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李亦伸專欄] 爵士守Harden是史上最蠢,就算不會守至少看看隔壁系列賽

爵士系列賽前兩戰被火箭打爆,火箭取得2:0絕對優勢,爵士根本守不住火箭,這個系列賽4:0幾乎可以預測。正確一點說法是,爵士被哈登(James Harden)一個人打爆。

爵士防守哈登的方式和戰略,我覺得很蠢。

哈登在G2賽後說了一句話,很有深度和寓意。哈登說,「我喜歡魯比歐(Ricky Rubio)的防守…」。

哈登為什麼喜歡?因為魯比歐的防守一直站在哈登左側,防哈登往他左路切入突破,這是NBA對手都會採取的防守策略,堵死哈登左路突破,留右路讓他切,減少或降低哈登破壞力。

從G1到G2,魯比歐或其他爵士防守球員只要對位哈登,都是留右路,甚至右側大開,讓哈登可以從右路隨心所欲的突破到籃下,找到隊友,或者是往右側帶球,後撤步急停完成跳投。

這套堵左路,放右路的「哈登防守法則」,概念沒錯,戰略正確,但執行方式和執行過程都是錯的。

哈登往左路切入突破是他最擅長,但這只是突破或製造犯規,哈登另一個進攻專長是往右路帶球+後撤步跳投。

爵士對哈登的防守是「被動的」,放右路讓哈登不斷跳投,找到舒服出手節奏,這也是錯誤的。兩場球打下來,哈登跳投節奏一點都不受影響,出手感覺一直很順暢。哈登光用跳投、後撤三分,就射得爵士暈頭轉向。

與其如此,還不如讓哈登切左路,再去二線包夾、三線封堵,這還可能可以影響哈登的出手節奏和感覺,甚至破壞哈登的威脅性和串連隊友。

光哈登個人進攻就打死爵士全隊,爵士全場都在追著或看著哈登投籃,這就是失敗的防守。

以快艇後衛貝佛利( Patrick Beverley)防守勇士杜蘭特( Kevin Durant)為例,貝佛利的防守策略+手段有三。

一是堵杜蘭特下盤,讓他移位、跑動、接球困難,空間受困,面對一名有身高優勢射手,最重要就是讓他腳步和下盤空間受困,不再順暢自在,這一點貝佛利做得非常成功。二是用身體不斷給杜蘭特製造壓力,更多身體對抗,讓杜蘭特渾身不舒服,接球、持球、下球都很頭大,最好可以影響杜蘭特情緒和專注力。三是讓杜蘭特不再專注於比賽,成功達到擾亂杜蘭特比賽節奏和專注力的目的。

當杜蘭特一直忙於跟貝佛利纏鬥、糾纏,甚至跟著貝佛利一起談笑風生+演戲時,貝佛利的目的完成,杜蘭特失去比賽專注力,比賽不再是杜蘭特的節奏,杜蘭特游離在比賽、節奏之外,快艇和貝佛利干擾杜蘭特,讓勇士失去致命武器的目的成功達標。

爵士必須要改變對哈登的防守,不是只有堵左路放右路這麼簡單的事,更不是看著哈登投得自在順手,甚至跳起舞來,出手前還可以扭動自己身體。爵士必須要讓哈登打得很辛苦、甚至影響哈登情緒、改變比賽氛圍和火箭節奏,甚至不惜跟哈登糾纏,讓哈登打得更累、持球更多、單打更頻繁,爵士才能找到反擊和奇襲機會。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Double-Tap if you #RunAsOne

A post shared by Houston Rockets (@houstonrockets) on

爵士和魯比歐對哈登的防守執行方式是史上最蠢,沒有之一。

用更主動、積極、消耗防守方式去糾纏哈登,讓哈登失去專注力,不是只有放哈登走右路,這才是爵士降低哈登威力和作用,減少火箭抓狂得分的戰略。

爵士如果G3不能做出改變和調整,這個系列賽將早早結束。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