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Kawhi若加盟快艇 只是因為他一句話嗎?

暴龍的訓練館,位於多倫多市中心湖邊。球館有Logo的地方,都有兩部分,左邊是暴龍的爪印,右邊是一個貓頭鷹。有個工作人員告訴我,貓頭鷹是暴龍形象大使所屬的品牌,形象大使就是公鴨,音譯為「追客(Drake)」,字面和音譯都很花花公子范。

雷納德接受採訪

我在訓練館見到洛杉磯時報的單-維克,很奇怪他怎麼跑多倫多來了。維克指了指正在訓練的雷納德,「因為他。」我就問他,「你覺得暴龍季後賽成績,會影響雷納德的去留嗎?」

「不會。我覺得他會去快艇。」

維克來自卡哇伊老家來的媒體,他的答案,只是他的想法。我問暴龍幾個隨隊記者,還有球隊的工作人員同一個問題,答案就是,沒有答案。

卡哇伊怎麼想的?沒有人知道。

雷納德

我在多倫多待了五天,看了兩場比賽,兩次訓練,雷納德和隊友的交流次數,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印象深刻的,第二場賽後和丹尼-格林寒暄,還有一次在訓練館採訪室出來,洛瑞進去,兩人對視了一下,洛瑞笑了一下,卡哇伊努力的想笑一下,未遂,就錯身了。

卡哇伊怎麼想,那是他的事情。作為暴龍隊,對卡哇伊的各種暖心獻媚,我是切實感受到了。現在的暴龍,就好比一個窮小子,賣牛當車,找了一個漂亮女朋友,這個女朋友有一年的考察期,如果女朋友出走,那就是真的雞飛蛋打。一年時間,怎麼去追?

烏吉里在賽季前說,「很多都說沒有人願意來多倫多,這個說法過時了,我們要相信城市」。

暴龍季後賽口號We The North

小伙要想讓姑娘留下來,要先讓她喜歡你的村子。烏吉里這村,自然是指多倫多。暴龍季後賽的口號,「We the north(我們北方)」, 我一直以為,單純是指地理位置,類似於「我們東北銀」。看了賽前大屏幕,才知道這來自加拿大國歌裡面的一句,「The True North strong and free (真北之邦,自由強壯)」。就像我們也對南北性格有個區分,北美也是這樣。我們認為北方人彪悍,北美正好反過來,美國人經常嘲笑加拿大人太客氣,婆婆媽媽,跑個百米都會客氣半天,「你先你先」。加拿大人認為美國人自大,粗俗不講禮貌。我記得2016年多倫多全明星時,有個朋友丟了包,場館的保安說,「如果都是加拿大人,肯定能找回來,今天來了很多美國人,我不能保證了」。

卡哇伊不是那種愛跟人寒暄的性格,加拿大人什麼性格,他未必關心。剛到多倫多一年,卡哇伊已經是最受歡迎的球員。相對來說,北方的球迷似乎更狂熱一點,天氣冷了沒事幹,比賽中發泄情緒的需求更強烈,魔術總教練克利福德說,暴龍的主場,是他經歷的噪音最大的。

雷納德沉默寡言

球員選擇城市的時候,無非是看是不是大城市,夜店怎麼樣,氣候怎麼樣,等等。大城市就意味著市場更大,更多的曝光。可是卡哇伊真的喜歡更多的曝光嗎?第二場比賽結束,他默默跟著隊友往更衣室走,暴龍公關傑西卡拉住他,讓他去接受採訪,他還稍微猶豫了一下;每次訓練和比賽,採訪全程他都綳著臉,沒有表情,而且時間極短,詹姆斯訓練採訪一般是7分鐘,公關要控制記者問的問題,卡哇伊一般是3分鐘結束,沒有人能想出什麼問題了。

「季後賽和普通比賽一樣,唯一區別就是你在前面加了季后」,我在多倫多五天,這句話是雷納德最「金句」的一句,讓媒體集體高潮了三小時,因為讓卡哇伊說點有新聞點的話,太難了。詹姆斯是喜歡活在聚光燈下的球員,韋少在小地方,但韋少穿得花哨,而卡哇伊大部分時間,真的就想靜靜,沒有人知道靜靜是誰。

再說了,多倫多是大城市,這個不用質疑。根據我的經驗,北美城市的規模,和中餐館的種類和質量成正比,基本是中餐館越多,質量越好,越算的上大城市。多倫多有幾個唐人街,我到最老的那個,都能看到綠茶和小肥羊等飯店,這對從村裡來的我,衝擊是巨大的,只能由衷讚歎,「俺的親娘哎」。

多倫多天氣寒冷

至於天氣,那是真冷。球隊的一個高層跟我說,多倫多舉辦全明星的時候,暴龍和多倫多市卯足了勁,要辦一屆最好的全明星,給球員留下一個好印象。從裝修到中場表演,都花了大價錢,結果那幾天零下30度,柯瑞一下飛機凍得六神無主。全明星結束,大家對裝修沒什麼印象了,只記得冷。卡哇伊出生在洛杉磯附近,這種寒冷的天氣,未必對他胃口。去年在討論詹姆斯可能去向的時候,我知道他肯定不會去休士頓。姑且不說薪資帽誰當老大等問題,詹姆斯自己私下說過,他不喜歡休士頓的那種天氣。讓一個廣東人,去東北生活工作,勉為其難。

天氣這個東西,對NBA球星未必有多大的影響,一個賽季八個月,一半的時間在路上,感受氣候的時候並不多。至於夜店,馬刺接替卡哇伊的懷特可能不逛夜店,因為白的不懂夜的黑,但卡哇伊懂,多倫多的夜店,多的不要太多。

那到底什麼對卡哇伊有影響?

看一個人的思維方式,最好的方式,是看他曾經做過的決定。

卡哇伊離開馬刺的原因,有各種版本,我們能知道的公開消息就是,球隊和卡哇伊在身體健康方面有分歧。整個賽季,暴龍都把卡哇伊的健康,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從來不讓他打背靠背,每晚控制上場時間。在季後賽第一場,總教練納斯只讓卡哇伊上了33分鐘,按照當時的情形,如果他多打幾分鐘,可能暴龍不至於最後被動,但是和控制卡哇伊的上場時間,讓他保持健康相比,沒有什麼是大事。暴龍找了前湖人的訓練師,精心負責卡哇伊的身體。可以這麼說,他到任何隊,能得到的最好的保持健康的條件,不會超過暴龍。

從上到下,從裡到外,暴龍把有助於留下卡哇伊的各種招數,都用上了。可有時候,你對女孩百般好,不如閨蜜的一句話。暴龍的所有人,沒有人見過卡哇伊的女朋友。對卡哇伊最有影響力的,莫過於他的舅舅。

雷納德的舅舅

和其他所有人一樣,我對外界傳言他舅舅暗中教唆卡哇伊,頗為懷疑:如果情商這麼低,卡哇伊能到這個高度?

和幾個了解情況的人聊了一下,我開始理解卡哇伊。

卡哇伊出生的時候,他父母就離婚了。他父親在洛杉磯最危險的開普敦開洗車店,不和媽媽住在一起。從小在父親的指導下,卡哇伊主要打橄欖球,因為他父親喜歡橄欖球。卡哇伊覺得橄欖球的行頭穿著實在太不舒服了,從高二開始,專職打籃球。他父親開始並不高興,後來也理解了卡哇伊的決定。高中最後一年,卡哇伊訓練時接到一個電話,他父親在洗車店被人開槍擊殺。當時他父親準備打烊,進來幾個人,和他父親發生了爭執,開槍打死了他父親。

雷納德和媽媽

卡哇伊第二天打了一場比賽,賽後在他母親的懷裡痛哭,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這是眾多開普敦謀殺案的一件,警察沒有逮捕任何人,這個事情徹底改變了卡哇伊。從此他開始最專註籃球,早上五點起床,帶著燈到球館,因為那個點學校不開燈,下了課他換著球館去訓練,他要用籃球佔據自己的內心,讓籃球改變自己的命運,告慰他父親的在天之靈。自此之後,卡哇伊變得非常沉默,心無旁騖的練習籃球。他媽媽和舅舅,給了他很多幫助。在選擇大學的時候,他本來可以去UCLA等名校,聽取了舅舅的建議,他去了聖地亞哥州立大學,因為可以得到更多的上場時間。

後來的故事,我們就都知道了。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卡哇伊是誰的時候,他媽媽和舅舅一直在支持他,當時聽取舅舅的建議,沒有去UCLA,而是聖地亞哥州立,選擇對不對?至少現在的卡哇伊證明,他選的路沒錯。

不論現在別人怎麼說,他舅舅和媽媽的話,最有分量,因為卡哇伊是個懷舊的人。卡哇伊訓練中溝通最多的,是一個叫卡斯特布里的訓練師,卡斯特布里是卡哇伊高中和聖地亞哥州立大學的隊友,從馬刺跟著他來到了多倫多。比賽之後,卡哇伊溝通最多的是他的一個朋友。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卡哇伊並不沉默,有說有笑。

不過,最重要的,也未必是閨蜜的勸告。

雷納德會去洛杉磯嗎?

詹姆斯先是在洛杉磯買了兩套豪宅,然後第二年夏天去了洛杉磯;戴維斯在洛杉磯買了豪宅,然後在賽季中期要求被交易;卡哇伊在洛杉磯南部,聖地亞哥以北,也買了豪宅。

不論是追女客,還是追男客,「房事」最重要,真北之邦那旮沓的,也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