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倒輸三場究竟怎麼了?第三節慣性崩盤、Irving單打偏離綠軍體系!(影)

在NBA七戰四勝制條件下,此前一共出現238次3-1領先的情況,領先的一方晉級機率高達95%,僅有11支球隊最終能夠完成逆轉。每個系列賽都是不同的,機率無法說明一切,但卻能夠說明一種趨勢,在系列賽1-0領先的情況下,塞爾提克連輸三場,這究竟發生了什麼?

Irving和綠軍體系背離?

去年塞爾提克在沒有Irving情況下一路向前走,他們在第二輪擊退擁有Joel Embiid和Ben Simmons的76人,在東區決賽和LeBron James領軍的騎士打到七場悲壯離開。本季Irving回歸,但健康的「Uncle Drew」卻未帶領球隊前往理想的目標。塞爾提克例行賽跌跌撞撞,化學反應遲遲無法達到最佳,雖然季後賽首輪4-0橫掃缺少Victor Oladipo的溜馬,但在次輪對上公鹿時,雙方領袖差距卻成了影響系列賽走勢的關鍵。

先看Giannis Antetokounmpo,系列賽首戰21投7中拿到22分;第二場,16投7中,18罰13中拿到29分;第三場,13投8中,22罰16中拿到32分;第四戰,22投15中拿到39分,其中末節轟下17分,Giannis的數據呈現上升態勢。再看看Irving,系列賽首戰21投12中拿到26分;第二戰18投4中,三分球5投1中拿到9分;第三場22投8中,三分球8投2中拿到29分;第四場,22投7中,三分球7投1中拿到23分,除了首場高效外,Irving剩餘三場的進攻效率極低。

當年騎士是一支強調球星單打的球隊,Irving和LeBron雙劍合璧,兩人單打佔據球隊進攻的大部分比例,但如今塞爾提克是一支強調團隊進攻、轉移球、空手跑位的球隊,如果Irving的單打無法保持效率,那麼他的這種進攻手段反而會傷害到球隊。

在本次季後賽前7場裡Irving的單打比例佔總進攻比例的22%,僅遜於火箭的James Harden和籃網的Spencer Dinwiddie,但他每回合單打僅能夠拿到0.79分,在17名場均單打數超過3次的球員裡排名倒數第五,僅高於Donovan Mitchell、Paul George、Jaysen Tatum和Danilo Gallinari。

不可否認Irving的進攻天賦及技術在NBA是頂級水準,但到季後賽,在身體對抗升級的情況下,Irving在身高和對抗上並不佔優勢,加上公鹿是聯盟最好的防守球隊,Irving想要承擔起責任,但他許多進攻都是在艱難狀況下完成,投籃效率低並不意外。

Irving擅長持球快速奔至前場完成進攻,但當他的快攻反擊三分不中或上籃不進時,實際上也無形帶動了場上的速度,給公鹿更多快攻反擊的機會,這反而是對手最喜歡的節奏。因此在本輪系列賽裡,除了首場比賽,Irving給球隊帶來的影響力有限,在和Giannis的領袖對決中他完全敗下陣來。

攻不進守不住!綠軍完全受制對手

和公鹿相比塞爾提克並非是支擅長內線進攻的球隊,在例行賽綠軍場均在禁區拿44.8分聯盟排23,在季後賽他們場均只能在禁區拿到33.8分,在16支球隊排名墊底。當禁區無法拿分時,綠軍的跳投命中率就變得格外關鍵,在系列賽首戰綠軍之所以能夠贏球,是因為他們「超常發揮」,全場打出了54%投籃命中率及41.9%三分命中率。

在防守端那場比賽裡,塞爾提克在禁區拿38分,同時只讓對手在禁區拿26分,他們全場讓公鹿三分球39投13中,將對手遠投命中率限制在33.3%,對擅長打魔球的公鹿而言,當他們禁區得分被掐住,三分打鐵時,球隊自然難以獲勝。

而在最近三場比賽裡當塞爾提克跳投命中率開始呈現出下滑的態勢時,他們在進攻端就難以懲罰對手。防守端綠軍同樣無法限制公鹿,在第二戰和第三戰中綠軍在防守Giannis時賠上過多的犯規,對此,rving在第三戰結束後也公開抱怨22次罰球拖慢了比賽。

Irving突破,效果並不明顯

在第四場比賽裡Giannis全場只有10次罰球,但他22投15中,末節轟下17分在禁區予取予求,限制Giannis方面塞爾提克絲毫找不到辦法。第四場裡綠軍防守Giannis的唯一亮點是Marcus Morris及時補防造成Giannis進攻犯規,但這樣的場面在整場比賽裡實在太少見,在更多時候塞爾提克沒在Giannis接球前給予他足夠壓力,當Giannis在籃下接球時球隊只能望球興嘆。

明知公鹿進攻集中在禁區和三分,但塞爾提克的防守卻時常顧此失彼,第二戰他們讓公鹿在三分線外47投20中,投中的20記三分創了隊史季後賽紀錄。第三戰他們讓公鹿在禁區轟下了52分,而自己只在禁區拿到了24分,禁區得分對比差距高達28分。

第四場雖然綠軍防守到公鹿三分球僅37投8中,但他們自己也未能把握機會,在三分線外41投9中,三分命中率僅22%,在兩隊禁區得分對比方面,公鹿依舊以66-44領先。攻不進、守不住,這就是塞爾提克的現狀,無論籃球比賽戰術有多複雜,但回歸本質就是攻守對決,當塞爾提克攻守兩端都不佔優勢時,又怎能贏得比賽呢?

George Hill爆發,讓塞爾提克措手不及

第三節崩盤成習慣

塞爾提克連輸三場,而三場比賽都有著一些共同特徵,在第二戰中綠軍在第三節被對手打了一波39-18突然崩盤。第三戰中在第三節被公鹿打出40-31,失去比賽主動權。第四場他們第三節被對手打出33-23,讓雙方僵持場面就此被打破,縱然綠軍奮力追趕但始終難以挽回。

下半場表現往往能夠展現一支球隊的韌性,當年Isaiah Thomas在綠軍效力時被譽為是第四節先生,塞爾提克的鐵血韌性也展現在他們擅長打硬仗,而如今塞爾提克屢屢在第三戰崩盤,只能說球隊韌性出現問題。

拿第四場比賽來說,第三節原本對塞爾提克極其有利,Giannis和Khris Middleton都早早四犯下場,公鹿被迫換上替補陣容,然而就是這套二線陣容在最後時刻打出一波11-2,Hill的表現彷彿重返巔峰,Pat Connaughton不僅蓋了Terry Rozier大火鍋,還在快攻中完成暴扣,塞爾提克第三節防守彷彿讓人產生了一種「公鹿隊均全明星」的錯覺。

從Bill Russell時代,到Larry Bird、Kevin McHal和Robert Parish的鐵三角,再到Kevin Garnett、Paul Pierce和Ray Allen的三巨頭時代,塞爾提克一直傳承鐵血精神和鬥志,哪怕是在過去幾年的過渡時期,綠衫軍的字典裡從沒有放棄二字。

然而在這輪該證明自己的系列賽裡,塞爾提克並沒有和公鹿拿出如此態度,在關鍵第四戰,一切彷彿都平淡如水,沒有鐵血的對抗、沒有貫徹到底的意志,對綠軍而言,當丟掉以往的傳統以及信念時,這才是最致命的地方。接下來留給綠軍的救贖時間已所剩無幾,回到密爾瓦吉後,他們又會拿出怎樣的態度?Irving今夏去留仍是懸念,在Anthony Davis的流言困擾下,這批年輕球員下季能否留隊也充滿未知數。但不管怎樣目前他們都身披綠袍,即便離開季後賽他們也要昂著頭、挺胸走出賽場,第五戰塞爾提克需要自己寫下最後答案。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