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雷霆六兄弟季後賽命運大不同,一裁判執法火箭0勝4負

鐵打的雷霆,流水的球星。這兩日一共6場比賽,雷霆曾經的六兄弟在各自命運里浮浮沉沉。

「老大」杜蘭特在勇士過得春風得意。

被快艇偷得一勝之後,他連續兩場雷神暴捶,將連莊FMVP的實力悍然呈上。杜蘭特是當下聯盟,可以被稱得上「無解」的第一人。

他的得分,向來無視環境、無視對手。這一點全都體現在貝弗利的眼神變幻里。四戰下來,貝弗利的眼神從鬥志昂揚,到心灰意涼。

儘管坊間總是戲謔,說他是聯盟歷史上,第一個把總冠軍獎盃打成廉價產品的超巨。

但「三連霸」的大業,如今只剩下火箭可以稍加阻攔。

沒有人會在意冠軍怎麼得來,因為人的記憶總是短暫到只會趨利避害。

「三連霸」如果是一個王朝,那極大可能三連FMVP的他,註定就將是那王冠上,最耀眼的明珠。

什麼「抱團」什麼「投敵」,So what?

「老二」韋少就過得十分凄涼。

他是六兄弟里,唯一還留守鵝城的人。可這並不證明,他是最強的那個人。

關於這個,有一個精妙的比喻還是要講:「雷霆把鍋碗瓢盆全部送人,只留下了一把刷子。可再好的刷子,也不可能把家道中落,粉飾成金碧輝煌。」

人們對他的戲謔便是,韋少是聯盟歷史上,第一個把賽季場均大三元打成廉價產品的超巨。

雷霆犯下的最大的錯,就是當年為了區區4年600萬,放走了哈登。而那件事情的連鎖反應是,他們後來又失去了阿杜。

當他們發現這兩個錯誤足以遺臭萬年之後,決定梭哈所有去挽回顏面。

於是從2016年開始,3年時間裡豪擲4.5億,待昨天再一次站在懸崖邊緣,他們一邊感受著凜冽寒風拍打臉龐,一邊恍然驚覺,後來的一切努力,不過是一錯再錯。

「在短暫的失意麵前,衝動也許是更加可怕的惡魔。」

如今,他們支付著超越霸主勇士的第一薪金,換回來兩次「首輪游」,和一個正搖搖欲墜的1-3。

韋少的確像是齊天大聖,18般武藝樣樣精通。

可韋少,你知道孫悟空最大的特點是什麼嗎?是每每到要緊時刻,他便只能四處求助。

助攻不夠的時候,韋少將球傳給每一個隊友;籃板不夠的時候,韋少向著亞當斯頻頻點頭;形勢嚴峻需要有人力挽狂瀾了,他恨不得撲通一聲:喬治,救我……

「韋少——

你要這大三元有何用?

你有這虛名又如何?

還是空砍,還是一輪,

無冠當頭,欲說還休

……」

「老三」哈登順風順水的對猶他爵士三連斬。

前兩戰甚至就像是走個過場,直到來到鹽湖城,哈登才稍微感受到了一點季後賽的況味。

但即便開場1分半鐘就身背兩犯,即便前15投全部化作鐵花,火箭依然在鹽湖城笑到了最後。一方面是爵士射手們實在難擔大任,另一方面,火箭的陣容縱深從來沒有這般跋扈張揚。

老德美得像個孩子,「老子長這麼大,從來沒有打過這麼富裕的仗。以前聽說有人打7人輪換,是誰呀這麼可憐?」

比賽結束,哈登跟隊友在高原魔鬼主場盡情狂歡。

那些戲謔他是聯盟歷史上,第一個把造犯規罰球打成廉價產品的流言蜚語,全都成了笑談。要知道前兩戰,他一共才謀得8個犯規,第三戰爵士隊員幾乎全程都要騎在他身上,才打成這般慘烈的景象。

但第四場發生了更加出乎意料的狀況。

托尼兄弟這位聲名在外的火箭剋星,將要背靠背執裁火箭比賽。要知道,在他主裁的4場季後賽里,火箭無一生還。

聽到這個消息,基本也就註定了這場比賽火箭將會何等艱難。

開場只見爵士主場白花花一片。

猶他州人也把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學得徹底。他們今天是下定決心,要為其中一支球隊,舉辦一場隆重的「葬禮」,要麼埋葬火箭,要麼埋葬自己。

很顯然,這是一場火箭根本不可能打贏的戰役。

本來決定保持全場冷靜的保羅,中間忍不住模仿起了克勞德拙劣的造犯規動作,而那個回合走上罰球線的克勞德,差點沒憋住笑。是啊,他不過是球場上直來直往的糙漢,並不是演員。最後,保羅甚至來了一記幾乎不可能發生的暴扣,來宣洩整場比賽的不滿。

可憐的爵士,為了捍衛不被橫掃的尊嚴,而將臉面丟了一地,全場誇張表演自己如何被侵犯。他們之前還齊聲高呼哈登是「假摔者」,是他們討厭的人。可臨了臨了,他們卻活活的把自己逼成了,自己嘴中最討厭的那一類人。

在季後賽這種「既分高下,也決生死」的角斗場里,生存不易,也值得原諒。

相對於前三位超巨被人戲謔的方式都格外雷同,後面三位球星,也離奇的保持著隊伍的整齊。

「老四」伊巴卡在暴龍歡快 「躺贏」。

如果不是因為一場意料之外的大傷,伊巴卡現在應該還在雷霆。他可是當年造成災難連鎖反應的主角,雷霆就是為了他,心甘情願的捨棄了哈登。

大傷改變了他的命運,他先是來到魔術,然後又被交易到了暴龍。

儘管東區被詹姆斯一手遮天,但暴龍總歸是東區例行賽的豪強。之前有著「垃圾兄弟」,如今更是把其中一位升級成了卡哇伊,伊巴卡便不用出多少力,就可以在球隊里穩穩「躺贏」。

卡哇伊簡直就是德羅贊的頂配版。

這傢伙常年雙卡雙待。一天「卡1」主攻,一天「卡2」主防,因為耗能雙倍,少數時候也會進隧道,雙卡集體休養。但歇好了總會開掛,就像雙卡突然同時信號爆滿,然後統治攻防兩端。

但缺點也就隨之而來,他唯一的缺點就是跟機器一樣,冷若冰霜。沒有人知道他的所思所想,沒有人知道他的快樂悲傷。

以至於暴龍不得不祈禱自己可以走得更遠的同時,也戰戰兢兢的等待一個通知,通知他們是要再攀高峰,還是推倒重來。

「老五」雷吉-傑克遜在活塞「躺槍」。

搭上季後賽末班車,球隊老大葛瑞芬卻只能因傷高掛免戰牌。

他們的對手,偏偏是聯盟戰績第一的公鹿,和MVP榜呼聲最高的希臘神獸字母哥。

葛瑞芬缺戰的兩場,雷吉感覺自己簡直就是無端被人砰砰兩記冷槍。回到主場葛瑞芬雖然回歸了,但面對強硬的字母哥,他軟的像是一隻小綿羊。

與哈登、柯瑞同為2009年出道的葛瑞芬,如今只能對著字母哥望洋興嘆。曾經他也是那樣飛天遁地、無所不能。但如今,別說是像樣的起飛,就是疾走,也已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也許是傷病剝奪了他的鬥志,更也許是,他真的只是一個,尋常無比的天賦球員。

當領袖陷入無盡迷茫,當球隊走進0:3的崩潰邊緣,無路可退的雷吉決定,就算是被人橫掃出局,也要昂著頭走出場館,也要對得起「雷霆六將」的牛逼閃閃。

今天,暴走的雷吉半場砍下20分,上半場最後那個長人叢林里衝擊起飛補扣的鏡頭,成了他這個賽季,最悲壯的絕唱。

「老六」奧拉迪波在溜馬「躺床」。

溜馬成了2019年最先被淘汰的球隊。

他們本來守定東區前三,他們好不容易熬到了沒有詹姆斯的歡樂時光,卻在半途弄丟了奧拉迪波。

這個結果,對於奧拉迪波來說,是早已註定了的遺憾。

相對而言,保羅·喬治過得更難。因為喬治正在西區莫名其妙的輸球中,等候終極審判。

他曾經是溜馬當仁不讓的領袖,後來跟奧拉迪波改換了命運,此刻正站在懸崖邊上。

儘管還有希望,但塵埃落定很多時候都比患得患失要強。畢竟,無力主宰自己命運造成的心力交瘁,最難消受。

喬治一定已經後悔了他當時的決定。

他根本不會想到,只要再呆上一年,他就可以把詹姆斯熬走,然後他就可以帶著現在這支溜馬,在東區自由徜徉。

現在雖然沒有詹姆斯壓著,但西區的血雨腥風,他已經飽嘗。很可能馬上到來的又一次「一輪游」,以及跟韋少誰才是雷霆老大的爭論無休無止,讓他漸漸心煩意亂。除了支票簿上的數字,他如今已經沒辦法從NBA獲得更多的快感。

即便是在溜馬的最後時刻,也沒有像現在這樣,讓他感覺前途一片渺茫。

剛剛簽下了長年合約,被高薪牢牢鎖定的球隊架構,韋少的統治力每況愈下,這一切都像是緊箍咒,困得他無法自拔。

如果說當下還有唯一的念想,便只是,儘管他們1-3落後,但他們畢竟在例行賽里,橫掃了拓荒者。他們也許還可能去上演奇迹,然後生生地將無邊黑暗的前途,打出一條血路。

直到今天,雷霆六兄弟里,除了「老五」和「老六」,其他人都還有希望,儘管有些人正享受歡樂,有些人正忍受悲傷。

最後,雷霆剩將點名——

阿杜:3:1,賽點到;

哈登:3:1,賽點到;

伊巴卡:3:1,賽點到;

韋少:……MMP,賽點咋到不是到?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網友回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