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為何七年之後Ibaka能重回總冠軍賽?他說了三理由

當杜蘭特被他的勇士隊友攙扶著,拖著傷腿踉蹌著走向場邊時,上前安慰的塞爾吉-伊巴卡有種恍惚間夢回2012年總冠軍賽感覺,當他倆還是隊友時。「他倒下那一刻,我還以為他是把鞋搞丟了——他經常時不時掉鞋。」賽後,伊巴卡還刻意用玩笑打消緊張和低沉的氛圍。但也忍不住說出他心底那句話:「杜蘭特就像是我兄弟。」

伊巴卡兇猛扣籃

那一刻,伊巴卡怕是多少會想起7年前的那輪總冠軍賽,第四場,突然受傷的勒布朗-詹姆斯被隊友抬下場后,又上演「王者歸來」並投中制勝球的一幕。只可惜這一場,乃至剩餘的總冠軍賽,杜蘭特都不會回來了。

當杜蘭特衝擊三連霸的宏偉使命暫時遭遇曲折,伊巴卡的總冠軍賽記憶還停留在7年之前。甚至,在東區決賽0-2落後的暴龍發起絕地反擊前,看好他們站上總冠軍賽地板,並將勇士拉下馬的人,大概並不多。

7年前和風華正茂的「雷霆三少」一同攪局邁阿密時,伊巴卡還不到23歲,拿著新秀合約;雖然略有不甘地輸了總冠軍賽,但在那個大個稀缺的年代,他擁有肉眼可見的頂級內線潛質。

7年後和他拼殺在巔峰戰場的隊友們,最小的也已25歲,更多的是像洛瑞、小加索、格林這樣在聯盟中近似古董的「85后」。這一回的當家球星雷納德即將年滿28周歲,和7年前讓伊巴卡品味失敗的詹姆斯一邊大。

7年前後,斗轉星移,伊巴卡本人的成長似乎並未完全兌現他在第一次總冠軍賽時展現的希望。但是7年之後,當個人的榮譽簿上僅寫著零星的幾次防守一陣和火鍋王時,他距離所有球員夢寐以求的至高榮耀卻觸手可及,只差一場。

對他而言,一切都只是現實映照,接受台北時間專訪時,他也只提到了三個理由——改變,「為了事業成功,一定要做改變」;堅持,「我們多年來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以及最為關鍵的,犧牲,「批評產生了動力,推動我前行」。

杜蘭特下場,伊巴卡頗為難受

杜蘭特的帶傷硬上,伊巴卡最懂

今年的東區準決賽,當洛瑞驚嘆於雷納德的統治級表現,將姚明2009年季後賽中9中9的神跡與之相提並論時,作為隊友的伊巴卡可以傲嬌地說,這事兒我也干過。

那是在2012年的西決第四場,雷霆1-2落後馬刺的生死時刻,伊巴卡開掛般11投11中,外加4次罰球全部命中,獨得26分率隊取勝。雖然他本人一點也不驚訝,但波波維奇卻大惑不解地說,訓練無人防守之下都不可能這麼准吧。

那之後,伊巴卡和3位未來的MVP站上了總冠軍賽的地板。不管是因為稍顯年輕的他們尚未準備好,還是因為對手實在太過強大,熱火歡慶的禮花散去后,「四少」再無攜手之日。

那年夏天雷霆給伊巴卡開出了4年4800萬的大合約,雖然當時的他完全配得上這份報價,但不可否認這一簽引發的蝴蝶效應觸發了哈登的出走。但這個不到24歲就成為總冠軍賽關鍵棋子的潛力內線,讓雷霆總經理普萊斯蒂願意賭一把。

在此後漫長的歲月,直至今年的總冠軍賽前,伊巴卡距離總冠軍都沒能比7年前更近一些。他仍是攻守俱佳、不可多得的優質內線,卻沒拿過一次最佳防守球員,沒進過最佳陣容,甚至全明星的邊也沒沾上。事實上,他的所有個人榮譽在2014年就戛然而止了。

那是他籃球人生的另一個轉折點。那年西決,對手還是馬刺,原本宣布賽季報銷的伊巴卡打了封閉強行復出,率領雷霆取下艱難一勝。雖然那表面上沒有給他的身體帶來毀滅性損害,但很明顯,自此之後的伊巴卡彷彿觸到了瓶頸,在從優秀到頂級的道路上停下了腳步。

當時作為隊友目睹這一切的杜蘭特說:「對於伊巴卡這種為了球隊,犧牲自我的行為,我的敬佩之情更甚。無論今晚上發生什麼,感覺總有一種什麼東西陪伴左右。」

5年之後,當這種自殺式的犧牲發生在杜蘭特身上,而昔日隊友換了身份又戲劇般地面對面經歷那令人心碎的一刻時,伊巴卡動情地說:「在這個聯盟,我們之間說到底都是兄弟關係。誰都不會希望看見像凱文這樣的鬥士倒下。」

戰鬥,犧牲,對手,兄弟——雖然比之7年前共舉大業而未成,捲土重來未可知的心高氣傲,而立之年前後的兩人無論是曝光度、商業價值還是個人榮耀,都已然拉開了巨大的差距,但一些骨子裡如基因般強大的力量,早在7年前兵敗總冠軍賽,立誓再來一次時就埋下了種子。

重新回到總冠軍賽賽場,杜蘭特用了5年,而伊巴卡用了7年。一個頂著洗刷自己「投敵」惡名的壓力,而另一個則是在過早地為榮譽犧牲自我后,仍倔強地保有對冠軍渴求的火苗。

伊巴卡與雷納德討論戰術

8年中首次打替補,找回舒適點

自打他和杜蘭特一道打進總冠軍賽的2011-12賽季至今,雖然身上的球衣從雷霆換做魔術,再換做如今的暴龍,但伊巴卡只要出場必是主力,直到本賽季才發生了變化。

先是賽季前半段,暴龍不時地讓瓦蘭丘納斯和進步神速的西亞卡姆搭檔內線先發;今年2月之後,隨著西班牙老鄉小加索的加盟,伊巴卡逐漸適應了替補中鋒的「新常態」。

季後賽至今,伊巴卡所有場次全部以第六人身份出戰。其中最關鍵一役,當屬暴龍奪得冠軍點的第四場,伊巴卡在不到22分鐘的時間內高效地12投9中砍下20分,小卡之外全隊第二高;而此前的第三場,他更是成為總冠軍賽歷史上首位替補出戰,貢獻6次火鍋的球員。

在主帥納斯看來,這一黑一白兩個西班牙大個子有太多的相似之處——都有內外兼修的豐富進攻手段,防守方面也都早已證明了自己。曾經拿過最佳防守球員的小加是更偏體系性的防守者;而巔峰時期場均接近4次火鍋的伊巴卡,則是更好的單兵防守者。若再要挑不同,小加的傳球和策應能力可能更勝一籌。

但也許是老鄉之間更好說話,自從今年2月成為隊友以來,兩人居然開始謙讓起來。

先是小加說:「我打四號位也沒問題,特別是進攻端。無論對面是誰,我都能很好地閱讀防守。」

至於伊巴卡,在總冠軍賽期間接受台北時間採訪,談及這一個賽季天翻地覆的變化時說:「改變永遠是好事情。(雷納德和德羅贊)交易發生時,我知道球隊準備做一番事業,而為了事業成功,一定要做改變。」

2012年,杜蘭特與伊巴卡殺入總冠軍賽

任何改變,都首先得拿自己「開刀」。

納斯也透露,伊巴卡起初的確不願意被「貶」為替補。但在今年2月到3月兩人交替地嘗試后,作為小老弟的伊巴卡還是為小加主動讓賢。納斯著重表揚說:「(小加索和瓦蘭丘納斯)交易之後要立刻調整陣容並不容易,但塞爾吉是個真正的職業球員,非常出色地完成了這一轉變。」

當然,納斯想必也諮詢了對伊巴卡更熟悉的那些歐洲教練們。長年負責他夏季訓練的雨果-洛佩斯就曾向納斯支招,認定伊巴卡在五號位比四號位更加高效。身兼暴龍助教和西班牙男籃主帥的斯卡里奧羅更是樂見於此,竭力稱讚這位多年不搭檔的弟子「成熟了許多,尤其體現在角色轉變上」 。

要知道,伊巴卡之所以在2014年西班牙世界盃后就與國家隊漸行漸遠,主要原因就是不滿自己當時的戰術地位和上場時間。那年他才25歲,正是爭強好勝的年紀。但有時放下執念、給人生做做減法,更像是成熟的標誌。

今年是伊巴卡第九個賽季打季後賽,上一次全部以替補身份出戰還是他的新秀賽季。但比起7年前,他距離奧布萊恩杯卻更近了一步。

火爆的表象,不改強硬的人設

單論NBA比賽層面的表現,無論是當年犧牲自我帶傷出戰,還是如今顧全大局接受替補身份,伊巴卡都堪稱職業球員的典範。但是,對於隊友和兄弟肝膽相照的他,真性情的一面也偶爾給自己的人設「招黑」。

今年3月暴龍和騎士的比賽中,伊巴卡就因為和對方前鋒克里斯揮拳相向而被驅逐出場,后被禁賽3場。

這已經不是伊巴卡第一次在比賽中上演全武行了。從羅賓-洛佩斯到詹姆斯-強森,好多自詡強硬的NBA球員都曾領教過伊巴卡的武力值。

但是知道自己被罰45萬美元之後,伊巴卡的回應卻證明了他仍有一顆金子般的心:「我本可以不打架,把那筆錢留下,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在被記者問及禁賽讓自己學到了什麼,伊巴卡的回答更是委屈得像個孩子:「學會了不要打架。」

籃球當然應該遠離暴力。對於伊巴卡來說,讓他一時管不住的脾氣和拳頭,卻更像是他強硬球風的副產品。今年總冠軍賽期間接受台北時間採訪,談及成長經歷對其性格的塑造時,伊巴卡說:「我打球從來都那麼強硬。身體是上天賜予我的禮物,每當我走上球場,都想充分運用身體,保持侵略性。」

回想5年前,作為虔誠信徒的伊巴卡,連「上天賜予的禮物」都敢用作賭注,帶傷上陣,也足見籃球和勝利在他心中是已然上升為信仰的東西。

從貧窮和戰爭陰霾籠罩的剛果走出非洲,在籍籍無名的歐洲小俱樂部卑微出道,在毛頭小伙的歲月幸運地接近了榮譽的頂峰,又在身體和狀態本該走下坡路的年紀迎來新生……

論天賦和潛力,這支暴龍或許不如2012年的雷霆;論絕對的戰鬥力,伊巴卡大概及不上23歲時的自己。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有望成為2011年的達拉斯獨行俠之後,又一夥從不被看好到創造輝煌的「意外英雄」。

「過去幾年的批評聲音,正是我推動自己進步的動力,不斷努力,證明自己能夠做到,」伊巴卡也對台北時間坦露了自己的動力之源,「過去幾年我們非常努力,如今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回報。」

當然,伊巴卡今夏的戰鬥遠未結束。總冠軍賽中讓人信服的表現,也很有可能說服斯卡里奧羅幾個月後帶他來中國,在男籃世界盃上提前過個30歲生日。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