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從小鎮「網球癮」青年到全球大使 人生5大迷途Dirk全爬出來了!

——問:將一隻大象放進冰箱需要幾個步驟?——答:三步。一,打開冰箱門;二,把大象裝進去;三,把冰箱門關上。按照這個簡單粗暴的理論,德克·諾維茨基從生長在德國維爾茨堡的懵懂少年到2019年男籃世界盃形象大使,也只需要三個步驟:一,衝出歐洲登陸NBA;二,在NBA揚名立萬成為世界級球星;三,得到FIBA青睞出任男籃世界盃全球大使。

但實際上,這位即將年滿41歲的傳奇球星,從1992年接受正式籃球訓練至今,在超過1/4世紀時間裡克服的艱難險阻,遠遠超出外界的想象,堪比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第一坑:自己

眾所周知,諾維茨基的運動生涯從網球開始。

「網球是我的初戀。」諾維茨基8歲第一次「觸網」,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網癮」那是相當重;當時德國網球巨星鮑里斯·貝克爾正值巔峰,諾維茨基也視其為偶像,希望長大后成為貝克爾那樣的世界級網球明星。為此,他放棄了父親約格教的手球,以及歐洲大陸流行的擊劍。這位從小就身高過人的男孩,很快展現出了過人的運動天賦:14歲時,他身高已達1米9且不失靈活,成了德國同屆網球選手中的佼佼者,拿過大大小小不少比賽的冠軍。

但也是那個時期,他認識了同歲的德國網球少年天才湯米·哈斯——2002年,哈斯的職業生涯排名曾達到世界第二。

「13歲時,我們倆在巴伐利亞州的比賽中就交鋒過。」諾維茨基回憶道,儘管哈斯沒有自己高大,但技術更勝一籌,自己根本打不過他。於是15歲那年,諾維茨基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決定:放棄網球,專攻籃球。離開「初戀」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諾維茨基意識到:有哈斯在,自己絕對不可能成為貝克爾第二。

諾維茨基與湯米·哈斯

諾維茨基夠狠,為打好籃球,接下來整整10年他幾乎沒有摸過網球拍。直到25歲,成為NBA全明星的諾維茨基才在某一天興緻來了踏上網球場。「我已經把以前會的技術全忘了,」德國天王回憶道,「過去我是雙手握拍,結果完全不會了。以前我特別希望能有哈斯的反手技術,不過現在我更喜歡瓦林卡的反手(瑞士人有「天下第一反手」的美譽),力氣大,球速快。」

時至今日,諾維茨基仍非常喜歡打網球,但他並不後悔改打籃球,「很顯然我當初做了個正確決定。」事實上,他做了個偉大決定——擊敗自己的難度,往往比擊敗任何對手都大,年紀輕輕的諾維茨基,就跨過了最難的一關。

第二坑:父親

因為母親和姐姐都是籃球運動員,所以在諾維茨基的兒時記憶里,籃球是女人玩的運動。

但由於身高上天賦太過明顯,諾維茨基還是被選進了籃球隊,並漸漸感受到了這項運動的樂趣。「網球選手去參加比賽,其他選手都離你有一定距離,因為他們視你為對手。而籃球隊的關係更親密,尤其是客場之旅,大巴車裡都是朋友,這也是促使我做出這個選擇的原因。」

作為諾維茨基的父親,約格年輕時是小有名氣的手球運動員,也是網球明星貝克爾的鐵杆粉絲;但他真正希望諾維茨基從事的,卻是另外一份工作。如果諾維茨基不是擁有傲人身高的話——

「我可能會成為油漆匠吧。」諾維茨基說。

這可能是德國最著名的油漆匠家族,右一為諾維茨基的父親

這可不是笑話。從諾維茨基爺爺那一輩開始,他們家就是做這個生意的。作為公司鼎盛期有40個僱員的老闆,約格並不覺得兒子練體育能有多大前途,所以更希望能看到子承父業,全家安安穩穩過日子。「我差不多十四五歲的時候,每次學校放假他總會讓我幫著幹活。」諾維茨基並不想接受父親的安排,「那份工作不容易做,確實不易,很熬人的。所以我對父親說,『讓我試試繼續打籃球,如果真的不行我一定回來幫你。』結果,我再也沒有回到父親身邊。」

幾年前,因為諾維茨基的妹妹也不想繼承,年事已高的父親決定將家族生意結業,「油漆匠諾維茨基」也徹底沒了可能。「對於我們家,這還是很感傷的,畢竟父親從小就開始干這個,而他的父親也是干這個的。」諾維茨基感慨道。不過對於全世界的籃球迷,這絕對是件值得開心的事。

第三坑:文化差異

達拉斯獨行俠選中諾維茨基,某種程度上對德國人是件好事——這座城市和他成長的德國城市沒有任何共同之處,他在這裡不認識任何人,也不了解美國、德州以及達拉斯的文化。

但達拉斯是個多元城市:44%人口是白人,15%是黑人,32%是拉美裔,9%為其他。「在這座城市,人們評判你的成敗不是膚色,沒人會因為自己的膚色種族而覺得有什麼與眾不同。」在達拉斯長大的記者喬納森·查克斯說。

達拉斯人把德克完全當自己人

即便如此,諾維茨基所面臨的環境也非常艱險:從1946年NBA成立到1998年諾維茨基被選中這52年裡,效力超過5個賽季的歐洲球員僅有17人,超過10個賽季的只有施萊姆夫(德國)、迪瓦茨(南斯拉夫)、詹姆斯·唐納德森(英國)和里克·施密茨(荷蘭)。

上述四人里,迪瓦茨進NBA時已經打了6年職業聯賽,隨國家隊在世錦賽和奧運會拿到了獎牌,另外三人都是在美國上大學打NCAA;諾維茨基比他們都年輕,比賽經驗最少,又無國際大賽經驗,但他硬是憑藉不懈努力在NBA打了21個賽季,不僅創造了國際球員最長紀錄,也是取得成就最高的國際球員——如此空前偉業,後來人極難超越。

「21年前我離開德國,成了一名得克薩斯人。」這是諾維茨基在離開NBA球場前對球迷說的最後一句話。球迷的回應同樣乾脆:「現在他就是我們的一員,他來自哪裡有什麼關係。」

第四坑:牛仔

牛仔隊,這支位於達拉斯的NFL球隊,有一個無比響亮的名字:美國之隊。

它是NFL歷史上最偉大的球隊之一:33次打進季後賽,8次打進超級碗,5次成功登頂,而且是第一支四年三次奪冠的球隊。

諾維茨基穿上牛仔隊球衣

儘管上一次捧得超級碗已經是24年前,但在《富比士》雜誌排出的2018年全世界最具價值體育俱樂部榜單上,牛仔隊仍領先曼聯5.1億英鎊,以36.7億英鎊排名第一。

和牛仔隊比起來,獨行俠隊是不折不扣的醜小鴨。

諾維茨基剛來時,他們是NBA經營最差的球隊之一,根本不敢奢望總冠軍。德國人將這支球隊帶回季後賽,甚至在2006年首次打進總冠軍賽,卻仍然無法動搖牛仔隊在大眾心目中的地位,就像當地流傳的一句話說的:「達拉斯人永遠都熱愛牛仔隊,但對其他球隊的愛是有條件的。」

直到2011年,已經33歲的諾維茨基單核率隊一路突圍贏得隊史首個總冠軍,而牛仔隊正處於連續無緣季後賽的低谷,達拉斯人終於承認,獨行俠是這座城市最好的那支球隊,諾維茨基是這座城市最受歡迎的球星。

德國人從弱冠到不惑的這21年,他腳下這座城市的行政面積翻了一番,人口增長了360萬。德國人在北得克薩斯地區的影響力已經超越籃球,甚至超越體育。「達拉斯和諾維茨基一起成長。」無論在NBA、歐洲乃至任何一國聯賽,能夠得到這樣的評價,都堪稱偉大。

第五坑:金錢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對諾維茨基可是一點兒都不適用。無論為獨行俠打拚的21年,還是為國家隊先後出戰的14次國際大賽,他從來沒糾結於「錢」。

從2010年開始,整整9年,諾維茨基再沒拿過頂薪合約:2010年、2014年、2016年和2017年他先後四次續約,有媒體估算如果他像科比那樣一直領頂薪直到退休,職業生涯總薪資將比現在高出1.9億美元!比起他保持的NBA球員在單支球隊效力時間最長紀錄,這個紀錄可能更加難以打破。

諾維茨基為獨行俠降薪,球迷自發給諾維茨基寄錢表示感謝

諾維茨基還一次次推掉了開價不菲的代言合約。「尤其奪冠后,我收到了一大堆邀約,多到簡直不敢相信。甚至,很多手錶製造商直接寄來了產品樣品。但我都還回去了,我對自己擁有的一切已經很滿足了。既然可以買得起想買的東西,為什麼還要讓它們打擾自己的生活?我只能向對方表示,不好意思,謝謝您了。」

甚至,為了能夠為國效力,諾維茨基甘願自掏腰包購買保險,避免獨行俠和德國籃協在這件事上產生分歧。

「我只想做一名籃球運動員。」如此愛籃球如命、視金錢如糞土的思想境界,堪稱所有人的楷模。

這樣的諾維茨基,這樣的籃球世界盃全球大使,又怎能不讓人敬重?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