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別替他的離開婉惜!想上太空的「法國魔術師」,打NBA只是副業而已

關於今天文章主角的這個故事,可能大家都聽過:

那是一個選秀前的例行訓練,端著咖啡四處溜達的Diaw注意到了頭頂的新奇玩意,問道:

「這是什麼?」

「這是垂直彈跳測量機,透過觸控上方的活動橫杆的數字就可以知道你能夠跳多高。」

「哦,那我們隊摸高最厲害的傢伙是誰?」

「哈哈,是Stoudemire,他摸到了全部的橫杆。」

Diaw若有所思,他走到場邊放下咖啡,踢掉拖鞋,再回到機器旁邊縱身一躍,唰唰唰,全部橫杆都轉動了起來。於是他又穿回自己的拖鞋,端起咖啡,大搖大擺的走開了。嘟囔道:

「不難嘛……」

Boris Diaw,我們印象裡的「懶癌」晚期患者,曾經也是擁有優秀身體素質的存在。在當時,法國球迷談及這位天賦滿滿的年輕人說的是 :

「他的運動天賦簡直霸道。」

而如今,若要評他是傳說中街頭球場「四大怪傑」的結合體似乎也並沒有什麼不妥:

「高瘦遠投王」——他能拉到三分線外,甚至能一場比賽裡投進五記三分,把對手的高大內線搞得焦頭爛額。

「矮壯籃板怪」——於內線而言,Diaw真的不算高。可是,在剛剛結束的歐錦賽裡面,他已經成為歷史上排名第三的籃板手。後面是AK47,前面是大Gasol和德國坦克。

「勾手老大爺」——豈止是勾手,當這位老大爺落在低位,就彷彿有一種天然的法式威脅。如果非要說,那他應該是老爺子級別的經驗,就像球場老油條,卻同時又有豐富多彩五彩斑斕的進攻手段。

「靈活死胖子」——嗯,這個可能是最有話可說的了。他能拖著看起來臃腫的肚皮在籃下轉身然後低手上籃,也能以一個逼真的假動作把人晃起來,然後踏著招牌的「月球漫步」在你眼前把球放進。

更有意思的是,他還是一名出色的傳球手。

在剛剛來到NBA的時候,Diaw甚至因為更熱愛傳球而不是得分導致與老鷹分手。

數年後在山貓也是如此。當他遇到不喜歡的體系和教練,當他們不尊重他的打球方式——熱衷於讓他成為一名拼命進球的砍分狂魔。他的才華就會被掩沒。

Diaw是真熱愛傳球。他不會在乎自己的得分亦或是其他數據,他只想在場上做出貢獻,哪怕這樣不容易被人記住。

甚至就連對於是否願意成為全明星這樣幾乎是個球員都會追求的目標,他的回答是:

不怎麼想。

這個法國人就是想打自己風格的籃球。

而他的傳球才華始於家庭:

Diaw的母親,曾經的法國國家隊隊員,這麼教導他:「讓你的四名隊友都參與進攻,這樣的比賽才有意思。」

他們心中的理想籃球是民主式、所有人都參與的,即不斷地分享球:

「我們在這裡是這樣打球的,在進攻中所有人都能摸到球,而且大家打球都很無私,以成為一名出色隊友為目標。我們為隊友而打球,希望讓大家都能從其中獲得快樂。」

所以,當他來到太陽或者馬刺這樣適合自己風格的球隊,他就會發光。

——可這也是後來我們才知道的。

「初到太陽時,全聯盟都認為他是NBA中最沒進取心的人。」 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和Nash們一起,在D’Antoni手下創造了聲名遠揚的「七秒進攻」的奇蹟。

Diaw這樣一個極靈敏的內線,對太陽的快速推進自然功不可沒。而他一手絕妙的傳球亦有了用武之地,與隊友們的瘋狂出手簡直不謀而合。

場均13.3+6.9+6.2,他獲得了「進步最快球員」的年終大獎。

Diaw在太陽生涯最接近冠軍的時刻,倒在的是馬刺腳下。這個故事大家都知道,這裡我們不多贅言。

而Diaw真正圓夢冠軍,也正是在馬刺。

11-12賽季,Diaw終於在時隔多年後與Parker重聚——他也可以選擇正如日中天的塞爾提克,但他覺得可能在聖城能更如魚得水,他想再次打回自己喜歡的籃球,而不是重蹈覆轍。

於是,他如願了。在Popovich麾下,他和隊友們產生極好的化學反應。

場上,他是替補陣容的引擎;

場下,他是更衣室裡的咖啡機。

再於是,他們奪冠了。

當他和親愛的法國隊友再次相聚,當他站在有鄧肯守護的禁區,當他有了Green、Mills這樣一群優質射手,當他來到最是合拍的聖城。

雖然過程艱難,但也算是水到渠成。這位法國天才終於在流浪多年後,在一個最是歡喜的地方,捧起絕大多數人都垂涎的歐布萊恩盃。

2017年9月17日,Diaw正式宣佈,他已經和法國聯賽球隊Paris-Levallois隊簽約。才華橫溢的法國人已經離開了NBA,我們應該感到惋惜嗎?

千萬別。

於浪漫的法國人而言,生活不只籃球,他還有美食、潛水、旅行、紅酒、做導演、攝影這些多姿多彩的生活要過呢。

「肯定的,我並不是說著玩玩的,我想上太空。我不知道有生之年人類前往火星是否會成為可能,如果有可能我一定會嘗試。」

嗯,可以,這很Diaw。

這真的很屌。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