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暴龍更接近總冠軍,G6會是保衛甲骨文還是新王加冕?

G5是系列賽迄今為止最為激烈的一場,勇士用慘痛的代價把自己留在了系列賽中,但從比賽的過程看,就算回到了甲骨文中心,徹底沒有了Durant的勇士,在實力上依然明顯下風,勇士想要維持G5的表現並不容易,而暴龍不管是在細節上做一些改進,還是一些狀態調整,他們依然比勇士更接近總冠軍獎盃。

DurantG5貢獻的巨大價值

G5 Durant的11分太重要了,3個運動戰進球都是三分球,其中2個是高難度定點,1個是持球投三分,這種球換做Iguodala、McKinnie們不敢奢望——KD作為無球手的特別之處,讓對手微小失位付出巨大代價,光是這個定點價值,就足夠讓勇士進攻效率提升一個檔次。

Durant的天賦也讓他成為勇士最適合對位Siakam的球員,如果他足夠健康,他也可以拿去對位Leonard,另外,也只有他的中鋒體型參與協防時干擾小加的順下最合適。

再想想防守對位,有Durant真的讓勇士大加分。比如當暴龍擺出Fred VanVleet,Danny Green,Powell,Leonard,Ibaka的陣容時,Durant對位Fred VanVleet,Draymond Green對Powell,Curry對Danny Green,Iguodala對Leonard,Looney對Ibaka——無限換防的勇士,才是最好的勇士。

昨天在文章裡提過勇士對Durant使用時間的思考,當時覺得掌握數據還是太少,亂猜測容易被認為在帶節奏。今天純粹從技術角度出發,談談DurantG5復出的意義,又不得不提出場時間。Kerr在第一節還剩5:50秒時換下了Durant,3:33秒時又把Durant拿了上來跟Curry一起帶替補,這跟Kerr在季後賽使用Durant的習慣不太一樣,通常他喜歡第一節還剩2~3分鐘時拿下Durant,讓Curry自己帶替補。第二節開始階段,Durant依然在場上跟湯神一起帶替補,結合浪花兄弟的輪換習慣看,Kerr的輪換意圖應該是「保證場上始終有浪花三兄弟中的兩個」。

我們再回到G4賽後的復盤內容——「浪花兄弟同時在場時,勇士尚有108.7的進攻效率,當兩個人有一人不在場時,勇士的進攻效率是97.5(Curry不在)和101.3(K湯不在)」——從這就能理解Kerr的用意。以暴龍的協防級別,勇士只有一個主攻手(也是合格射手)在場時,已經無法破防,保證全程至少兩個主攻手+射手在場就顯得十分必要(Cook雖然也算合格射手,但他防守太吃虧了)——這是Durant對於勇士深度問題的改善方式。

再考慮先發死亡五小這個變陣,有杜勇的戰略格局就很清晰了——五小開啟局和收官,保證王牌陣容強度可以匹配暴龍,銜接段庫湯+庫杜+杜湯三種組合搭配,勇士的火力續得上了,這樣的勇士,即使在1-3落後的總比分下,給暴龍帶來的壓力也是巨大的。

可惜,勇士這輪系列賽已經無法擁有在場的Durant了,他的自我犧牲在最短的時間內為球隊積攢了獲勝的家底,後面的故事如何發展,就看其他人了。

只有浪花兄弟所在的球隊能這麼扔

為什麼大部分人都認為G6回到主場的勇士依然處於下風?G5巨大的三分準星差異就是最大的不穩定變數,勇士扔了42記三分進了20個,命中率47.6%,而暴龍只進了8個三分,命中率25%,最後勇士只贏了1分。

大空檔的回應準星讓人懷疑兩隊的三分差異是否還能維持下去:

G5暴龍得到了18記大空檔三分機會,只命中率3記,即使你認為Siakam4記大空檔三分全丟不意外,那麼總冠軍賽三分屆的爸爸Danny Green也交出大空檔4中0,回撥的空間就太大了。

反過來,G5勇士得到了17記大空檔三分機會,投進了9記,這裡面,浪花之外的Draymond、Cousins、Iguodala、Cook合計9中4不說優秀,起碼他們並不經常能投出這樣一個不算逆天的準星。湯神空檔完全不丟,Curry則稍有波動,大空檔5中2對他是不合格的,但官網統計的大空檔並不考慮距離籃筐的距離和出手節奏,Curry有些所謂大空檔是30英尺的大空檔,有些出手的節奏也很搶。

至於浪花三人一共投進7記貼防下出手的三分…那隻能是能力強了,暴龍這邊只有Leonard投進了2記這樣的三分。

不管怎麼說,你都會更信任相對不那麼依賴三分準星的一方。除了三分頻率和三分命中率是勇士佔優,暴龍G5佔據了所有其他數據的優勢,他們有更高的攻筐頻率、更準的中距離、更低的失誤率、更多的進攻籃板率和更多的罰球(這是一項反映侵略性的數據,跟攻筐頻率和體型優勢有很大關聯,不是球迷們通常認為的全看裁判),這些都是比神準三分更容易維持的進攻表現,如果勇士不能在G6搶回一些優勢——比如籃板率壓過暴龍、Curry和Cousins造到更多罰球——那麼他們完全經不起手感的波動,也經不起暴龍的手感回撥。

有兩條命的暴龍和一條命的勇士打,顯然前者更玩得起機率——就像當初無杜勇士打火箭一樣,火箭一條命經不起任何波動,趕上Iguodala手感暴擊直接就跪了。再考慮勇士已經神準一場,連續三場神準…

單純在這算,我覺得勇士機會已經不大了,但如果要挑一支球隊,去打兩場必須神準才能贏的比賽,那任何人都得承認,你只能挑勇士隊,只有浪花兄弟值得這種級別的信任——因為他們的確這麼幹過,上一次他們這樣贏了Durant,這一次,他們要為Durant而贏。

勇士艱難的開發進攻

長時間進攻斷電這種事,即使沒有Durant,勇士通常也不會遇到,但對上暴龍已經成了每場比賽的固定戲碼——當你看到Siakam這樣的防守站位時,就知道勇士所有的攻筐回合都不會輕鬆。

暴龍人人能協防的豐富資源、協防積極性、輪轉速度和默契感,讓全聯盟最能排程對手協防兵力的勇士一籌莫展——或者,沒有Durant的勇士也是全聯盟輪換球員拖空間最多的球隊——勇士想要在這種環境下把進攻問題解決,就得想花招,但系列賽打了5場,你會發現無非兩條路:

第一條路——為浪花兄弟創造跳投機會,祈禱死準死準

這是上一部分討論三分球準星波動問題的延續,勇士也別無他法,想辦法儘可能多的為水花創造跳投機會是大量扛輸出的唯一辦法。對勇士來說,好消息是暴龍畢竟不是換防型球隊,做不到每個回合防無球密不透風,從G4 G5看,有些回合機會是能跑出來的,只不過機會的難度都不小,有些機會還需要複合掩護才能打成,最典型的一個球是第四節Leonard進入超神狀態就要帶走比賽時,勇士拿出的一次戰術配合——Draymond先給Curry做持球掩護,Curry出球後,Draymond再立刻給湯神掩護,讓湯神打了擋拆區域性2打1的持球投三分。

當勇士把浪花兄弟一起放進戰術裡,往往能得到一些直接出手的跳投機會,類似的方式在G6可能還會看到更多。

有意思的是,這兩個球分別是上下半場勇士兩個得分荒階段的救命球——不到實在沒招,勇士還是不喜歡拿出這種弱側球員參與度低的區域性小配合,還是能看出球隊的倔強。

湯神最後幫助勇士拿到比賽勝利的三分,倒是一次體現勇士強弱側轉移能力的進球。Curry突破把暴龍防守重心全部牽制到了強側底角,湯神在弱側接球跳投後形成了三分機會。

兩個射手撐起的進攻,浪花兄弟真的不容易。

第二條路——用一些聰明的辦法完成少量攻筐

把暴龍籃下清個乾淨完成扣籃越來越難——暴龍的防守可以隨著系列賽推進深度學習,簡直就是阿爾法狗屬性,勇士再想這麼打越來越難——預設籃下有協防吧,然後想辦法把球打進。

Curry過了半場就叫掩護不一定是為了單擋後的三分球,或者真的指望暴龍會在這種位置夾擊,而是這種方式可以讓Draymond近乎為零的牽制力發揮作用——Draymond擋住Curry的對位者,Curry自己再嘗試去過對位Draymond的球員,這樣比賽就從5對5變成了4對4,沒有形成任何區域性優勢,但這就是Curry必須面對的挑戰。

這是Curry讓自己輕鬆一點的攻筐方式。

Cousins神鬼莫測的發揮讓Kerr在Durant受傷前一度把他放在了博古特的輪換後面——或者,原計劃就不用Cousins了——G5 Cousins有坑的時候,但他也打出過一陣兒猛烈輸出,讓勇士在Durant受傷後的一小段時間內還建立了一些優勢。除了那一記三分球,Cousins靠的也是攻筐——他丟失的手活又找回來一些,身體頂著,然後手裡躲著,把球弄進去了。

勇士需要Cousins繼續把球放進——他有比勇士其他內線更好的運控技術和終結技巧,這能幫助他在暴龍協防下完成終結,只是他這項能力在傷愈後一直不穩定——勇士需要他穩定。

Looney是那個穩定的、終結聰明的大個子,但把希望寄託在忍著傷痛上場的Looney身上太殘忍了,尤其在Durant付出了慘重代價後——雖然Looney還是會出場。

這兩個內線是勇士G6的希望。

就是很難,看勇士的每一次攻筐,你都覺得有被血冒的風險,他們需要用籃球智商去彌補空間的不足,就像Iguodala這樣的進球。

但首先,還是希望Iguodala能投進三分球——一哥準不準,還是系列賽的關鍵。

勇士的進攻,還是太艱難。

暴龍勝利的契機

Siakam能否投進三分是暴龍進攻的最大變數,但這種懸念沒有可以深入討論的空間,這只是勇士要賭,暴龍也要賭的比賽元素——暴龍也可以不賭,讓Siakam去近筐區域也有威脅,畢竟暴龍大部分時間只有這個點拖空間。

暴龍每個球員都有機會成為完成擊垮勇士王朝最後一擊的致命殺手——這是暴龍可怕的地方,他們除了Leonard之外雖然沒有聯盟前10檔次的球星,但其他人的水準都很高,你根本不知道暴龍下一場誰會爆發——就像暴龍在打76人那一輪,你不知道暴龍下一場誰不坑一樣,勇士也倒楣,遇到了刷完經驗升了級的暴龍配角們。

所以類似下面這樣放空Danny Green上協防是危險的:

同樣的道理放在Fred VanVleet身上也是如此,這些都是暴龍潛在的炸彈——勇士沒辦法完全兼顧的,沒有無限換防的五小後,勇士比完全體更加容易被對手在區域性改變防守,漏空檔賭不進幾乎是必然會出現的選擇——當然,勇士有些球是過度協防或者紀律性出了問題,散漫了一個賽季的防守,到了總冠軍賽也不能完全撿回最佳狀態。

現在我們談暴龍最好的三個球員,他們最有機會殺死勇士。

第一個球員是Leonard。他在G5隻交出了26分和47.2%的真實命中率,但第四節的連殺差點終結了系列賽,勇士挺怕他的——Leonard蠻橫殺入近筐區域的短兩分很難防,神準不說,協防也不好上,動作大了還容易犯規。

但如果小加和西卡都更多站在籃下,而Leonard又想再深入一步,那麼勇士協防到了,Leonard也會有麻煩。

這輪系列賽納斯讓Leonard打無球時,暴龍進攻往往更好——Leonard的中距離無球反跑很難防,對位者稍有不留神,差一點點距離都沒法幹擾他的投籃,這比Leonard自己去打擋拆還讓勇士頭疼。

除了神準中距離和造殺傷,Leonard另一個殺死勇士的方式是進攻籃板球,他這輪系列賽搶了15個進攻籃板,場均3個,對於小前鋒來說這不是常見的數據——跟暴龍比,勇士不那麼大了。

第二個球員是小Gasol。小加在防守端正做著大中鋒難以完成的任務,在進攻端則開始用假掩護不斷懲罰勇士的換防和夾擊——如果無限換防未來不再好用,這賽季季後賽發生的一系列有關假掩護的故事將成為重要轉折點——事實上,火箭也這麼打過,但Capela,體型也不夠大,小加這方面則讓勇士頭疼,他能在近筐區域終結,體型也是勇士協防不太好承受的。

這還沒談小加的三分球和低位懲罰勇士的小個錯位。

第三個球員是Lowry。這是個G6暴龍最可能收走勇士的X因素之一,他已經證明瞭自己在這輪系列賽中對勇士中鋒的錯位懲罰能力——G1 G2 Cousins防的不錯可能是錯覺,Lowry的小打大懲罰回來了, 季後賽讓Lowry逐漸從精緻效率選手又回到了那個富有侵略性的攻筐手,他的速度和傳球能力打擋拆非常致命——勇士沒有五小了,必須更多擺中鋒,暴龍意識到了這點,1/5擋拆才是勇士現在最怕的暴力手段。

正規時間增加Lowry和小加的擋拆,增加Leonard的底線外切中距離,在滿滿的空間支持下(進入Leonard打4號位的銜接段尤其如此)會非常難防,這比讓Leonard持球無限掄更有效率(勇士已經意識到不能讓McKinnie防Leonard,儘可能保證湯神和Iguodala有人在場對位Leonard)。

然後進入關鍵球階段——如果有——讓養精蓄銳的Leonard開啟一波狂暴輸出,也許這就是G6進入高潮的完結樂章了。

為Durant保衛甲骨文,還是北境新王的加冕儀式,G6,會是系列賽的終點嗎?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