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綠軍創九年防守紀錄 溜馬回憶第三節猶如噩夢

74-84,溜馬的季後賽第一場只拿到74分。

就在前一天的季後賽里,東區兩隻球隊全部以下克上,這讓溜馬賽前被大多數專家看好可以爆冷擊敗塞爾提克。但是進攻乏力的現實赤裸裸的暴露在第一場季後賽里。特別是第三節一整節只拿到兩個運動戰得分。賽後神秘的『第三節』被記者拿來大做文章,教練和球員的回答更是各執一詞。溜馬到底怎麼了?

單節8分?溜馬葬送領先局面

賽迪斯-楊賽後自嘲的說:「看看這個比分,這是目前季後賽的最低分。

厄文反問記者:「我們得分到90了么,我只記得今晚怎麼都投不進的感覺。」

84-74,這是塞爾提克戰勝溜馬的比分。在現代籃球的世界里,這個比分甚至還不如火箭勇士三節的得分。整個比賽過程就是一場絞肉大賽,用ESPN記者克里斯的話來說,今天的比賽讓他想起了2000年初的馬刺vs活塞。同時,74分也是9年以來塞爾提克對手的最低得分

回顧下幾個重要數據,兩邊全隊的命中率都不到百分之四十,加起來只命中了十六個三分球。溜馬這邊整個第三節只命中了兩個運動戰進球,單節只拿到了可憐的八分,甚至罰球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命中率。半場還領先七分的他們,經歷了冰窟一般的第三節,再無翻盤之力。

「這就是噩夢,我們怎麼投也投不進,第三節讓我們士氣低落。」馬修斯賽後接受採訪時,無奈的說。他還表示,球隊每個人都知道季後賽是什麼樣子, 每個人都預料到了身體對抗會有多激烈,可是真正上場的時候,一點辦法都沒有。溜馬賽後的更衣室士氣有些低落。到了季後賽,不管誰輸誰贏,球隊必須有至少一人去主媒體室接受採訪。溜馬眾將賽後有些無精打采,再經歷了一場肉搏血拚后,大家都累的不太想交流。

「有哪位球員願意去媒體室。」公關看了一眼今天的數據單,實在決定不出誰可以代表溜馬。他接著走向了得分最高的約瑟夫,約瑟夫冷漠的指了下自己腳下的病痛,拒絕了採訪要求。

「我去吧。」作為球隊的老大哥,賽迪斯-楊站了出來。他乾淨利索的收拾好自己的柜子,然後打起精神的告訴公關,他要為球隊輸球和糟糕的手感負責。到了媒體室,賽迪斯-楊表情輕鬆,非常鎮定。

賽迪斯-楊:一場球算不了什麼

「你們第三節…」還沒等記者問完,他直接開口回答道:「我們就是投不進,我們有很好的機會,特別是快攻,我們有很多空位機會。作為一隻季後賽球隊,我很不希望看到我們輸球,但是我要鼓勵我們隊伍的防守。今天殺死我們的就是第三節,26-8。還有罰球的問題。」賽迪斯-楊停頓了一下,揮揮手說:「除此之外,我們和他們都很平衡,如果再加一節,我們肯定能贏。」

此後的一大堆問題,每一次回答賽迪斯-楊都提到了第三節的問題。他堅持為他的球隊辯護。認為一場球決定不了什麼,第三節的崩盤也是手感問題。除此之外,溜馬和塞爾提克是五五開的機會。 他整場記者會都表現的平靜且自信,但是當一位波士頓環球的記者問了一個問題后,楊開始表露出失望的情緒。

「第二節後半段我抄截海沃德有一個很好的機會,那時候我們領先12分,但是裁判給了我第三個犯規,結果我下場了,塞爾提克命中一個三分。這是比賽的轉折點,我當時心態非常差,非常生氣。後來很幸運的是,那個裁判走過來告訴我這個球是個誤判。裁判不是完美的,我也不是。」賽迪斯-楊表露出些許不愉快,雖然這不是輸球的直接原因,但是影響了整個球隊的士氣,他強調以後不希望這種事情繼續發生在系列賽里。

對比起賽迪斯-楊的淡定,麥克米蘭教練賽後則直接對球隊表現出失望。「失誤讓終結變得困難,我們沒有借口,我們沒有打出應該有的節奏,這直接讓比賽走遠了。」教練用lost our way來形容今天糟糕的進攻,他沒有單獨點名批評任何球員,而是批評了整個球隊的表現。「第三節就像一場噩夢,我們需要趕緊醒來。」

今天記者們把『第三節』的話題問遍了整個溜馬隊。有如賽迪斯-楊般堅韌的回答,也有像馬修斯般失望的哀嘆,更有麥克米蘭般憤怒的批評。在場的每個人都在擔心溜馬本就贏弱的進攻到底怎麼了?只靠防守真的能贏下季後賽么? 溜馬接下來會休息調整一天,美國時間周二開始恢復訓練。周三晚上G2,北岸花園會給你一個答案。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