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Kyrie Irving:從瘦削的無名之輩,到籃壇的藝術大師

對比圖: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時期的厄文和如今征戰NBA的厄文Steve Tober of sideline chatter.com, Getty Images

每個人都對他們首次預見厄文成功的時刻有著不同的記憶。

對有些人來說,他們可以很明了的從厄文嚴格自律的職業道德中預見,對另一些人來說,則是從厄文高中時期的優異表現,又或者是從厄文在AAU聯盟所展現的統治力,並帶領著一所不知名的私立學校打入州錦標賽等事迹中所預見的。再或者,還可能是從他為擊敗一個強大的對手而在自己後院徹夜練習投籃和運球這一舉動中察覺的。

但是歸根結底,這一成功源於一件這位來自於紐澤西州西奧蘭治市、先後在蒙特卡萊爾金伯利學院和聖帕特里克高中展露天賦的籃網新控衛一直以來堅持如常的事情。

「籃球就是厄文的本體。」厄文的親密好友Kevin Philemon說。

就像繪畫之於畢加索,饒舌之於jay-z,籃球就是厄文的命,一位曾經的聖帕特里克高中球員Jhamar Youngblood補充說道。


從年少時開始,籃球就成為厄文生活的全部。

Philemon經常在厄文家過夜,卻很少能睡成好覺——厄文總是在不停地打籃球。厄文會一直練習投籃和運球,練到太陽都升起來才作罷。而設法讓厄文去看電影或參加派對,就像拔牙一樣困難。

孩童時期,厄文跟隨父親Drederick參加了一個位於波士頓的籃球訓練營。曾經的教練Dennis Wolff最深刻的記憶就是厄文總會在場館內從早上八點待到晚上八點。當大學球員在打比賽時,他就會在其他球場投籃。在聖帕里克高中,厄文花了大量時間練習各種不同方式的上籃和打板投籃,不斷地完善著自己的技術,這也讓他成為了NBA終結能力最強的球員之一。

「他總是讓自己變得更加專業,這造就了他的與眾不同。」 Youngblood如是說道。

厄文的成長過程歷經曲折。Drederick曾經是波士頓大學史上最佳得分手,並曾遠渡重洋效力於澳洲聯賽。在厄文四歲時,Drederick的妻子(即厄文的母親)Elizabeth去世了,之後Drederick獨自一人養育了厄文和他的姐姐Asia,在打一些職業選手和業餘球手的混合賽時,他會將兒子放到嬰兒車裡並帶到比賽現場。

厄文為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效力時期的照片Steve Tober of sideline chatter.com.

在13個月大的時候,厄文就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運球。到了四年級,在觀看了籃網隊的總冠軍賽后,厄文為自己寫下了「進入NBA」的目標。 Drederick會同厄文一起訓練,並對厄文嚴格操練。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厄文上八年級時。正是在這個時候,厄文遇見了Sandy Pyonin,後者是AAU聯盟紐澤西Roadrunners 隊一位成就很高的教練。

他們每天會在附近聯盟的青少年訓練營花上五小時,有時只有他們兩個。訓練強度非常之大,其中包括全場一對一比賽,直到其中一人率先得到一百分才能停止。一些會令其他孩子思緒動心分神的事物從來不會是厄文的關注點。他總會願意在打磨籃球技藝上做的更多。

「你必須命令他離開球館,他簡直像只訓練館里的老鼠,只想一直訓練到精疲力竭。」 Pyonin教練說道。


十多年以後,厄文在位於紐澤西北部的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留下了一段傳奇,而這本是一所以學術聞名的私立學校。厄文在這裡用兩年時間完成了進化。當時Drederick正在尋找一所能夠讓厄文以正確方式打球並且有較高學術水平的學校,而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正好是這一類型。

據隊友Charles Bozik的回憶,厄文剛進學校時無人知曉,只是個身高五尺八寸(約1.73米)、骨瘦如柴的孩子。而當他離開學院的時候,他開始變得小有名氣,並且長到了六英尺(約1.83米)。

「他使我們球隊強得不可思議,好過我們之前的任何時候。」 Bozik說。

從第一學年到第二年,厄文取得了巨大的進步,得分幾乎上漲了一倍。那個賽季他場均得到26.5分,10.3個籃板,4.8個助攻以及3.6次抄截,還在兩場比賽中分別得到了48分和47分,那也是當賽季全州單場最高得分的前兩名。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在當賽季贏得了學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紐澤西州級錦標賽預備B級冠軍。準決賽中,厄文又在Pyonin的執教下以一記壓哨絕殺擊敗了所羅門謝克特學院。

「對手傾全隊之力去阻攔厄文,但他最後在三個人的防守下完成了致命一擊。    」厄文的同學Giri Nathan回憶到。

厄文融入到了這一關係緊密的集體之中,他經常會在放學后訓練之前的時間裡和同學一起投籃。他完成了學校嚴格的學術課程學習,並且那些認識他的人說儘管他天賦顯著,但他從不視自己高任何人一等。

「人們喜歡和他待在一起。」Nathan說道。

籃球比賽成為了校園的焦點,只是因為能看到厄文的表演。這也成為了校園生活的固定部分。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的教練Tony Jones常常被問到執教厄文是一種什麼感覺。Bozik曾經在訓練時用假動作晃過厄文得分,並將其稱之為他一生中最偉大的時刻。而到下一次上場練習之時,厄文以一種開玩笑的語氣警告Bozik上次的事不會再發生,之後就在練習中將Bozik的投籃大帽出界。

在厄文的第二賽季結束之時,很明顯厄文的籃球能力已經遠超學校的平均水準。他的傳球常常會擊中隊里大個子隊友的腹部或者從他們手中滑出。

「儘管我們在同一隊,他的假動作仍經常騙過我。」 Bozik說道。

Nathan補充到:「我最主要的記憶是他的水準比同場競技的其他球員高出許多,對我們而言,見證這些是一種樂趣。但我們知道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


據Philemon回憶,儘管厄文在蒙特克萊爾金伯利學院取得了許多成就,但是質疑聲依然存在。那些批評者嘲笑厄文所面對的對手的水準,並且對他在聖帕特里克高中能否複製這樣的成功畫起了問號。聖帕特里克高中是一所培養了眾多全美級球手、擁有眾多名校招募目標的高中。

事實上,厄文也並不確信自己能否成功。時任聖帕特里克高中教練的Kevin Boyle回憶說,厄文最初出於對隊友的尊重而顯得有些遲疑。在第一個賽季,Boyle和厄文有過多次關於希望他做出哪些貢獻的談話,內容包括厄文需要變得更具侵略性,而不是總想著把球傳給隊內的明星隊友麥可-基德-吉爾克里斯特或德克斯特-斯特里克蘭。

「他還沒意識到自己有多強。」 Boyle說道。

厄文參加全美麥當勞明星賽AP

厄文的信心在二月初於羅格斯開打的比賽中飆升。聖本尼迪克特預科學院是排名全國第三的隊伍,但聖帕特里克學院擊敗了他們。厄文是場上的明星,只用三節就得到了21分,壓制住了擁有數名未來NCAA一級院校級別球員的對手。賽後Boyle告訴記者,厄文將會是紐澤西州歷史上走出的最棒的後衛。 「在那場比賽之後,厄文的信心就像坐電梯一樣不斷地上升了。」 Boyle說道。

厄文帶領聖帕特里克高中打出了30勝3負的戰績並贏下了當年的「紐澤西冠軍錦標賽」的冠軍。

在厄文要進入高四之前的那個夏天,Boyle就對這位明星後衛的未來充滿信心了。厄文加入了他的高中球隊並參加了在佛羅里達舉行的AAU全國錦標賽。但是當時球隊的兩大核心吉爾克里斯特和德里克-戈登並沒有參加。在先為自己的AAU隊伍打了幾場比賽之後,厄文加入了聖帕特里克高中參加四分之一決賽。在紙面上,聖帕特里克高中是最不被看好的,面對全國最強的兩支AAU隊伍,Team Final和All-Ohio Red,聖帕特里克高中依靠厄文和一群角色球員贏下了這兩場比賽。厄文在這兩場比賽中連中38個罰球,在眾多的大學教練面前打出了自己的舞台。

在厄文的高四學年開始時,由於賽季開始前就私自組織訓練,聖帕特里克高中被禁止參加州級錦標賽。但聖帕特里克高中依然在全年內拿下了24勝3負的戰績,而厄文場均可以得到24分,5個籃板,和7個助攻。

「他將成為紐澤西州歷史上最好的球員。」NJHoops的發行人,同時也是紐澤西州長期以來的潛力新秀專家Jay Gomes說道。

「如今的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會被大肆宣傳,他卻不一樣,他很少被炒作。但是一旦他上場比賽,他就會奉獻爆炸性的表現,他看上去真的是又強又快。」


隨著對厄文大量而來的讚譽,眾多大學前來對其進行招生。他被評為全美麥當勞最佳球員后,老K教練把他帶到了杜克大學。和厄文關係親密的人說厄文並非一個自大的人,他效力於聖帕特里克高中時常出現在學校。他是一個優秀的學生。時任學校校長的Joe Picaro從沒有聽到來自於學校教師對厄文的抱怨。他隊里最好的朋友不是隊中的明星球員。

「他似乎從不想讓其他人認為,他因為是打籃球的就有什麼特別之處。」Picaro說道。

厄文和Youngblood成為了朋友,後者雖然長他幾歲,但經常會回學校。他們會對生活有深入的探討,而不僅僅關乎籃球。Youngblood在大學修習哲學課程,厄文對此很感興趣。他們會討論愛因斯坦、大學的生活和日後即將展開的事業。

「他是一個很有靈氣的孩子。」 Youngblood說道。

聖帕特里克高中的經歷對厄文來說意義重大。在那裡他變得更加外向。Philemon說,他從裡到外都變得更自在。當厄文畢業的時候,他告訴時任教練兼副校長Chris Chavannes,即使他功成名就,也永遠不會忘記聖帕特里克高中。他信守自己的承諾,每年都向如今改名為帕特里克學院的母校捐贈,並且經常回到母隊和隊里的成員見面。

「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們學校將面臨一個困難的時期。」 Chavannes說道。


回首過往,Youngblood對厄文回家的選擇並不意外。他是當著籃網球迷長大的,最喜歡的球員是賈森-基德,而且將有朝一日能為籃網效力視作他的夢想。

在正式和布魯克林籃網隊簽訂了總計4年1.41億的合約之後,厄文發了一張他兒時手持老款紐澤西籃網隊紀念籃球的照片。

在厄文跟隨騎士隊拿下NBA總冠軍之後,他與Youngblood碰了面。據Youngblood回憶,厄文曾說為自己的家鄉球隊拿下總冠軍是唯一能讓他感到無與倫比的成就。

現在,厄文有機會來實現他的夢想了。

「對於每一個人來說,在厄文已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有了如此多的閱歷之後,能夠看到他回家並真正為籃網隊效力都是非常激動人心的。」 Youngblood說道。

「HeroBrooklyn翻譯」凱里-厄文:從瘦削的無名之輩,到籃壇的藝術大師 由  養貓的阿白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768346.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