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稱讚簡訊能幫勇士渡劫嗎?Iggy:我希望柯瑞知道自己有多好

按照伊戈達拉現在的性子,每一場比賽的勝負其實都沒有那麼的重要。他很確定自己想要再奪總冠軍,可是卻直言並不享受這樣的比賽。

在的專訪中,伊戈達拉敞開了心扉。

「我很奇怪,我愛籃球,卻不愛比賽。」35歲的伊戈達拉竟然會在總冠軍賽的舞台上說這樣的話?他想要界定出籃球和比賽的不同。

「如果我們沒有一直贏下去,好像就是失敗了一樣。」這種邏輯,是伊戈達拉最為痛恨的地方。所以,他希望其他球員可以理解他的理念,籃球是籃球,比賽是比賽。如果我們可以不把勝負看的那麼重,只是抱著享受比賽的態度,快樂也就會源源不斷的到來。

到了這個年紀,原本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伊戈達拉卻說,他其實並沒有特別的享受這樣的賽季。因為「我的腦子總是不停的擔憂,我沒有辦法徹底的休息和放鬆。」

最為令他費神的就是如何引導自己的隊友,以及如何告訴別人他的隊友有多好。

第二場之後,伊戈達拉投中了最後的那個關鍵球。 可是賽後的更衣室里,他不停聊著的,確實柯瑞。他想讓人們意識到柯瑞的價值。實際上,伊戈達拉幾乎每天都會給柯瑞發簡訊,然後告訴他:你是我見過的歷史上第二好的控衛。

誰是第一?魔術強森。伊戈達拉覺得強森是控衛的巔峰。

第三場,柯瑞拿了47分。伊戈達拉為對方十足的高興。

「我正要說呢,人們總是低估柯瑞,那47分就是又一個例子告訴別人他到底有多優秀,希望有一天等到蓋棺定論的時候,人們會給他一個公平的評價。」

不僅是柯瑞,Iguodala發簡訊的對象還有很多。克萊、杜蘭特、格林,利文斯頓,甚至是隊中的那些最年輕的球員。他需要不停的提醒對方,他們有多好,以及享受比賽有多麼重要。

可是他自己呢?

這個從一開始就不太被寄予厚望的人,又有誰去真正的提醒別人去感激和珍惜他的價值和表現。這位手握三金,拿到總冠軍賽MVP的人,卻仍然在被討論是否應該在未來進入名人堂。

「好像我對於自己的成就沒有那麼在意。或者說我沒有在意到我應該在意的程度。在這一點上,我很奇怪。」 伊戈達拉說。 他不太喜歡人們議論他的價值和成就,甚至無所謂於別人的評價。外界的事物似乎很少能夠影響到伊戈達拉。他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甚至是那本即將出版的自傳《第六人》都被伊戈達拉稱作為給自己心靈和旅程的治療過程。

他回憶著自己一路以來的經歷,如何處理自己和外界的關係。這本書是送給自己的禮物。而至於別人呢?「也希望能夠幫到他們吧。」

以下是專訪內容:

記者:安德烈,你們現在落後了一場比賽。又沒有了杜蘭特。你能否讓我知道現在你有多擔心你的球隊,你現在是焦慮還是依然非常自信面對接下來的比賽?

伊戈達拉:我想你必須在打每場比賽的時候,帶著自信。這就是每一個NBA球員都需要的東西。當你開始動搖了,馬上就能在比賽中體現出來。我們有很多球員都擁有巨大的自信,也有很多的經驗,我們可以做的越來越好。你希望相信他們。你不可能用一個人頂上杜蘭特,也不能用一人頂上克萊的空缺,你必須集中力量做到。我覺得昨天(第三場)我們有些地方做的不錯,有些地方我們沒有做到該做到的水準。所以我們往前看,繼續努力。這裡面會有輸贏,但是你要理解這全部都是讓自己變得更好的經驗。所以我們試著用這些經驗,把他們帶到第二場去。

記者:之前人們覺得杜蘭特可能會打第四場,你是什麼時候知道他不能打的?什麼時候他在第四場肯定回不來了?

伊戈達拉:第四場嗎?我剛剛知道,你剛跟我說的。

記者:我跟你說的(你才知道)?

伊戈達拉:是的。現在確實太多問題了。這個人要保持健康,那個人要保持健康,我要保持健康。這都是籃球的一部分。有些時候,你必須要攀爬布滿岩石的高山,或者你跨越了險峰。你必須要集中注意力,聚焦,盡你最大的努力,把你放在一個好的位置。這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無論我們在出戰的時候面臨了什麼,我們都要自信,相信我們彼此。

記者:你曾經說過,人們總是低估了柯瑞。你覺得第三場的比賽像是一個例子真正的向別人說明了你一直想告訴別人的事情?

伊戈達拉:是的,我就是想說這一點。他真的在籃球比賽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記。他得了足夠的分數,他把我們全隊都扛在自己的身上,這是非常難以做到的。希望人們有一天會真正的意識和感激他。這就是我們生活的時代,當你在這樣的時刻里你就會去遺忘他的價值。希望最終有一天,他能得到人們最公平的評價。

記者:你總是想要保護別的球員,那麼你呢?你認為人們真的足夠知道和珍惜你的價值嗎?因為現在你會聽到有這樣的討論,就是你是否應該成為未來名人堂的成員。對我而言,這是毫無疑問,沒有任何懷疑的,但是這個討論會困擾你嗎?

伊戈達拉:不,完全不會。我不知道,我很奇怪。我真的不太。

記者:你確實奇怪……

伊戈達拉:是的,確實。我不太去享受我自己應該享受的成就。我不是特別喜歡打比賽,我卻很喜歡籃球。現在有太多事情正在發生,就像現在有太多的比賽似乎你如果不持續的贏球,你就是失敗。比起去享受它,你似乎是被它牽著鼻子走。我意識到了這一點,然後盡量想讓別人也去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我猜我的腦子一直都在焦慮著,我沒有真正有時間坐下來和放鬆,但是有一天,我會。當我離開的那一天,我會去徹底的退休。打打比賽,然後開心度日。

記者:你在說退休,我本不想問你這個,但是既然你已經說了。你可不可以讓我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嗯,這就差不多了」,或者擁有那種也許很快我就會離開的想法?

伊戈達拉:我的意思是,這個已經在計劃之中。15年的職業生涯我肯定是離退休那一天越來越近了。

記者:肯定是越來越近,不會越來越遠。

伊戈達拉:我不是說我明天,或者下周,或者下一個月。倒不會這麼快。但是也許就一兩年之後。我知道自己能打4到5年,但是我不會。我知道我的最後一年我會盡量去享受快樂。所以,當我開始不停的尋找著樂子,我開始不停的講笑話,你就會知道,那就是我最後一年了。

記者:聊聊你的新書吧,《第六人》,6月25日就會正式上市了,這本書到底寫了什麼,你可以讓我們知道嗎?

伊戈達拉:這本書就是想告訴別人,最初的時候外界對我的預期很低,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變得多好。後來我又是如何意識到我可以變得更好,然後提升人們的預期,回報人們的預期。然後你如何在一些你待過的城市,適應那裡的粉絲和教練,掌握你自己的經驗和狀況。如何引導自己的NBA的生活。引導那些感受,然後依然對自己保持真誠。從我的成功中,了解在這裡和那裡的所做的犧牲。以及如何平衡這些。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治療過程。非常好。

記者:對你還是對別人?

伊戈達拉:對我,是給我自己的治療過程。

記者:也許對別人也會是,因為你可是很多人的精神引導?

伊戈達拉:是的,希望對別人也是。我會經常跟我的隊友有一些深層次的對話,比如我們到底期待著什麼,當有些事情到來的時候,你應該怎麼去回應,當你看到有些事情即將來臨的時候,你如何去主動爭取。在這個聯盟里我最大的快樂就是這些我擁有的兄弟情誼。

記者:安德烈,你知道別人都會說採訪你是不容易的事情。因為你非常難以開誠布公地聊自己。所以我去和你的朋友TJ聊了一會,就像是我上次跟你說的。他跟我分享過一個故事,就是你們在大學的時候,因為他很會運球。然後你說,我會從你的手上抄截。他不相信你直到那個時刻發生了。他隨即對你另眼相看。你覺得是不是在你的身上的預期總是沒有那麼高,但是你總是能夠找到方法向別人證明他們是錯的?

伊戈達拉:我想只是試著去理解所有的東西。試著去汲取所有的只是。你要去感受別人。我覺得我們都要去試著獲得真正的友誼,然後對那些錯誤的人保持距離。你永遠都不是完美的。有的時候,你把好人推的很遠,卻把不好的人拉的很近。這就是當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球員身上時,所帶來的東西。每個人都有聲音和意見,你必須要小心你到底對誰敞開心扉。這就是需要引導的事情。

記者:再拿下一個總冠軍是不是你想做到的事情?

伊戈達拉:肯定的,這非常很重要。我不應該說很重要。這是一個目標。有些時候你必須要真的為此復出巨大的努力。把整個心都投入進去。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