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屬於火箭真正意義的團隊勝利 這才是季後賽本來的樣子

當季後賽走向縱深,許多意料之外的歡愉,就都戛然而止了。

競技體育的殘酷一面,就像一隻野獸,在被撓的傷痕纍纍之後,終於亮出了嗜血的獠牙。

最極致的,便是杜蘭特。

面對最沒有競爭力的快艇,他本來是一心一意想要成全柯瑞FMVP。他選擇用與貝弗利的纏鬥,恰到好處的掩飾著他的隱身意圖。但快艇的驚天翻盤終究激發了他的獸性。

第三戰開局,他直接就是3大鎚,只是一步就甩得貝弗利東南西北都找不著。之後又是3大鎚,哪怕貝弗利還是在他身前頂著,他也只是視若無物的直接干拔命中。

「死神」降臨,把洛杉磯直接打成了寒風獵獵的鬼城。

6犯離場的貝弗利,兩眼無神的望著球場上,那兒沒有血戰,只有戰友們被虐得狼狽逃竄。

後來,老里十分泄氣的面對媒體。

「被虐得這麼慘,你覺得你們犯下的最大的錯是什麼?」

「最大的錯?我覺得最大的錯就是我們出現在那裡。」

……

老里一定是被總教練耽誤了的哲學家,但什麼才能把一個人逼成為一個哲學家?一定是苦難。

同樣還在經受著苦難的,還是活塞。

葛瑞芬好不容易可以登場了,系列賽終於回到自己的主場了,照樣沒能逃脫公鹿的大屠殺。

關於「黑8」這件事,我覺得活塞一定是已經認命了。

快艇就是因為抱有了不該抱有的幻想,才會死得那麼凄涼。

為什麼「黑8」叫做奇迹,就是因為NBA這座叢林,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才是永恆法則。第8與第1,就是天與地的距離。

快艇球迷們享受過一場偷襲成功的狂歡,便該知足常樂了。

「黑8」難入登天,「黑7」怎麼樣?

照樣難上加難。

金塊只不過是一個小小變陣,就將馬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問題是,金塊就是因為兵多將廣,才有資本調換陣容。而馬刺,主力都是捉襟見肘的存在,替補更是乏善可陳。波波縱然是巧奪天工的大廚,但無米之炊,照樣無法在季後賽里,做出像模像樣的大餐。

波波除了像個大廚,也像是太極宗師,不管你的動作多迅猛,他都跟你慢慢來。他只有一個訴求,就是看看你能不能掉進他滯緩沉悶的節奏里。

如果掉進去了,那你基本就被玩死了。

沒有掉進去,反而越打越火爆,越打越不講理,那他就袖子一甩,老子不玩了。

第四戰就是這樣的狀態,金塊完全不落波波的俗套,波波一看,今天九死一生,不如提前讓一員主將,回去研究變法,打金塊一個措手不及。

至於德羅贊憤怒的將球砸向裁判,而遭至直接驅逐,那不過是一頓爛飯之後又吃了個發霉甜點,反正都要回去洗胃,無所謂的。

說起來,裁判的存在感與日俱增了。

東區老二暴龍也是遭遇了裁判的莫名針對。當小加被吹下第4犯的時候,他都已經跪地求饒了。但即便如此,實力的差距,讓他們還是很頑強的贏下了客場之戰。兩位DPOY級的人物,在進攻端無法輸出更多的情況下,靠著堅不可摧的防守,還是將魔術的野心,扼殺在了萌芽狀態。

東西區1、2名都保持了身位的領先,那麼第3名呢,同樣難以撼動。

雷霆的喬治就像是踏進了非洲大草原。

肉食動物打獵的時候,會花很長的時間觀察,只為尋找獵物群中最弱小的那一隻,然後發動攻擊,而且,即便是目標確定以後,他還會迅速的找到獵物身上的軟肋,集中突破。

比賽前,拓荒者的隊員還對喬治噓寒問暖:「聽說你右肩有傷,要多多保重啊。」弄得喬治還挺感動。結果比賽開始之後,喬治發現他們的問候根本就是不懷好意。每個拓荒者的隊員,只要有機會,都會沖著他的右肩發力,不停嘗試著加重他右肩的疼痛。

難怪喬治一大早就說,他的右肩已經徹底好了。

「自欺欺人」這個詞語,從來沒有這麼立體而形象過。

面臨0:2的懸崖,回到主場的雷霆沒有退路,韋少開始享受VIP放空服務,這個待遇,西蒙斯場場可以算是享受,但對於韋少和追夢格林來說,就是羞辱。

韋少轟下了5中3的三分,當他忘記了「刷大三元」的個人大業之後,他的威懾力,變得恐怖起來。儘管喬治受制於肩傷,再次打下成噸的生鐵,雷霆還是如願守住了自己的主場。

最後,確定贏球的喬治用一個無效但頗具挑釁意味的雙手爆炸扣筐,做一個示威般的宣示:「來吧,儘管來挑釁我的肩膀。」

在這裡,你越示弱,敵人就越恃強。

至此,西區第3的拓荒者可以說是所有強弱對陣里,最被威脅的存在。因為東區第3的76人,簡直就像是將籃網玩弄於鼓掌。

第三戰,恩比德開賽前5分鐘做出決定:「大帝」有恙,今天不上朝。

西丞相跟一群臣子面面相覷、鴉雀無聲。

但回到主場的籃網,還是無法抵擋76人的強蠻。

今天第四戰,西丞相有樣學樣,也告病在床。大帝只好御駕親征。31分16板7助6帽,統治級的表現,也沒能改觀他「偽君子」的形象。

比賽中,他一個惡意犯規,將艾倫連人帶球兇狠的推出界外。

有血性自然是好的,但他沒有歉意,而是跟上一臉鄙夷。

被徹底激怒的籃網杜德利直接衝上去推了恩比德一下。巴特勒看著「大帝」受到侵犯,上去幫忙,這個時候,「大帝」卻像個事不關己的遊客,高舉著雙手,轉身走開了是非之地,留下七八個人在身後打得一片狼藉。

大帝將「慫」這個字,描繪的活色生香。

「只挑事、不平事」,是大帝行走江湖的座右銘。

可憐半路加盟的巴特勒不知道狀況,熱臉貼了冷屁股,因為把架打到了觀眾席而被罰出場,前途未卜。

想打就打,想歇就歇。一登場就跟全世界為敵,隊內跟隊友爭球權爭老大,面對外敵,挑起事端卻又迅速隱身,讓隊友給自己收拾殘局。

這樣的領袖,嘖嘖嘖嘖……

硬實力可以讓76人安全度過首輪,然後面對的,就很可能是比自己強大的對手。祝福76人能夠惡人……天也向。

最神奇的是,戰績最接近,理論上也是實力最接近的4、5名,卻打出了最懸殊的結局。

塞爾提克3:0領先溜馬。

傷病日漸增多對於一般的總教練是致命的,但對於斯蒂文斯來說,卻好像是救命稻草一般。這倒真不是落井下石,實在是,塞爾提克陣中牛人太多,斯蒂文斯根本無力調配。傷掉幾個,反而可以不糾結,不搞平衡。

而溜馬面臨的問題是,主將不在,在季後賽這種超級球星決定命運的舞台上,沒有主將,平民球隊是可以憑藉一腔熱血與敵人周旋整場,但到了關鍵時刻,卻沒有人能夠站出來力挽狂瀾。

快艇何嘗不是吃了這個大虧?

第二戰是路威和哈雷爾臨危受命,攜手逆天。但到了第三戰,畢竟不是超級領袖,一貫被人稱為「洛城之爹」的路威,被伊戈達拉限制的,幾乎就要跪地喊「爸爸」。

沒有辦法,季後賽是完全不一樣的戰鬥,沒有首領的軍團,就會被有首領的軍團欺侮。都有首領,就要比誰的首領,更加強蠻。

今天,火箭來到鹽湖城,就真的成了,兩個首領誰更強蠻的戰役。

此戰之前,哈登無可置疑的吊打了米丘。實在是因為凌辱的過分,以至於爵士的跟隊記者道格·羅賓遜幾乎瘋狂。

他在《沙漠新聞報》上對哈登大加批判,他說哈登後撤步全是走步,突破又全是碰瓷,而且還長時間持球單打,讓比賽變得醜陋。

他還把哈登類比喬丹,說如果喬丹打球是演奏交響樂,哈登就像是在敲打垃圾桶。

拜託,哈登敲打的猶他爵士,怎麼可以把猶他爵士比作垃圾桶?

而且他還說哈登是繼阿德里安·丹特利之後打球最丑的,可丹特利明明是爵士名宿啊。這個記者如果不是被哈登的表現逼瘋了,就一定是哈登的擁躉,用對自己球隊的瘋狂抹黑來反襯哈登的不可一世。

當然,無論怎麼輕鬆寫意,2:0都已經是過去式,季後賽是從客場贏球開始的,而鹽湖城,從來都是地獄。

今天,火箭被爵士扒下了一層皮,才最終逃出生天。

哈登以前15投0中,展現著這塊主場的不同。

他們舉著千奇百怪的牌子來干擾哈登罰球,比如「哈登用臉書」、「哈登開普銳斯」、「哈登碰瓷」等等,同時每次哈登持球,他們就整齊劃一的狂叫「哈登假摔者」。

哈登的確從開場就受到了場外干擾,他陷入鬥氣,僅僅1分半鐘就兩犯加身。他在罰球的時候也無法全神貫注,以至於前5罰只有3中。

犯規讓他畏首畏尾,而更加針對性的防左手布置,和提上克勞德先發對哈登進行更侵略性的心理襲擊,也讓他幾乎整場都無所適從。

而沒有對米丘做出充分準備的火箭,也讓他上半場打的像是一個優質領袖。

但火箭還是笑到了最後,而爵士贏得了整場的氣勢,卻還是遺憾敗北,從而把大比分鎖定在了幾乎無可挽救的0:3之上。

爵士今天的失敗,原因只有兩個:

米丘只當了半場的領袖,下半場火箭升級了對他的防守之後,他的選擇極其糟糕。

最後,他把自己的命中率又拉低到了日常的3成左右。然後又在最要勁的絕命3分上失了手。那幾乎是火箭犯下的不可饒恕的錯誤,但結果是,米丘選擇了饒恕。

但對於米丘,只能算是吹毛求疵。更致命的,是就算他們耐心傳導出了無數空位,他們的投手就是無法命中那些該死的3分。

他們絕對是今天該贏的那一方。無論是天時、地利與人和,他們都盡佔先機。

第一節2分鐘就讓哈登背上兩犯自縛手腳,第二節老德祭出無限換防開始對爵士「無限送分」,第三節保羅5犯,哈登4犯,戈登和塔克3犯,全部主力全部被捆住。

可爵士自始至終,既沒能找到火箭的軟肋猛攻,也無法在自己的強項里獲取更多分數。終於,在第四節,變成只有4犯的哈登15中0之後,開啟了殺神模式,一個勢大力沉的劈扣,兩記索命3分,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誰還能阻止那「殺人如麻」的惡魔?

即便最後米丘醒來開始與哈登對飆,展現了有領袖的隊伍的不同,但一切都為時過晚。兩人都連投帶突連砍7分之後,塔克的兩個關鍵籃板,決定了各自的歸宿。

然後,在火箭犯下重大錯誤,被米丘跑出大空檔的時刻,米丘終於還是錯失了,拯救球隊命運的3分球。

在米丘落寞抱頭的鏡頭裡,我們看見了一個二年級領袖身上的強硬,和無法掩飾的稚嫩。他有著金光燦燦的明天,但今天,還不屬於他們。

今天,屬於火箭。屬於哈登,和哈登之外的所有人。

如果沒有他們,哈登根本無法度過整個被緊緊捆縛無法擺脫的旅程。正因為哈登能夠帶著4犯來到關鍵時刻,才有了一個超級領袖厚積薄發的最後6分鐘。

這場勝利屬於保羅,在哈登在犯規命運里隨波逐流的時候,保羅一言不發,卻默默的將一顆顆炮彈射進敵人的胸膛。

這場勝利屬於塔克,11中3不足喜,但全場10個籃板,尤其最後兩個籃板換來的4罰3中,直接要了爵士的命。

這場勝利屬於卡片,當哈登被限制到毛孔的時候,是餅皇幾個恰到好處的接餅吃進,緩解了哈登身上的束縛。

這場勝利屬於格林和瑞弗斯,在爵士的鐵血防守之下,他倆用完全蠻不講理的5顆三分球,將爵士的心氣一點點吞噬。

這場勝利,同樣屬於半獸人和豪斯,他們頂住了爵士一輪輪的攻擊,終究為火箭的主力們贏得了寶貴的休息時間,也消弭了主力們更加嚴峻的犯規隱患。

這才是真正意義的團隊勝利。

這是在超級逆境之下,在暴風驟雨之中,所有人一起同舟共濟,渡過的最艱苦的旅行。這樣的勝利,比之前那些順風順水的大勝,更值得銘記。

太過順利的人生,往往經不起一丁點兒的磨難。

所以致敬爵士的同時,也要感謝爵士,感謝爵士提醒火箭,客場才是季後賽的開始,而這,才是季後賽,本來的樣子。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