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全新活塞隊深度分析:豪華雙塔+最佳教練,該跳脫東區第九的窘境了!

大范甘迪執教下的活塞,我想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人滿為患。自大范接手以來的活塞,雖然每個賽季陣容班底看起來捕得很齊,但這支隊伍的贏球氣質始終沒有滿足季後賽的標準,而事實上,大范帶隊的四個賽季,活塞都沒有進入過季後賽。

上賽季拿到東區第九也是一個例子。

那麼,經過了一個休賽期的調整,換教練後的活塞能否突破東區第九和第八之間的那道屏障?

1. 離季後賽一步之遙

如果問上賽季的活塞在聯盟留下什麼令人深刻的印象,那麼統整一下,一是東區第九,二是Blake Griffin的交易,三是Andre Drummond的突破。

先說說排名,分區第九和第八雖然在名次上只有一個位置的差距,但是否擁有季後賽席位就將兩支球隊完全劃分開來了。而且,比起西區第九的金塊在例行賽最後一戰仍在為季後賽席位奮鬥,活塞在評價上顯然略遜一籌。

賽季的一次七連敗和一次八連敗是讓活塞衰敗的關鍵之一,而且在交易日進行的,帶有一點畏懼補強的Griffin交易沒有讓活塞有太多實質性的加強,也沒有透過交易得到提升。

而且,Drummond上賽季已經表現出他作為內線核心獨攬大權的能力,也在把之前一直嘗試的策應角色真正發揮。上賽季例行賽僅有六位打出場均 20+10+3 的球員,Drummond就是其一。

而此時又在陣容中增加一位需要持球的四號位,對於活塞陣容是利多嗎?

一個來自官網的統計數據,上賽季當Griffin在場時,Drummond每 36 分鐘的助攻數為 1.1 次,少於平均水準。而Griffin離場後,Drummond每 36 分鐘的助攻數則達到了 3 次。

但是呢,另一項數據也很有趣,雙塔同時出場,球隊平均的淨勝分為 2.3 分;但Drummond一人帶隊時,球隊平均倒輸對手 2.4 分。

由此,這筆交易也顯現了一個問題—— Griffin沒有帶來大幅度提高,雖對球隊有影響,但也沒有差到讓球隊變成一盤散沙,那如何評價這筆交易呢?

當然,你也可以把這筆交易解釋為「如果有一流球星入市,那麼不能錯過」。但從另一方面來看,現在的Griffin真的有一流球星的水準嗎?又真的值得讓活塞提出Tobias Harris、Avery Bradley、Boban Marjanovic、首輪籤加次輪籤的報價嗎?

當然,活塞這筆交易的出發點是合理的,在引進球星的同時,解決了Harris的續約問題,以及Bradley的溢價合約。但送出的首輪籤的確可惜了。

Griffin已經在快艇浪費了球隊的信任,這也是他會被交易的原因。而現在他在活塞擁有重新證明自己的機會,他需要在Dwane Casey教練手下做到兩件事,以彌補他的過錯。一是個人突破,二是球隊贏球。

對於球隊贏球,近幾個賽季的活塞似乎都欠缺一個成型、穩定的體系。但Casey教練的到來似乎能夠解決這一點,他帶領的暴龍上賽季成為東區榜首就是最好的例子。雖然被騎士橫掃,但事實上Casey為暴龍打造了一套足夠經濟實用的體系,這一點是活塞欠缺的,也是大范沒有在活塞執教期間做到的。

2.雙塔能帶來多少勝利?

新賽季活塞的既定目標至少是一個季後賽席位,不論Griffin的加盟,還是聘請Casey,圍繞的都是這一點。

活塞要爭季後賽席位,那麼需要Casey為球隊建立一個基礎體系,但他所能夠利用的大多是大范時代留下來的班底,而活塞的戰術風格也和暴龍有明顯的出入。

上賽季,暴龍是聯盟平均得分第3多的球隊,僅次於勇士和火箭,而活塞的得分排在聯盟第19名。

還有,Casey執教下的暴龍進攻發起都是由兩位後場核心完成的,而活塞現在的後場陣容裡,不具備一位類似Kyle Lowry、DeMar DeRozan級別的球權支配者。Reggie Jackson和Ish Smith都是打法單調的後衛,他們的能力都不足以承擔起球隊進攻核心的的角色,這也是為什麼開發Drummond策應能力的要點所在。

所以,雙塔是Casey必須啟用的陣容核心。但問題也來了,以現在的籃球環境,圍繞後場或者側翼球星建隊是難度更小的事情,以內線球員作為核心打出高效的進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Casey對於內線的使用是比較猶豫的,例如上賽季的Jonas Valanciunas;Casey對於內線的防守要求,Drummond符合標準,但Griffin是不夠的。

還有,以內線作為核心的隊伍,怎樣處理關鍵球也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Griffin上賽季的三分球有非常明顯的提升,而這能不能成為他新的攻擊手段呢?

更何況Casey要解決的不僅是如何使用雙塔的問題,還有怎樣處理兩人的定位也是其中關鍵,畢竟一位是從新秀時期就在隊裡的老資歷,另一位則是中途加入,而且風評並不好。

這一點,讓人不由得聯想起一眉哥和表弟的鵜鶘。

另外,對球星的約束也會是Casey新賽季的問題,性格平和的Casey不是沒有和核心球員和諧相處的經驗,將DeRozan和Lowry指導為全明星級別的後場組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前提是,DeRozan的性格溫和,Lowry在加盟暴龍時還不是球星等級。

Drummond不會是更衣室麻煩,但如何搞定同Jackson和Griffin,則是Casey控制球隊氛圍的關鍵,而氛圍舒適的球隊氛圍,也是Casey向來的執教基礎。

那麼,給Casey以看似天賦還要略高一籌的Griffin、Drummond組合,他能夠利用雙塔組合為球隊拿到多少勝利?上賽季,Griffin和Drummond聯手後雖然打出了4連勝,但後續的21場球只贏了7場。而Drummond單獨帶隊時,戰績是26勝27負。

還有,對於球星在更高階別舞臺的使用上,Casey還是欠缺火候的。

當然,經過更多的磨合時間後,再加上新教練的到來,球隊的體系,核心之間的搭配、定位都會有所變化,而新賽季Casey如何使用這兩位內線核心,將是活塞是否能突破東區第九的關鍵。尤其是活塞陣容的整體實力分化明顯,則更需要兩位內線通過自身的優勢來帶動隊伍了。

根據SB Nation對於Casey教練的採訪,似乎他在如何使用 Griffin上已經有具體的想法。他想要讓Griffin在球隊扮演一個策應型核心的角色,做「活塞的嘴綠」,善用他的傳球能力:

「我對於他的期待是想讓他成為聯盟傳球最好的四號位,這也是他能夠做到的事情。」

「人們會關注Green,或者其他的小球內線,Griffin有成為優秀小球內線的潛力,因為他非常的聰明,他的傳球技術非常棒,他上賽季在活塞場均差不多有 6.5 次助攻。」

「除了得分,還有很多可以評價一個人的實力,Griffin有實力做好。」

那麼,Drummond在做了一個賽季的全能中鋒後,新賽季似乎需要把策應軸心的位置讓給Griffin。又或者說,Casey還是會讓Drummond繼續負責一些內線策應軸心的任務,而把Griffin移到到外線,把支配球的權利真正交由Griffin,讓他的比賽風格更接近一號位,更像Green。

為什麼會有這樣大膽的想法?主要還是源自於前面提到過的一個問題——活塞現在的後場陣容裡,不具備一位類似Lowry、DeRozan級別的球權支配者。而誰是現在活塞陣容裡最多才多藝的全能好手呢?

很顯然,這個答案還是Griffin。

「我們打算增加Griffin的自由度以豐富比賽,就像暴龍的DeRozan一樣。他不僅是位內線球員。」

如果讓Griffin去扮演Green的角色,Griffin的優勢在於他能夠像二號位一樣,或者說像DeRozan一樣去突破、單打,利用個人進攻吸引防守為隊友創造機會。不過,以Griffin上賽季的水準,他也不能做到DeRozan吸引包夾的效果,而Drummond也不是能夠在內線硬吃的進攻點。所以,這不僅是Griffin的問題,也是活塞全隊的問題——他們沒有一個可以吸引包夾的進攻點。

還有,Griffin比起Green的劣勢則在於防守,他的身高、協防、護框,都不是優秀小球內線的水準,也不具備Green那樣的防守態度。

所以,Griffin需要隊友幫助,例如護框頂尖的DeAndre Jordan。而在活塞,最佳人選也正是Drummond。但很多人對於Drummond的理解有誤,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新秀賽季,認為他是Rudy Gobert、Jordan那樣的火鍋機器。其實Drummond並不像DeAndre Jordan,他職業生涯至今的場均火鍋次數還沒有上過 2 次,反而有兩個賽季抄截次數還要超過火鍋數。

近兩三個賽季的Drummond,比起在籃底送出火鍋,更傾向於在防守的回合裡提前卡位,或者判斷球的線路,完成抄截。就護框效率來說,Drummond是排不進聯盟頂尖一檔的。

在某種程度上,Drummond更有小球內線的氣質。又或者說,Griffin可以作為活塞隊進攻端的Green,而Drummond則是防守端的Green。這或許是使用雙塔的一種合適的思路。

利用雙塔作為體系基礎是勢在必行的,但其中的關鍵不僅在於雙塔,還有與其搭配的角色球員能夠打出怎樣的化學反應。前面提到過,活塞陣容的實力分化明顯,他們的後場、側翼陣容是頗為薄弱的,即便是Jackson,也是一位弱點明顯的弱版威少——他的打法不夠好。

尤其是,現在兩位內線核心都具備用球的能力,他需要嘗試用更好、高效的打法融入到Casey教練的體系裡。Kemba Walker 、Jeff Teague、Terry Rozier是他可以學習的對象。休賽期簽下Jose Calderon,似乎也有指導他的意思。

從現有的陣容暫時來看,活塞先發的五個位置有三位球員是需要用球的,那麼擅長無球進攻的射手和側翼,則是這套陣容必不可少的了。而活塞的陣容裡有趣的一點也在於此——他們有射手,例如Luke Kennard、Reggie Bullock、Jon Leuer、Henry Ellenson,也有Stanley Johnson這樣的大鎖型側翼,但這些球員都是單項功能選手,活塞需要一位真正全面的側翼先發,這可以解決活塞陣容平衡。

你也可以理解為,他們需要一位練出投籃的Stanley Johnson。

這一點也是活塞同暴龍的差距,上賽季Casey有Anunoby、C.J. Miles可以用,Delon Wright也能頂一頂,板凳上還坐著被棄用的Norman Powell。而現在的Casey則需要挖掘出一位值得他信賴的球員,成為他體系中的 「新 Anunoby」 ,而這看起來也是球隊新賽季起色的關鍵。

說到暴龍,深厚的第二陣容也是球隊的優勢,這也是Casey和Masai Ujiri多個賽季經營起來的賣點,而這也是活塞暫時不具備的。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活塞的第二陣容並不是沒有讓Casey發揮的潛力——Kennard、Ellenson、Neuer都是可以啟用的即戰力。

如果Casey能夠利用現有的儲備鋪設一條值得信賴的板凳席,那麼不僅是活塞競爭季後賽席位的助力,也是對活塞長期利好的基礎建設。但Casey有 Ujiri在運作方面的援助,那麼誰會是Casey在活塞的幫手呢?

如果活塞新賽季要打入東區前八,那麼也證明他們需要至少拉下原季後賽區的一支球隊,所以,他們的潛在對手應該是騎士、熱火,這兩支隊伍休賽期並沒有什麼補強力度,而且也在經歷隊核心更替的內部調整階段,比起其他球隊相對要遜色一些。

但也別忘了,活塞也同樣處於一個磨合期的新階段。從球員到教職員,都是一個動盪、不穩定的狀況。

3.合約年

前面提過活塞的陣容弱點在於後場和側翼,那麼補強除了隊內挖潛,就是交易了。但就活塞現有的陣容來看,如果在不動Drummond和Griffin的情況下,想要向上交易,活塞的交易籌碼是不夠的——除了首輪選秀權,活塞較有價值的就是Kennard,還有三份到期合約即戰力,mith、Johnson和Bullock。

而這些資產,也是球隊未來潛力的一部分,活塞已經在上賽季Griffin的交易裡透支了,而如果繼續送出選秀權和潛力球員,那麼對於活塞的長期建設並不利多。

現在的活塞已經處於一個需要補充潛力的情況,除了雙塔外,球隊並沒有一位球員有明確的、能成為球隊核心級別的潛力,而且雙塔的兩份合約已經佔了球5000萬美元的空間,尤其是Griffin的大合約至少要三個賽季後才到期,如果Griffin沒有提高,即便是他依然有著準全明星的表現,那麼對於活塞來說這份合約也是溢價的。

接下來,活塞還有五份到期合約需要續約,如果留下Johnson和Bullock,球隊的薪資總額基本上超過奢侈稅。如果放走這兩位球員,那麼活塞也沒有足夠的側翼儲備來彌補空缺,更沒有足夠的空間去簽下一位高水準的側翼。

還有,若是我們將眼光放長一些,不侷限於新賽季。那麼,19-20賽季Jackson、 Leuer的三份不怎麼有價值的合約開始出現交易價值,而即便活塞任由其合約到期,那也能夠騰出大量的薪資空間。

19-20賽季對於活塞來說是一個需要決定未來方向的節點,不僅僅是多份合約到期,賽季結束後,Drummond也可以選擇跳出合約,去自由球員市場。如果活塞放走了Drummond,那麼這支隊伍的競爭力也會大幅度縮水,進入重建階段。

當然,活塞不會在合約方面對Drummond有所保留,但關鍵在於,Drummond的離隊意願,除了經濟收入,還有個人價值。我們的確不知道Drummond的想法,但一個客觀事實是——從Drummond被活塞選中至今,只打過一次季後賽。

現在的活塞處境有些像鵜鶘,Drummond也陷入了Davis般的窘境。

同樣的透支潛力去換來球星,也同樣的需要通過贏球來穩住場面,用戰績去留住球隊的招牌。還有,底特律這座工業城市的逐漸衰落,也代表著活塞需要球星和勝利才能去刺激票房,這也是活塞和鵜鶘共同擁有的小市場問題。

 

推薦閱讀:

25個不到25歲最出色球員之一,Kennard是活塞的寶貴財富

追憶04活塞!回望屬於奧本山宮殿接近30年過往時光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