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眾人只擔心AD、KD和Kawhi!而Cousins就這樣被遺忘了?

當全世界籃球迷把目光都投注於剛剛轉投湖人的Anthony Davis身上時,他在鵜鶘時的好兄弟DeMarcus Cousins,正處於人生最低谷的階段。而在總冠軍賽完結之後,他迅速被人遺忘,只在為數不多的覆盤回顧中,作為一個失敗的投機者的角色,被一次次不友好地評價,卻又無從反駁:沒人會在決賽打完後,問一個輸家怎麼想。

這也大概是Cousins整個生涯最不願回憶的一輪系列賽:傷停了14場之後火線復出,卻也就打了一場半好球——除了第二場,剩下5場的正負值都是負數。第三場7中1之後,Steve Kerr竟是寧願用鎖骨骨折的底薪中鋒Kevon Looney,也要把Cousins按在板凳上。6場下來,場均18分鐘8.3分4.7籃板命中率42.5%,也就勉強對得起533萬的價錢。

何況這533萬一共只僱他打了30場例行賽和8場季後賽,換算到82場全勤,也是一個1450萬的高薪球員。但當全隊用一整個賽季給他找狀態,季後賽卻突然再次傷退,例行賽的數據到總冠軍賽腰斬一半,這樣的Cousins,勇士還用得住嗎?

這個問題並不需要等待答案:在總冠軍賽結束後的訪談中,Kerr很反常的給出了這樣一段答覆:「我相信他可以在其他球隊拿到一份更大的合約… 不過他要是想回來的話,我們肯定會給他留位置。」後半句更像是失言之後的客套補救,前半句恐怕才是Kerr的最直接想法,這句話的潛臺詞太過深刻,不亞於直接下逐客令:球隊不需要你了,祝你找個好下家吧。而這條新聞下面的回覆更是耐人尋味說,「Kerr不欠Cousins的,Cousins反而應該感謝Kerr把他拖進了總冠軍賽」;另一篇說,「從一開始Kerr就不想要Cousins,他最喜歡的中鋒是Brook Lopez」。

我們也許可以從此刻斷定:Cousins將在今夏重新尋覓一支球隊。勇士很可能連表面上的備選機會都不能給他。

別忘了在他季後賽剛剛受傷時,媒體們的猜測口徑截然不同:這次受傷,可能導致Cousins再留勇士一年,勇士反而明年更強了。

Cousins今年的合約是533萬,由於他只在勇士打了一年,在沒有Larry Bird條款的下一年合約和今年相差無幾。然而現在,勇士反而是率先否決的一方:533萬都不打算給。如果想留在勇士,Cousins需要主動提出拿底薪?但這應該真的不在勇士的考慮範圍之內:下賽季他們要面臨Durant休養一整年,Klay Thompson全明星賽後才能回來的處境。按照之前的流言,勇士打算提供5年頂薪給他倆,這兩位光是第一年的養傷開銷,就是7500萬保底的薪水,和差不多這個數字乘以2.25的奢侈稅。

也就是說,勇士不在乎花錢,但他們不打算在Cousins身上花錢了。兩年前的全明星當天,Cousins被直接留在了紐奧良;一年前的1月26日,Cousins轟然倒下,阿基里斯腱斷裂。當Cousins宣佈只拿533萬加入勇士的時候,「大結局」的聲音不絕於耳,人們要強調的不只是這位昔日第一中鋒如何改變局勢,還能感受到勇士真正可怕的實力——只有他們有底氣慢慢等Cousins的歸來。

但事實上,勇士只是等得起Cousins的療養,卻低估了把Cousins填入陣容的難度。於是勇士用30場比賽來磨合,不如說是容強大的四巨頭陣容哄他開心:Cousins的球權佔有率達到28.1%,雖然比起國王時期有所下降,但在勇士依然僅次於Curry和Durant。而且由於他長期佔據弧頂軸心位置,也間接影響了Draymond Green的發揮。Green打出近年來最差的一個賽季,也的確是為了Cousins犧牲不少。

事實上,Cousins的打法與勇士倡導的瘋狂跑轟屬於先天的不相容:勇士雖然四大明星除了Klay都能持球組織進攻,卻基本上不把球長期留在一個人手裡,或是直接急停跳投跳投,或是用大量的跑動和傳導球尋找到三分或者空切的機會,因此,勇士在例行賽的平均觸球時間排在聯盟最末。然而Cousins的風格,究根結底還是一個持球型傳統中鋒,他需要落到喜歡的位置,並需要隊友替他拉開空間,然後一對一幹掉對手。但當今聯盟,已經不再提供給低位中鋒舒服接球的機會,包夾無處不在。同時,阿基里斯腱大傷之後的Cousins,也不再具有轉身之後直接泰山壓頂的身體條件,連同他熟悉的正面運球攻擊籃筐,也在機動力大幅下滑後,出現了許多被一把切掉籃球的失誤。

這種情形,讓人很容易想起太陽時期的Shaquille O’Neal。在那一個半賽季裡,太陽盡全力讓O’Neal舒服在陣地戰中接球進攻,卻徹底犧牲了Steve Nash的快節奏發牌能力:08-09賽季,太陽把36歲的O’Neal養育成一個17.8分8.4籃板的全明星,但和他搭檔入選鳳凰城全明星的,卻是Amar’e Stoudemire,而不是隻有15.7分9.7助攻的Nash——那也是Nash後太陽8年生涯唯一助攻不上雙的賽季。用Shawn Marion交換O’Neal的太陽一度打算找到熱火把人重新換回來,而沒進季後賽就是最現實的失敗。

太陽賭輸了,只能把O’Neal換成兩個到期合約Ben Wallace和Aleksandar Pavlović,然後直接付錢裁人;O’Neal也在加入騎士後徹底退出球星行列,就此告別巔峰。

但比起Cousins,O’Neal卻要幸福的多:他在騎士拿走了最後的2000萬,然後拒絕了老鷹的中產合約(當時老鷹和騎士協商O’Neal先簽後換Marvin Williams),以底薪身份加入凱爾特人衝擊總冠軍。在抱大腿之前,O’Neal的巔峰早已消耗殆盡,而且他也有足夠的底氣無視中產到底薪的差價。

但下一年的Cousins呢?在加入勇士之前,是否想好了未來呢?或許勇士球迷心儀的Lopez,只是他們失望後的馬後炮:沒人能想到31歲的Lopez遠遠強於28歲的Cousins。但至少Lopez有過自己的人生規劃:他在提出和湖人續約遭到拒絕後,自薦給了公鹿,只拿了338萬的雙年條款。Lopez當時明確表示,「我很喜歡字母哥的比賽風格,我自己研究過了,在字母哥身邊,我們可以完美互補,我也能夠得到更多空檔投籃的機會。」而現在,Lopez用一年頂級三分+護筐的表現讓自己重新回到千萬年薪級別,這時候的勇士,已經簽不起他了。對薪資即將爆炸的勇士來說,這份迷你中產,是他們用於補強的最後機會。上賽季的Nick Young,這賽季的Cousins,都沒能打出期待中哪怕一半的水準。而當Thompson和Durant同時倒下時,他們勢必要用這筆錢來尋找一個暫時填補空白的替身,就註定Cousins將會步上Nick Young的後塵,要去接受被徹底冷落,自己尋找下家的現實。江湖炎涼,原本如此。

和他有著相似經歷的,是曾經一同效力國王時的隊友以Isaiah Thomas。在結束了騎士和湖人的賽季後,Thomas選擇和金塊簽下一份底薪合約——也是主要養傷,打算後半段養好之後再去展現自我。但上天卻開了一個玩笑:這支原本被視為中等偏下水平的金塊竟是一路殺到西區第一,磨合順暢的球隊完全不需要Thomas,而他復出之後的狀態也不足以在西區頂尖球隊擔任重要輪換。於是Thomas在4月7日打完第12場之後便徹底淪為揮毛巾一族,這支黑馬金塊並沒有他的多少功勞,而34.3%的命中率拿8.3分,一年只出勤12場的表現,讓Thomas的前景更加艱難。

「demarcus cousins sad」的圖片搜尋結果

29歲的Thomas,恐怕未來只能拿到底薪附近的薪水,在綠軍期望中的2000-3000萬年薪,可能未來數年加在一起都不夠一半。而對Cousins來說,這次大傷和錯誤選擇,影響最大的同樣是收入:以現在的狀況來看,未來拿到頂薪的可能,非常渺茫了。

當聯盟推出超級頂薪條款,允許7-9年球齡的未轉會球星提前拿到10年球齡的最高35%起薪的合約來保障小市場球隊的利益,Cousins和Paul George被視為最可能拿到這份5年破2億合約的球員。但他們之後的情形卻是天然迥異:George主動選擇走人,陰差陽錯來到了最適合的雷霆,兩年後還可以簽下這份5年超級頂薪;而Cousins被國王遺棄,成為鵜鶘的陌路人。在受傷前得到的續約合約也才2年4000萬,傷後更是直接被放棄。當他犧牲一切只為破除季後賽魔咒時,冠軍和未來依然與他擦肩而過。命運就像在一直捉弄他,但世事已成定局,眼前的一切,終究是他自己選的。

而當半個月後自由球員市場重新開啟時,Cousins又將有了選擇的權利,但此時餘地所剩不多。或許會有中游球隊,給他開出一份1+1帶球隊選項的中產或迷你中產級別合約,其中設定大量傷病出勤條款,遠比今年勇士給出的苛刻。但Cousins已經不再具備勃然拒絕的底氣:他還需要用更賣力的表現來打動新球隊,證明自己能夠留在NBA。在絕境中重新開拓出自己的道路,選擇一支可能從未看得上的隊伍,要比直接給勇士打電話更難。但哪個成年人的生活不艱難呢?沒有機會走近路了,未來,總是要孤獨地勇敢前行。

(來源:網易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