也只有一種。

那我批評了這麼多,明年11月開打前,職籃籌備小組到底該做些什麼?如果政府有錢下來,我整理了勢在必行的幾個項目:

1. 配合體發會的旨意,落實經營主客場,至少要做到20天的主場

2. 拜訪10~20個企業,爭取1~2支新球隊的加盟(一年4~5000萬),湊足至少4支球隊

3. 與日本職籃、韓國、大陸聯盟做適度的交流,除了取經之外,能成為姐妹聯盟更是美事一樁

4. 舉辦夏季聯盟,銜接至6月的選秀,提升職籃的聲勢與關注度

5. 由官方統一,每個月協助球團的規劃與經營並定期檢視,好比台銀,目前的公司結構和銀行法,球隊的體質就是不會改變

至於人人都擔心的成本問題,如果真要算,必須要逐條逐項攤開來看,我們簡單以SBL為例就好,只要把虧損控制在4~5000萬,不要給球隊多餘的負擔,球團就能勉強支持下去,這是現狀。

而後配合電視轉播費、節稅政策、計畫式的經營,以現狀的球迷進場人數而言只會更好,也不能再更糟了。對於有心想長期經營的企業,可以看見的加分項目至少就有好幾項:

1. 新的節稅政策,球團花4000萬省1000萬

2. 看看前陣子剛剛結束的瓊斯盃就能知道,台灣籃球的底蘊有多強,棒球雖然被稱為國球,但考慮到設備、場地造成的普及度,學生籃球在台灣的覆蓋面才是最高的,這市場非常龐大

4. 籃球球星在台灣社會的指標性與圈粉度,目前而言,僅稍稍遜於CPBL,還在持續支持SBL的球迷一定很清楚,那些鐵粉有多死忠,有多少年輕女生比賽結束苦等著球員就只為了一張合照

5. 從生活飲料、遊戲族群、媒體圈等等不同產業做針對性的異業結合

以上幾點,配合計畫性成長的票房收入,有線、無線電視和網路的轉播費等等,都是對於企業而言很好的誘因,這入場門檻遠比職棒輕易得多,CPBL今年的場均觀眾是5469人,中信兄弟每年光團隊薪資就1.2億,台灣籃球雖然場均觀眾比較少,但只要用心經營,絕對不失為一個平易近人的選擇。

現在的狀況,固有企業和球團都不花錢投資,都在「觀望」,而台灣球團的行政人員,普遍都是球員出身,所以他們的想法缺乏格局、新意與創造力,要如何帶得動這支球隊?無論女籃或者男籃都是,只要思維沒有改變,就救不了這些球隊。

台灣籃球真不能再更糟了,現在最需要的是「有心經營」的球團,願意長期投資,而不是只想著短期回收成本與獲利,秘書長唐旭鴻曾無奈說道:「我覺得這些舊有的球隊都不能要。」體育運動發展委員會召集人張景森也說道:「明年SBL就是最後一季,那些還在觀望CBL的,再觀望就不要了。」

但以上講得這麼美,回歸現實面,我認為CBL台灣職籃明年還是會停下來。

如果李亦伸伸哥對媒體說的不是虛言,他們已經無償做了8個月的義工了,而想要把這些政策一一上軌道,在這15個月沒有1200萬到1500萬就玩不下去。以上所有願景都需要錢,而沒有錢什麼東西都跑不動,只要政府不支持,現狀就不會得到改變。

體育署在7月15號,CBL職籃發表聲明稿時表示,「運動產業條例沒過,怎麼會是造成你們破局的原因?」他們覺得委屈。但沒有願意長期經營的球團,政府也沒經費支持,政策又慢到這種程度,大家都在踢皮球,不鞭就不動,這樣還不能點出來,那實在很難給球迷一個交代。

於我個人而言,CBL是在為台灣籃球做出建設,試著做出改變。這支職籃的籌備一直到7月15號政府都沒給過一毛錢,6支球團也無任何投資,CBL小組幫忙籌畫、規劃建設與改變,但打不動任何一個單位,包括那些殺雞取卵的媒體,和無知被帶風向的球迷。自己的籃球要自己救,台灣籃球就只能職業化,訴諸ABL並不能拯救台灣籃球,這不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這應該是台灣籃球迷感到難過的事。哪一天瓊斯盃「CBL四少」變成「ABL四少」,再看看誰笑得出來。

我講的不一定是對的,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觀點與看法,但我所看到的所有新聞媒體,網路媒體、球評、甚至是獨立媒體人,沒有任何一位有報導過這個面向,通通以台灣籃球職業化的碰壁為消遣。

這太可怕了,紅媒控制言論至少還有人點出來,而台灣籃球媒體的沉淪卻默默被容許,甚至還引以為樂。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