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華頓律師:法庭將證明他的清白 不會給原告一分錢

台北時間4月25日報導,在華頓涉嫌性侵案中的原告Kelli Tennant及其律師召開新聞記者會后,華頓律師馬克-鮑特發表聲明,稱Tennant的指控是錯誤的,華頓將在法庭上證明自己的清白。鮑特還表示,華頓方面一分錢都不會給原告。

在Kelli Tennant及其律師召開的新聞記者會中,Tennant描述了華頓當時「性侵」自己的情況,一邊說一邊強忍著淚水。Tennant的律師則表示,有太多NBA相關的男士會以不當方式侮辱女性,其中就包括華頓。

「Tennant女士終於把這一切說出來,她要揭露NBA圈內不尊重女性的文化氛圍。」該律師說道。

但很快,華頓的律師馬克-鮑特就做出了強勢的回應,稱Tennant的指控是錯誤的,根本就沒有證據來支持她的指控,她召開新聞記者會是想要引導輿論。

「Tennant所提出的那些指控都是錯誤的。」鮑特說道,「Tennant的律師團隊就想要營造一種輿論,讓外界分散關於他們缺乏足夠證據支撐他們指控的注意力,還想把Tennant塑造為某項揭露運動的代言人,他們召開新聞發布,這是一個拙劣的嘗試。」

鮑特表示,Tennant陣營在媒體上發表關於這次案件的各種言論,但華頓一方不會在媒體上跟他們扯皮,法庭自然會證明華頓的清白。

「我們不會讓媒體來審判這起案件。」鮑特說道,「華頓將會在法庭上證明自己的清白。」

Tennant和她的律師們表示,他們指控華頓,目標並不是要將他送入監獄,而是要打贏這場民事訴訟。不過,Tennant陣營並沒有透露具體的索賠金額。對此,華頓的律師則表示他們一分錢都不會給。

「我們一分錢都不會付給他們。」鮑特最後說道。

根據此前報道,在2017年5月,華頓邀請Tennant去聖莫尼卡酒店見他,討論她正在寫的一本書。據Tennant說,當她來到華頓所在的酒店時,他說服她到他的房間來,這樣他們就能討論這本書了。Tennant透露,當她走進房間,華頓突然把她按倒在床上。

Tennant聲稱華頓開始強吻自己的脖子、臉和胸部,她尖叫著讓他停下來,並試圖掙脫,但華頓把她按住。之後,華頓態度軟化下來,讓她從床上站起來,但當她走向門口準備離開時,華頓又從後面抓住她,再次把自己的身體貼在她的身上。直到華頓再次鬆開手,Tennant才打開門離開,她還聽到華頓說:「很高興見到你。」

而對於Tennant的指控,華頓此前已否認。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