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懟天懟地懟記者 威少為啥不能知錯就改?

上周六在底特律見到了袁方,袁方是ESPN的記者,賽後經常做連線,很多球迷都熟悉。我跟他說做一期《bao侃NBA》節目,他起初是拒絕的,說今天捯飭的不到位,跟我不一樣,他有偶像壓力。我說你別擔心,我給你襯托一下,安排的妥妥的。

忘了什麼話題引起的,就說到了韋少,並且說到了韋少懟記者。說到這個話題,袁方才思泉涌,氣吞山河,袁方的評論在這裡, 如下是部分摘抄:

韋少和喬治賽後接受採訪

「這對於韋少個人品牌,對於他和媒體的關係一定是有傷害的。韋少本身的性格,雷霆整個公關環境和方法,導致這支球隊和球員,至今對媒體都有些敵意,不能很好地溝通。喬治本來挺好的,現在被帶的也有點問題了,但還是有區別,你剛才看韋少接受採訪左右搖擺,而喬治坐得很端正,眼睛或者看著記者,或者正常低垂著,聽你的問題。我們尊重韋少的權利,他也應該尊重記者們的感受。」

很多網友留言,力懟袁方。那個時候,雷霆還沒出局,說袁方拿場外的事情說事。利拉德的神奇表現,掩蓋了雷霆出局的悲催。大家只記得利拉德那個霸氣的「再見」手勢,都忘了對面是韋少。

現在再說韋少,有點落井下石的感覺。不過,韋少懟記者這個話題,我和袁方在比賽前就說了。再說,前幾天柯爾還點評,說韋少硬剛記者,對聯盟不利。那就是說,韋少懟記者,那是威名遠播的。我聽很多人說過,韋少喜歡懟記者的事情。上次我在聖安東尼奧,見到趙興,她就說了一個韋少懟記者的事情,細節不記得了,印象中懟的很寫意。我在微信上找趙興求證,她說細節也忘了,因為韋少懟太多人了。大家都知道韋少最喜歡的萬能懟器,「next question(下一個問題)」,還有他最”忌恨”的雷霆記者貝瑞,「我只是不喜歡你」。

這麼多年,我跟韋少也見過很多次,沒什麼特別的印象,我個人並沒有被懟過,只記得他每次回答問題都很簡短,不喜歡長篇大論。前幾天美女記者茉莉-奈特說,韋少是她見過的最難對付的運動員。韋少新鞋子要發布,按照贊助商的合約,他有義務接受記者的採訪。茉莉去了奧克拉荷馬城,韋少進採訪間之後,全程都在翻看旁邊的雜誌,心不在焉,不和記者對視。茉莉說如果她是剛畢業的小姑娘,肯定誠惶誠恐,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但是她知道這跟她無關,韋少只是不喜歡媒體。有個網友留言說,他是韋少球迷,可是在這個事情上,都不知道怎麼替韋少辯護。

美女記者茉莉

韋少不喜歡媒體,有一部分原因,我同意袁方的說法,跟雷霆的公關有關係。

我在NBA看了十多年球,每個隊的公關我都打過交道,有些超級和善,有些非常職業,有些保持距離,而雷霆近乎奇葩。

雷霆有一次在邁阿密打客場,我進客隊更衣室,看到亞當斯坐在座位上和隊友閒聊,他那天沒有上場,我就準備過去和他扯兩句。雷霆的公關,用喊的聲音,近乎呵斥,讓我離開,退回到門口的一個區域。所有的記者,都只能待在門口的一個小圈子裡,公關把球員領過來,但記者不能走到球員身邊。有些球隊也有類似的習俗,就是把談話的球員拉到一個固定場所,但是沒有哪個隊,會限制記者在更衣室走動。這種把記者和球員隔開的做法,就是一種對立的態度,時間長了,也難怪球員會潛移默化的和記者形成對立心態。

貝瑞說他曾經想通過公關,找韋少聊一聊:他都不了解我,哪裡談得上不喜歡我?但是公關根本就沒有把貝瑞的這個想法,轉達給韋少,按照某些美國同行的說法,你要想採訪雷霆的球星,比採訪恐怖組織ISIS的頭子還難。也正是雷霆公關的這種做法,促成了韋少多年如一日的懟貝瑞,懟媒體。

其實在懟人上面,韋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波波維奇就經常懟人,我也被他懟過。有一次我問一個鄧肯的話題,波波維奇回答,「你以為我是復讀機?」 讓我覺得人生很完整,被波波維奇懟了一次。前幾天韋少的隊友亞當斯接受山姆-阿米可的採訪,阿米可說,「謝謝你的採訪」,亞當斯回答,「沒關係,不覺得是打擾」。阿米可說,「我可能要過幾天才寫這個稿子」,亞當斯回答,「別擔心,反正我也不看你寫的那些鳥玩意」。

網友都覺得波波維奇和亞當斯很可愛,但為什麼包括柯爾在內,單獨說韋少呢?

我覺得是,韋少不清楚,他的這些做法會讓人覺得他不尊重人,或者說就算他知道,他也無所謂,不願意改變。

韋少

任何行業,能做到全球前列的,除了天賦異稟,不能被人任意動搖目標。所有的球星,在成長的路上,都受過很多批評,如果一遇到批評就改變方向,那也不會成為球星。但是,有些批評是風格問題,有些批評是態度問題,有些就是對錯問題。韋少怎麼穿衣服,那是他的品味,怎麼對待媒體,那是態度問題,如果明知道自己這麼做是不尊重人,還不改,那就是對錯問題。

這麼多年,我相信除了柯爾,肯定有人跟韋少說過,他這麼做是不對的,但是他仍然沒有改,還是樂此不疲的「next question」。前幾天阿魚寫了一篇文章,說韋少輸就輸在固執上,連續多年出局,其實和他懟記者有內在聯繫。

連續三年首輪出局,雷霆的韋少時代,可以用失敗來形容。而且我覺得今年是最後一年,大家還會再對韋少寄予希望。在季後賽開始前,很多人覺得雷霆有可能以下克上,如果明年還有類似情況,還有多少人選擇相信雷霆,相信韋少?

韋少的進攻效率,越來越低下,他如果不改變自己的打法,情況只會越來越糟。他其實嘗試過改變,去年甜瓜還在的時候,他就嘗試過讓出球權,結果弄得四不像,後來泡椒和甜瓜勸他做自己,形式才有所好轉。我在微博上寫的一段話,就是我對韋少打法的評價:武俠小說里,勇猛拳風,一言不合就過招的,都是泰山派大弟子這種角色。頂尖高手都是輕描淡寫,舉重若輕,不戰自威。韋少打了這麼多年球,感覺還是靠著天生神力,不知道輕重緩急,出招只有重拳,出言只會懟人,節奏只有一個,」干就完了「,本可成為一代宗師,硬是給弄成了泰山派掌門還勉強。

貝瑞說他和韋少私下見過兩面,都是簡單的握握手,感覺韋少不是壞人。可是韋少多年懟的心態,讓他覺得自己別無選擇,因為這是他的工作。

很多人剛參加工作的時候,也都會被批評,有些願意改,有些覺得我就是這個個性,別人能不能接受,那是別人的問題。韋少已經30歲了,他還能不能改?

Next question。

韋少現在有巨額合約在身,下個賽季3800萬,然後跟著是4100萬,4400萬, 4700萬。如果你要問雷霆的總經理,整個聯盟,最糟糕的合約,除了 巫師的沃爾,還有比韋少的合約更差的嗎?

Next question。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