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威少一數據已被哈登柯瑞甩開,他為何連續三年無法帶隊突破?

自從杜蘭特離開后,韋少在最近三年裡將得分王、助攻王和大三元王拿了個遍,但雷霆卻連續三年止步首輪,作為球隊的核心,韋斯布魯克難辭其咎。本賽季,韋少的真實進攻正負值在控衛里只排名第12,已被哈登、柯瑞等人甩開,在打法和時代相悖后,韋少也需要進行總結和改變。

投籃請便?巨星竟被對手刻意放空

終場前18.3秒,韋斯布魯克衝擊禁區遭遇干擾,回過頭來,利拉德在外線用超遠三分終結了這一系列賽,兩人最後一攻的對比更像是這一系列賽的縮影。

在韋斯布魯克看來,他最值得信任的進攻手段依舊是突破,但殊不知,到了比賽最關鍵時刻,裁判並不會輕易響哨,當韋斯布魯克最後一次突破被摁翻在地時,他明白,此時的雷霆已經將命運交給了對手。

利拉德面對保羅-喬治的防守,張手命中超遠三分,這神奇時刻來的是如此自然、輕鬆,彷彿一切盡在掌握,兩位「0號」用不同的方式演繹了不同的結局,利拉德的絕殺上演零秒時刻,讓一切歸零,而韋少則是風雨飄零。

利拉德在這場比賽里命中了10記三分,他成為了繼2016年的克雷-湯普森后,歷史上第二位在季後賽中命中至少10個三分的球員。而當年,湯神同樣是在對陣雷霆的系列賽里用三分幹掉了對手。

雷霆屢次在季後賽里成為遠程攻擊的受害者,但他們的核心韋斯布魯克卻恰恰是一位遠投糟糕的球員,在本場比賽第三節里出現了一個鏡頭,在一次進攻中,韋斯布魯克被拓荒者放空,但他在三分線外持球竟然出現了猶豫,最終還是將鍋丟給了保羅-喬治,泡椒頂著防守強行出手,球最終則是偏筐而出。

實際上,在這輪系列賽里,拓荒者的最大策略不是包夾韋少,而是放空韋少,雷霆記者羅伊斯-楊在第四場里透露了一個細節,當利拉德盯防韋少時,你可以清晰聽到拓荒者球員沖著他喊:「不要防韋斯布魯克,讓他投。」,在第四節,當阿米奴防守韋少時,拓荒者球員同樣提醒:「當韋斯布魯克在外線時,不要對他協防,要放空他,讓他去主動選擇投籃。」

投籃請便——這就是拓荒者這輪系列賽防守韋少所堅持的策略,第五場,韋斯布魯克前9次三分出手只命中1球,乃至於,拓荒者可以明目張胆選擇放空他,韋斯布魯克在第三節末段以及第四節初曾連續命中兩記三分,但拓荒者明白,他的跳投並無持續性,到了末節最要勁的時刻,韋少在中遠距離的跳投連連打鐵,再度掉進了對手設計的陷阱里。

韋少打法和時代嚴重背離

第五戰,利拉德33投17中,三分球18投10中轟下了生涯最高的50分。韋斯布魯克也花費了31次出手,但只命中11球拿到了29分。雷霆最終輸掉了3分,雖然籃球並非簡單的加減乘除,但就這一場以及這輪系列賽,兩大核心在進攻效率以及打法上的差距成為了決定系列賽走向的最關鍵因素。

NBA已經進入小球時代,球場空間感以及投射能力變得愈發重要,而韋少不擅投射的打法卻恰好和時代相背離,在整個職業生涯里,韋斯布魯克的三分命中率為30.8%,甚至達不到聯盟平均水準,韋少生涯三分投射最出色的一個賽季是2016-17賽季,他當時場均三分命中率達到了生涯新高的34.3%。

但在最近兩個賽季里,韋少的三分投射卻再度退化,僅僅只有29.8%以及29%。

在投射能力欠缺的基礎上,韋少本次季後賽的球權佔有率仍然達到了30%,他的非助攻進球比例達到了74.6%,為全隊最高。在佔用高球權的基礎上,韋少要麼就是自己持球攻,要麼就是突破傳球,缺少無球進攻能力使得他的個人發揮大大影響到球隊的整體進攻效率。

在巔峰時期,韋少的確可以利用出色的體能和超強的運動能力開天闢地,但在最近兩年裡,韋斯布魯克的身體損耗嚴重,在去年夏天,他再度接受了右膝關節鏡手術,這也是韋少所做的第四次膝蓋手術,對於韋斯布魯克這種擅長衝鋒陷陣的球員而言,他的爆發力和運動力都需要健康的膝蓋做支撐,但在頻繁接受膝蓋手術后,韋少的運動力也有所下滑。

就本次季後賽而言,韋少在禁區5英尺以內出手41次,命中20球,命中率為48.8%,而在之前兩個賽季里,他在這一範圍的命中率均超過了50%。在對陣拓荒者的第五場里,韋少在第三節一次快攻上籃竟然未能命中,投射能力不佳,突破效率也在下降,這也導致了韋少的進攻「內外交困」,在本賽季的控衛球員里,韋斯布魯克的真實進攻正負值為2.59,排名聯盟控衛行列第12位,掉出了第一方陣,甚至要低於快艇的貝弗利,而排名前三位的哈登、柯瑞和利拉德在風格上恰恰都是符合當今NBA潮流的得分手。

從進入聯盟以來,韋少一直在練習跳投,但效果一直不佳,但的投籃由於姿勢僵硬,也被外界調侃為「殭屍跳投」,全能性是衡量歷史級巨星的最基本標準,當年喬丹和詹姆斯初入聯盟時都是以突破為主的球員,但到了生涯中後期,他們都開發出了極其穩定的跳投。

而韋少悲哀的地方在於,他的跳投技術始終停滯不前,在生涯早期,韋少尚能夠靠身體吃飯,但隨著年齡、傷病的增加和運動能力下滑,他的進攻短板就很容易被對手抓住。

三年止步首輪!韋少雷霆都需改變

在杜蘭特離開后,雷霆已經三年止步首輪,對於籃球運動員而言,三年的時光是寶貴的,這三年,杜蘭特在勇士已經拿到了兩個總冠軍賽MVP,哈登也在上賽季帶領火箭打入了西區決賽,唯有韋少依舊在原地徘徊,每一年都在重複同一個悲傷的故事。

在遭遇拓荒者淘汰后,韋少在記者會接受採訪時不再用「下一個問題」揶揄記者,他也談到了自身的問題以及改變。

「我的計劃就是先思考自身的問題,想想自己如何才能在季後賽打得更好,如何去更好幫助球隊贏得比賽,我要好好思考自己怎樣才能變得更好,我需要強勢回歸,然後幫助球隊贏球。」韋斯布魯克說道。

韋斯布魯克需要在今夏苦練跳投,和投籃教練制定一套更完備的訓練計劃,改善短板,在最近三個賽季的季後賽里,韋斯布魯克的跳投命中率分別為33.3%、37.8%以及31.9%,如果他不能從根本上改善自己的跳投命中率,一旦進入季後賽,當對手對禁區嚴加防範,採取防突放投的策略時,韋少在進攻端依舊是有勁使不出。

增加跳投的韋少也能夠豐富雷霆的戰術,在火箭,哈登、保羅和卡佩拉以及法里德等人的擋拆打得風生水起,就是因為兩大後衛都具備中遠投能力,當對手包夾他們時,擋拆球員就可以順下輕鬆吃餅。而對於如今的韋少而言,對手在高位根本無需包夾他,反而刻意放掉他去收縮籃下,這無疑也是一個尷尬的現象。

就雷霆而言,他們同樣需要去完成改變,雷霆過於依賴兩大巨星的單打,使得角色球員在戰術體系里扮演的作用有限,當年,王炸組合在3-1領先的情況下遭遇逆轉,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雷霆無休止的使用球星單打戰術,一旦系列賽被拖長,兩大巨星體能下滑,進攻效率下降,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球隊遭遇逆轉。

如果連巔峰時期的王炸都無法利用球星單打走到最後一刻,又何況是如今的「硅膠」組合?火箭在哈登身邊配備了一群射手,勇士同樣強調空切和進攻流動性,雷霆的進攻套路過於單一,他們需要在陣容上進行調整。

在內線的選擇上,雷霆需要機動能力強、移動性好的中鋒,可以有效參與到無限換防中,至少從這輪系列賽來看,亞當斯換防的效果並不理想,諾埃爾從身體條件來看原本是不錯的選擇,但他卻一直未能融進球隊體系。

此外,雷霆需要引入具備投射能力的外線和側翼,無論是弗格森還是羅伯森,他們的投射都無法達到要求,搭建有效的射手群能夠讓雷霆去拉開空間,讓巨星的單打和突分變得更具效率。

韋少的賽季又一次結束了,下賽季,但願他能夠以一種全新的面貌回來,Why not?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