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暴龍奪冠是最完美的神話

所謂奇迹,就是永不言棄努力進取。天賦與生俱來,逆襲唯有奮鬥,暴龍用2019年總冠軍賽的勝利,完成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逆風登頂,曾經飽受輕視的「散兵游勇」,打敗了不可一世的王者之師。

這是競技體育最賞心悅目的畫卷,暴龍用砥礪前行的堅韌,跨越了天賦的鴻溝,殺下隊史首冠,譜寫了完美的underdog神話。

大局已定,洛瑞興奮慶祝

這是蕩氣迴腸的草根逆襲

underdog,這是競技體育領域常見的一個詞,指的是賽前不被看好,處於劣勢的一方。

2019年總冠軍賽中的暴龍,就是underdog。

選秀順位,是衡量球員天賦的重要指標之一。在暴龍隊內,樂透秀的數量是零。暴龍的常規輪換陣容中,雷納德是選秀順位最高的,也只不過首輪第15位,洛瑞與伊巴卡都是第24順位,西亞卡姆第27順位,丹尼-格林與鮑威爾同為第46順位,小加索是第48順位,范弗利特則是落選秀。

反觀勇士,即便不將總冠軍賽只打了一場的杜蘭特計算在內,他們也有6位樂透秀,分別是狀元秀博古特,四號秀利文斯頓,五號秀考辛斯,七號秀柯瑞,九號秀伊戈達拉與11號秀克萊-湯普森。

暴龍球員入選全明星次數相加是11次,總計入選最佳陣容6次。再看看勇士,不將杜蘭特納入統計,勇士球員19次當選全明星,13次被選入最佳陣容,對比暴龍也是優勢明顯,如果算上杜蘭特,這兩項數據分別是29次與22次,完全是碾壓之勢。

暴龍紙面陣容,能夠在球星等級上對抗勇士的,也就是雷納德,而「小卡」本賽季是重傷后歸來,甚至於在去年夏天暴龍引進他時,多倫多當地的記者都覺得冒險,此人與馬刺都能鬧翻,身上的傷迷霧重重,況且杜蘭特早已有言在先,雷納德只不過是體系球星,他在多倫多能堪大用?

至於暴龍的其他球員,洛瑞是季後賽「垃圾兄弟」成員,34歲的小加索在例行賽數據已經降到生涯最低谷,西亞卡姆和范弗利特兩年前還在發展聯盟鍛煉,這批球員與勇士的明星戰陣相比,譬猶駑馬並麒麟、寒鴉配鸞鳳。

球員等級有差距,教練也是草根對豪族。暴龍總教練納斯大學時期場均7.2分,大學畢業后根本沒有進NBA的機會,先是在大學當助教,然後去英國執教,在海外聯賽工作了17年才回到美國,從發展聯盟教練做起,熬了7年才進入暴龍教練團,當上暴龍主帥時已51歲。

柯爾大學生涯場均11.2分,創造NCAA單賽季三分命中率紀錄(57.3%),入選了美國男籃參加1986年世錦賽奪得金牌。柯爾NBA生涯5次奪冠,拿過全明星三分王,1997年總冠軍賽第六場投進關鍵球助公牛加冕,退休后當解說員,擔任過太陽總經理,沒有助教身份過渡,直接成為勇士總教練,主帥生涯第一年就奪冠,四年內三次帶隊稱霸聯盟。

從球員到教練,勇士就是鐘鳴鼎食簪纓之族,暴龍則是粗茶淡飯草莽寒門,這是並不對等的較量,ESPN20人專家組預測總冠軍賽,18人看好勇士奪冠,暴龍就像卑微的醜小鴨,被冷落在一邊。

然而,暴龍用了6場比賽解決戰鬥,完成了下克上的終極逆襲。暴龍實現了NBA半個世紀未見的壯舉,他們是最近50年中,唯一沒有選秀前十順位球員在季後賽上場,卻能奪冠的球隊。暴龍彷彿牧童大衛,面對NBA中的「歌利亞」,取得了不可思議的勝利,一統江山睥睨天下。

雷納德也難掩心中激動

他們的天賦叫做不放棄

縱有疾風起、人生不言棄。暴龍的將士在比賽中展示出了他們的堅韌,而這份堅韌來自於生活的磨練。范弗利特5歲時父親遇害,伊巴卡8歲時失去母親,西亞卡姆20歲的時候父親去世,雷納德16歲時父親遭歹徒槍殺。父親過世后第二天,雷納德有比賽,他帶著父親的期待參賽,終場哨響時撲入媽媽的懷中嚎啕大哭。

雷納德說他熱愛籃球,他在球場上可以拋開所有的煩惱,全力以赴爭取勝利,這是父親生前一直要求他做的,西亞卡姆也是如此。在總冠軍賽首戰砍下32分后,西亞卡姆告訴記者,希望父親能夠為他感到驕傲,他特別想再聽父親說一句「兒子,你真棒!」

「范喬丹」,這個詞在季後賽曾是一個貶義詞,硬生生被范弗利特打成了褒義詞,完成了口碑上的爆炸級逆襲,總冠軍賽第六場22分末節12分成為鎖定總冠軍的「真喬丹」。在那段被群嘲的日子裡,范弗利特從未失去信心,你如果了解他的成長經歷,就會知道他堅強的來源,范弗利特出生於羅克福德,全美犯罪率前五的城市,范弗利特5歲的時候,他的父親被槍殺,年幼喪父讓范弗利特更早地體驗到生活的殘酷,讓他變得更加強硬。

「我在5歲的時候,就經歷了父親被殺害的悲劇,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明白這就是真實的人生,如果你不夠堅強,很容易就會被摧毀。」范弗利特說。

8歲喪母的伊巴卡,兒時正值第二次剛果內戰,伊巴卡所在的城市布拉柴維爾被轟炸和槍戰摧毀,伊巴卡跟著家人搬到一個處於雨林地帶的小鎮,全家人在那裡生活了3年,基本的用電和飲用水都難以滿足,還要時刻注意躲避槍林彈雨,日子相當艱難。等到戰爭結束,伊巴卡的父親由於曾為反政府武裝工作過,被關進了監獄,籃球成了伊巴卡的「避難所」。

「大家看到我現在衣著光鮮,但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我小時候苦難的經歷,」伊巴卡說,「我要牢記自己從哪裡來,讓自己明白現在的生活來之不易,那是籃球帶給我的,我要給予籃球最大的尊重。」

在洛瑞的成長過程中,父親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他從7歲開始就和父親分開了,是母親和祖母將洛瑞和他的兄弟們撫養長大。母親和祖母給洛瑞樹立了榜樣,無論生活多麼艱難,都不要放棄希望,都要努力向上。

「我的母親和祖母經歷過許多磨難,為了撫養我們,她們每天五點起床去工作,」洛瑞說,「只為了我們早餐能喝上一碗麥片粥,冰箱里能有牛奶,我們都能上學讀書,她們每天都全力以赴地工作,那種生存的危機感才是真正的壓力。她們是我的英雄,讓我明白要努力工作堅持不懈。」

未曾清貧難成人,不經打擊老天真。納斯當年在英國執教時,他效力的球隊連薪資都不能全額支付,導致訓練時經常只有七八位球員參加,球隊的訓練館鋪的不是地板,而是瓷磚,即便是這種條件的場館,一周也只能用兩次,因為沒有足夠的錢支付租金。納斯為了讓球員改善投籃,只能到足球場旁的休閑中心租簡易籃筐。即便條件這樣差,納斯也堅持了下來,因為他渴望執教的機會,他愛籃球。「那段日子遇到了很多困難,但我充滿活力,從不退縮,樂在其中。」納斯說。

生活帶給他們「傷痕」,他們將「傷痕」變成籃球場上的「勳章」。他們就像野草,迎著風倔強地成長。暴龍在2019年季後賽一路走來披荊斬棘,首輪第一場就被爆冷,東區準決賽打到搶七,東決0-2開局,總冠軍賽讓勇士從多倫多拿走兩場勝利,第五場距離冠軍那麼近卻遭遇「黑色三分鐘」,在這個過程中,懷疑和批評從未停止過,納斯的執教水平,球員們的競技狀態都被打上問號,而他們都挺了過來,一次次逆流而上,殺出通往冠軍之路。

納斯運籌帷幄,雷納德東區準決賽搶七壓哨絕殺,洛瑞手指脫臼自己扳了回來繼續打,小加索追到中線防擋拆,西亞卡姆一次次強殺內線,伊巴卡死守禁區,丹尼-格林三分如雨,范弗利特拼到血灑賽場,暴龍將帥眾志成城殺得地覆天翻。

暴龍的球員,很多曾是勇士的手下敗將,雷納德、小加索、伊巴卡、丹尼-格林都曾在季後賽輸給過勇士。不僅球員如此,暴龍助教菲爾-漢迪之前三年在騎士教練團工作,飽受總冠軍賽輸給勇士之苦,他在接受採訪時坦言:「就我個人而言,我厭倦被他們打敗,我想戰勝這些傢伙。」

雖然遭遇失敗,但這些曾經的「抗勇」失意者從未放棄衝擊勇士的籃球江山,他們在暴龍聚首,攜手拼殺,終於將勇士拉下王座。

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了才能看到希望。暴龍的將帥都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籃球寵兒,他們一路風雨兼程走到這裡,途中哪怕稍有一絲放棄的念頭,都會前功盡棄,但他們堅持了下來,終於與勝利相遇,這就是體育精神的實質,在追求更強的路上步履不停。

科比曾經說過的一段話,或許是對暴龍精神的最佳詮釋:「冠軍只是水到渠成,重要的是成為更好的自己。堅持自我,堅持對勝利的無限渴望,堅持學習,堅持努力。」

暴龍球員夾擊柯瑞

改變與傳承

暴龍以王朝終結者的身份,改變著NBA,聯盟告別一家獨大,季後賽不再是提前寫好劇本,NBA是時候重新回到「戰國時代」,百家爭鳴群雄逐鹿,那才是最好的籃球,拼技術,拼打法,拼防守,拼態度,而不是一味地抱團走捷徑。

多倫多,這裡曾上演NBA歷史首場比賽(1946年11月1日,多倫多愛斯基摩人對紐約尼克),這裡曾擁有天外飛仙般的球星,但在本賽季之前,這座城市是NBA總冠軍荒漠,在其他大型職業體育賽事方面與冠軍好久不見,上一次還是多倫多藍鳥(職棒大聯盟球隊)在1993年捧杯,那一年雷納德才兩歲。

暴龍登上聯盟之巔,是多倫多體育史的一座豐碑,也是NBA國際戰略的勝利。暴龍是如今唯一主場在美國本土之外的NBA球隊,多倫多對於NBA球星吸引力有限,他們流失了很多天才球員,一次次重建陣容,多倫多的球迷從未放棄這支球隊,暴龍也一直堅守北境,彼此的不離不棄終於迎來如今的輝煌。

總冠軍賽在加拿大引發收視狂潮,三周內四次打破加拿大收視紀錄,總冠軍賽第二場峰值觀看人數超過1000萬,約佔加拿大全國人口的27%,在多倫多巔峰收視率更是達到了68%。隨著總冠軍賽進行,在加拿大的收視率不斷創新高,總冠軍賽第五場是加拿大2019年收看人數最多的電視節目,超過超級碗。NBA給出的統計顯示,有50%的加拿大人在總冠軍賽進行期間看了全部或部分比賽。暴龍讓加拿大這個冰球王國,為籃球瘋狂。

在改變中,暴龍也完成了傳承,那是2004年活塞打敗湖人四巨頭的藍領風暴,那是2011年獨行俠殺退熱火三英的「庶民勝利」,比賽勝負歸屬並非只看紙面陣容的豪華,力挽狂瀾的領袖,萬眾一心的團隊,能夠讓耀眼的天賦無功而返。

雷納德和他的隊友們,有著比盧普斯、諾維茨基等老一代球員的傲骨,堅守不退,百折不撓,面對星光璀璨的對手,殺出一個血色的黎明,這樣的冠軍才是分量十足。

籃球場是人生的縮影,只有少數人能夠成為人生中的「勇士」,大多數人是「暴龍」,沒有萬貫家財,沒有顯赫背景,奮鬥路上會跌倒,會受傷,會被嘲笑,會感到沮喪,但只要堅守自己的信念,迎難而上繼續前行,就要比畏縮避戰原地踏步更接近幸福。

暴龍的成功,是照亮人生的燈塔,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自菲薄,勝不驕敗不餒,心存高遠,腳踏實地,終究會功夫不負有心人。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