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一邊倒的西冠太無聊?請記住這群男人向死而生的戰鬥

拓荒者又一次在第四節崩了,這直接宣判了他們系列賽的死刑。

拓荒者主帥,一張被球迷們戲稱為「poker face(撲克臉)」的特里·斯托茨在賽後的新聞記者會上聲音有些嘶啞。一整場比賽,他都在不停地撓頭。

斯托茨說:「對手在不斷得分,我們始終打不出我們需要的反擊。我們投了很多勉強出手的高難度投籃,我們投丟了,我們的進攻完全崩盤了……」

勇士隊又獻上了一場「殺人誅心」式的勝利,全場比賽的走勢和系列賽第二戰幾乎如出一轍——弱者姿態的拓荒者率先打出氣勢,取得十多分的不小優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絕對實力的劣勢開始漸漸展現,勝利的天平不斷向勇士傾倒。最終在關鍵的第四節,勇士完成決勝攻殺!

這是一輪註定沒有太多懸念的系列賽,儘管開始前大家都知道,勇士隊最厲害的進攻核武器杜蘭特,將有很大的可能全部缺席。對於拓荒者來說,他們面對的是強大的衛冕冠軍,是在火勇大戰中成功勝出,重新找回士氣和凝聚力的衛冕冠軍。

這是勇士兩連冠之後的第三年,這是公認的最艱難的一年。第三年,常常意味著球隊初奪冠軍時的凝聚力漸漸下降,核心球員面臨著離開還是留下的重要抉擇,全隊的雄心和求勝慾望,也已經不似當年一樣,在每一個夜晚都如此強烈。所以我們看到,勇士在例行賽,乃至季後賽首輪,已經不記得有多少次,因為自己的放鬆、懈怠和輕敵付出代價。

但杜蘭特的突然受傷,讓勇士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局,困境之中的他們爆發出了驚人的能量,展現了衛冕冠軍的強大底蘊和意志。他們連勝兩盤淘汰火箭,他們找回了專註,增強了信心,他們堅信沒有杜蘭特絕對不是世界末日,他們用團隊的力量,一樣可以捍衛冠軍!

大戰將至,斯托茨曾經當眾進行過戰鬥動員:「在NBA,沒有什麼不可能!當你擁有利拉德這樣的球員,你永遠都會有機會!」

可是,真的有機會么?從場面上來看,拓荒者三場都有機會,大部分時間比分都沒有被完全拉開。可如果你仔細分析,你會發現這支拓荒者,即便面對無杜勇士,實力也處於明顯下風。他們的核心「雙槍」面對水花並沒有優勢,他們的可以支配球、處理球的點數量遠不如勇士,他們的陣容深度有限,分區決賽經驗更相去甚遠。

如果你是拓荒者,你該怎麼辦?明知不敵,明知難勝,你還敢不敢亮出自己的佩劍?

三場比賽,拓荒者全輸了,他們沒有留下勝利,但至少留下了向死而生的信念,留下了背水一戰的決心。

這支球隊上一次進入西區決賽,還是18年之前,那支球隊的主力還是皮蓬、拉希德·華萊士、薩博尼斯、「小飛鼠」斯塔德邁爾……過去的18年裡,他們始終沒有成為過頂級球隊,從沒有觸碰奧布萊恩杯的機會,現在的拓荒者,幾乎是一支完全由underdog組成的球隊。

當家球星利拉德上完大四才參加選秀,進入NBA之後,他始終因為球隊平淡的戰績而被忽視,從來沒有在球迷投票中被選進全明星;二當家麥科勒姆高一的時候只有1米57,沒人覺得他能打NBA,儘管拿到了最快進步獎,儘管拿到了億元合約,可人們在討論聯盟一流得分後衛的時候,常常不會記得他的名字。

鋒線兩將阿米努和哈克萊斯,一直是普通的外線藍領;替補控衛塞斯·柯瑞,在漫長的時間裡活在哥哥的陰影之下;曾經貴為榜眼秀的埃文·特納最終沒有成長為球星,職業生涯輾轉漂泊;初入NBA時表現驚艷的投手胡德,離開爵士之後起起伏伏,人們說他江郎才盡、不過爾爾……

但這支球隊當中,有著令大多數NBA球隊都羨慕不已的球隊氣氛,他們彼此包容、信任,他們像家人更多過隊友。利拉德曾經這樣評價自己和麥科勒姆的友情:「我們有著相同的經歷,都經常被低估,在高中沒有受過什麼關注,大學打了十年才進了NBA,我們天生就是一對夥伴。」

他們用了一個賽季的努力拿到了西區第三的名次,卻在季後賽開始前不久折損了內線核心努爾基奇。有人說:「看吧,他們完了,誰能在首輪挑到拓荒者,就能在家燒高香啦!」不少人覺得拓荒者甚至過不了首輪,他們打不過天賦超群、飛天遁地的雷霆。

兩輪季後賽,拓荒者用行動告訴所有人,我們是怎樣贏得西區第三的名次。面對能蹦能飛的雷霆,拓荒者的整體防守嚴密而堅韌,所有人都記得利拉德第五戰的炸裂絕殺,但真正幫助他們晉級是對威少、喬治的成功限制,是縝密嚴謹的防守體系。

面對兵多將廣、章法十足的金塊,拓荒者又將球星的作用發揮到了極致,正是雙槍那些強橫而毫不講理的高難度投籃,打碎了金塊的體系。殘酷的搶七大戰,開局大比分落後,拓荒者沒有鬆開自己緊咬的鋼牙,他們一球一球投回來了,一錘一錘把對手砸碎了!

麥科勒姆說:「你永遠都不會希望自己的季後賽之旅停下來。」

可面對勇士,拓荒者已經臨近了自己的極限。準決賽中穩定的第三火力點胡德搶七戰受傷離場,可經歷了短暫的調整,他依然站在了西決的賽場。胡德說:「受傷的地方還是很疼,但我想打,我可不是個懦弱的人,我能面對這些。」雙槍的體能也遭遇嚴重消耗,利拉德肋骨在第二戰受了傷,西決第三場帶傷上陣,賽前沒有人知道這個消息,直到賽後才被媒體報道出來。

利拉德是個硬漢,他賽後說,他覺得自己還能像從前一樣一場拼40分鐘。但他隨即又感嘆:「但這真的太累了……」體能影響了利拉德的發揮,三輪系列賽,利拉德的得分一直在下降,他和麥科勒姆無法肆意攻殺對手的籃下。但他們仍舊頂著壓力,勇敢地投出那些劃破長空的投籃。

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並不僅僅是拓荒者的搏命姿態,而是他們在明知取勝希望渺茫的情況下,仍然在冷靜地思考,仍然在積極地調整。他們也可以選擇以一種無所顧忌的狀態,上去猛衝猛殺圖個痛快,可他們沒有,他們不逞匹夫之勇。

西決首戰,拓荒者沒有包夾柯瑞,被勇士一招高位擋拆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次戰他們立刻做出改變,兇狠地夾擊柯瑞,但在進攻端面對勇士對雙槍的包夾,他們的槍膛打不齣子彈了;第三戰他們再次迅速變陣,用投籃更好、射程更遠的白人大個子雷納德替換坎特,上半場一度受到奇效,他全場得到16分。但隨著比賽深入,拓荒者難以匹配勇士的強度,比分很快被逆轉。

最令人動容的一刻,發生在第三戰的尾聲,已經打光了子彈的拓荒者,在絕境中排出了一個此前從未使用過的「五小奇陣」,他們瘋狂投射逼搶,但卻不會護筐,一次次被對手洞穿禁區。就像是城破之後的戰士,揮舞著戰鬥在和對手的坦克裝甲進行巷戰。何其悲壯,何等蒼涼!

「我們每個人都充滿了榮譽感,不管是球隊還是個人,我們在這個賽季都經歷了太多太多,」麥科勒姆說。現在,拓荒者出局已經是時間問題,所有人談論的,不過是勇士橫掃晉級的可能性。斯托茨並不避諱這個話題,他說:「我們會保持鬥志和慾望,去力爭贏下這場比賽。但只要我們付出了全部的努力,任何結果我們都能夠接受。」

向死而生的拓荒者,最終或許難逃一「死」,可他們呈現了「生」的勇氣。摩達中心亮眼的紅色,就是他們求生的熱血。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