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下賽季雷霆陣容輪換時間線分析:問題多於回答

比利-多諾萬不能談論。

這位雷霆總教練很高興在拉斯維加斯夏季聯賽亮相,以完美的狀態進行一些寒暄。但是雷霆正在進行重建,NBA規則禁止他談論尚未正式完成的交易。今夏,對於下賽季他將要執教的陣容,普雷斯蒂基本無可奉告。

他不能解答問題可太糟糕了,因為目前存在很多問題。

保羅-喬治和羅素-威斯布魯克離隊了,克里斯-保羅、謝伊-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和達尼羅-加里納利加入了。隨著雷霆在休賽期的操作過渡到了比較輕鬆的階段,在九月訓練營開始前,還有一些需要解決的不確定性。

誰將保持健康?誰將缺陣?會不會出現送走保羅的交易?雖然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可能是球隊未來的控衛人選,他有可能會改打分衛嗎? 因為這些變數的存在,要預測雷霆在2019-20賽季的輪換陣容將是一個挑戰。儘管多諾萬大概還不能敲定陣容,他對隊內成員也許不無一種更良好的感覺。這當然是一種不準確的說法。

所以要深入來看雷霆的上場時間可能如何分配,考慮到可能影響多諾萬做出決定的所有不確定性是很重要的。

在這時候,連雷霆陣中誰是先發、誰是替補都是說不準的。但是排除交易的因素,假設所有球員都健康,雷霆的陣容可能是這樣的:

位置——球員

控衛——克里斯-保羅——丹尼斯-施羅德 分衛——謝伊-吉爾傑斯-亞歷山大——特倫斯-弗格森——哈米杜-迪亞洛 小前鋒——安德烈-羅伯森——阿卜杜勒-納迪爾——德翁特-伯頓——達里厄斯-貝茲利 大前鋒——達尼羅-加里納利——邁克-穆斯卡拉——帕特里克-帕特森 中鋒——史蒂文-亞當斯——納倫斯-諾埃爾

球員僅僅被列在了一個位置上,這不符合當今NBA以及多諾萬體系中的實際情況。迪亞洛可能會在多個側翼位置上獲得上場時間,伯頓既可以打大前鋒也可以打小前鋒,穆斯卡拉或帕特森都有可能在一定上場時間裡擔任中鋒。

而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在後場的位置也是可以改變的,他可能擔任先發分衛,但是同時很長的時間裡持球,這取決於多諾萬要如何分配後衛的上場時間。

對於多諾萬來說,要以最好的方法分配出場時間並非易事,他不但要努力贏球,而且要培養年輕球員,很可能還要控制一些老將的上場時間,以保證他們的健康——以及,對於有些老將,要讓他們成為更有價值的交易籌碼。

這些會影響球隊最終陣容的變數有:

控衛位置上的難題

雷霆最好的五名球員中有三名——保羅、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和施羅德——都是相同位置的球員,這是一種有力的論調。多諾萬要怎樣分配控衛位置上的出場時間,可能是最大的輪換難題。

理論上說,最有可能的安排是讓吉爾傑斯-亞歷山大擔任先發分衛,而讓保羅打控衛,這樣施羅德就是二陣容中的控衛,這一角色與他上賽季和威斯布魯克搭檔時所擔任的角色相對類似。

很難想象施羅德的場均出場時間還會像上賽季那樣達到29分鐘,考慮到當保羅出場時,他似乎不太可能打很多場比賽。當后場組合是保羅和施羅德時,兩個小個後衛會造成很多防守問題。雖然保羅在職業生涯中是一名出色的防守者,但在關鍵時刻雷霆大概會更傾向於讓吉爾傑斯-亞歷山大防守高水準的後衛。

更有可能的是,當保羅出場時,施羅德和保羅錯開上場,分別在一定上場時間裡擔任控衛。在可能出現的保羅輪休的場次,施羅德再分掉一些保羅的上場時間。現在要知道雷霆對保羅的輪換計劃還為時尚早——假設他在賽季開始前沒有被交易的話——但是限制他的上場時間還是存在一定合理性的。

保羅效力於火箭的兩個賽季里,他的場均出場時間為32分鐘,這比威斯布魯克上賽季在雷霆的場均出場時間少4分鐘。考慮到保羅已經34歲了,並在過去兩個賽季里缺席了48場例行賽,而且他的交易價值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的健康,認為雷霆可能進一步限制保羅的上場時間也是合情合理的。 雷霆也可能尋求交易施羅德,這使控衛輪換的前景更加複雜。 但是,即便縮減了保羅和施羅德的上場時間,留給吉爾傑斯-亞歷山大擔任控衛的時間也是有限的,而21歲、即將進入新秀第二年的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很可能是雷霆未來在這一位置上的先發。 多諾萬更偏愛的進攻體系不太依賴單一持球人為自己和他人創造機會,所以即便吉爾傑斯-亞歷山大打的是分衛,他應該也會有大量機會持球。

上賽季效力於快艇時,吉爾傑斯-亞歷山大的上場時間分散在控衛和分衛兩個位置,所以他應該也能適應無球打法,如果雷霆交易走了保羅和施羅德中的一個或兩個,他的角色可能產生巨大的變化。

無論是哪一種方式,他都可能在上場的時間裡成為後場的領導者,甚至整個陣容的領導者。

羅伯森的恢復 2018年1月27日羅伯森髕骨韌帶撕裂之後,他未曾出場過一場比賽。上賽季,恢復過程中的兩次受挫讓他賽季報銷。但是在五月,羅伯森說他「處在回歸訓練營的良好軌跡上」。 考慮到傷病最初的嚴重程度,以及恢復過程中出現的挫折,對他的回歸表示悲觀也是合理的。即便羅伯森在下賽季開始時回歸,他可能要花多長的時間才能成為之前那樣的球員——一名具備良好的橫移速度和意識,運動能力優秀的側翼,同時也是聯盟頂級外線防守者之一——這一切都還不明確。

小前鋒位置上的輪換存在不確定性,所以如果羅伯森的狀態不足以上場——或者退一萬步來講,不足以擔任先發——雷霆在小前鋒位置上有什麼其他選擇嗎?

他們可以讓弗格森先發,即便羅伯森的狀態允許,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弗格森作為替補出場可以提升板凳陣容的三分投射能力,如果施羅德和伯頓或是迪亞洛同時上場,這將是重要的。

雷霆還可以依靠迪亞洛或是伯頓,他們都是表現不穩定,未證明過自己,但還有提升空間的球員。納迪爾的投射可能優於弗格森,成為這些人中最好的射手,但是他的防守大概率不如其他人。

此外還有貝茲利,這名新秀可能成為雷霆陣中最具懸念的球員。他上賽季沒有打球,在夏季聯賽中隨著比賽的推移展現出了一些進步,但是幾乎不可能成為立刻進入輪換。他是小前鋒,還是大前鋒?他是否需要先在發展聯盟打一個賽季的比賽? 漫長的訓練營和熱身賽會逐步解答這些問題。

弗格森肯定會得到小前鋒位置上的大部分出場時間,如果羅伯森恢復了健康,他將會進入輪換,雖然為了讓他從傷病中逐漸恢復,他的上場時間可能會有所下降,而他糟糕的罰球命中率也可能讓他在決勝時刻的出場時間受到限制。

除了這兩人之外,認為雷霆將在小前鋒位置上使用多人輪換是一個合理的猜測。有一些比賽中,需要具備遠投威脅的納迪爾出場更多時間;還有一些比賽中,具備運動能力以及參與開放式進攻的能力的迪亞洛或是伯頓在場上的作用更為重要。這與上賽季多諾萬培養這些球員的方式差別不大,上賽季時,納迪爾和迪亞洛的場均出場時間都達到了10分鐘以上,但是納迪爾有21場比賽沒有上場,迪亞洛則有31場比賽沒有上場。

亞當斯的問題 上賽季,在雷霆的前32場比賽中,亞當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打出了生涯最佳表現,入選全明星雖然幾率不大,但似乎也並非是不可能的。 但是到了全明星票選的時候,亞當斯沒有被納入討論。隨著賽季的進行,他的數據下滑了: 我們永遠不知道疲勞是否起到了一定影響,但是你得知道亞當斯33.4分鐘的場均出場時間已經很高了,這在NBA所有中鋒中排名第四。聯盟中只有7名中鋒場均出場時間超過31分鐘,亞當斯是其中之一。

考慮到諾埃爾又簽下了一份低於市場價的合約,可以認為雷霆可能想要讓他擔任更重大的角色來回報他。也許讓亞當斯的上場時間略微下降,讓諾埃爾的上場時間上升,對這兩名球員球員都有好處。

前鋒位置上的可能性

雷霆簽下了穆斯卡拉,似乎是想讓他在很大程度上發揮帕特森上賽季的作用,擔當一名可以拉開空間的替補大前鋒。人們的想法是這次簽約讓交易帕特森來降低薪資的可能性上升了。但是如果他在短期內依然留在陣中,雷霆可以給多諾萬更多選擇,分配他們作為替補大前鋒的上場時間。 雷霆始終有可能在賽季中交易走一名大前鋒,所以大前鋒位置上的輪換就和其他位置上一樣,可能會有重大變動。

這一切都讓輪換變得捉摸不透,對我們的預測附上以下解釋:

——納迪爾上賽季的上場時間多於迪亞洛或是伯頓,是這個位置上所有三名球員的代表。他們不會全部進入常規輪換,但是其中一個或以上可能會在某場比賽中得到一些上場時間。當你想到輪換時常變動的小前鋒位置時,可以以納迪爾為代表。

——穆斯卡拉在大前鋒位置上的情況也是一樣,他和帕特森同理,如果他們兩個人都留在了球隊,那可能會在不同的比賽中錯開上場。或者當亞當斯和諾埃爾遇到犯規麻煩時,或是對位上這麼做更有優勢時,穆斯卡拉和帕特森的其中一人也可能在一定時間裡擔任中鋒。

——讓羅伯森先發的想法要視其健康狀況而定。如果他能出場,讓他先發是有理由的——我們也有理由認為他的上場時間會受到限制,在比賽的最後階段上場的將是弗格森。

——施羅德的上場時間可能隨不同場次的比賽有極大波動,這取決於保羅的出勤率和出場時間管理。

以上,我們大致了解了在任意一場比賽中,雷霆的輪換可能是什麼樣的。

決定這篇誠懇的文章觀點是否正確,那是多諾萬的工作,這同時也帶來了與之相關的許多挑戰。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698256.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