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火箭出局的第四天Harden,能不能站出來給球迷一個解釋?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沒有人會相信,那竟然就是這個宏大故事的,大結局。

就像看一部高分高能的勵志大片,整個過程高低起伏、扣人心弦、熱血澎湃,然後,不落任何俗套,正派主人公毫無徵兆的化身「大反派」,束手就擒,跪地伏誅。

散場燈光亮起,幕布徐徐落下。

沒有彩蛋,沒有反轉,沒有解釋,沒有道別。

留下滿臉錯愕的觀眾,像被狗血淋頭般當頭一棒之後,癱軟在各自位置上,久久無力起身……

這,大概就是休士頓火箭剛剛走完的2018-2019賽季。

丹東尼平復完心情,說了句:「沒事,我們從頭再來。」

老德,你活了整整70年,難道還弄不明白,人生總有一些結局,不可能從頭再來。有些人,丟了就是丟了;有些事,完結就是完結。不會再有一個隨隨便便的從頭開始,讓你可以輕描淡寫的,結束一段本該濃墨重彩的華章。

而最令人心酸的是,就算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又將從哪 「頭」開始?

是修正你一手炮製的跑轟體系,還是改造你與莫雷聯合打造的魔球體系?是補長你從不精通的內線調教能力,還是先解決你千瘡百孔的防守能力?

你攻防兩端的散漫主義色彩,已經浸透了火箭的根,讓「一星四射」這套本不過時的戰術,長成了畸形的怪胎模樣,並漸漸淪為了聯盟的笑柄。

無數次看見你不合時宜的暫停,永遠跟在別人身後被動調整,總是在關鍵時刻無限懵逼的站在場邊眼睜睜看著別人起勢,把大好局勢打成一潰千里。

你只會漲紅了臉去找裁判討要說法,你甚至連給隊員灌雞湯都懶得均勻分配。你總是把希望寄托在兩個後衛身上,你希望領先時保羅可以如定海神針,你希望落後時哈登可以力挽狂瀾,而你的所有工作就是,站在場邊祈禱,最後是火箭贏。

你的運氣是真好,作為例行賽大元帥,你恰巧就碰到了例行賽大將軍。而因為例行賽的戰績太過於硬核,你無所謂別人叫你「季後賽烏龜」。

呵呵,季後賽烏龜。

是不是真的應了那句古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保羅去年簽下協議之後,我們清楚的記得他的誓言:「如果我們不是為了打敗勇士,我們又為什麼聚在一起?」

4年1.6億不可怕,狀態下滑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們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打敗勇士?

與拓荒者的西決開始之前,勇士跟隊記者說:「火箭是勇士西區唯一害怕的對手,哪怕是杜蘭特在的時候,我們也恨不得付出120%的努力。但讓人費解的是,他們竟然這麼不尊重這個系列賽。」

是啊,保羅先來解釋一下,當G5杜蘭特受傷之後,你大權獨攬般用不斷的打鐵和失誤為勇士續命的那整整一節里,你想的是什麼?

你是不是突然感覺那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就這樣到來了,所以你要親手屠了勇士?你難道不明白跟你一樣想法的人,對面的勇士隊里比比皆是?他們才是那支哀兵,而哀兵必勝的故事,就算放在美國短短200多年的歷史里,也照樣不勝枚舉。

即便保羅兩輪系列賽全都渾渾噩噩,0-2落後的火箭還是跌跌撞撞的把勇士逼上了天王山。沒有想到的是,當最好的情形出現,當去年的噩運倒轉,當事人保羅卻只用了短短一節,就把驚魂未定的勇士,打成了可歌可泣。

就這樣把自己推向了懸崖邊緣,讓無路可退的火箭,主場去迎戰氣貫長虹的勇士。

但就算是這樣,也沒人看好失去杜蘭特的勇士。運彩公司把盤口開在主場贏7分,這可能是勇士近幾年來最被看衰的一次。所有人都說,G6根本就是走個過場,而即便是G7一局定輸贏,火箭一定贏。

可就在被全世界看好的目光下,在「龍媽」艾米莉亞的助威中,「燈泡組合」開始了G6那一場貌合神離的旅行。

就算是西決都已經打完一場,就算是哈登已經重新開始臨幸夜店頭牌,火蜜們回想起G6,都會覺得那就像是一個遠沒有結痂的傷疤,只要一觸碰,汩汩的鮮血就會噴湧出來。撕心裂肺的傷口如同黑洞,將所有的摯愛與期盼,全部吸干。

從姚明2002年到火箭,到這個夏天,已經過去了整整17年。17年裡,火箭離總冠軍賽最近的,也就是去年一次。但無數老球迷並不在意,他們默默的守候著火箭,榮辱與共,不離不棄。

因為球迷並不是一定要贏下那座總冠軍。

球迷想要的,是你時時刻刻懷揣著的,總冠軍的心;球迷想看的,是你時時刻刻保有著的,打不死的小強精神。

但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們看到的只是,哈登懶洋洋的在場上踱步,像個事不關己的遊客,打場無關緊要的比賽,等個隨遇而安的結局。

當比賽哨聲吹響,我們看到的是勇士隊員的狂歡。他們張開嘴歡呼,但我們聽不見。

成年人的崩潰,全都是無聲無息的。

那一瞬間,十幾年的信仰,全都崩塌眼前。我們像是坐在一堆宏大的廢墟邊上,底下是青春的墳墓,你越想走近,它卻越疏離。

整整一個賽季走下來,多麼不容易。

新陣磨合不順利,開局幾乎與太陽肩並肩。但哈登突然開掛,用一波32連30+的個人秀,把火箭重新推上了三甲行列。

傷病無休止,陣容太慘淡,即便傾盡全力也沒能保住三甲之位的火箭,不得不提前面對金州勇士,讓這輪西區巔峰對決只能提前上演。

當無數球迷仍然攻擊哈登3分走步和只會碰瓷的時候,所有火蜜憤然反擊;當外界都說字母哥才配得上例行賽MVP,所有火蜜同仇敵愾;當追夢把哈登的眼睛戳傷,所有人恨不得去手刃仇家。

可是哈登,為什麼,當所有火蜜都期待你能夠在G6和G7站出來,將勇士王朝一力推翻,你卻莫名其妙的像一個隱形人,突然消失不見?

如果打完足足82場例行賽不是為了在季後賽走得更遠,那例行賽拚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如果你不想在季後賽里證明自己,為什麼又要在例行賽里給我們本不該有的希望,像個落入凡間的天神那樣,帶著行將墜落的火箭一飛衝天?

你為什麼要給我們最美妙的幻想,然後又殘忍的親手將它碾成粉碎?

我們真的想要贏下勇士,而不是等待勇士自己解體。

我們甚至把贏下勇士當作了最後的信念,哪怕之後進入西決被拓荒者打敗,或者闖進總冠軍賽再被東區球隊橫掃出局。

那些都不重要。

對於每一個對競技體育有信仰的人來說,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來最重要,戰勝一個宿敵,比戰勝一個新人,更有意義。

因為不管是多麼強大的國王,都會老去;不管是多麼強盛的王朝,都會解體。在國王老去、王朝解體之前實現復仇,才是競技體育,永恆的初心。

很遺憾,我們的初心,被無情辜負。

對勇士的準決賽,第一場我們責怪居心不良的裁判,第二場我們責怪面目可憎的追夢,然後我們責怪卡佩拉怎麼就不能為了100萬獎金拼盡全力,責怪保羅也許真就到了垂垂暮年已經力不從心。

就算是杜蘭特受傷離場,哈登最後8分半中只完成了1中1的詭異終結,我們都不敢相信,這隻不過是哈登累了,或者對於曾經的大哥橫生了悲憫之心。

直到G6,更疲憊的浪花兄弟和伊戈達拉看起來像是一夜夢回2015,保羅也拿出了捨得一身剮也要把勇士拉下馬的氣勢,而哈登,卻慢慢悠悠的開始了他的謝幕演出。他落後時的那種從容不迫、悠然自得,讓隊友和現場觀眾心急如焚,也讓屏幕之外的球迷目瞪口呆。

當終場哨音吹響,當一切都塵埃落定。我們才發現,無人可以責怪,要怪,只能怪自己。

這是一種怎樣的——悲愴之情?

怪自己愛錯了人,然後憑空就這樣,把整顆心都掏得乾乾淨淨。

曾經有人問過,是錢用光了可怕,還是感情用光了可怕?

年輕的時候覺得,都不可怕。因為總覺得本就沒有太多的錢,而感情豐富的好像根本用不完。等長大了才發現,錢用光了可以再掙,但感情用光了,就真的用光了。

我們關掉電視,關掉手機。那一刻,我們試圖將與火箭相關的一切,全部都從腦海里清除出去。但也許很快,我們就發現那不可能。

因為就像是整整相戀了十幾年的兩個人,早已成為了彼此的依賴、彼此的寄託和彼此的習慣,如果就這樣把對方抽走了,那樣的虛空,根本無法適應。

可現實是,你最愛的那個人,就是突然之間,篤定要成為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也許過不了多久,你還是會去看火箭的比賽,就像是你與一個朝夕相處了十幾年的人,分開之後你還是會關心她過得好與壞。

火箭贏了,你還是會不自覺的得意:嗯,我的眼光不差;火箭輸了,你還是會恨恨的想著:哼,就是這個德性。

你會像是看著一個事不關己的熟人,打一場無關緊要的比賽,等一個隨遇而安的結局。

你也許再也不會像之前那樣,在火箭贏的時候欣喜若狂,在火箭輸的時候黯然神傷,你不會再有那種與他一起呼吸、一起心跳,甚至是一起活著的那種感覺了。

那樣也好吧,至少不會再經歷這樣一次傷痛,彷彿三觀盡毀,天頃刻之間塌了下來一樣。

但那樣又真的好嗎?相戀了十幾年的兩個人,好端端的,突然有一個人要轉身離開,不打一個招呼,也不給一句解釋,就這樣毅然決然的,從相濡以沫,變成了相忘於江湖。

詹姆斯·哈登,能不能請你站出來,給所有愛你的人,一個解釋?

能不能告訴天下人,你之後所有的不正常,都不是因為你主動想要放棄?

人生道路很長,職業生涯很短。

無論你將來怎樣名揚天下、家財萬貫,你都要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因你的職業生涯而來。而作為一位職業球員,你想要在退休之後,世人如何來定義?

你究竟是要證明當初雷霆拋棄是犯下了天大的錯,還是一個英明決定?

你究竟是要證明自己是一個戰天鬥地的超級巨星,還是自甘墮落的例行賽球星?

你究竟是要證明自己是一個職業球員,還是靠點天賦混口飯吃的凡夫俗子?

你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給媽媽留下的那張紙條,你又有沒有聽見大哥杜蘭特在奪冠之後給媽媽說的那些話。

你是不是到現在都不明白,正是因為你們都有如此不幸而相似的童年,杜蘭特才會愛你親如兄弟?而現在,杜蘭特已經向著個人第三座FMVP衝鋒的時候,你甚至好像已經忘記了當初為何出發。

是啊,夜店可以暫時寄存你的身體——

但哈登,何處可以安放你的靈魂……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