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決絕的死戰之後,勇士依舊還活著

當總比分變成2-3,總冠軍賽的形勢,變得微妙起來。 於豐業銀行中心球館,G5的勇士,被籠罩在凄鳳慘雨中。一個凱文倒了,另一個凱文也倒了,當魯尼捂著胸口疼的齜牙咧嘴,伴隨著北境兩萬人的咆哮聲氛圍,令衛冕冠軍很有幾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感。 尤其雷納德還在末節突然爆發,並接管比賽。面如沉水的上將軍一口氣連得12分,生生將局勢逆轉。勇士要崩潰了嗎?看起來快了,以至於當104-98時,納斯志得意滿請求了暫停。暴龍主帥當時的意圖再清楚不過———— 孩兒們,喘口氣,休息會兒,然後總攻。

理論上並沒有瑕疵的布置,卻成為被吐槽的焦點。事後諸葛亮來看,納斯不該在暴龍形勢大好時請求暫停,因為那時的勇士看起來無論體能,還是精神,都瀕臨崩潰。 但你同時也得承認,勇士的表現,尤其是浪花兄弟,他們表現超越想象,而且大大超越了想象。瀕臨絕境時,他們站了出來。 三分命中,三分再中,三分三連中!生生扭轉戰局。 玄學角度而言,你付出多少努力,便會獲得多少回報;你表現的有多堅韌,就會換來多少運氣。洛瑞的底角遠投本已呈絕殺之勢,偏偏格林飛身阻攻指尖觸碰,完成絕蓋。 終場哨響,翹首以盼子弟兵們能在主場捧杯的北境擁躉一聲嘆息。而步進球員通道的柯瑞,則攥緊雙拳,抬起頭,發泄式的吼了一句。 「我們還活著。」

是的,勇士還活著,只要活著,便存在一切可能。坊間有這麼一句金句:冠軍倒下前,依舊是冠軍。儘管勇士為實現三連霸付出的代價近乎慘烈,但至少總冠軍賽仍未完待續。站在勇密角度,在為主隊加油吶喊,在為柯瑞FMVP之夢助力的同時,理應抬起頭,仔細審視克萊-湯普森的面龐。 與柯瑞表情生動的臉蛋不同,克萊某種程度上也是面癱。他喜怒不形於色,很少咧嘴傻笑或面露猙獰。只是淡定如佛祖,卻在關鍵的G4與G5,分別砍下28分與26分。 尤其事關生死的G5,更是單槍匹馬命中7記三分!承認吧,他在外線的每一記遠投,都好似一把尖刀,插入暴龍胸口,刀刀見血,球球奪命。 可以斷定,如果沒有克萊,王朝早已毫無懸念的崩塌;如果沒有克萊,勇士斷然不會有回到甲骨文,厲兵秣馬備戰G6的機會。同時令人感嘆,卻又肅然起敬的事實是: 克萊原本是不該上場的。

克萊G2便傷了,在與皇阿瑪的對抗中,他一瘸一拐被迫退出戰列。賽後診斷,克萊腳筋輕微扭傷。保險起見的講,克萊的傷勢起碼需要一周時間恢復,如果是例行賽,勇士一定會讓他好生休養,讓他耐心療傷。而克萊,又是如何選擇的呢? 我要上場; G3他被教練團強行摁了下來。待到G4,又請纓出戰。作為沙場征戰多年的老兵,克萊理應清楚,但凡帶傷出戰,都會存在傷勢加重的風險。然而克萊是真正的戰士,真正的勇者。 以杜蘭特為鑒,或許不該鼓勵並支持任何球員帶傷出戰。只是當一個男人的態度如此決絕,如此堅定時,你會意識到,已經沒有什麼力量再可以把他摁到場下。因為他的腦海里,有且僅有一種想法。 戰。為此在接受採訪時,他如實說道。 「總冠軍賽機會難能可貴,我不願錯過。但凡上場,我便會拼勁全力。」

可以預見,周五的甲骨文,勢必又會成為克萊的舞台。他將以戰友的身份,陪伴柯瑞邁向未知的前程。是有心屠龍無力回天?抑或扭轉乾坤將系列賽帶入搶七? 沒有人能劇透未來,但你我都該清楚,哪怕回到奧克蘭,勇士也會遇到遠比G5更多的麻煩。當兩個凱文雙雙倒下,當考辛斯與格林的輸出有一搭沒一搭,當勇士的替補水準堪稱聯盟最差,他所能仰仗的,便只剩水花。 其實這份要求有些殘忍,常理而論,你理應允許球員在漫長的系列賽里狀態有所起伏。只是當勇士被逼到懸崖,他們已經不被允許出現一丁半點閃失。唯有全神貫注,唯有全力以赴,唯有以決絕的態度,表現超越想象。若能邁過這道坎,便是英雄好漢;即使無法邁過這道坎,大概也不會再有什麼遺憾吧。

許多人都將雷納德定義為克隆人或人造人,可仔細打量打量克萊,何嘗不是如此?除了皮膚****澤差別外,你可以輕而易舉的從雷納德與克萊身上,尋找到相近的屬性————喜怒不形於色,冷血,大心臟。 正如雷納德總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克萊同樣屢屢拯救勇士於水火。時至如今,理論上又到佛光普照時,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