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你發現了嗎?尼克楊、單打喬至今都還失業,這種特徵球員已經逐漸被淘汰

各支球隊昨天開始拍攝媒體日宣傳照,新賽季也就此拉開序幕。各隊新援陸續亮相,成為媒體關注採訪的焦點,而一些邊緣球員,也趕上末班車,將會為最後幾個名額拼到頭破血流。

「jamal crawford nick young」的圖片搜尋結果

然而,終究每支球隊只有20個訓練營的名額,也意味著有人歡喜有人憂,有些人現在得不到邀請,或許幾天後就被人遺忘,與NBA再無關聯了。

這其中,33歲的Nick Young就是失意人中的一員:他在看過了各支球隊的媒體日照片後,發了一條推特,「11年了,我還是第一次缺席媒體日。」

與Nick Young一樣失意的,還有幾位渴望回到聯盟繼續奮戰,卻無人問津的:Jamal Crawford、Jason Terry、Joe Johnson,無一不是昔日響噹噹的名字,但他們現在卻還沒得到邀請,恐怕就此消失在人海中了。

「Jason Terry」的圖片搜尋結果

41歲的Terry至今待業,35歲的Leandro Barbosa被太陽裁掉後,也在巴西聯賽開始第二個賽季。這三位十年前引領了NBA快打風潮的超級第六人,此時都被遺忘,而和他們風格相似的球員,也沒有幾位後續頂上,得分型第六人式微的情況,更加明顯。

Crawford被快艇裁員,與灰狼分手後,至今仍是沒有下家;Lou Williams首奪最佳第六人之後,在湖人不過才拿到3年2100萬,還被交易了兩回;去年連續砍分表演,才把自己從交易貨架上拿下來,然後在專家們預言「年薪不止1500萬」的情況下,和快艇續約:3年2400萬,第三年還是不受保障的。

恐怕只有Eric Gordon還作為印象中的「超級第六人」在強隊存在,但到了火箭也更多扮演無球射手的角色,球權佔有率比起鵜鶘那兩年足足少了6.4個百分點。

《進化論》的重要理論在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聯盟的風格也在不斷進化當中,Gordon至少算是適應者,轉型成功的。但其他曾經叱吒一方,作為球隊的頂尖球星,要面對著這種程度的轉型,卻是難上加難。

和Gordon去年效力同一支球隊的Joe Johnson,是因為在熱火的半個賽季表現出色,拿到了爵士的2年2200萬合約。但他從替補席站上來,效率卻是非常低,把他交易之後爵士反而走上正軌,打到了季後賽第二輪;而Johnson在火箭則更邊緣化,最終遭到冷藏,至今沒撈到一份合約。

這就是NBA,一個殘酷到你不得不反覆面對現實的地方。在活塞的Allen Iverson,在魔術的Gilbert Arenas,都沒能深刻認識到自己角色的變化,而迅速被NBA淘汰。反過來,被魔術交易,被太陽裁掉的Vince Carter,卻在獨行俠的三年和灰熊的三年,起到了合格輪換替補的作用,也在人們完全無法預料到的今天,成了全聯盟最年長的球員,41歲的他即將開啟生涯的第21個賽季。

持球在手,進攻至上,或許是小球風潮來臨之前的聯盟趨勢,於是每支球隊多少都配備一個擅長單挑,速度極快,熱愛得分大於傳球的小個子一號位。但在三分球幾乎發揮到極致的現在,過度持球而割裂和隊友配合的得分手,開始被聯盟遺棄:若你沒有足夠的得分技術和身體素質,便會迅速失去球隊位置,甚至被淘汰出聯盟。

十年過後,聯盟的形勢不但沒有像Pat Riley所說的進入混亂,反而越發明晰,每個位置的角色,都漸漸明朗化,把每個分工都列得清清楚楚。

「nick young joe johnson」的圖片搜尋結果

於是,漸漸形成了現在聯盟的風格:一個能帶動全隊的組織後衛,一個各方面全能甚至能分擔部分組織任務的小前鋒,一個能護筐,進攻端專注於簡單空接,把球放進去的內線。在今天,不再有低位單打高手一步步推進內線,而是從三分線接球,一步虛晃正面大踏步突破進去——他們在三分線的射程威脅,遠比在低位的強吃和策應威脅大得多。

小前鋒更全能,而且還要在更快速的陣容中擔任四號位,他們要負責突破、搶板、傳球以及關鍵時刻的單挑。而他們從前的防守任務,要交給專門的角色來處理:或者是傳統陣容的二號位。這種側翼球員,我們統稱他們為「3D」。

「andre roberson」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個球員的成功,固然要看聯盟的潮流,但術業有專攻,技能的多元還是尤其重要的。Klay Thompson即便佔到了球隊的便宜,也依然能在明年的自由市場上得到熱捧:在無球射手和側翼防守上都是頂尖,足以被視為建隊的重要核心角色——現今聯盟,更看重的反而是在無限換防中能抵擋多個位置的全能防守高手,在防守端的要求,比從前反而是高得多了。

推薦閱讀

真讓人辛酸!媒體日開幕卻還沒工作,尼克楊推特發文透露悲慘心情

尼克楊烙跑?!大將軍帶10萬鎂怒射100顆三分:我每天都坐在沙發上看電影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