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Parker的下一站?金牌兄弟走到哪都代表法國

提起帕克,我們馬上會聯想起GDP組合,那是NBA歷史最傳奇的三人組之一,也是帕克職業生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然而很遺憾的是,這個世人聞名的組合里,並不包括同樣曾在馬刺效力的迪奧。而與迪奧的關係,則構成了帕克職業生涯的另一面。這也是為何,帕克在自己的退休致辭中,即提到了NBA也提到了國家隊。這段兄弟情成就了法國籃球的輝煌,他們在過去二十多年中從少年到中年攜手並肩共同奮鬥,登頂歐羅巴,加冕NBA總冠軍的夥伴,他們是註定將銘刻在法國籃球豐碑上的傳奇。

帕克與迪奧

那時我們正年少

21年前,15歲的帕克來到法國國家體育運動學院(INSEP,請注意這所學院,因為它產出了法國籃球的黃金一代,本月隨後的內容將對其進行深度報道),在那裡雲集了當時法國最優秀的籃球少年。正是在那裡,帕克確立了成為職業球員的目標。很快,帕克就在同齡人中嶄露頭角,身體條件和技術都呈現碾壓之勢,直到他遇到了迪奧。

那時候的迪奧是一位身形瘦長的少年,他的母親伊麗莎白-里菲奧是法國女籃歷史最傑出的球員之一,他的父親伊薩-迪奧是來自塞內加爾的跳高冠軍。「鮑里斯的母親是最出色的女籃運動員之一,他剛來的時候,其他人都在說他就是伊麗莎白的兒子,我當時的感覺就是真不錯,他的籃球智商一定很高,」帕克說。

迪奧對帕克也有所耳聞,雖然兩人之前並未見過面。「當時托尼在法國籃球界已經是小明星了,大家都知道青年隊有這樣一位球員,打得非常好,」迪奧說,「我見到他的時候,法國籃球已經掀起『帕克旋風』了,那時候的他就已經相當出色。」

帕克的籃球偶像是麥可-喬丹,迪奧崇拜的是「魔術師」強森。帕克在場上就像喬丹那樣摧城拔寨,雖然他也可以將進攻梳理得井井有條,而迪奧是組織前鋒,傳球才是他的最愛,從少年時代開始就確立了無私的球風。

「鮑里斯真的很無私,他的這種比賽精神有很強的感染力,其他隊友也因為他而愛上傳球,」帕克說,「他根本不在意數據統計,始終將球隊放在第一位,只考慮如何讓球隊打得更好。」

2000年,歐洲U18錦標賽,帕克與迪奧聯手帶領法國隊殺入決賽。金牌爭奪戰面對歐洲強隊克羅埃西亞,帕克拿到17分但犯滿離場,迪奧在關鍵時刻送出阻攻,另一位法國青年隊悍將圖裡亞夫壓哨上籃追平,將比賽帶入延長,法國延長取勝獲得歐青賽冠軍,那是帕克與迪奧征服之旅的開始,也就在那一年,帕克的籃球生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初入NBA,帕克與迪奧同場競技

NBA之路上的掙扎與奮鬥

2000年夏天,帕克在NIKE籃球峰會上表現出色,時任馬刺總經理助理布福德在現場考察球員,看到帕克在國際隊對美國隊的比賽中殺下20分7助攻,個人進攻與組織隊友都處理得恰到好處,布福德眼前一亮如獲至寶,向馬刺總教練波波維奇力薦帕克,即便帕克在一年後的選秀試訓中因為時差等原因發揮不佳,布福德仍堅持波波維奇再給這個法國小夥子一次機會,帕克在第二次試訓中打動了波波維奇,馬刺2001年選秀第28位選擇了帕克,帕克成為第三位進入NBA的法國球員。

馬刺是一支衝冠球隊,波波維奇希望帕克的球風更加成熟,因此對他很嚴厲,這令帕克一度很煎熬,但正是這種近乎苛刻的嚴厲,激發了帕克的潛能,他在進入NBA的第二年,就作為馬刺先發控衛,幫助球隊粉碎了湖人四連冠的夢想,並在總冠軍賽中擊敗籃網奪取總冠軍。

在帕克捧起NBA生涯首座總冠軍獎盃后11天,迪奧在2003年選秀大會上第21位被老鷹摘下,這對法國籃球小夥伴,在NBA聚首了。

與帕克相比,迪奧的NBA之路更加荊棘密布。馬刺是一支注重團隊文化的球隊,而當時的老鷹卻在戰術體系方面搖擺不定。在伍德森執教后,老鷹走上了單打體系之路,球權被幾名攻擊手把持,這與迪奧喜歡的打法形成了矛盾。

「我的籃球模式是場上的五個人都能在進攻中摸到球,都無私地處理球,」迪奧說,「要以成為一名優秀的團隊球員為目標,積極為隊友創造進攻良機,讓大家在比賽中都收穫快樂。」

迪奧的鬱悶,帕克很了解。「亞特蘭大不適合鮑里斯,因為他們的打球風格不是團隊式的,而鮑里斯是團隊型球員,」帕克說,「如果你想讓鮑里斯打出最好的比賽,就要讓他與同樣無私的隊友們合作。他的NBA生涯在起步階段很艱難,我告訴他,要保持積極的心態,一切都會好起來。」

2005年夏天,迪奧的NBA生涯出現轉機,他作為老鷹交易喬-強森的籌碼,被送到了太陽。在丹東尼的小球體系中,迪奧如魚得水,由於小斯傷停,迪奧打起了大前鋒和中鋒兩個位置,他的速度和全面的技術,讓對方的內線球員防不勝防,迪奧效力太陽的第一年(2005-06賽季)場均砍下13.3分6.9籃板6.2助攻,獲得最快進步球員獎。

「我一到太陽就愛上這支球隊,」迪奧說,「我們的比賽節奏飛快,處理球非常聰明,不停地傳球,球員都有著高球商。無論對方採用怎樣的防守,我們都有辦法應對。」

2007年西區準決賽,太陽與馬刺相遇,迪奧與帕克交鋒。關於那個系列賽,給球迷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恐怕是第四場霍里將奈許撞到了技術台,雖然太陽獲得那場球的勝利,但迪奧和小斯在霍里與奈許發生衝突期間離開替補席,被聯盟禁賽一場,馬刺把握住機會連勝兩場將太陽淘汰,馬刺在西區決賽戰勝爵士,總冠軍賽橫掃詹姆斯領軍的騎士,帕克成為首位在歐洲出生拿到NBA總冠軍賽MVP的球員。

對於2007年那次季後賽出局,迪奧一直感到遺憾。「那一年,我們真的距離冠軍很近,」迪奧說。帕克明白好友的感受,他也清楚就那一年的形勢來看,太陽確實有機會奪冠。「鮑里斯總是對我說,那個冠軍應該是他們的,我告訴他:『根本不是那樣』,但我知道,那支太陽真的實力很強,他們差一點就贏了我們。」

兄弟齊心冠軍加冕

2007年西區準決賽的失利,是那支太陽解體的開始,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太陽從教練到球員都進行了調整,迪奧則在2008年12月被太陽交易到山貓。

當時的山貓成立僅四年,沒有穩定的陣容和打法,迪奧在這樣一支球隊很不得志,他有些氣餒,飲食上缺少必要的節制,體重開始猛增。時任山貓總教練西拉斯勸迪奧控制飲食適度減重,但迪奧聽不進去,他提出了轉會要求。

那時候的迪奧,已經被貼上「懶惰」和「自暴自棄」的標籤,山貓很難將他交易走,只好選擇了買斷,那是2012年3月。已經是馬刺總經理的布福德,有意簽下迪奧,但他對迪奧能否給球隊帶來幫助有些信心不足,畢竟當時迪奧的負面消息要多於正面的。

布福德向帕克徵求意見,帕克力挺好友。「球隊當時問我,覺得鮑里斯來馬刺是否合適?」帕克說,「我告訴他們,如果可以得到鮑里斯,簡直就是如虎添翼。我們又能在一起打球了,你可以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並肩作戰,衝擊NBA總冠軍,這是可遇不可求的。」

除了馬刺之外,塞爾提克也向迪奧發出邀請,迪奧選擇了馬刺,因為帕克在那裡。「當時波士頓三巨頭尚未解體,我也曾考慮是去塞爾提克還是去馬刺,」迪奧說,「最終對決定起到關鍵作用的是托尼在馬刺打球,我想和老朋友合作,而且我也覺得馬刺最適合我。」

剛到聖安東尼奧的時候,迪奧就住在帕克的家裡,除了老友相聚之外,帕克還肩負著一項任務,那就是把控迪奧的飲食。「這傢伙是個吃貨,吃起東西簡直不要命,」帕克說,「當然,我也能理解,我們都是法國人,都喜歡美食與美酒。我們從15歲開始就成為朋友,在國家隊,在NBA經歷了那麼多,這些都是寶貴的記憶。」

帕克與迪奧的友情在2013年升華,那一年歐錦賽,法國一路殺到決賽,與歐洲籃球傳統豪門立陶宛爭奪冠軍,帕克遭遇嚴防死守,只得到12分,迪奧挺身而出拿到15分6籃板4助攻,與帕克聯手帶隊在第二節轟出31-12奠定勝勢,法國隊歷史首次奪取歐錦賽冠軍,帕克與迪奧一起登上歐洲籃球之巔。

「現在我唯一的願望就是鮑里斯能拿一次NBA總冠軍了,」帕克說,「我很幸運,已經拿過三次,我盼望鮑里斯也能夠在NBA品嘗奪冠的滋味。」

一年之後,帕克的願望實現了。2014年總冠軍賽,馬刺對壘三巨頭率領的熱火,系列賽前兩場過後,兩隊總比分1-1戰平。波波維奇在第三場變陣,將迪奧放入先發。馬刺的這個變化徹底激活了球隊的戰術體系,有了迪奧這個多面手在場上,馬刺的傳切配合更加流暢,在接下來的三場比賽中,場均贏熱火19分,輕鬆摘下桂冠。

在對熱火的5場比賽中,帕克場均18分是馬刺得分王,而迪奧總計搶到了43個籃板,在兩隊球員中僅次於鄧肯(50個籃板),迪奧送出29次助攻,是兩隊球員中助攻最多的。「有些球員的比賽感覺就是比其他人出色,迪奧就是這種類型,」波波維奇說,「他很會傳球,賽場視野開闊,還有很強的預判能力,知道隊友在什麼位置,知道應該將球傳到哪裡。在防守端,雖然他有些胖,但總是能做出準確的防守預判,站好自己的位置。」

多年以後,迪奧和帕克又一起回到INSEP接受採訪

從15歲時相遇,到兩年內席捲歐錦賽和NBA冠軍,帕克與迪奧用成長、努力和堅持,成為了法國籃球歷史最佳搭檔。帕克與迪奧都是法國職業球隊的股東,顯然,退休后的他們可以在法國延續這段友誼,儘管有的時候,他們可能會以「敵對」的形態出現在彼此面前。

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今年的籃球世界盃。在這項賽事上,帕克和迪奧必然會親密無間。先帕克一步退休的迪奧如今已在法國籃協擔任職務,他出席了賽事32強分組抽籤的儀式。或許我們可以小小地暢想,當賽事即將開打時,迪奧會拉上帕克一起來到中國,為他們的祖國加油助威。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