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下一個詹皇」先遭鞋商搶人,他的球鞋合約能超LBJ嗎?

NBA樂透抽籤之後,錫安·威廉姆斯,18歲的杜克前鋒,還沒有更新社群媒體。他是真的忙。這位今年7月6日才迎來19歲生日的NBA明日之星,並不用考慮他的下家——拿到狀元簽的紐奧良鵜鶘百分百會選他,就像2003年拿到狀元簽的克里夫蘭騎士毫不猶豫早早敲定勒布朗·詹姆斯。他所忙碌的,是他的球鞋合約。

錫安被譽為「下一個勒布朗」

其實,錫安的忙碌,更像是不堪困擾,因為現在有頭有臉的球鞋贊助商,NIKE、阿迪達斯、Under Armour,以及重新將觸角伸入NBA的彪馬,加上中國球鞋贊助商安踏與李寧,都希望與他簽下一紙合約——一份超越勒布朗新秀賽季簽下的,7年8700萬美金的合約(也有說法是7年9300萬美金)。

這有可能會成為球鞋贊助的定鼎之戰。

就像2003年,NIKE力壓阿迪、銳步,簽下勒布朗,過去16年,賺得缽滿盤滿。

一個數據,2015年是籃球球鞋銷售的巔峰,美國籃球球鞋總銷售額達到130億美金,而勒布朗一個人就提供了其中的2.6%,他的簽名鞋在2015年銷售總額達到3.4億美金。

為什麼是錫安?

錫安被視為未來的NBA超級巨星

如果以15到20年為一個周期,從1984年的喬丹,到2003年的勒布朗,球鞋界也到了迎接另一個超級鞋王的時代了。畢竟,這個賽季的勒布朗無緣季後賽,他已經34歲了。

錫安會不會接班?有可能。而「有可能」三個字,就足以讓人瘋狂一回。

過去的一個賽季,可以稱為「錫安年」,從高中時代,到進入杜克大學,儘管在八強出局,但錫安的熱度從未消散,而長達兩年就直接鎖定2019年狀元秀的瘋狂,在此之前,也只有勒布朗有過。

這到底有多難?舉個例子,2016年,同樣以勒布朗為模板的本·西蒙斯,火遍全美,但在選秀之前,仍然有一些媒體沒有將他視為狀元,而是選了德拉甘·本德爾。

換而言之,錫安在各大行家的眼裡,沒有致命弱點,身高2米01,體重129公斤,彈跳驚人,打法觀賞性極高,且具備現代籃球必有的三分技巧。

對球鞋贊助商而言,錫安還有另一個隱藏價值,因為他不穿「笨鞋」。內線不賣鞋,這是NBA的商業鐵律,因為內線對球鞋的要求更高,緩震、高幫等等細節要求,讓球鞋顯得笨重,打球無妨,踏街堪憂。

即便曾經拿到扣籃王的霍華德,球衣銷售量喜人,但與阿迪達斯簽約期間,也從未成為賣鞋大戶。

錫安在杜剋期間,大多是穿保羅·喬治與凱利·厄文的簽名鞋,這意味著,一旦他進入NBA,他也很大可能穿外線球鞋。

2月份的一場杜克大學與麥可·喬丹母校北卡大學的例行賽對決,被譽為世紀大戰,最低票價炒到了2500美金,按照售票專家們的說法,現役球員,除了錫安,只有一個人能有這樣的魅力,那就是勒布朗,他簽約洛杉磯湖人後,讓湖人客場門票價格上漲了125%。

詹皇隆多觀看錫安大學比賽

拿什麼打動錫安?

從喬丹開始,NIKE幾乎沒有錯過市面上最有價值的球星。

但,是幾乎沒有,而不是完全沒有。

1996年,他們錯過科比·布萊恩與艾倫·艾弗森,然而時來運轉,阿迪達斯自毀前程,因為設計問題,阿迪與科比終止了合約,NIKE趁虛而入;銳步則沒有打好艾弗森這手牌,品牌影響力又開始下滑,加上艾弗森的巔峰期並不長,他的簽名鞋也在2004年之後一蹶不振,銳步最終被阿迪達斯收購,NIKE不戰而勝。

2013年,他們痛失斯蒂芬·柯瑞,坐看他轉投Under Armour。連續拿到兩屆例行賽MVP、且率領金州勇士例行賽73勝,柯瑞與Under Armour成了NIKE心頭大患。

好在科比在職業生涯最後一戰轟下60分,淡化73勝奇迹,勒布朗又通過搶七擊敗勇士,奪走總冠軍獎盃,加上NIKE另一位力捧球星杜蘭特加盟勇士,才讓柯瑞與Under Armour的威脅大減。

對NIKE而言,錯失柯瑞是前車之鑒,但對阿迪達斯、安踏、李寧乃至Under Armour而言,再造一個球鞋界的柯瑞,甚至是加強版的,除了搏一把,又怎麼會有其他選擇?

事實上,如果不是一場意外,錫安應該已經與NIKE簽約了。

過去十多年,NIKE想要簽下的新秀,基本都未旁落。2007年,杜蘭特決定參加選秀,阿迪達斯想要打破NIKE的壟斷,他們在NIKE開出的6000萬美金合約的基礎上,加了1000萬美金,但杜蘭特還是看重NIKE的影響力,拒絕阿迪阿斯。

但錫安現在的態度,看似有些鬆動。

一切都源自2月份的那場世紀大戰。

那場比賽,錫安穿著NIKE出品的保羅·喬治簽名鞋出場,結果踩破球鞋,右膝一級扭傷,第二天,NIKE股價下跌1.05%,損失超過11億美金,更糟糕的是,錫安對NIKE的關係,也有了些許裂痕。

所謂秦失其鹿,正是這次意外,讓阿迪達斯、Under Armour以及安踏、李寧們重燃雄心,他們看到了簽下錫安的機會。

阿迪、Under Armour、彪馬與安踏、李寧們,能打動錫安的,除了保證自家的鞋決不可能被踩破,就是價碼。

用《教父》的經典言論來說,「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我會開出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

比如,一個超越勒布朗新秀賽季球鞋合約的價碼。

錫安穿NIKE鞋受傷

錫安值多少錢?

過去三十多年,球鞋贊助商都會提前布局,眾望所歸的未來之星進入NBA,都會收到一份來自球鞋贊助商的合約。

然而,這份合約並不會大到令人瘋狂,年輕人有著太多的不可確定性,只有少數人能讓球鞋贊助商不顧一切豪賭一回。

2003年,NIKE與勒布朗簽下一份7年8700萬美金的球鞋合約,在當時NIKE簽下的所有運動員中,僅次於如日中天的高爾夫球王泰格·伍茲,當時伍茲的合約總額達到一億美金。再做個對比,同樣是2003年參加選秀的卡梅羅·安東尼,被譽為天之驕子,NCAA冠軍,當選四強賽MOP(最有價值球員),與NIKE的合約是6年2100萬美金。

2007年,NIKE與杜蘭特簽下一份7年6000萬美金的合約,擊退了阿迪達斯的覬覦。

1996年,銳步與艾弗森簽下一份10年5000萬美金的合約,而在2001年,這份合約轉為終生合約;同樣是1996年,阿迪達斯與科比簽下一份6年4800萬美金的合約,單就賽季收入來看,超過了艾弗森。

1984年,NIKE與喬丹簽下了一份5年250萬美金的合約,現在來看這個數字,並不誇張,但這是革命性的一次簽約,對NIKE,對籃球運動鞋,對NBA來說,都是如此。現在,喬丹每年仍然能從NIKE的球鞋銷售中獲利6000萬美金。

勒布朗經常說,「麥可為我們開闢了道路」。不只是球場,球鞋贊助,也是如此。

回到2019年,錫安能成為杜蘭特、艾弗森、科比?還是更領先一步,成為勒布朗、喬丹這樣劃時代的鞋王?

NIKE的選擇,將決定錫安第一份球鞋合約的上限——如果NIKE認為錫安能接力勒布朗,那就會像2003年砸勒布朗那樣不惜一切代價,並且帶動競爭對手哄搶;如果NIKE覺得錫安價值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大,那麼就會像2010年,銳步給狀元郎約翰·沃爾開出5年2500萬美金的合約,NIKE認為貨次價高,轉身走人。

錫安的態度,將決定他第一份球鞋合約的歸屬——如果他仍然對NIKE念念不忘,就很可能像杜蘭特,哪怕NIKE的競爭對手開出高價,仍然會選擇NIKE,如果他更願意考慮合約大小、股份等因素,那麼他就有可能像柯瑞那樣,向NIKE說不。

但無論是NIKE要想簽下錫安,還是阿迪達斯、安踏、李寧們要虎口拔牙,都需要開出一個驚人的價格。

超越杜蘭特,又或者超越勒布朗?7年1億美金?

都有可能。

錫安面臨抉擇

結語

然而錫安面臨的,也不只是美好未來。

縱觀歷史,喬丹與勒布朗的職業生涯軌跡,與籃球運動鞋的銷售軌跡,有著驚人的重合。

喬丹開創了一個時代,並且在他的時代,將一切推向巔峰;勒布朗接棒,在時代的推動下,進入了另一個巔峰。

但籃球運動鞋的紅利要吃完了,至少增長率已經下滑。

球鞋的銷售量在2015年達到巔峰,但過去三年,再也沒有一年總銷售額達到130億美金。過去很多年,球鞋不只是打球,也是休閑、時尚的代言詞,現在,單純的運動休閑鞋正在擠壓球鞋的空間,2017年,運動休閑鞋的銷售額上漲了17%,達到96億美金,未來超過籃球運動鞋的銷售額,也不會讓人意外。

這是錫安有可能遭遇到的窘境,不只是他的球場表現,還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即便錫安真的簽下一份巨額合約,能否掀起籃球運動鞋的銷售高潮,也需要看時代的變化。

還是那句老話。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