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拓荒者的秘密殺器已經鋒芒畢露

安芬尼-西蒙斯下巴上的絨毛依然依稀可見,他的頭髮雖然稀疏,但也在繼續生長。但在拉斯維加斯夏季聯賽的第二天,這天拓荒者輸給了活塞,賽後達米安-利拉德走向西蒙斯時,他驚訝地發現利拉德出人意料地剃光了鬍子。為什麼?利拉德在《超級大灌籃2》中飾演的角色頂著一張娃娃臉。所以,當了一個賽季隊里的小弟之後,西蒙斯想要在托馬斯&邁克中心的球員通道里獲得一席之地。他對利拉德說,「你現在看起來比我還嫩」。這位全明星後衛聽完捧腹大笑。

但無論有沒有胡碴,只有很少的球員—無論NBA還是夏季聯盟—看起來像西蒙斯這麼年輕。這位20歲的拓荒者後衛大二就參加了選秀。他嘴角咧開的大大的微笑就像他長達六尺九的臂展一樣,他圓圓的臉頰笑起來則像一棵苜蓿。

前拓荒者前鋒埃文-特納依然記得18年選秀后自己第一次見到西蒙斯的場景。「他那時候看起來像是個小混蛋,」如今已經效力老鷹的特納說。這個「小混蛋」跟每一個人惡作劇。「會有人正經地問,那是誰?那個十五歲的小朋友是誰?」

西蒙斯高中畢業時是同齡人里的精英,儘管還做不了網紅級人物。 但他依然拒絕了大學籃球直接從他家鄉佛羅里達的IMG預科學院進入了NBA。他在選秀板上飆升,最終被拓荒者在24順位選中。然後他就從大眾眼中消失了。

拓荒者是僅有的三支沒有發展聯盟附屬球隊的NBA球隊之一,且從下賽季開始會成為僅有的兩支之一。所以除了短暫的四場跟著快艇附屬隊的比賽,西蒙斯一直坐在拓荒者的板凳席上。他僅僅在NBA出場了141分鐘,比他在發展聯盟出場時間少了91分鐘。他付出的努力都是在公眾視野外的,在錄像分析室和訓練場上通過交流和虛心求教完成的。現在有太多的方式暴露在人們的眼中,特別是對西蒙斯這樣的曾經的前十新人,幾乎不可能低調行事,藏在雷達之外。但這位首輪秀在他的新秀年對於波特蘭以外的地方來說仍是個謎。

關於西蒙斯的熱烈討論從他在四月波特蘭拓荒者嘗試輪休陣容僅僅上了六名板凳末端球員去輸掉比賽的例行賽謝幕戰才開始。他在那場比賽拿下37分9次助攻,並在末節最後階段拿下了球隊最後八分中的六分幫助球隊贏下了比賽。在他之前在新秀賽季在NBA拿到這樣的單場數據的只有詹姆斯和杜蘭特。

在這個休賽季,有傳言說波特蘭非常看好這個年輕人的天賦潛力,甚至有關於他的交易需要很多人在一起商量考慮。他們愛他,這是毫無疑問的,一個天賦評估員告訴我。並不是說你現在可以把他當做一個投手和CJ或利拉德並肩作戰,但是他的生涯還很長,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會發生。

在夏季聯賽的三場比賽中,西蒙斯展現了他的成長進步。比去年重了10磅,場均22分擁有56%的投籃命中率並且入選了夏聯最佳陣容二陣。

「他們說他們對我抱有極大的希望,」上星期在拉斯維加斯的四季酒店大廳中西蒙斯和我說。在公共場合,拓荒者的教練試圖緩和媒體的渲染和炒作。但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得分。

在2018年NBA選秀前的邁阿密Fast Twitch訓練營內,西蒙斯在學習說垃圾話。他說話溫和並且有些靦腆;講垃圾話並不符合他的個性。但是他的訓練師,賈斯汀·扎梅羅,想要他更加自信的打球。所以每當他在訓練中在G聯賽更加成熟的球員和海外球員的頭上得分時,西蒙斯被要求講垃圾話。他不停地重複垃圾話,用一種只有他自己能聽見的聲調。扎梅羅和西蒙斯的父親,查爾斯,坐在場下時經常會偷笑他的憨厚。不過那是一個好的開始。

扎梅羅,訓練過凱文-杜蘭特和索恩-梅克,也是一位高中生球員。他說西蒙斯正在變得更好。但是他不需要在NBA老將的球場上說垃圾話來取得關注。

我們第一次在現實中見面,他在進攻隊伍而CJ在防守隊伍,並且他在CJ頭上得到了相當好的分數,」特納說道。「他在三分線外的任何區域投射,就像跑投一樣。我想,「哦,這太扯了。他總能把球放進籃筐里。」

他的得分能力從來不需要質疑。當扎梅羅剛開始和西蒙斯合作的時候,他注意到西蒙斯的身體素質還處於未發展的階段-他的大腿可能會在試訓中抽筋45分鐘,扎梅羅說。但他在西蒙斯身上看到了精英級攻擊手的潛質。因為西蒙斯沒有上大學,他在二月就開始與扎梅羅和一名體能教練一起發展他的能力,讓他不止是一名射手,為選秀做準備。到了六月,他已經成了完全不同的球員。到那時,扎梅羅感覺已經更簡單的向各個球隊西蒙斯未來的可能性。用他的話說,西蒙斯就是下一個有利拉德特點的克萊湯普森。

「我告訴我見到的每一位經理,教練和球探最好用樂透簽拿下這個孩子,」扎梅羅說,「我們進行了四天的非公開試訓,他(西蒙斯)表現特別出色。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滑落到24順位的。」根據管理層新秀評估的球探的說法,這些球隊看到了西蒙斯的投射能力,但擔心他偏瘦弱的身體能否支撐。拓荒者看到了他足夠的天賦,決定去冒別的隊伍不敢冒的風險簽下他。他們甚至給西蒙斯承諾第二次試訓機會,西蒙斯也因此取消了在曼菲斯的試訓。

在西蒙斯籃球生涯的大部分時間,他都是得分後衛,但拓荒者想讓他成為可以得分的持球點,就像利拉德和CJ一樣。這兩位從非籃球名校出來的後衛就是西蒙斯未來可能成為的榜樣,所以他整個賽季都在專心的看利拉德和CJ的比賽。西蒙斯可能從未去過大學,但這個賽季每一場拓荒者的比賽對他來說就像有問答環節的大學講座一樣。在中場休息和賽後,他會問隊友(通常是利拉德)為什麼在某個特點回合要用這樣一個特定的動作或者什麼動作是對的或錯的。「他是一個積極的觀察者,」助教內特-蒂貝茨說,「他有能力區分好的習慣和壞習慣,然後選擇對他最好的動作。每天他都可能在『偷』一些小技巧。」

「我只是嘗試在通過看利拉德比賽學習,看他怎麼樣對陣那些用策略針對他,嘗試減少他對比賽影響力的對手,」西蒙斯說,「看他怎樣撕開防守在任何等級的比賽中得分。」

如果說利拉德是西蒙斯場上的老師,特納就是他場下的導師。這個任務很簡單,因為就像特納所說的,「沒什麼亂七八糟的。」一開始,特納以為西蒙斯在早晨訓練中展示出的疲憊是他夜裡出去浪的信號。但當特納問西蒙斯和另一名新秀小特倫特的時候,他們告訴他他們只是在家裡。

「在做什麼?」特納問。

「玩堡壘之夜」西蒙斯回答。

「去他的,」特納說,「他們並沒有夜不歸宿。」

這是上賽季拓荒者球員察覺到小西蒙斯是怎樣一個人的回憶之一。他不知道「淘氣小子看世界」是什麼樣的,當利拉德決定帶一些年輕隊員去羅迪歐大道購物的時候,西蒙斯說他只想要一些Supreme的東西。特納很喜歡西蒙斯,說西蒙斯很渴求被教導。而且西蒙斯在他這個年齡十分沉穩,所以特納將他的建議簡單化:別做蠢事。

「你為人和你在做的都很棒,」特納會這樣告訴西蒙斯,「就這樣下去,你不會錯過機會的。」

在外人把西蒙斯當成一個羞澀的青年的時候,拓荒者很快將他看作能信守承諾的人。每當他覺得適合說話的時候,小西蒙斯會發表議論然後走開-當在討論rap或者評判一名球員的時候。通常他會留下成熟的言論。「安芬尼(西蒙斯)很有意思,」特納說,「他在一定程度上嚇到了我,他知道怎麼樣去發表他的觀點。」

當特納和其它一下拓荒者球員嘗試在採訪時調戲西蒙斯或者讓他做一些新秀都該做的任務的時候,他不會回應。現在,他們在場上感受到了這樣一種自信。當時只有他們目睹的現在展示在了所有人面前。

特里-斯托茨忍不住笑意。這位拓荒者總教練坐在場邊觀看了拉斯維加斯夏季聯賽拓荒者對火箭的比賽,看到了西蒙斯在三分線外急停,觀察防守人,然後迎著防守拔起投籃。空心入筐。斯托茨看著拓荒者板凳席點頭,就像在說,「好我看到了。」

西蒙斯的水平在夏季聯賽這種模式中大獲成功。他又快又高,身體天賦出色也能很好掌控身體。這允許他既能在防守隊員反應過來之前急停跳投,也能在防守隊員趕上之前衝擊籃筐。這僅僅是西蒙斯第二次在拉斯維加斯打夏季聯賽,他就已經展示出來他的自信和高產表現。他用強勢的表現為三場出色的表現畫上了句號:6記三分,35分,包括最後一場第一節的三分五中五。

上個賽季,一些命中的跳投可以說是拓荒者在首輪選這位鮮為人知的新秀的理由;今年,拓荒者把進攻的鑰匙給了他,期待他進步為一位出色的主控。西蒙斯接受了鑰匙,掌控場上節奏,用令人眼界大開的進攻動作展示出的他紅衫球員的特點。(紅衫球員:美國大學運動員的一種特殊狀態,用於形容那些推遲暫停或者中止參與NCAA比賽從而能夠延長自己參賽資格的運動員。在此處指西蒙斯進入了NBA但一個賽季幾乎沒怎麼出場)

但在拉斯維加斯的喧鬧中,西蒙斯仍在學習。扎梅羅給西蒙斯發了錄像,當他到了拉斯維加斯以後,他們看了一個分析西蒙斯主要在場上投籃不佳的情況還有他防守的球員表現出色的報告。

「我並沒有真正嘗試去關注這個過多,」西蒙斯談及這個報告,「但我嘗試去關注我做的好的和做的不好的地方,然後體現在比賽中。」

善於接納分析反饋是西蒙斯比起大學教室更適合進入NBA的證明。西蒙斯的路不一定適合所有人,他跳過大學的選擇,給他提供了在NBA受到的教導,但同時阻止了他為杜克或北卡這樣的大學打球獲得曝光和知名度。但很難去說在拓荒者的錄像分析室里對他的提升比不上花八個月面對實力懸殊的對手得很多分或者做一個大學球隊系統中的小人物。「我認為他去年完成了我們需要他去擁有的一個賽季,」斯托茨說,「他學習了NBA的比賽,變得更強壯了,所以我們到目前為止喜歡他的進步。」

「這幫助我更快的掌握一些東西,理解該怎麼做。」西蒙斯談及他的紅衫年。

「這樣的紅衫年很有幫助,你不是在一個無人地帶,可能在發展聯盟遇到挫折但只能一個人解決,」負責天賦開發的訓練師說,「我覺得這很考驗心理,因為你處於大聯盟球隊中,你和隊友們混在一起,從領袖身上學習,你得耐心看職業運動員怎麼做。但我記得這所有都有關於擁有正確的環境。波特蘭是一個很好的環境,有出色的球隊文化,所以很適合西蒙斯的發展。」

現在未知已經變成了期待-尤其是來自拓荒者成員的期待。隨著特納和塞斯柯瑞的離去,留給了一位板凳上的控球手當利拉德和CJ在休息的時候的比賽時間。助教蒂貝茨說西蒙斯也會有一些時間打無球。「西蒙斯很棒的事無論給他什麼樣的角色,他都會去接受。」蒂貝茨說。

儘管西蒙斯在這一年中進步了許多,但他知道仍然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他明白他需要更高的防守智商來彌補身高的劣勢。他明白他需要變得更加強壯。他明白他需要緊繃手臂並且像往常一樣的去命中距離籃。這就是為什麼他需要去注意的幾點,如同利拉德所告訴他的一樣。

「我會變得更好。」這是西蒙斯在收到建設性建議的口頭禪。扎梅羅說這是當他帶給西蒙斯大量的錄像,當他向西蒙斯提及他的防守或者令他多溝通交流(甚至是垃圾話)的時候得到的回復。「我會變得更好。」但當西蒙斯或許在想下一步如何提升他的比賽的時候,很快所有人都會有機會看看他已經有多好。

【玫瑰花園-翻譯】拓荒者的秘密殺器已經鋒芒畢露 由  淬火之劍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622946.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