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Kanter抗祖國與Turkoglu互噴「叛徒」和「走狗」,而他們背後卻暗藏更大政治鬥爭!

「你腦子有問題,你抹黑祖國,你就是個叛徒!」

「那你呢,你就是統治者的一條哈巴狗,繼續搖你的尾巴吧。」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一聽這對話,還以為是兩個政治人士在鬥嘴,而兩個主角卻是我們很熟悉的NBA球星,一個是已退休的Hedo Turkoglu,一個是效力於尼克的Enes Kanter。

除了都在NBA打球外,兩人還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來自土耳其。那麼作為同胞,兩個人的關係為何惡劣到如此?

背後的邏輯很簡單。Kanter一直批評土耳其領導人Recep Tayyip Erdogan的獨裁統治,他認為土耳其的民主已喪失殆盡,人民生活在集權高壓之下無法喘息。為此Kanter付出極大的代價,父親一度被捕,與家人斷絕關係,護照遭吊銷,被土耳其政府定為恐怖分子。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而Turkoglu退休後成為土耳其籃協主席,還因為與Erdogan的私交極好,成為Erdogan的高階顧問之一。

介紹了這些背景,也不難理解為什麼Turkoglu和Kanter會如此交惡。Kanter從2011年之後就再也沒為土耳其國家隊效力,並且從2013年開始與國家隊處於一種抗爭的狀態。Kanter認為自己錯失國家隊,完全是政治作祟,因為他是Gulen運動(已被土耳其政府認定性為恐怖組織)的一分子。

而Turkoglu則一直積極為國家隊效力,作為土耳其有史以來最成功的籃球運動員,他在國內的人氣極高,這也幫助他獲得Erdogan的青睞。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Kanter曾在推特上發過一張Turkoglu和Erdogan的合影,並直言這就是他沒為土耳其國家隊打球的原因。

從此,兩人就開始互噴,Kanter成為了Turkoglu眼中的叛國賊,Turkoglu成為了Kanter眼中的走狗。

最近兩個人頻頻唇槍舌戰,互相攻擊。本來尼克要去倫敦打海外賽,但Kanter在跟球隊溝通之後,決定不隨隊前往,而是待在紐約訓練。Kanter主動說,不去倫敦是怕被土耳其政府間諜暗殺。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很快Turkoglu就發了一個宣告回應,主要有兩點,一是Kanter持續在政治對土耳其抹黑,二是Kanter無法去倫敦是因護照問題(已被吊銷)。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好鬥的Kanter立刻澄清,自己的決定跟護照沒半點關係,並出示旅遊證件,證明自己可以去倫敦。在Kanter看來,Turkoglu只是一個工具,那份宣告不是他自己寫的,「你只是總統(Erdogan)的一條哈巴狗,繼續搖尾乞憐吧。他們在那裡有很多的間諜,我可以很輕易被幹掉。」

儘管很多人認為不會出現問題,但尼克老闆選擇支持Kanter,「我想這擔心是合理的。如果我是他,我也會擔心。我不能怪他,能接受他的想法。」

Kanter與Turkoglu背後的更大問題

其實Kanter和Turkoglu只是個表象,或者說代言人,只不過因兩人都有名氣,才受到關注。兩人背後代表的是勢力的鬥爭,一是以Erdogan為首的當權派(或者說正義與發展黨,簡稱AKP),二是Gulen運動。

AKP和Gulen運動並非天生敵對,甚至還一度是同盟。無論是Gulen運動的領袖,還是AKP,都是伊斯蘭體制下的信徒,也是雙方能合作的根本。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Fethullah Gulen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信徒,他早年認為土耳其年輕人陷入迷途,而把他們拯救出來的最好辦法就是教育,於是Gulen積極創辦學校,傳播自己的思想,吸引大批追隨者,成為穆斯林世界重要精神導師之一。

Kanter就曾在這樣的學校中接受教育,這也是他積極追隨Gulen運動的思想來源。無論是Gulen,還是Erdogan,都崇尚伊斯蘭化,但兩人的思想也有區別,Erdogan崇尚的是政治上的伊斯蘭化,相對較激進,Gulen崇尚的是文化上的伊斯蘭化,且比較親西方,注重現代教育,爭取建立一個溫和、職業化的國度。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儘管充滿爭議,甚至被有些人稱為邪教,Gulen在土耳其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在中高階層享有巨大影響力。在他和信徒的幫助下,AKP掌握了土耳其的政權。Gulen的很多追隨者進入權力部門,尤其是警察和司法系統,兩股勢力進入蜜月期,當然互相利用是避免不了的,尤其是Erdogan,就憑藉Gulen的勢力弱化軍隊對政治的影響。

但分歧依然擺在那裡,且政治上的爭權奪利永遠都是無法迴避的,兩股勢力暗鬥就此開始。2013年堪稱轉折點,Gulen派的人發起對Erdogan政府官員的腐敗調查,甚至還波及到Erdogan本人。正在這個時候,Turkoglu的公關團隊幫助了Erdogan,起到關鍵作用,這也讓Turkoglu成為Erdogan的死黨。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後續不想也知道,Erdogan展開大規模的報復,不斷清除Gulen派的勢力。尤其是2016年未遂的軍事政變,Erdogan直接將Gulen定性為幕後謀劃者,並要求美國將Gulen引渡回土耳其。當然,也有人說軍事政變是Erdogan自導自演,目的是為了進一步清除反對勢力。不管真相為何,大批的人(包括軍隊)遭到清洗,其中不僅包括Gulen派,還包括世俗化的精英們。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毫無疑問,Erdogan在伊斯蘭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早在2013年,土耳其政府就取消了一項頭巾禁令,允許女性在政府機關(不包括法院、檢察院、警局和軍隊)包頭巾。土耳其國父Mustafa Kemal Atatürk當時建立的世俗化原則,正在逐漸動搖。

土耳其的伊斯蘭化和民族主義

土耳其國內局勢變化何止如此,最近幾年湧起的民族主義,再加上伊斯蘭化的推波助瀾,成就了Erdogan長期執政(2017年的修憲公投賦予他無限權力)。

不要以為Kanter的擔心沒道理,也許並不一定有政府間諜會暗殺他,民族主義者對他的仇恨也是不可忽視的。自從與Erdogan為敵之後,Kanter在推特上經常收到來自土耳其的死亡威脅。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對於這點,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土耳其知名作家Orhan Pamuk深有體會。因2005年公開承認奧斯曼帝國曾對亞美尼亞人進行大屠殺,Pamuk被指「侮辱土耳其國格」,被罵「賣國賊」,甚至還有人將他告上法庭。

不僅如此,很多極端分子對他進行威脅,Pamuk不得僱用保鏢來顧及安全。2008年1月份,土耳其警方抓了13名極右翼黑幫,他們制定了一個刺殺Pamuk的計劃。另外,在土耳其民族主義者的集會上,Pamuk的書被公開燒毀。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在民族主義和伊斯蘭化的推動下,Erdogan的激進不僅反映在國內、也在他的外交政策上,處處彰顯土耳其的存在,希望重振昔日帝國的雄風。

Kanter在炮轟Erdogan時一再表示,正義和民主高於一切,要為人權和言論自由鬥爭到底。不僅如此,Kanter還為身在美國感到自豪,甚至直言不諱的說美國真好,要爭取入籍。

而Pamuk則不一樣,他並沒有Kanter或者Gulen那麼激進,他更多表現出的是思想激盪。土耳其地處歐亞交界,既受到亞洲的影響、也受到歐洲的影響,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思想激盪與交鋒的地帶。

Pamuk不只一次說過,自己是堅定的歐美派,崇尚西方自由和民主,追求的是社會世俗化。事實上,Kemal帶領人民推翻奧斯曼帝國並建立土耳其共和國之後,也是借此鑑訂了歐洲的「世俗化」思想,建立了長達90多年的世俗化治國原則,將政治與宗教剝離。

一个走仕途成总统死党,一个扛亲美大旗对抗政府,这俩NBA球星决裂互喷叛徒和走狗

誰也不知道土耳其以後會走向何方,但只要Erdogan繼續擔任領導人,Kanter恐怕很難再回土耳其了,更不敢隨便到那裡,因為他已成了土耳其全國通緝名單。乖乖待在美國可能是最好的選擇,正如他的精神導師Gulen一樣,儘管土耳其一再要求引渡,但美國就是不從。

 

推薦閱讀:

全都是「子虛烏有」的抹黑?!Kanter砲轟土耳其火槍兵:這條總統的狗

Kanter:想去倫敦比賽但遇到更可怕的事,現在只敢待在美國!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