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一年半過了,Irving為什麼還沒變成合格領袖?他性格或許是最大弱點 (影)

「我希望處於一個有利於自己釋放潛力的環境,與能夠共同成長的球員合作,我渴望在能力範圍內去實現最好水準。」

當Kyrie Irving 2017年轉去塞爾提克時,他這樣解釋自己離開騎士的原因。Irving是一位傑出的得分手,但他並不滿足於這個角色,而是想成為球隊領袖。

球隊的領軍人物與得分手,作為賽場統帥三軍之人,個人能力必然突出,但領導力卻擴及許多能力,不僅是以身作則那麼簡單。

離開LeBron James快兩年的Irving,學會做一位優秀的球隊領袖了嗎?

一場吵架引發的爭議

1月11日,塞爾提克99-115不敵熱火。在比賽的一次暫停中,塞爾提克球員Marcus Morris與Jaylen Brown發生了衝突。塞爾提克總裁Danny Ainge透露,Morris和Brown只是因為比賽形勢不利有些情緒出現爭吵,這種情況在比賽中並不少見,不必大驚小怪。

隊友之間有分歧,在比賽中爭論幾句,也許真不算什麼大事。媒體和球迷的關注點並不兩位吵架球員身上,而是他們身旁的Irving。作為球隊王牌球星,Irving看到隊友爭論不休險動手的時候,並沒有上前勸阻,只是簡單和Brown說了幾句。當時就有球迷指出,Irving冷眼旁觀,沒有起到領袖作用。

球隊領袖,這個身份對於Irving來說是渴望獲得卻又很陌生的。Irving與LeBron分手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能自立門戶,成為一支球隊領導者,而不是跟在LeBron後面擔任二當家。想要肩負重任的願望當然好,但縱觀Irving的籃球生涯,他對於球隊領袖的這個角色並不熟悉。

大學時期往往是一位球員鍛鍊領導力的階段,尤其Irving效力的是杜克大學,是NCAA傳統豪門,有著深厚的籃球團隊文化。遺憾的是,由於右腳大指姆受傷,Irving在杜克只打了11場比賽,雖然這並沒有影響他成為選秀狀元,但令他失去透過比賽培養領導力的機會,11場球遠遠不夠。

在騎士打球前三年,Irving成為全明星,但他未能帶隊進入季後賽,Irving停留在個人能力強帶隊能力弱的發展階段。在此期間,Irving還曾傳出與隊友Dion Waiters發生激烈衝突甚至大打出手的消息,儘管兩人都否認這個傳聞,但無風不起浪,Irving未能壓住更衣室是客觀事實。

與LeBron合作的三年,Irving是超強攻擊手,但球隊領袖的角色屬於LeBron。最典型的代表莫過於2016年總冠軍賽,當騎士1-3落後時,LeBron向全隊發簡訊,他在簡訊中寫道:「跟隨我的領導,我保證將比賽帶回來。」接下來,LeBron在第五場砍下41分16籃板7助攻、第六場轟下41分8籃板11助攻、搶七大戰貢獻27分11籃板11助攻和關鍵火鍋,Irving則在第五場交出41分成績單,搶七大戰壓哨球定勝負時一劍封喉。

在LeBron身邊,Irving更像是一位超級幫手,而不是LeBron那種能帶動全隊的領導者。加盟塞爾提克的Irving,獲得展現領導力的機會,但他在效力綠衫軍的第一年,因傷提前報銷,季後賽都沒打,塞爾提克能夠殺入東區決賽,領導者是總教練Brad Stevens,而不是Irving。

以身作則,這遠遠不夠

在塞爾提克輸給熱火之後,Irving賽後主動加練,他在熱火主場練了30分鐘投籃。「我們今晚會留在邁阿密,所以我覺得留在球館加練,要比出去逛好得多。」Irving說。

在以身作則方面,Irving無可挑剔,他訓練刻苦、打球賣力、關鍵時刻扛起重擔,曾飽受詬病的防守,在加盟塞爾提克後也有了進步。作為一名球員,Irving非常優秀,但如果以球隊領袖標準來衡量,Irving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球隊領導者不僅要把球打好,還要能夠控制更衣室氛圍,能夠與隊友建立相互信任的合作關係,不一定是好友,但一定是坦誠相待的夥伴,這對於溝通能力有很高的要求。

Irving從小就是一個內向的人,透過接受父親Drederick Irving長達十年的單挑特訓,Irving練出華麗與實用兼備的技術,這令他打球時自信滿滿不再羞澀,但在場外依舊話不多。

Irving與LeBron合作期間,雙方溝通就很少,這為他們分手埋下隱患。隊友之間只有溝通才能相互了解,即便在這個過程中有爭執也不怕,心裡有話卻不講,悶在肚子裡反而會拉開距離,例如當年的James Harden和Dwight Howard。

他們聯手的時候,外界盛傳兩人有矛盾,但「魔登」都表示根本沒爭吵過,而實際上兩位球星在戰術方面是有分歧的,Harden希望Howard能多打擋拆,而Howard認為火箭應該走傳統路線,讓他從低位單打開始,兩人之間缺少有效溝通,結果就是分歧越來越大,導致最終分道揚鑣。

「魔登」的失敗,給Harden上了一課,讓他懂得作為球隊領袖應該怎樣做才是最有利於火箭的。Harden也是內向性格,媒體曾多次專訪這位火箭球星,可以明顯感受到Harden的羞澀與靦腆,但想要承擔起球隊領袖的角色,他必須敢說。

Harden提升自己的溝通能力,是從2016年夏天開始的,更準確地說是招募Eric Gordon的時候。在2016年7月1日自由球員市場開啟後,Harden幾乎天天打給Gordon,力邀Gordon加盟火箭。

「我在那個夏天第一次接到Harden的電話時,我還沒有開口,他就來了一句,『你會和我們簽約嗎?』」Gordon回憶道,「他告訴我,需要一個能夠透過運球創造機會,為他分擔壓力的隊友,而我就是他心中的人選。他和我聊到季後賽和總冠軍,說如果我加入的話,火箭能夠打出歷史級的進攻,將無法阻擋,我就是火箭實現目標缺少的那塊拼圖,我被他所講的打動了。」

也是從2016年夏天開始,Harden改變了以前在洛杉磯訓練的模式,前往鳳凰城做夏季特訓,這樣做是為了避開花花世界的干擾,讓自己更加專注於訓練。Harden在最近三個賽季連續打出歷史級數據,與他的刻苦密不可分。

尤其是本賽季,火箭遭遇休賽期補強失敗,球員頻遭傷病等一系列不利情況,Harden用得分狂潮扛起了球隊,那些華麗的數據背後,是Harden揮汗如雨得來的。

「Harden爆發是有原因的,他提升了訓練強度,不僅在賽後會加練,賽前也會進行多種訓練,即便是非比賽日,也會堅持訓練,努力把身體機能提升到新的層次,非常刻苦。」火箭助教在受訪時說道。

在努力提高自己為隊友做出表率的同時,Harden沒有放鬆與隊友之間的聯繫。

「他本身不是一個很外向的人,他很安靜,」火箭總經理Dary Morey談到Harden時說,「但他很聰明,知道作為球隊領袖需要做什麼。他在交流中非常有說服力,如果他不打籃球,也許會成為一名頂尖的銷售員,他能夠通過溝通打動人心。」

怎麼做領袖?Irving可向偶像學習

在2018年聖誕節,Harden送給每位隊友一套全新的蘋果膝上型電腦和耳機。在節日給隊友們買禮物,是球隊領袖需要做的事情,這是一種心意的表達,是團結隊友的方式,不但Harden這樣做,LeBron也是如此,每到重要節日,LeBron都會召開派對,讓隊友們放鬆一些,並透過這樣的團體活動增進交流。

提到禮物,Kobe Bryant在2007-08賽季當選MVP時,先是請隊友大吃一頓,然後送每位隊友手錶,手錶的價格是9800美元,即便在NBA也是昂貴禮物了。

Kobe是Irving的偶像,Kobe曾經與Irving一樣,更喜歡透過自己的比賽和訓練為隊友做表率,場外與隊友有很大的距離感,他在2007-08賽季之前,極少參加隊友之間的聚會,更談不上送隊友禮物了。由於性格太孤傲,Kobe與隊友的關係一度降到冰點,當湖人在2004-05賽季無緣季後賽時,Kobe在更衣室將隊友大罵一頓。「你們這些水準低下的傢伙,根本就不配和我站在同一個球場上,你們都是垃圾!」Kobe當時指著隊友們吼道。

Kobe的改變開始於Pau Gasol加盟,Gasol和善的性格,對於Kobe影響很大。當時Kobe 30歲了,而立之年的他在與隊友相處方面有了新的領悟,他調整自己的領導模式。

「之前的Kobe非常努力,他希望隊友能夠像他一樣,這沒錯,但Kobe與隊友缺少有效的溝通,難以讓大家步調一致,」時任湖人總教練Phil Jackson說,「Kobe做出了改變,他開始與隊友融合,在客場的時候請大家吃飯,送大家禮物。他開始懂得包容隊友,明白並非每個人都能像他那樣打球,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不應將隊友當成自己的跟班,而是要將他們視為自己的搭檔。」

Irving最崇拜的球星就是Kobe,在2016年季後賽期間,Irving一直透過電話和簡訊與Kobe溝通,向Kobe請教如何打好比賽。在騎士贏下搶七後,Irving回到更衣室就與Kobe影片通話,向Kobe表達謝意。「我滿腦子想的就是曼巴精神。」Irving說。

從球星蛻變成領袖,需要經歷一段過程,Irving正在經歷這個過程,他不是LeBron那種天生領袖,更接近於Kobe與Harden這種後天培養的模式。這個轉變並不容易,對於Irving是個考驗,但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即便很難也要走下去,這是自我突破,正如少年時期的Irving,在自家的車道上,放下不安,在與老爸的一對一中磨練出頑強鬥志,成長雖不易,但付出終會有收穫。

 

推薦閱讀:

「射手」聰明哥和「防守悍將」Irving?雙方動人自述:我們互相拜師學藝

被慘電球隊還內鬨,Irving賽後加練半小時:總比出去南灘逛好多了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