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巴克利談威少:即使記者說你壞話,也無權用下個問題作答

台北時間4月23日訊 韋少近期因為再次用「下個問題」回應挑事記者Berry Tramel而備受爭議。NBA名宿巴克利在TNT演播室談到了此事,他認為即使NBA記者說了某個球員壞話,那麼該球員也無權用「下個問題」作答。

這名叫Berry Tramel的記者多次在採訪韋少時提出尖銳、挑事性質的問題,兩人其實早就結下了梁子。

2014年季後賽,雷霆一度2-3落後灰熊。正當雷霆需要支持的時候,Berry Tramel寫文章稱杜蘭特為「不可靠先生」。事後,《奧克拉荷馬人報》公開就發表該文章道歉。

2015年的時候,Berry Tramel曾寫文章稱雷霆已經完蛋,應該為下賽季做準備。採訪中他提問韋少:「是有什麼時候讓你感到煩惱嗎?」韋少直接回應道:「不,我只是不喜歡你。」隨後韋少看向別處,顯得很不開心的樣子。Tramel接著提問:「你也不喜歡尼克(另一名記者)嗎?」韋少冷漠回應:「我喜歡尼克,我只是不喜歡你。」

2017年,Berry Tramel提問亞當斯:「當韋少在場下的時候,你們表現很掙扎……」亞當斯正要回答的時候,一旁的韋少很不耐煩地說道:「等等,我不想看到任何人試圖分裂我們。我們是一支球隊,不要分裂我們。不要將這變成是我和其他隊友在作對,也不要說是我一個人在對抗整個火箭隊。」接著Tramel還在提問,但韋少一直在打斷,並且不停說「下一個問題」。

巴克利談韋少:即使記者說你壞話 也無權用下個問題作答

韋少和喬治賽後接受採訪

4月20日的比賽結束后,Berry Tramel再次提問韋少,韋少第一次用了「下一個問題」回應他,第二個問題韋少則裝作沒聽見,在記者會現場東張西望。

韋少的做法讓一些不明白來龍去脈的媒體、球員和教練感到非常不滿。巴克利是一位直言不諱的名宿,他應該是了解了整件事的緣由。在他看來,韋少的做法顯得有些不太職業。

巴克利這樣說道:「首先,那是不職業的。我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接受媒體採訪,我們並非僅僅是憑藉打球就拿到3000萬-4000萬美元。當你在吃晚飯的時候,有人會來打擾你。你必須簽名,必須合影,你需要和媒體對話。韋少需要做得更好些,他是一個很好的傢伙。即使一個記者說了一些你的壞話,你也無權說『下個問題』。」

TNT天團之一的肯尼-史密斯隨後舉了自己的一個例子。多年前,任職《休士頓紀事報》的Fran Blinebury曾寫過一篇他不喜歡的文章,但即使那樣,他也不應不接受記者的採訪。

肯尼-史密斯說道:「曾經有一個叫Fran Blinebury的記者,他寫過一篇文章,我不喜歡那篇文章。所以,我決定不接受他的採訪。我當時說,『我不喜歡那篇文章。』或許有六個月的時間吧,我一直都沒跟他說話,隨後我意識到我錯了。我真的意識到我錯了:他的工作就是寫下自己的觀點。我不同意他的觀點,並不意味著我有權利不跟他說話。我可以發表自己的觀點,我可以把它說出來。」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網友回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