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Irving還能不能作為領袖帶隊奪冠?迷信自己不如招巨星

被公鹿淘汰之後,厄文全程低著頭,回答著記者的問題,厄文沒有詹姆斯的第一個季後賽之旅,最準確的兩個字來形容,就是「失望」。

塞爾提克輸給公鹿,有很多人可以指責:天賦少年塔圖姆打得不好,鵜鶘最看重的一個交易籌碼,拿到手裡說不定會成愁碼;風流倜儻的少帥臨場發揮不利,去年妙手回春帶著殘陣進入了東區決賽,今年兵馬氣壯折戟第二輪。

但沒有人受到的指責,比厄文更多,原因很簡單,厄文是這個球隊的領袖。部隊出師不利,當然要拿元帥問責,至於炊事班戴綠帽子背黑鍋,做的飯難吃還牙磣,不是問題的重點。

厄文是不是一個合格的領袖,對他的指責,是否公允?

評價元帥帶兵能力,先要看帶的什麼兵,以及輸給了什麼人。至少從賬面上來看,今年綠軍要比去年要強,因為有厄文和海伍德。公鹿有羽翼漸豐的字母哥,無論是防守還是進攻,都是聯盟頂級。去年綠軍在東區決賽,鏖戰七場輸給了騎士。今年的公鹿,有沒有去年騎士強?要說箭頭人物個人能力,去年的詹姆斯在整個NBA季後賽歷史都是獨一檔的存在,超過今年的字母哥,而公鹿的其他人員配置,要超過騎士一個檔次。綠軍輸給公鹿,並不能說讓人無法接受。但是輸掉的方式,卻讓人無語,不論是厄文還是塞爾提克整個球隊,在需要得分反撲的時候,無無能為力,在需要防守的時候,漫不經心,毫無去年的那種鬥志昂揚。再說,綠軍怎麼就成了例行賽第四,在第二輪就碰到了公鹿,就算不是東區第一,按說也應該拿個第二才對。

從例行賽到賽季結束,塞爾提克的掙扎,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每個人有自己的小算盤。從這個方面來說,厄文難咎其職。一個球隊好的領袖,最基本的一條,不管場下什麼樣,在場上要做到大家目標一致。不論員工怎麼嘀咕領導,如果團隊總是能出色的完成任務,那就是一個好的團隊,帶頭的就是一個好的領導。厄文和詹姆斯相處的幾個賽季,哪怕是奪冠的賽季,關係並不融洽。在2017年東區決賽一場比賽之前,厄文到了訓練場情緒很差,沒和任何隊友講話。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可以在場上橫掃對手。

有些領袖,在團結隊友方面,善於搞好隊友關係,譬如詹姆斯,但這並不是必須。

今年我去波士頓看了兩場比賽,賽前在更衣室,沒見到厄文,總體感覺是,厄文和隊友的交流不多。據知情人說,厄文和斯瑪特以及塔圖姆有點私交,其餘的隊友,都是泛泛而交。詹姆斯會搞萬聖節晚會,讓所有的隊友都參加,會定期搞隊友聚會,吃完飯還要買單,厄文不會搞這種活動,他更多的時間是獨來獨往。

並不是說,厄文不搞隊友關係,就不是好的領袖,因為好的領袖未必像詹姆斯那樣,跟隊友打成一片。科比就和詹姆斯相反,從來不會主動和隊友搞得火熱,費雪是和科比關係最好的隊友之一,但是科比從來沒有邀請費雪去他家。科比這種方式,隊友未必喜歡他,他需要的也不是隊友的喜歡,他需要的是隊友能全力付出,給全隊最好的機會贏球。喬丹在這方面,和科比相似。無論是喬丹的隊友,還是科比的隊友,都有點「怕」他們。在《權利的遊戲》里,小惡魔說北境的群眾有點怕龍媽,這未必不好,因為好的領袖有時候會用懼怕來激勵他們。厄文雖然非常推崇科比,但是在對待隊友方面,又不盡相同。他有自己親近的隊友,儘管他未必是刻意為之,純粹是自己的喜好,但是會讓其他隊友有所猜忌。

在性格方面,詹姆斯是外向型,是那種在更衣室可以大聲開玩笑,跟隊友擁抱惡搞的作風,厄文則不然,有點內向,他很少出聲,最多和身邊的朋友淺聲交談,他很少主動去和隊友擁抱。詹姆斯善於言辭,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如果看到某個隊友在身邊沒離開,他會貌似無意,實則有心的誇一下那個隊友,讓隊友聽了很受用。厄文則不然,他說話聲音很小,從來不會做這種為了誇隊友而誇隊友的事情,他會誇隊友,在團結隊友的技巧方面,厄文可能並不屑於。

當然,好的領袖也未必要能說會道。最好的例子,就是雷納德。在我見過的球員中,雷納德是最沉悶的一個。麥考在主隊更衣室的位置,和雷納德相鄰,他說做了隊友這麼長時間,他倆幾乎沒講過話。對這一點,麥考表示非常理解,他覺得雷納德是高度集中的原因。但是,這並不阻礙,雷納德是個非常好的領袖,對76人整個系列的表現,以及逆天的絕殺,征服了多倫多,征服了隊友。

簡而言之,你不需要巧舌如簧,儘管是沉默寡言,你也一樣可以成為好的領袖,前提是你有足夠的實力,讓大家信服。如果實力不夠,自己又經常情緒不定,一會說肯定會離隊,一會又對未來三緘其口,對有些球員好,對有些球員不好,那就會讓其他隊友開始猜測。有個塞爾提克球員說,厄文起伏不定的性格,在賽季初期,影響了很多年輕球員的心態。

厄文在最大的舞台上,證明了自己。但是那是過去,年輕的塞爾提克球員,需要親眼看到當球隊需要勝利的時候,厄文提刀夜行,獨自取敵首級,而不是埋怨隊友年輕不給力。

這個賽季的例行賽,證明了厄文並不具備管理隊友目標的能力,這次季後賽,也證明了現在的厄文,還沒有字母哥和雷納德的那種獨自帶領球隊勝利的能力,他需要有另外的球星,給他吸引防守拉開空間,他才有足夠施展天賦的餘地。如果對方對他嚴加防守,儘管他心裡有多麼不服氣,有多麼自信,仍然無法得分,仍然無法獨自帶隊獲勝。

籃球運動員的巔峰,一般在28歲到30歲,剛滿27歲的厄文,還有提高的空間。不過在性格上,我覺得他能改的可能性不大。以厄文的自信,或許他仍然相信自己可以作為老大帶隊奪冠,但從客觀的角度,厄文應該再找一個巨星做隊友,才會有再一次奪冠的機會。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