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專訪Nurse:一年前就計劃總冠軍賽打勇士 當時暴龍還沒Kawhi

尼克-納斯,多倫多暴龍總教練,參加新聞記者會,他最後一句話都是固定的,「Enjoy the game (享受比賽)」。暴龍的主將卡哇伊(雷納德)很少笑,納斯經常笑,大多是很自然,不是卡哇伊的那種魔性笑。從愛荷華一個小地方,到總冠軍賽舞台,他有足夠的理由享受比賽。就在大家都在讚歎卡哇伊的時候,納斯的工作,經常被低估。前籃球總教練,現在擔任評論員的霍比-布朗說,納斯的工作讓人難以置信,他在很多地方都做得非常到位,大家沒有給他足夠的認可。台北時間在總冠軍賽期間,對納斯進行了獨家專訪,看看這位主帥到底創造了多少神奇故事。

納斯率領暴龍殺入總冠軍賽

當主帥,因為預測暴龍和勇士打總冠軍賽

暴龍炒掉了凱西之後,納斯是第一個申請職位的,一來他對球隊熟悉,二來他和球隊籃球主席尤吉里很早就認識。

當時的候選人還有很多,包括現任公鹿總教練布登霍爾澤。第一次面試四個小時,問了很多問題,包括用一分鐘描述自己等問題。甚至還要納斯講個笑話,證明他有幽默感。納斯講了一個諧音的笑話,一個鴨子去藥店買葯,店員問怎麼支付,鴨子回答,「Put it on my bill」, bill有兩層意思,一個是指掛賬,也可以指鴨嘴。

納斯並不是因為這個笑話贏得了這份工作,更主要的,是他列出了詳細的計劃,暴龍應該怎麼奪冠,包括從訓練營開始,要做哪些工作,在例行賽應該怎麼做,在季後賽應該怎麼做,甚至包括在總冠軍賽如何對付勇士。

納斯沒有總教練經驗,但是納斯的這個計劃實在是太震撼了,尤吉里決定僱用納斯。

「今年一路走到總冠軍賽,和那份計劃相比,是相同之處更多,還是不同之處更多?」台北時間問納斯。

納斯笑了笑,「還是有很多相同之處的。當年暴龍隊交給我任務,讓我為接下來的 24 個月做一份計劃。當時我覺得球隊能夠打進總冠軍賽,對手將會是勇士隊,畢竟他們每年都進總冠軍賽。目前為止,一切順利。」

居然預測到是和勇士打總冠軍賽?這聽著有點邪乎。

季後賽最後階段,勇士眼看追上公鹿無望,已經戰略放棄,根本沒有注意到,暴龍和勇士戰績接近。暴龍當時沒有放鬆,一定要贏下最後幾場例行賽,為了在總冠軍賽能有主場優勢。媒體報道暴龍的言論時,很多人都覺得是暴龍異想天開,在季後賽開始前,公鹿和塞爾提克似乎更有理由衝出東區。

「能夠以和勇士幾乎一樣的戰績結束今年的例行賽,球隊還是很高興的,更重要的是我們擁有主場優勢」,納斯告訴台北時間。很顯然,在納斯的計劃里,主場優勢很重要,但是那時候沒有多少人當真。

其實暴龍季後賽之旅,並不順利,第一場就在主場輸給了魔術。那場比賽之後,納斯沖著球員發了火。西亞卡姆看了納斯的臉色,就小聲給隊友說,「教練臉色不對」。即便如此,納斯還是發了火,質問大家,為什麼打的這麼松垮,這麼懈怠。納斯的咆哮,起了作用,暴龍連贏四場,進入了第二輪。「每一場比賽,都是絕佳的學習機會。必須要保證每場比賽都全力以赴。如果有人失掉位置,或是跑得不夠快,我就會指出來。因為如果現在不指出來,就沒有其他機會了」,納斯說,只要有必要,他會隨時發火。

和76人的比賽,跌宕起伏,暴龍1:2落後,一直打到第七場,依靠雷納德的絕殺,進入了東區決賽。儘管第一場比賽輸給了公鹿,但是納斯覺得,那場比賽,他看到了球隊的真正潛力。

「我們沒有休息,但是我們全隊打的非常努力,沒有放棄,這時候我就想,我們知道了季後賽應該需要什麼態度」。

在對公鹿的第六場,暴龍一度落後15分,當時看上去系列賽即將要回到密爾瓦基,進行搶七,但是在雷納德的帶領下,暴龍贏了那場比賽,進入了總冠軍賽。

真的和勇士在總冠軍賽相遇了。

管理小卡,他比波帥更值得信賴

納斯與雷納德相處融洽

「你們這支球隊,如何做到了以前暴龍所有球隊沒做到的事情,」有個記者問洛瑞。

洛瑞先是笑了笑,然後開始談論卡哇伊。是的,如果要說暴龍進入總冠軍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卡哇伊。

從卡哇伊加進球隊,納斯立馬知道,這是一個不同尋常的球星。「在熱身賽第二場比賽,他半場就隨便得了十多分,我當時就意識到,他可以隨意給自己創造空間,」納斯說。

在NBA,你可以有很多技戰術,但如果你搞不定自己的球星,你的技戰術沒有任何意義。對NBA總教練來說,能讓你的球星聽從你的戰術,願意被執教,這個要比其他的很多事情都重要。

對納斯來說,這是個挑戰。因為卡哇伊剛剛經歷和馬刺的風波,而馬刺的總教練是波波維奇。

「每次不論是賽前,還是賽後,我講話的時候,他都會注意力集中,會經常點頭,這對一個菜鳥教練來說,這是個很大的鼓舞,」納斯說。

卡哇伊離開馬刺的主要原因,是卡哇伊本人和球隊對身體的健康有分歧。球隊認為他可以上場,球隊的隊醫也認為他可以上場,但是卡哇伊覺得自己不能上場,他找的隊醫也覺得不能上場。於是最終鬧到了分手。

從雷納德加盟的第一天,納斯就把管理卡哇伊的上場時間,列為最重要的事情,這是暴龍能否留下卡哇伊的最重要因素。

在例行賽的時候,卡哇伊從來不參加背靠背的比賽,球隊稱之為「負荷管理」,保證卡哇伊的身體健康。也正因為納斯的這種做法,卡哇伊自己說,他才可以在季後賽,尤其是總冠軍賽健康地打球,不然他做不到。

儘管場上看不出來,但卡哇伊狀態並不是百分百的說法,一直有傳聞。納斯表示,他覺得卡哇伊身體沒有問題,「自從雷納德對陣公鹿第五、第六場時那次扣籃之後,我就被問到過很多次關於雷納德傷病的問題。雷納德沒問題,他在場上的表現已經證明了自己,上場時間很多。他沒問題,隨時可以上場。」

對於卡哇伊的健康,納斯說完全相信隊醫,如果隊醫說可以,那他就可以。季後賽卡哇伊的上場時間增加,這對納斯和暴龍來說,也是個挑戰。

「打到這個份上,大家都能夠掌控自己的出場時間。例行賽期間,我們已經在為季後賽做準備,不要太疲勞。當然,例行賽一定要爭取優秀名次,成為搞順位種子球隊,但我們從來沒公開聊過戰績、主場優勢的事情。只是從比賽中不斷學習,不斷成長,同時保證大家健康。」

納斯對范弗利特極為信賴

菜鳥教練,卻愛瘋狂實驗戰術

「你對教練有什麼評價?」 幾乎每個暴龍的隊員,都被問到這個問題。

在76人的系列,納斯在陣容調整等方面,要比布朗要好;在東區決賽,面對布登霍爾澤,他的調整也非常出色;在總冠軍賽,從人員對位,到臨場發揮,哪怕是叫暫停,納斯都表現的非常出色。

「教練善於調整,總是敢於嘗試,這非常重要,」洛瑞說。

納斯喜歡嘗試,這個是從很早就開始的。

納斯第一次當總教練,他才只有23歲。在北愛荷華大學當了一年助教之後,納斯到了英國,在一個球隊當總教練,同時還是隊員。現在暴龍的助理教練漢迪,當時就在納斯手底下打球。漢迪回憶說,納斯非常努力,膽子很大,經常嘗試不同的想法。

納斯執教的球隊,引起了很多同行的注意,其中就包括暴龍現在的籃球主席尤吉里。尤吉里那時候在另外一個隊打球,納斯執教的球隊,作風硬朗,他早有耳聞。

從英國回來之後,納斯去了發展聯盟。「有一次我們從開場就實行全場緊逼,看看效果如何」,納斯在發展聯盟,進行了很多瘋狂的實驗。這種實驗精神,並沒有阻礙納斯獲得好成績,他是目前唯一帶領兩個發展聯盟的球隊,獲得總冠軍的教練。

在發展聯盟,人員變化很大,因為球員經常被上調到NBA,教練每天面臨的陣容可能都是不一樣的。也正是這種經歷,讓納斯對今年總冠軍賽勇士的人員變化,並不感到意外,最邪乎的他都經歷過了。納斯說,勇士經常換人,總是提醒他當初在發展聯盟的經歷。「當年的經歷給予我充足的總教練經驗,讓我可以在球隊面前講解戰術。無論在哪裡當教練,情況都是一樣的。球隊里都有超級球星,角色球員,出色的教練。自己要做的就是不斷學習,直到找到合適的機會」,納斯說。

也正因為納斯的實驗精神,贏得了暴龍前總教練凱西的注意,凱西發現納斯在進攻上非常有創意,決定讓他加入教練團,當助理教練,負責進攻。

上個賽季,納斯對暴龍的進攻進行了改革,增加空間,增加三分。正是他的這種改革,讓暴龍上個賽季獲得了東區例行賽第一,但是在季後賽,被詹姆斯帶隊的騎士橫掃。

今年當上了總教練之後,納斯堅持自己的打法,也正是這種打法,有效地剋制了勇士。

暴龍在季後賽無論是領先還是落後,心態都一直很平和,對這一點,納斯認為卡哇伊功不可沒,「對於任何球隊來說,頭號球星的性格、情緒,都會影響到整支球隊。其他人也和雷納德一樣,勝不驕敗不餒,整個賽季都保持這樣的情緒。季後賽我們有過比分落後,還是能夠奮起反擊。情況總是這樣,雷納德的性格、情緒影響著所有人。」

正如很多美國媒體同行指出的,卡哇伊是這個性格,納斯又何嘗不是呢?從一個小地方到現在,納斯已經形成了寵辱不驚,他從來沒在新聞記者會上發過脾氣,每次賽前新聞發布,總是跟上一句「享受比賽」。

納斯成為了加拿大國家隊的總教練,對於今年夏天在中國的世界盃,納斯非常期待,「我從沒去過中國。之前曾經作為球迷、總教練的身份參加過世界盃。這將會是一次出色的比賽,很有可能是史上最棒的賽事,畢竟有這麼多國家,這麼多優秀的球員參賽。我對此非常興奮。」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