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CBA祭出多項新規!明確訂定球員薪資上限,將往NBA前進一大步?

台北時間10月17日深夜,CBA聯賽官方釋出了聲明,對於洋將註冊人數、出場時間以及中國本土球員限薪進行了明確的規定,其中最值得關注的,還是CBA即將推出的薪資上限。

從2020-21賽季開始,CBA開始對球員設定薪資上限。第一版的初始薪資上限基準值為3600萬,上下浮動緩衝值1200萬,其中頂薪為薪資上限的25%,第一年為900萬。對於這項聲明,想必中國球迷是歡欣雀躍的,薪資上限的推出意味著CBA又朝著NBA向前了一大步。儘管目前NBA在中國的前景有些撲朔迷離,但在商業運作和可持續發展的角度,NBA依然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超級聯盟,他們身上有太多CBA的可借鑑之處。

其中最核心的兩點:選秀制度和薪資上限體系,現在也已經都被CBA引進。

儘管選秀制度仍然處於初級階段,薪資上限的推行現在也難說效果,但都知道,這一步遲早都要邁出去,而且選擇走出這一步,就很難再回頭。

但實際情況遠遠不是單純宣佈規定,設定一條基準線就萬事大吉的。其阻力和難度其實是非常大的。換言之,所有人都意識到推行薪資上限制度在所難免,但遲遲沒能真正付諸行動,核心問題在於,能否在現有CBA籃壇局勢甚至是中國國情下,打造出一套完整且行之有效的體系,為未來十年甚至五十年打好地基,並全力實施下去。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2017年NBA在2011年勞資協議的基礎上,增訂了最新版的NBA條款(Collective-Bargaining-Agreement),即所說的勞資談判協議,在這版可以隨意從官網上下載下來的英文版本PDF文件裡,光是規則就足足寫了482頁,而且所有條款,都可以在文件裡找到詳細的規則對照。

而目前的CBA,還缺乏一個能和資方平起平坐的勞方代表,也就是球員工會,工會由球員擔任主席和輪值副主席,並聘任專業的律師以及高階精算師作為輔助。球員工會作為勞方發言,參與薪資上限的制定,並且探討一系列規則,為球員爭取最大化的利益。而目前NBA就是一個典型勞方強勢的聯盟,他們賺到了幾乎全球最高的平均薪資,並且球員擁有巨大的話語權,這一切,都得益於這一屆球員工會的強勢。

而CBA暫時還沒有明確的有發言權的球員工會,而與資方談判更是無從談起。因此對於目前中國的籃協主席姚明而言,他要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站在球員的角度去爭取利益,又要站在老闆的角度試圖避免問題,夾在中間的他必須保持公正,同時儘可能推動CBA的向前發展。

事實上,當薪資上限規則即將推出的新聞出現在各大體育網站的版面上時,中國球迷們也還是各執一詞,無法達成共識。對於CBA聯賽來說,3600萬也應該是一個經過反覆研討推出的基準線。而根據NBA的一貫玩法,真正清算薪資上限的時間是整個賽季結束之後,所有的籃球相關收入拿出一個比例(目前是49%-51%),再除以所有球隊,得出最後的數字。

因此,CBA聯賽的首要任務就是透明化:他們需要把所有球員的收入和開支全部拿出來與老闆們(未來還要與勞方代表們)一一清算,並保證公平公正。

同時,有消息稱CBA還會在2020-21賽季開始全面公開所有球員的合約金額。NBA乃至其他幾大聯盟,很容易就能從專門的網站上找到球員精確到個位數的年薪,以及合約條款和細節。CBA目前所做的是創舉,當然也是亡羊補牢。

一旦薪資上限順利推行,將會極大化促進CBA的整體提升,在多個方面能形成質變:薪資上限的核心其實是降薪,每個球隊的支出有上限,避免有老闆大規模砸錢導致的實力不均衡以及後續的軍備競賽。

但同時,也保證了投入的下限:新版規則裡最低支出不得少於2400萬,而姚明也曾在之前的CBA大會中強調,將會逐漸清除那些不願意投入也沒有上進心的球隊,讓更願意促進中國籃球發展的企業進駐,薪資上限將是一個良性迴圈,20支球隊作為利益共同體,共同打造一個職業而規範的聯盟。

而可以預期的是,季中球員交易或裁員再就業將會在CBA中出現——薪資上限是參考,也是上下兩條紅線,球隊需要為自己的經營做出考慮。同時,每個球員的身價以及薪水,將真正由整個聯盟來界定:如果一名強隊的替補,在本隊薪資只有100萬,而缺乏這個位置的其他中下游球隊開出500萬來搶人,母隊只能選擇匹配或者放棄,這將會催生出更多的人員流動,對於整個中國籃球來說,才是人才的徹底平均化。

目前設定900萬頂薪,還沒有後續的條款進行備註,也暫時無法確認是否可以在合約中增加漲幅或者條件選項,這些都在NBA的勞資協議中有著明確規定。好在CBA公司在兩年前就已經推出了「基本CBA標準合約」,只需要將合約規則細節更明確,就能夠打造出一份基礎版的CBA薪資上限規則。

而當前看來,應該有幾位球員的薪資,大大超出了900萬的頂薪標準。而根據報導,「已經簽約的合約不做改變」,但如果薪資上限推行,這些球員的薪資應該還是會計入薪資上限,CBA必然要做出一些決策來應對。

不過NBA也給過類似的借鑑:1997-98賽季Michael Jordan的薪資高達3300萬美元,而當時的NBA薪資上限也才2690萬美元,比薪資上限高22.6%。而聯盟為了留住這棵搖錢樹,特批了一個豁免條款:Jordan的薪資不計入薪資上限。儘管這個做法看起來有違公平,但卻保障了NBA的大量收入。對於CBA來說同樣是一個合理的參考:CBA可以選擇讓每支球隊給出一個保護名額,該球員的薪資不計入總薪資上限,保護名額直到這份合約結束後作廢,就很容易解決當下的問題。

當薪資真正全面公佈,球隊們就可以根據球員薪資,進行更多的原本在NBA裡才有的玩法了。包括配平交易打包,以及根據本隊薪資情況建言,幫主隊尋覓潛在的交易目標。而球員是否配得上價錢,也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進入討論中,CBA如果能把自己的歷史和數據系統做起來,至少在聯盟制的籃球聯賽裡,CBA就真的有可能接近NBA了。

當然,仍然會有一些擔憂,尤其是CBA多年來的頑疾,依然值得警醒。其中最典型的莫過於「陰陽合約」,聯盟如何保證球隊呈遞上來的合約是絕對真實沒有暗藏條款的,其實需要更大的監管力度,和更強力的處罰規定。

然而此時此刻,儘管CBA的薪資上限體系只露出冰山一角,卻仍然讓人看到前途的光明。CBA的聯賽還留出了一年的緩衝期,讓各支球隊在這段時間裡適應調整。

到2020-21賽季開始,嶄新的隊徽和球館佈置,全新的線上周邊商店,以及越發完善的聯賽規則會逐漸推進,CBA將進入新的紀元。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