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終於進入白熱化的東決,和應該做點改變的公鹿
暴龍和公鹿的比賽,在來到多倫多之後,終於進入了白刃戰和第二階段。

這輪系列賽開始之前,看陣容和近期季後賽表現,能把兩邊開局勾斗的心思猜個七七八八。

公鹿的禁區防守控制籃下聯盟第一,而多倫多的球星里,倫納德不是攻框類的球星,洛瑞也不以突破著稱,西亞卡姆例行賽每場都要被字母哥照料。所以,基本不用太指望暴龍能威脅到公鹿的籃下,而公鹿一定會仗著倫納德出球不好的頑疾,追夾他的擋拆,考驗暴龍季後賽投籃履歷極差的射手。

因此,多倫多射手的回應質量會成為這個系列賽的重中之重,而這個隊玄幻就玄幻在,作為一個例行賽先發五人都可以當義大利炮拉開空間的組合,強行在季後賽把自己打成了三八大蓋。作為2019年聯盟排名前五的進攻球隊,生生打出了90年代的空間既視感,倫納德估計頭都大了——媽個雞,怎麼比賽突然變難了?

這問題也不是像隔壁拓荒者和勇士那種側翼的空間和五號位護框困難,這種配置上的無解難題,純粹就是打死都發揮不出例行賽的水平,這就純粹是風水問題了。

而暴龍的防守端也會面臨一些抉擇。

19年的公鹿陣容里雖然沒有柯瑞湯普森這種神仙級別的射手,但最強的收官陣容里同樣沒有伊戈達拉和格林這種可以被戰略性放棄增加協防部署的拖空間點;並且不像騎士和火箭,擺出最強空間陣容時籃板護框不能兼顧(卡佩拉和特里斯坦會下去),而大洛是可以兼顧籃板保護和空間的。

即使是防守資源優質如暴龍,他們也必須要在封鎖字母哥和三分群裡面選擇一個,而如果選擇封鎖字母哥,則必須要在密爾瓦基的外線里做一個試探——我要抓一個球員成為我們的放空點,是誰這麼幸運呢?

而多倫多不是不能接受在密爾瓦基的客場付出一場的代價,於是在G3之後,公鹿找的辦法,就是調整西亞卡姆去防布萊德索,倫納德去防字母哥,洛瑞去防米德爾頓。

 

這個對位調整的賭博之處在於,米德爾頓是一個很難被一號位防住的人,而布萊索的遠射和錯位單挑沒準會蘇醒,但一旦賭贏了,米德爾頓沒辦法打出錯位優勢,而布萊索又遲遲沒辦法做出回應,那西亞卡姆將可以攜手和倫納德鎖住字母哥突破的角度。

而一旦字母哥的主攻被按住,沒辦法策動三分群,要依靠球隊的外線單挑手去接管比賽時,負責對位揚尼斯的倫納德就可以發揮他的協防快手了。

譬如下面理都不理外拆字母哥的小卡……

一個有趣的事實,比起90和00年代騎馬與砍殺拉開攻防的思路,對位的更改已經不大以能防住對方為目標,而轉以提供更好的協防價值和團隊防守,也就是多元化戰爭的時代了。

 

字母哥這一場用提速適應了暴龍的防守,照舊25分10籃板,但比起在密爾瓦基的兩場,全隊的進攻效率和流暢度天淵之別,這就是倫納德+西亞卡姆掃蕩出來的功效了。

因此,暴龍用防守、低效肉搏這種世紀初的風格磨硬了公鹿挽救了賽點,今天找碟下菜故伎重施,字母哥適應了多倫多的地板,米德爾頓終於開始對不叫波士頓塞爾提克的球隊打出了接管球,然後

多倫多暴龍隊的三分群,終於鐵樹開花了。

當洛瑞再次11投25分6助攻,打出第一場的超高效率並投中干拔跳投;當小加索三分6中3投贏對面大洛;當鮑威爾能在替補席和銜接段颳走15+的分數;當寒冰射手和北境之王范弗里特6投5中,重新打出如下絲滑的出手和飄柔般的自信的時候,暴龍是不可能被擊敗的——下圖這樣的24號和23號連線,可不是誰都能做的。

 

這樣的比賽實在是能讓本賽季一直追暴龍的迷感動到確認一下太陽升起的方向,但就在暴龍賽季至今最關鍵的一場球里,就是贏來了這樣精彩的全隊爆發,你不得不為他們表示敬意。

暴龍接下來要注意的

1.無論再怎麼樣,他們的輪換都比對面短和緊湊的多,而他們的超級巨星有了不怎麼輕鬆的膝傷,系列賽往後拖,不利的還算他們。

2.關於射手群的事情,指望范弗里特一直6投5中,或者期望每場洛瑞都能打出11投25分這樣振奮人心的表現,是不現實的。但是,指望小加索在被放空后能維持這兩場的效率,期待洛瑞能更多的增加攻擊戲份,每場都能投進錯位單挑后的遠射,就是暴龍必須該做到的分內之事了。

 

事實上,公鹿對於洛瑞的擋拆,大部分換防都給的非常輕鬆,屬於一種聽之任之的狀態,他必須用錯位單挑撐住自己的尊嚴並給到公鹿懲罰。

 

3.系列賽四場,鮑威爾的上場時間變化——9分鐘、24分鐘、29分鐘和今天的32分鐘,他本輪的投射履歷可要比范弗里特好很多。納斯教練得試著持續維持他的上場時間,把輪換朝他這裡傾斜了。

對於公鹿來說,2-2的比分倒是不算什麼不能接受的結局。系列賽開始前再看好公鹿的球迷,也會覺得吃掉暴龍這樣的強敵是六場的事情,不可能摧枯拉朽的一波流淹沒,但面對暴龍G3如此程度上的激進調整,面對能在多倫多主場拿下賽點的機會,面對夜長夢多的強敵,公鹿對做出的反制其實是有些讓人失望的。

——雖然剛結束的這場沒有打好,但布羅格登近期的狀態和三分手感好於布萊索依然是不爭的事實。布羅格登哪怕11中2,他在場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比布萊索更能牽動暴龍的協防讓對方猶豫,射手的真正價值永遠在投進球之外。當你被放空的時候,哪怕6中3,也已經不是一個合格的空間點了。

因此在G3之後,我猜測BUD教練可能會換布羅格登上先發,或者更謹慎的觀察布萊索的投籃狀態,但很遺憾,這個調整並沒有在開局看到,來的慢了一些。

——東決之前就說過,公鹿隊可能是東西決四強里唯一一個輪換都沒砍過,一路9人10+分鐘就9-1過來的球隊,因此他們的完全體還是未知的。而字母哥和米德爾頓都是能場均40分鐘的人物。東決搞到現在,排掉雙延長那場,字母哥的主場時間,37、34、34;米德爾頓是34、28、36。

這可是東決、這是搶七、這可是能拿到賽點的機會,對面可是暴龍和倫納德,BUD教練真的不考慮一下把時間從康諾頓和伊利亞索瓦之中均出來一點嗎?

因為體型和防守資源問題,暴龍的防守底線可能是全聯盟最高的球隊了,他們是極度少有的一二號位的協防功底都很強,從而五個人都能提供掃蕩和收縮的球隊。因此,當暴龍改了對位之後,公鹿的進攻是確確實實被威脅到的,而公鹿的防守,重點護禁區和倫納德單挑,不理外圍部分射手的策略不大會改。

即,如果持續這種消耗戰,公鹿的進攻效率上不去,而暴龍的射手有機會爆發,那公鹿系列賽的危險程度可就不好說了。

除了布羅格登上先發/提升時間,一個有點膽大的猜想,擺希爾+布羅格登+米德爾頓+字母哥+大洛的陣容,由大再化小,防守端用希爾對格林,用布羅格登照料洛瑞,字母哥和米德爾頓延續對位,可能會極大的緩解如今進攻端的空間。

無論怎樣,能看到東決又要打個六七場,總歸是一件讓球迷歡欣鼓舞的事。

28卡,丹尼格林,范弗里特這哥仨准一個,真的只需要准一個。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https://bbs.hupu.com/27538202.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