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海外苦熬17年回國處處碰壁 Nurse圓夢成NBA主帥

暴龍主帥Nick Nurse只是一個菜鳥主帥,卻在2019年東區決賽和總冠軍賽展現出卓越的執教才華,橫空出世,讓人大吃一驚。

天才教練?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Nurse為今天的成功足足準備了30年。

Nurse22歲出任大學助教,23歲到英國籃球聯賽兼任主帥和球員,39歲回到美國出任發展聯盟主帥,一干就是7年,46歲出任暴龍助教,直到2018年51歲才出任暴龍主帥。

在出任暴龍主帥時,Nurse已經為這個位置準備了30年,天才教練?

或許這個世界上有這樣的天才,但Nurse的成功不能用天才兩個字簡單歸納,他的成功=時間+勤奮+汗水+創新。

看完Nurse的職業生涯,我們很容易認為,Nurse就是教練界的Curry。

Curry用自己的勤奮和投籃改變籃球運動,證明身體素質普通的人也可以成為超巨,Nurse在教練界也做到了。

Nurse和Curry的故事不止適用於籃球界,也適用於任何一個行業,都是很好的勵志偶像。

陰差陽錯-Nurse因意外選擇籃球

1967年7月24日,Nurse出生在美國愛荷華州卡羅爾,從小運動能力一般,卻極其聰明,接觸一項運動,就很快能夠上手,掌握這項運動的技巧,並且敢於嘗試。

在Nurse家裡的後院裡,有一個撐桿跳的架子。

Nurse一個哥哥曾經在撐桿跳的時候,摔斷了骨頭,但Nurse小時候不怕,經常和另一個叫Steve的哥哥比賽撐桿跳。

「他(Nurse)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傢伙,什麼都敢嘗試下,籃球、棒球、撐桿跳什麼都干。撐桿跳沒有墊子,我們就背著媽媽,把沙發墊拿出去用。」Steve回憶說。

Nurse觸類旁通,就讀於Kuemper Catholic高中,高四(美國高中四年)時他是州撐桿跳運動員、棒球先發投手、橄欖球隊四分衛和籃球先發控衛,帶領球隊拿到州3A賽籃球冠軍。

Nurse此時面臨抉擇,大學時選哪項運動呢?橄欖球是Nurse最擅長的,但他知道自己的身體適應不了下一級別的對抗,更不用說打職業了,於是決定選棒球。

Nurse答應以walk on(沒獎學金)身份加盟北愛荷華大學棒球隊,但一個意外改變了Nurse的決定。

愛荷華州每年都要舉辦高中籃球全明星賽,名為Dr. Pepper全明星賽,Nurse獲得參賽資格。

ED Conroy是全明星先發控衛,Nurse是他的替補,但在比賽開始前,Conroy訓練時肋骨骨裂,無法參賽,Nurse頂替Conroy成為先發,並且打得非常出色。

「他(Conroy)是先發,我是替補,但他不能出場後,我就先發出場,拿到27分這樣的數據,超常發揮了。如果沒有這次意外,我的人生100%不同。」Nurse說。

Nurse憑藉這次全明星賽的出色表現,得到了北愛荷華大學籃球隊的獎學金,他欣然接受。

Nurse北愛荷華大學效力期間,成為校史上最好的投手,生涯三分命中率高達46.7%,創造校史紀錄。

但Nurse大四時發現,自己身體條件不行,沒辦法進入NBA,該何去何從呢?「他跑得不快,跳得不高,但訓練時很少犯錯,他是一個天生的領袖。」Nurse大學教練Miller說。

「我做了48年籃球教練,見過很多擅長積極學習籃球和積極識人的人,尼克(Nurse)就是其中之一。他愛籃球,愛接受挑戰,我一直認為他會成為教練。」Miller說。

1989-90賽季,Nurse 22歲,Miller給他提供了一份助教工作,將Nurse留在身邊。

「他非常非常聰明,非常體貼人。他關心球隊,關心球隊的人,發掘全隊的潛力。」Miller說。

Nurse當時不滿足於大學助教的身份,他還想打球,本來要去巴西一家職業俱樂部,最後泡湯了,不得不重新尋找新的工作。

遠走海外——Nurse漂泊在外17年

Nurse選擇籃球為業,圍繞這個目標制定了詳細的計劃。

他在美國職業籃球聯賽無法立足,就開始計劃到海外找一份工作,最好是職業球員,也可以做教練。

Nurse大學專業是會計,有一家日本公司為他提供會計崗位,兼公司籃球隊成員。

英國籃球聯賽一家叫德比風暴(Derby Storm)的俱樂部給Nurse提供了總教練兼球員的崗位。

「他們(風暴隊)給我提供教練和球員的工作,我掛斷電話後,非常激動,我現在終於得償所願了。」Nurse最終選擇了風暴隊。

他很快收拾行李,遠赴英國,這一年他23歲。

在出發前,Nurse找到自己的高中恩師Wayne Chandlee,希望能夠得到幫助。

Chandlee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就將自己的訓練計劃和戰術寫在筆記本上,他最後把這些東西全給了Nurse。

Nurse拿著恩師的筆記,開始出任風暴隊的球員和總教練。

球員兼總教練是Nurse在風暴隊名義上的工作,實際上還要做球隊的總經理和球探,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什麼事情一把抓。

風暴隊資金不充足,請不起歐洲的職業球員。

Nurse只能考察大學球員,需要對方有技術條件且願意到海外打球,這增加了Nurse的工作量,一度讓他手忙腳亂。

Nurse最後憑藉自己的努力和才智,成功在英國聯賽立足。

他在英國聯賽做了11年總教練,2次獲得年度最佳教練,贏得1次總冠軍,充分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我想在英國籃球聯賽積累經驗,一步一步回到美國(執教NBA),但英國聯賽關注度有限,誰知道我啊?」Nurse在英國籃球聯賽效力時,目標非常明確,那就是到NBA執教,但也遇到了瓶頸。

英國籃球聯賽關注度不夠,不足以成為他到NBA執教的跳板。

Nurse開始改變自己的策略,他到大學執教,執教比利時職業隊,到長灘職業聯賽(拉斯維加斯夏季聯賽前身)去積累人脈。

在觀看長灘職業聯賽時,Nurse會提前一個小時到場,去認識各隊的數據分析師、訓練師和助教等等,試圖得到一個工作機會,但他沒有得到。

他還到義大利執教過自由球員組成的球隊。

「他(Nurse)會非常專註於現在的工作,但也目標明確,知道自己將來想要什麼。他知道將來有一天會成為NBA總教練,這是他的長遠計劃,他曾經給人這樣說過。」Nurse的侄子David說。

「尼克先是在不得不執教的地方執教,但是他目標明確,思路清晰,知道一切要順其自然,一步一步來。」曾經在Nurse手上打球的暴龍助教Handy說。

Nurse做很多嘗試,很多努力,仍然未能為他贏得一份NBA的工作,這迫使他再次改變自己的計劃。

Nurse遠走海外17年後,在39歲時回到美國,他不想再以海外聯賽為跳板。

異想天開-臨時組隊進發展聯盟

「我打算回到美國,我認為是時候這樣做了。最初的時候,我打算在發展聯盟找一份工作,但連做助教都沒有要我,我知道,萬事開頭難,是吧?」

Nurse回到美國後,他在海外的經歷除了提升自己外,對他進入NBA沒有絲毫幫助,他最初甚至無法在發展聯盟立足。

面對這個窘境,Nurse一度愁眉不展。

一天,Nurse就像之前一樣找工作,將車停到Des Moines Wells Fargo球館外,這是一個可以容納16000人的球館,他給球館負責人打電話。

對方告訴他說,球館現在只有冰球隊,沒有籃球隊。

Nurse快要絕望時,對方突然說,但是歡迎一支籃球隊入駐。

Nurse精神為之一振,給NBA辦公室打電話,試圖組建球隊,NBA辦公室告訴他給發展聯盟打電話。

臨時組建球隊進入發展聯盟,在別人看來這是天方夜譚的事情,Nurse仍然決定去做。

他輾轉找到發展聯盟主席Earl Evans電話,陳述了自己的看法,竟然說服了Evans。

Evans表示,Des Moines確實是發展聯盟擴軍的好地方。

「好啊,他們想要擴軍,現在我需要做什麼呢?」Nurse在發展聯盟找不到工作,就打算自己創建一支球隊,自己就想創建一支球隊。

Nurse在朋友的幫助下,竟然真把這件事做成了。

他找到愛荷華州律師和民主黨說客Jamal Crawford,費了一番心思後,終於說服對方組建愛荷華能量隊(Iowa Energy),他成為主帥。

Nurse在愛荷華能量隊,展現出自己卓越的執教才華,率領能量隊拿到發展聯盟冠軍。

愛荷華能量隊現在被灰狼收購,改名為愛荷華灰狼。

Nurse在能量隊證明自己後,2011年加盟火箭下屬發展聯盟毒蛇隊。

毒蛇隊是火箭戰術研發實驗室,Nurse在這裡更是可以放開手腳,嘗試各種攻防戰術。

「聯防會有用嗎?能不能給到防守壓力?怎麼交流改變防守戰術?如何去防守投籃?火箭管理層對這方面限制很少,教練可以放開干。」前毒蛇隊主帥Fincher說。

Nurse在毒蛇隊,瘋狂實驗各種戰術,構建各種防守體系和進攻體系,尋找新的球員訓練辦法。

比如說球員罰球很准,在罰球前會做一個空手罰球假動作。

Nurse訓練時,就讓球員們每天空手想象罰球150次,持續4周。

「要說服球員做這種事,需要花很多心思,有時候臉上還要帶點笑容,不行就算了,萬一成功了呢?」Nurse說。

通過各種實驗,Nurse也確實成功了,他率領毒蛇隊獲得發展聯盟冠軍,成為發展聯盟歷史上,唯一一個率領兩支不同球隊獲得冠軍的教練,這讓他得以進入暴龍教練團,成為Casey助教。

金子發光,Nurse成為暴龍主帥

2018年夏天,Nurse成為暴龍主帥的時候,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很多人想知道,即便暴龍想重建,也不用聘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菜鳥總教練吧?

實際上暴龍總裁裡做出決定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Ujiri裡炒掉Casey後,面試了7個主帥候選人,包括馬刺首席助教Ettore Messina,但他最看好Nurse。

原來Nurse在2017-18賽季開始之前,就重新架構了暴龍的進攻體系,讓暴龍打出了非常出色的團隊進攻,DeRozan的助攻數據明顯提升,整支球隊攻防都非常出色。

「我當時接到(Ujiri裡等人)的電話,對方直接說『我們現在正在和暴龍未來的主帥談話……』,我只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妻子,然後騎15分鐘自行車狂奔到辦公室,手機裡有200多條信息。」

Nurse現在回憶起來,也難免有些激動,他知道自己有能力成為NBA主帥,但夢想成真那一刻,連平時最信任他的人都非常驚訝。這一路走來,Nurse一步一個腳印,經歷了太多坎坷。

為了這一刻,他等了整整30年,從22歲的小夥子,熬成了51歲的大叔,但他終於等到了。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化作龍,說的就是Nurse吧。

在這個過程中,Nurse有17年的海外積累等待,有回到美國的主動求變,求發展聯盟助教而不得,異想天開地主動組隊進入發展聯盟成為總教練,接著憑藉卓越的才華一步登天。

這種眼光、格局、耐心、才智、創新精神非常人能及,30年等待呀,有幾人能夠做到?這種執著和堅韌,讓人想起「卧龍」諸葛亮。

Nurse成為暴龍主帥後,展現出了自己的一切才華。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