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世界盃猜想之法國男籃:Parker退休後Gobert存在感是否能更強?

隨著NBA總冠軍賽拉開戰幕,標誌著全世界範圍內的職業聯賽基本都步入尾聲。六月過後的長草期,「男籃世界盃」將成為所有參賽隊伍的主題。對於球員來說,無論互相在過去的賽季中如何敵對廝殺,一旦成為同一個國家的國手、身披同一件戰袍,他們就將為了同一個目標攜手奮進;而無論在俱樂部時是如何親密無間的隊友,一旦標註上不同的國籍、聽命於不同的教練,他們勢必不會再顧及太多私人的交情。但無論是誰,只要你出現在世界盃比賽的場館中,甚至只是守在電視機前,就有一點是共通的,那便是對於自己祖國和籃球運動的熱愛。讓共通的靈魂相遇,這就是男籃世界盃的意義和魅力。

一個看起來有些「詭異」的事實:現世界排名前三的隊伍,除了美國和西班牙兩大巨頭外,第三名竟然是法國男籃,而不是塞爾維亞、立陶宛或者輝煌過十年的阿根廷。當然,你也可以說,法國是個盛產籃球名將的國度,NBA球員在這個國家不算什麼稀缺資源,可是從榮譽上看,法國底子相對比較薄,至今還沒能填補缺少世界冠軍獎盃的空白。在大眾印象里,法國是靠著已經宣布退休的托尼-帕克和鮑里斯-迪奧等球星的扎堆出現,才真正意義上躋身一流強隊之林的,現在一張張老面孔都已經退出江湖,還能在前三的位次堅挺確實有些出乎意料。

五年前的西班牙世界盃,法國拿到了一枚意義重大的銅牌,這是他們首次在世界盃的舞台中站上領獎台。和奧運會、歐洲杯相比,法國男籃在世界盃表現並不出彩。相對低調的法國關注度遠沒有其他強隊高,殊不知和上屆相比,這支球隊的陣容同樣是變了樣,在不知不覺下完成了新老交替。

沒有了帕克這個靈魂人物,高盧雄雞是否真的會陷入群龍無首的慌亂中?答案也許並不是否定的,能夠成為世界第三,已經說明了一切。拋開那些有潛力成為黑馬的二線隊伍不談,法國男籃才是前十裡邊,最有可能悶聲發大財的一支。

台北時間6月12號晚上,法國公布了他們世界盃正賽的15人名單,由戈貝爾和巴圖姆、富尼耶領銜出場;此外還特意加上了兩位受邀年輕球員、七名後備隊員。球員們為國參賽的熱情從帕克時代就一直頗為高漲,此番15人名單里的先發陣容也能看出是法國不折不扣的全主力,只是板凳席深度有些保留。

揭曉‖走歐美「混搭風」

法國男籃不缺NBA球員,卻不代表他們得像加拿大和澳洲那樣,完全把寶押在「留美派」的身上。除了NBA球員們賣潛力多於即戰力外,當然也和法國陣中歐洲聯賽球員水平不俗有關,兩大派系的整體差距沒有想象中那麼大,走歐美混搭路線,也是人員實力均衡的體現。

2019年男籃世界盃法國15人名單

一個中心:魯迪-戈貝爾(Rudy Gobert)猶他爵士/27歲

戈貝爾也許是現今NBA最被大眾低估的球星之一。這位爵士的當家中鋒在步入生涯第四個賽季起,迄今已兩次入選賽季最佳陣容,並連續三個賽季獲評NBA年度最佳防守陣容一陣,當選為2017-2018賽季NBA年度最佳防守球員。三年來,戈貝爾收割了不少重量級榮譽,縱覽法國籃球歷史,他很可能已是帕克之下的第二人,只需要一次全明星經歷來坐實這點。但如果你不是戈貝爾的球迷,又很難會注意到這些年他的成就。

如果說多諾萬-米丘撐起了爵士隊的進攻,那麼戈貝爾就是爵士成為防守強隊的根本。他的身高達到2米16,臂展長達2米35,輔以出色的協防意識和反應速度,在籃下遮天蔽日。本賽季,戈貝爾防守真實正負值達到4.43,高居全聯盟第一,搶下第四多的12.9個籃板,送出第三多的2.31次火鍋,同時加強了個人進攻,例行賽可以為爵士貢獻15.9分,去年ESPN把甚至他列為聯盟第14號球星。

在法國國家隊中,此前和帕克當隊友時,戈貝爾一直都安心防守,出手次數很少。法國缺乏足夠多的射手資源,進攻空間的惡化進一步導致了他無法打出那麼漂亮的數據。到了今年的世預賽,他的存在感就變得更強,場均只打16分鐘的情況下就能送出10.5分。不過,戈貝爾進攻端的影響力遠遜於防守端,得分手段還無法純熟階段,要求他當主攻點難免有些冒險。

三足鼎立:德科洛誓要證明自己

從科萊特以往的排兵布陣上看,南多-德科洛在法國隊的外線群里佔據重要位置,這是常人看來不可理喻的。按理說,富尼耶和巴圖姆都是NBA打出名堂的准球星,不僅在世界上水平最高的聯賽站穩腳跟,而且都拿到了豐厚的大合約;反觀德科洛,則是連波波維奇都拯救不了的馬刺棄將,早已回到了歐洲。

德科洛的外線當家地位早在2016年裡約奧運會時就隱隱確立了,那時候帕克還在陣中。那屆奧運會上,「大可樂」場均能以接近六成的命中率砍下14.7分2.5個籃板2.5次助攻,在這之前進行的奧運會落選賽,他更是技壓群雄,當選賽事最有價值球員,幫助法國搶到正賽資格。

事實上,離開NBA的德科洛在歐冠打得風生水起,得分能力有目共睹。作為莫斯科中央陸軍的箭頭人物,德科洛領著全歐第二高的薪水,四年內兩奪歐冠,並成為歐冠四強賽總得分歷史第二多的球員,還逐漸開發出了組織者的視野和穩健的持球能力。單論名氣和地位,德科洛出道時就被視為法國籃壇的天才,近幾年又在歐冠封神,至少在歐洲球迷眼裡,他人氣比富尼耶高得多。

號稱「窮人版妖刀」的埃文-富尼耶,當然也不是浪得虛名。從丹佛金塊的小替補,成長為奧蘭多魔術外線的頭號得分手,富尼耶過去幾個賽季的進步是不容抹殺的,連續三個賽季場均得分都在15分以上。富尼耶的球風和模板吉諾比利有些相似之處,比如魔球化的出手分佈、節奏感優秀、可以臨時充當組織者的視野和持球等。他在法國男籃扮演的角色和德科洛是異曲同工的,兩人是球隊最倚仗的兩個外線得分點,外線投籃也屬這兩人最好。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奧運會,主動請纓的富尼耶曾被科萊特拒之門外,理由是他沒有參加落選賽,科萊特認為這樣會對其他人不公平。

比起前兩位,巴圖姆的知名度絕對是高出不少了。這位夏洛特黃蜂的頂薪球員如今狀態大不如前,本賽季飽受詬病,只能得到9.3分5.2籃板3.3次助攻,全能屬性退化。但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法國想要走得更遠還是離不開巴圖姆的,他的用法有些類似於當年的迪奧,得分的同時還得兼顧其他方面,是外線進攻的潤滑劑。

神秘力量:歐冠幫比菜鳥們更管用

法國隊內有一大票本賽季出現在歐冠聯賽的國手,德科洛和唐佩恩兩位以前在NBA混跡過的老將贊且不提,托馬斯-胡爾特爾(Thomas Heurtel)、阿德里安-摩爾曼(Adrien Moerman)、文森特-波里爾(Vincent Poirier)這三位,就很容易讓人感到陌生了。實際上,他們都是歐冠聯賽個人能力靠前的名將,以至於在國家隊里都能佔據一席之地。

胡爾特爾司職組織後衛,早在2013年起就代表高盧雄雞打比賽了,身為帕克的替補,擅長投籃和傳球,表現非常搶眼。2016年奧運會,他場均可以得到9.7分3.2籃板4.5次助攻,命中率59.1%,在和「夢之隊」的交手中奉獻准大三元。現效力於西班牙豪門巴塞隆納(FC Barcelona),胡爾特爾是頭號球星,職業生涯斬獲過歐冠賽季助攻王和西班牙杯賽MVP等榮譽。

和成名已久的胡爾特爾不同,摩爾曼和波里爾兩位內線到了今年才迎來了巔峰期。摩爾曼2016年就已是土耳其聯賽的得分王,但到了歐冠賽場表現總是差點意思,本賽季轉投艾菲斯(Efes Anadolu)的他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把,場均砍下全隊最高的12分6.1個籃板,艾菲斯也歷史性地殺入歐冠決賽。波里爾這位大中鋒今年只有26歲,本賽季以8.3個籃板加冕歐冠籃板王,這讓他首次入選法國國家隊。波里爾就像一個窮人版的戈貝爾,是台激情四射的絞肉機。

而來自法國本土聯賽摩納哥的後衛拉孔貝(Paul Lacombe)、瓦倫西亞(Valencia Basket)內線拉貝里(Louis Labeyrie)和義大利聯賽的馬巴耶(Amath M’Baye)等另外五人比起上述三位實力稍遜,甚至在歐冠都很少露臉,預計不會獲得太多機會。

因為前輩們都沒有退位的打算,尼利基納和盧瓦烏兩位小將在國家隊的戲份亦不會太多。即便科萊特真的把這兩人帶到中國來,也是出於讓他們積累經驗的考量。不管是尼利基納還是盧瓦烏,都是硬體肉眼可見、技術稚嫩的類型,穩定輸出很難指望得上。但若要把他們當奇兵用,或上場撕咬對方的進攻核心、或通過快攻和突破扯開防線,倒也不失為可行之策。

定調‖根基尚在,新核當立

法國這片籃球沃土歷史上一共誕生過28名在NBA打球的球員,是所有歐洲國家裡面最多的,其中有10人還在聯盟里打球,而選秀大會過後,肯定還得再算上塞古-墩布亞(Sekou Doumbouya),明年加上個天才控衛、帕克指定的接班人西奧-梅爾頓(Theo Maleton),——此次梅爾頓成為了兩位特邀年輕球員之一。

顯而易見,和十年比起來,好苗子只多不少,濃重的移民色彩給了法國和美國相似的基因。只是由於目前隊內沒有一個人入選過全明星賽,成就遜於托尼-帕克和喬金-諾阿兩位名宿,且除了魯迪-戈貝爾和埃文-富尼耶外,其他球員都只能算作NBA球隊的邊邊角角,以至於路人緣不高。

總教練文森特-科萊特(Vincent Collet)執掌國家隊教鞭十年,一直更注重強調防守,進攻更多依賴帕克大包大攬,法國的球風因而並不吸粉。何況在和其他強隊交手時,法國勝多負少,最高光的時刻還屬2013年歐洲杯歷史性的奪冠,——但鮮有人會因為他們那次比賽戰勝了西班牙就把二者相提並論。如何把帕克之外的其他球星功能最大化,一直都是科萊特需要攻克的難題。某種程度上說,他浪費了巴圖姆的巔峰時期。

之前的法國男籃沒有把自己的天賦發揮到極致,現在則有機會重新捏合。世預賽中,大部分時候都缺少主力壓陣的法國之所以能在第二階段六戰全勝並輕鬆奪取小組第一,科萊特值得褒獎。他延續了自己擅長調教防守的特點,球隊場均失分控制在令人窒息的62.8分,還把法國打造成了歐洲區場均助攻數最多的隊伍。隨著大牌的回歸,進攻端的天花板還會進一步抬升。

2017年的歐洲杯上,沒有盡遣主力的法國男籃完成了「后帕克時代」的第一屆國際賽事,雖然在八分之一決賽便早早出局,卻展現了足夠的衝勁。面對年輕氣盛的德國,如果不是南多-德科洛(Nando De Colo)整場迷失,法國完全有機會淘汰對手。法國陣中除了富尼耶之外都是清一色的歐洲聯賽球員,卻不乏迪奧、塞拉芬、洛韋爾涅這樣的老球痞,化學反應上佳。當然,迪奧已經在世預賽中途選擇退休,不過同樣全能、更加年輕的巴圖姆足以補上他的空缺。

法國如今的配置就是在科萊特打造的體系之下,圍繞魯迪-戈貝爾這一個絕對核心,加上幾位有過NBA經歷的老將穩住場面,以及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輕人衝擊一下對手,人員結構相當合理。別看弗蘭克-尼利基納、奧科博和亞布塞萊等菜鳥在NBA混不出什麼名堂,到了國際賽場上天賦還是管用,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尼利基納,另外兩位都僅僅被列入後備名單中,可見法國隊內競爭之激烈。

世界盃的抽籤把法國和德國再次分到同一陣營,他們有機會報了兩年前的一箭之仇,另外兩個對手多米尼加和約旦更像是兩強的下酒菜。高盧雄雞軟磨硬泡的行事風格,足以保證他們在面對絕大部分勁敵時不被迅速爆破,往往能把比賽帶到膠著的五五開局面,像美國這樣的攻防壓制除外;最大的隱患還在於進攻端:新核戈貝爾主攻能力不一定能經得起考驗,外線幾位當家在各路NBA球星面前又確實不夠看了。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