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感謝爵士令火箭連升三檔 火勇處境似角色互換般逆轉

儘管有千萬個不願意,爵士還是踏進了1:4的同一條河裡。

兩天之前,河水已經淹到了米丘的脖子。他努力伸著,說他可以在河底淤泥的牽絆里,重新站起來,創造一個73年來從未發生的逆轉神跡。

直到今天,河水徹底淹沒了他的頭頂。再也沒有機會說話的他,選擇即刻轉身離開,留給對手和球迷,一個灰色調的背影。

一個夏天,很快就過去了。一年也是一樣,哪怕是整座青春呢,還不是說終結,就終結。

他馬上就會是聯盟的三年級生。就像這輪系列賽還未打響之前,他放出的那句豪言壯語,「韋德三年級的時候就已經問鼎天下,我為什麼不可以?」

對,事實證明了你不可以,但不是你實力不濟,而是因為……你還沒上三年級。

作為火箭連續兩年遭遇的勁敵,是不幸,也可能是幸運。

不幸的是,去年火箭就是打掉爵士之後,與勇士在西決相聚,然後遺憾出局。而今年,大概率還是這樣的場景,只不過,今年把時間,提早到了首輪。

說到這裡,不得不對快艇隊脫帽致敬。

他們在一組被視作最無懸念的對決里,成功地將最強大的勇士,拖進了最漫長的戰線里。他們讓湯普森的那句「我們要儘快結束,以免讓火箭有更多的時間休養生息」,成為了對自己球隊,最漂亮的諷刺。

因為,一輪系列賽,並不是他們想要怎麼結束,就可以怎麼結束的。哪怕他們是志在三連的金州勇士。

前天,當我們吐槽聯盟緊急派上「火箭剋星」托尼兄弟執裁火箭爵士大戰的時候,無數人說這就是輸不起,贏了說球隊怎麼怎麼牛逼,輸了就怪裁判不給力。

所以今天,我們只能說,勇士這一場輸得——實至名歸。

幸運的是,去年與今年過爵士的時間和情境,全然不同。

去年是第二輪面對爵士,火箭的板凳席短得像是兔尾,丹東尼不得不長期執行8人輪換,將整支火箭拖入透支泥潭。到了後來直面勇士的時候,早已經是強弩之末。

而今年,火箭第一輪就遭遇爵士,板凳席雖說沒有強力新援,而因為阿里扎的出走,最硬的戈登還被提上了先發,但至少,9人輪換讓老德前所未有的體驗了一把兵多將廣。又因為只打了5場,保羅的油箱看起來油量還挺滿。

更驚喜的是,「洛杉磯火箭」正把勇士拖入漫無邊際的消耗戰中。第六戰勇士需要前往客場,就像餓瘋了的鯊魚聞到了新鮮血液的味道,現在整座洛杉磯都已經在磨刀霍霍,等到宰殺聯盟里最兇狠的「戰狼」。

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講,火箭與勇士的這一輪可能到來的交鋒,大家的處境,有了角色互換般的逆轉。

而火箭與爵士本身的五戰,也與去年有本質的不同。

儘管同樣是4:1,但今年的火箭,根本就不會把勇士之外的任何球隊放在眼裡。

毫不誇張的講,去年的火箭,戰鬥力跟73勝的勇士,沒有任何本質不同。他們都在例行賽里摧枯拉朽,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唯一的差異,就是勇士輸在了格林的一場禁賽之中,而火箭輸在了保羅的一條大腿之上。一個是自己作死的「人禍」,一個是不可預知的「天災」。

火箭第一輪勝灰狼,第二輪勝爵士,都是走個過場,所以除了消耗了一些體能,以及積攢一點信心轉化成為更大的驕傲之外,並沒有實質性的幫忙。

今年的5戰,則有了天然的差異。

前兩戰,出於對哈登的恐懼,以及整個賽季沒有球隊給出解決方案的困惑之下,爵士想當然的研發了「自宮」式的新式防哈登大法。以至於火箭兩戰將爵士屠得血流成河。火箭甚至都開始迷惑,向來以鐵血防守著稱的猶他爵士,怎麼能如此這般丟盔棄甲?

第3戰,我們就見到了鹽湖城爵士的不同。

那一戰,哈登彷彿遭遇了將近20000人的集體防守。在全場山呼海嘯的辱罵聲中,他從開場就徹底迷失,前一分半鐘身背2犯,前15投全部打鐵,畏首畏尾的他在場上夢遊3節。哈登之外的所有人,全都站了起來,他們用堅不可摧的防守和絕境求生般的攻擊,將爵士的三板斧全部消化殆盡。

最後,只打半場好球的米丘化身卧底,而成功保住4犯的哈登在末節突然暴走,將勝利囊入懷中。

那一戰,即便球隊領袖長時間被徹底鎖死,所有其他人全都不約而同地挺身而出,為領袖謀得最後時刻的關鍵一擊。

第4戰,又是另外一種場面。

爵士0:3落後,站在了人類從未能逆天改命的死亡邊緣,同時「剋星裁判」托尼兄弟的突然出現,讓火箭陷入頂級嚴酷的處境之中。

爵士祭出了他們血液里流淌著的,最窒息絕望的防守姿態,而米丘則決絕地站起身來,扮演好了一個領袖應有的角色。那一戰,每個人都能在他的身上看見一個二年級生根本都不可能有的:堅毅、冷靜和成熟。

但就算是這樣,火箭依然把場面的均衡,維持到了最後一節。直到關鍵時刻腹背受敵,直到克勞德的華麗演出一次次呈現。

那一戰,火箭的成長值是,即便場面上所有的因素都對你不利,你也不需要去怨天尤人,你只需要做好自己,一如保羅的那兩個鏡頭,一個是,相當滑稽的模仿克勞德的假摔表演,另一個則是最後,氣憤到極致了,扣上一個籃以泄私憤。

然後,默默的轉身離開,回去凍上一盆徹骨寒涼的冰水,待來戰,給爵士以兜頭蓋臉。

於是就有了,這最後一戰。

哈登還是在隆隆的鐵聲中開局。所以最後26分6板6助3斷4帽的數據,還是被人說,哈登進了季後賽就是一個偽巨星,他只能以26中10的命中率,靠著高出手數拿分,然後靠著隊友的實力躺贏。

中國的眼科治療已經到了如此糟糕透頂的地步了嗎?

在此奉勸各位看球的同仁,眼睛很重要,且用且珍惜。

畢竟,沒有眼睛,鍵盤使不上,大俠就再也當不了了。

保羅再一次展現了4000萬年薪的身價,他可能只是在自主分配自己的薪金比例,例行賽領的是100萬,剩下的3900萬季後賽領取。

塔克說他要終老火箭?請不要表忠心,誰要賣了你,誰就是狗肺狼心!

在哈登被漢堡包式的防守之下,在雙方几乎把對方打成白痴的身體對抗之下,在所有人都把賈躍亭那句「讓我們,為夢想窒息」演繹到極致的狀況之下,火箭和爵士終於走向了截然不同的命運兩端:火箭夢想成真,而爵士,幻想破滅。

比較搞笑的幾個細節是:

我們又聽見了戈登標誌性的「一突一慘叫」,在今天這樣的嚴酷戰爭里,顯得格外應景。

我們又看見了克勞德的連番個人秀。在演技上面,他已經可以與塞爾提克的斯馬特兩相媲美。外表看起來都糙得一比,但內心好像都挺細膩。都喜歡主動挑起事端,可一旦遭遇回應,又馬上開啟浮誇表演。

今天最有趣的回合,莫過於一個與保羅的地板爭球,他果斷摔出界外,不明就裡的裁判緊急吹罰保羅犯規。當慢鏡頭顯示那不過是克勞德的拙劣演技之後,保羅和老德開始對吹罰犯規的裁判一頓狂噴,知錯的裁判站在邊上一言不發,不知所措。

當然,最搞笑的還是,那個場均一句狠話的米丘,今天再一次化身卧底大反派,用22中4的投籃,親手扼殺了自己的狂狷。

100:93,在當今籃球的進攻盛世里,火箭和爵士交出了這樣的低分答卷,背後隱藏的是什麼,不言而喻。

所以說這一戰,火箭又積攢了全新的成長值——那就是,即便是敵人決心與你同歸於盡,你也要保持內心的冷靜和沉穩,學會在最艱苦的環境里,找到敵人的軟肋——米丘,然後施以致命反擊。

「進攻贏得例行賽,防守贏得總冠軍。」

勇士這幾年的偉大,就是在於他們擁有3大絕對攻擊天賦的同時,更擁有4位超級防守精英。他們在攻防兩端的統治力,成就了他們無往不利的4年3冠,和開天闢地的例行賽73勝。

感謝爵士,讓火箭在不一樣的3場戰役里,積攢了3種不同的經驗值,領袖啞火后大家同舟共濟,球隊遭遇不公也絕不怨天尤人,以及在超級困境中保持冷靜然後對準敵人的軟肋致命一擊。

同時,感謝爵士沒有用類似「渣渣」帕楚利亞之類的招數,對待「燈泡」組合,大家都像是真正的戰士一樣,在球場上,進行著,公正的決鬥。

所以,只不過是更該贏的那一支球隊贏了,而輸的那一方,也沒有輸的徹底。畢竟米丘才只是一個二年級,畢竟戈貝爾依然還是聯盟最強大的內線神獸。他們只需要再加入一個精英級的攻擊手,也許就能在未來的聯盟版圖裡,成為新的傳奇。

彼此珍重。就此告別。

季後賽已經到了告別的時刻。我們之前告別了溜馬、籃網、魔術、活塞,昨天告別了雷霆,今天又告別了爵士。

我們只剩下兩場戰役,還沒有最終的告別。

一場是暫時落後的馬刺,一場是今天剛剛從懸崖邊退回一步的快艇。

中國歷史上有很多著名戰役,巨鹿之戰、官渡之戰、淝水之戰、赤壁之戰,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以小博大,以弱勝強。

他們沒有淹沒在無窮無盡的歷史硝煙之中,就是因為他們創造了人類的奇迹。但願馬刺和快艇,將他們的「刺金之戰」和「船勇之戰」,同樣打成NBA永遠流傳的經典戰例。

他們不是沒有先例,而且這先例近在眼前。

拓荒者雖然以第3身份迎戰第6的雷霆,但賽前幾乎沒有人看好他們。因為他們失去了內線最大的支柱——努爾基奇。

最後,他們創造了不可能。

儘管威少如米丘那樣,信心滿滿,言之鑿鑿,但利拉德卻什麼都不說。在決定生死的17秒鐘里,他運球壓制,在高大的喬治身前,在遠若天際的中線附近,他用1秒鐘,絕殺了雷霆。

他還是什麼都不說,只是做出了一個揮手的姿勢,但那個手勢,卻是這個世界上,最無力辯駁的,最狠的狠話。

就像賽後雷霆的媒體採訪室里,威少坐在位置上久久不願離開,他習慣了像往常一樣,等著記者問出刁鑽問題,然後說上一句「Next Question」。

但今天,記者都不見了。

這個賽季,你再也不會聽到麻煩的問題了。

但威少你知道嗎?你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