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Parker往事知多少?那一年他因為MJ背叛偶像

對於經常看NBA的朋友來說,托尼·帕克是個再熟悉不過的名字。來自法國,有跑車稱號,為馬刺效力多年,戰功卓著。2018年夏天,36歲的他轉會黃蜂,經過一個賽季之後,他在今天正式宣布退休。

對於帕克在NBA的種種,我們說起來往往如數家珍。然而,對於他的另一面——在法國的神奇經歷,大家又了解多少呢?講真,這其中還真藏著不少令人唏噓的往事。因此,在這位法國傳奇後衛轉身離開的時刻,讓我們坐上時光機,重回巨星夢開始的地方——法國。

就這樣被喬丹征服

如果時光穿越,回到在上個世紀60年代,人們會在芝加哥街頭看到一個黑人球員,打得還不錯。

後衛,個子不高,速度奇快,沒有太多的炫技動作,但勝在實用。

大家都叫他托尼。據說,他後來在芝加哥的洛約塔大學里,過了對方一連串防守球員,成為學校當家球星,而自身的許多技術,就是在芝加哥街頭打磨出來的。

1978年大學畢業,托尼沒有留在美國打球,而是聽從了一個叫讓-皮埃爾的傢伙建議,飛到歐洲開始了他的職業聯賽經歷。

這個介紹人讓-皮埃爾,名頭實在是不小,至今都是法國籃球界的名人殿堂級球員之一,曾經在一場職業比賽中砍下71分,整個歐洲都在打聽「這傢伙是誰?居然得了71分?」

讓-皮埃爾單場71分的新聞報道版面

事情是這樣的,初來歐洲的年輕小夥子托尼,第一個落腳點正是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他和正值花季的少女帕梅拉(一個混血,長相秀美,同時具備荷蘭人的狂放與美國任的自由精神,外形姣好,身段修長,在荷蘭當時尚模特),對上了眼,開始有了愛情,相處幾年後,步入婚姻殿堂。

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在比利時出生,夫妻倆給了他一個名字——威廉·安東尼·帕克。

安東尼·帕克還有兩個弟弟,也在接下來幾年出生,一家5口過的很幸福,但因為父親是職業球員的緣故,流動性大,所以一家輾轉了幾個地方,最後在法國魯昂定居,這樣的經歷也讓來歐洲打球的托尼結識到了讓-皮埃爾。

帕克一家

在安東尼·帕克2歲的時候,父母給了他一個籃球讓他玩,不曾想他似乎不太感興趣。

小一點的足球更加能引起他的興趣,再加上法國近乎炸裂的足球氛圍,安東尼·帕克從小開始踢起了足球,依靠先天的協調性和速度,在場上擔任前鋒,盤帶,旋轉,大力抽射。

若干年後他回憶起那段時光,都能發出感嘆「身為前鋒的我,簡直愛死了快速突破后射門破網的感覺。」

那時帕克的偶像是普拉蒂尼,他的房間里貼著一張普拉蒂尼進球的精彩照片。他發誓,以後也要像他一樣成為足球運動員。

如果照這樣發展,他大概會成為一名出色的足球運動員,進入職業賽場。

但在9歲那年,一切都改變了。

1991年,9歲的安東尼帕克回到了父親讀書的地方,芝加哥。

他的爺爺奶奶依然在這裡居住,一家人團聚,晚飯後去看了場籃球比賽,芝加哥公牛隊洛杉磯湖人隊。

喬丹用NBA總冠軍賽徹底征服了帕克

也就是在那一場比賽,麥可·喬丹將老邁湖人無情的擊敗,奪得了奧布萊恩杯,也是公牛隊史的第一個總冠軍。

安東尼·帕克驚呆了。

「怎麼能有球員這樣打球?」、「他的跳投是怎麼做到的?防守者明明都封死了。」

一個籃球,居然這麼有魅力……他跑去和喬丹合影,開始對籃球改觀,喜歡上了這項運動。

他的父親也很樂於看到這個轉變。本來嘛,父親是籃球運動員,舅舅是籃球名將,本來就是應該繼承籃球血統的。

安東尼·帕克對籃球的瘋狂,在9歲那年爆發了出來:他回到法國后,就把牆上那張普拉蒂尼的照片,換成了他與喬丹的合影,立志要有一天也像他一樣,站上NBA的賽場。

對了,他還順便把自己的名字也改了,跟父親一樣,據他說是因為能幫父親實現十幾年前的夢想。

於是,法國球員,托尼·帕克,正式接受了籃球這項挑戰。

法國跑車開進NBA

3年後,12歲的托尼·帕克開始在一個小俱樂部打球,他頭腦靈活,理解力好,關鍵是——速度快,特別的快。

別人才衝到半場,他已經跑到了底線,完成上籃。

這項技能後來也讓他在一個青年聯賽裡面拿到了MVP,歐洲範圍內開始有人知道他,關注他。

寶劍開鋒,先抑后揚,他在業餘聯賽INSEP里為一支二級球隊效力,說是爛隊也不為過,但帕克在後場,每天晚上彷彿腳踩風火輪的衝刺表現,活生生將爛隊戰績帶到了16勝14負——隊史最好的成績。

在INSEP打球時的帕克

1年後,二級聯賽的球員們,大部分時間必須忍受一件事——只能望著帕克的後腦勺,看著他急衝到籃下取分。

帕克如願以償的來到了一級聯賽,面對更加強大的對手。不到16歲的他,在一級聯賽裡面把得分榜和抄截板的第一位置,都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INSEP比賽結束后,在眾多球探的注視下,大把球隊向他招手「你來,我們給你最好的條件和最好的比賽!」他做了選擇,去到了巴黎職業聯賽,從替補做起,一步步學習如何更好的在團隊中發揮自己的優勢。

有時必須犧牲自己的出手,讓隊友都參與到球隊當中。而對手也漸漸發現,這個剛來的小子不太一樣:

——你可以用身體去衝撞他,說實話,他並不那麼強壯。

——但你得首先跟上他,保持身位在他身前,這一點實在太難了。

97年的時候,,歐洲U16青年錦標賽中,他入選了國家青年隊,正式開始跟「代表法國」這四個字產生了聯繫,這在之後的19年裡,都將伴隨著他,跟世界上最好的選手戰鬥。

2年後,這個18歲的少年,將法國青年隊帶成了歐洲總冠軍,順便取得了MVP稱號,腳踩著風,頭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從2000年開始,到2001年的夏天,帕克真正「暴露在世界面前」,準確的說,是美國球探面前。

他在美國印地安那舉辦的NIKE峰會上,從達里斯·邁爾斯、扎克·蘭多夫等一群早就預定好是未來之星的手裡,將球偷走,啟動,然後上籃得分。

在美國隊與歐洲全明星隊的比賽中,全場後衛追著他跑,取下20分7助4板2斷,震驚全世界。美國媒體炸了「現在就應該讓他來NBA!」

但帕克選擇留在法國,多打了一年。

彼時,馬刺這邊的高層們正在考慮一件事:托尼帕克,值得選嗎?

早在2000年NIKE峰會上,波波維奇的助理教練布福德就欣賞過帕克的表演,這個歐洲後衛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於是布福德把帕克的進球做了個集錦,製成錄像,送到波波維奇面前。在看錄像前,波波維奇跟NBA大多數球探和總教練一樣「歐洲不存在優秀控衛,那裡來的後衛肯定不太適合NBA的!」

看完錄像,波波維奇產生了一個想法——托尼·帕克?可以叫他來試試看。

波波維奇與帕克

管理層也有這個想法,讓這個歐洲後衛融進球隊,正好馬刺後衛線當時有點青黃不接。

2001年選秀前,帕克被請來馬刺試訓。

馬刺想著,這個球員這麼瘦小,乾脆派個老一點的傢伙防他下吧。於是請來了蘭斯·布蘭克斯,前球員,當時在馬刺做球探(斯科拉就是他發現的)。沒想到防的帕克狼狽不堪,投也不是突也窘迫。

10分鐘后,波波維奇揮了揮衣袖失望離開。

沒想到助教波普看了帕克比賽時候的集錦,覺得「這小子有潛力啊,要不我們再試試」?

於是,又請來打了10分鐘,還是布蘭克斯去防他。這一次帕克表現的還不錯,留下了來。「我感謝布蘭克斯,他第二次沒認真防我」 帕克這麼說。

就這樣,馬刺有了一個歐洲來的先發後衛。他還成為了第二個以外籍球員身份,出任球隊先發控球後衛的NBA球員,上一個做到這點的,是史蒂夫·奈許。

NBA幫他彌補短板

作為前隊友,馬刺名人堂級球員大衛·羅賓遜,看帕克時打球也不禁納悶。

「當他發起快攻時,我們都追不上他,我的意思是,他的速度真是太快了。球場上,他表現的很從容,輕鬆帶來勝利。」大衛羅賓遜想了想,這個球員散發出的氣場似曾相識:「上一次我遇到這種類型的球員,是蒂姆·鄧肯」

在歷史長河裡,眾多後衛中,帕克算得上「打怪練級」的代表。

奈許最強的歲月,太陽正在掙扎於「七秒快攻」與防守間的認知失調。基德最妖異的時光,網隊裡面和他配合的肯揚馬丁正在被鄧肯大口吞噬,反覆咀嚼著、品嘗著。就連威少最勁猛的賽季,也在強大的西區球隊面前敗下陣來。

帕克的成長,是馬刺4個冠軍一個一個推塔推出來的經驗值累積而成的,不需要打野就培養出來的恐怖技術。

剛進聯盟,一路突到籃下,轉身,輕巧擦板或者拋射,籃下命中率已經可以達到60%左右,聯盟最好之一。但有一個問題:他似乎不太能適應NBA的中距離。

換句話說,他有點掙扎。

剛開始近距離兩分不到40%,遠距離更差,37%。差不多三年時間,他都在摸索更高效的得分方式,不同於歐洲,NBA里的這些高大壯們,才不會讓你每場輕易在籃下得分呢。

怎麼辦?——還是得練出中距離。

後來帕克調整手型,瘋狂練習,中距離佔比從14%一路來到25%,已經成為他常規得分手段。

命中率也一度達到45%,一個合格的中距離手。彼時NBA身體素質最勁爆,第二步啟動,第三步跳躍如火燒天的後衛巴朗·戴維斯碰見托尼帕克,也越來越頭疼:「有人告訴我說他不會投籃,呃……我只能說他們都錯了。」

帕克的巔峰是在2012-13賽季,那時全世界彷彿忽略了其他優質後衛,瘋狂般的對這個31歲的後衛送出讚美。那是在發生雷·艾倫如割鹿刀一般鋒利的關鍵投射之前,在詹姆斯髮帶被打掉變身賽亞人之前,在鄧肯怒錘地板憤恨不已之前。

帕克就是FMVP候選人,整個系列賽表現最好的球員之一。(另一個是鄧肯)

再回前一點,例行賽征戰66場,場均20.3分3.0板7.6助0.1帽0.8斷,引領著馬刺在前進的人,也是他。

17年時間,在馬刺,在「最偉大的大前鋒」鄧肯,「最妖異的後衛」吉諾比利和「最綿長的教練」波波維奇身邊,帕克得到了4個冠軍和1次FMVP。

36歲,生涯迄今打了1198場例行賽,NBA歷史第40。

季後賽226場,比科比多6場。

托尼·帕克,馬刺隊史最偉大的後衛。

改變世界對法國籃球的看法

談到帕克,最不應該被忽略的,就是他的國家隊生涯。

法國本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籃球強國。在大賽上,他們高不成低不就,輸了大多數比賽,在歐洲也排不進前三,美國對他們更是不屑。而他們真正能「給世界球隊帶來威脅」的,就是帕克開始成為法國籃球隊標杆之後。

從97年開始的國青隊,到2016年的里約惜敗,帕克的3年青年隊,16年國家隊,為法國獻出了最好的青春。

2002年U20,場均25.8分7助和足以嚇死人的7次抄截。2003年法國隊長,05年歐錦賽30分分差擊敗西班牙,07年的時候還能場均20分3助,帶著實力本不強的法國隊,一路進到4強門口。

2013年,帕克終於圓夢,和巴圖姆,迪奧一起舉起了夢寐以求的歐錦賽冠軍。

當速度不再快,他的中距離,組織,大局觀,領導力只增不減,——法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

直到2016年,法國兵敗里約,西班牙的米羅蒂奇在法國面前,三分8中5, 刀進刀出,取下23分,讓法國以67-92輸給老對手西班牙后,你可以從帕克臉上看出,他累了。

「西班牙今晚很棒,我們計劃的是嚴防死守加索,但是米羅蒂奇卻爆發了,這就是籃球。」帕克說,「過去的16年對我來說是一段偉大的時光,哪怕一秒都未曾後悔」

西班牙的加索,米羅蒂奇等世界範圍內最優秀的球員,在法國面前豎起了一道牆。帕克擊敗過他們,但大多數時候,他很艱難的維持著法國最後的榮耀。「如果沒有西班牙隊,我也許已經有10枚獎牌,甚至是15枚。但這就是現實。」

他選擇在奧運會後退出國家隊,法國一夢,恍如隔世。

時光倒流:

——那個在房間里看著喬丹合影,傻傻發笑的法國小孩。

——在業餘聯賽所向披靡的靈動後衛。

——馬刺最偉大的後衛球員。

——法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後衛。

托尼·帕克,一秒都未曾後悔。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