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新秀征途:老鷹和De’Andre Hunter相得益彰

對於滿懷夢想的新秀而言,這是個美妙的夏天。但他們的星途不會一帆風順,要想兌現天賦,必須克服一系列的困難。接下來幾周,喬納森-賈克斯將測評部分2019年選秀的尖子生,以及他們的球隊如何幫助他們度過新秀賽季。歡迎來到《新秀征途》專欄。

為了得到德安德烈-亨特,老鷹大掏腰包。他們交易了兩個首輪簽(第8順位和第17順位),一個靠前的二輪簽(第35順位)以及一個2020年受嚴格保護的首輪簽,還接盤了所羅門-希爾最後一年的合約(後來這合約又成了錢德勒-帕森斯和普拉姆利交易的添頭)來向上交易,在第四位摘下亨特。如果算上用托里恩-普林斯從籃網換來艾倫-克拉布最後一年的大合約(1850萬美元)和17號簽的話,這筆交易著實大出血。這麼看來,亨特需要未來打出全明星級別的水平,才能匹配老鷹付出的代價。但老鷹的美妙之處在於,不需要前者這麼高要求——只需要他補充現有陣容。

在堅持可持續發展的長遠戰略眼光來看,很少有球隊像老鷹執行這麼徹底。在總經理特拉維斯-施倫克參與的三次選秀中來看,老鷹更看重球員組合,而不是單個球員。制服組確定了具體類型的球員——這些球員特點相互補充——然後開始運作交易和選秀來得到他們,不擔心他們未表現的特點,不斷嘗試團隊建設。

如今老鷹已經通過三個賽季的選秀積累了五個核心球員:約翰-科林斯(2017年第19順位),特雷-楊(2018年第5順位),凱文-赫爾特(2018年第18順位),亨特(2019年第4順位),和卡姆-雷迪什(2019年第10順位)。不同尋常的是,這五個人可以在一個陣容里一起打球。老鷹隊總教練勞埃德-皮爾斯可能用傳統的大個子,例如亞歷克斯-萊恩來當先發中鋒,也可以在收官階段擺出年輕版死亡五小——楊打一號位,科林斯打五號位,還有三個3D側翼。

這一切都是從特雷-楊開始的,他打出了一個驚艷的新秀賽季,以41.8%的命中率得到場均19.1分和8.1助攻。這個20歲的年輕人已經有了聯盟頂尖控衛的技能包:高產量三分球(場均六次出手),優秀的傳球(以場均3.8失誤交出8.1個助攻)。他已經可以讓隊友變得更好了。他可以在剛過半場時就行進中距離籃,吸引了歷史上更多的防守,還可以找到空位的隊友。

每個人在選秀時都知道楊的進攻火力。大家最關心的是他的防守。身高6尺2寸,體重180磅,臂展6尺3寸,是個小個子控衛,從來沒有展現過身體天賦,看起來運動能力也一般。球隊唯一彌補這一缺點的辦法,就是圍繞他擺一個「臂展大隊」。老鷹有聯盟最大的三個側翼,他們也就是這麼乾的:赫爾特:身高6尺7寸,體重190磅,臂展6尺8寸。-雷迪什:身高6尺9寸,體重208磅,臂展7尺1寸。-亨特:身高6尺7寸,體重225磅,臂展7尺2寸。

擺上大體型肌肉棒子側翼陣容,最大的困難就是他們沒有持續的三分火力——例如聯盟內最近刮的幾張樂透彩票:約什-傑克遜和斯坦利-強森。如果沒有其他空間點,防守者會啟動包夾,迫使楊分球。這對於老鷹隊的側翼來說不是什麼問題。

-赫爾特新秀賽季場均4.7次三分出手,命中率38.5%。-雷迪什,雖然大學時期三分不穩定(33.3%的命中率),因為兩個正面的數據,還是有一定前景:高產量(場均7.4次出手)和高於平均線的罰球(場均3.2次罰球,命中率77.2%)-亨特在弗吉尼亞的兩個賽季場均2.3次三分出手,命中率41.9%,以及場均3.6次罰球,命中率77.3%。這些數據甚至低估了他的投籃能力,因為這些都是他自己持球投的。根據Synergy Sports的統計,亨特上賽季接球投次數排在所有大學球員的前90%,持球投則是排在前45%。

這三個側翼球員都可以在楊和科林斯打擋拆中拉開空間。不到22歲的科林斯上賽季場均能以56%命中率得到19.5分,9.8個籃板和2個助攻。身高6尺10寸,體重235磅,他可以像正常的大個子一樣跑動和跳躍。下賽季他會變得更好,因為當他沖向籃筐時,防守者難以做出更多的協防。

施倫克過去曾經是金州勇士隊的助理經理,他正著手重建老東家。指望楊像斯蒂芬-柯瑞,科林斯像德雷蒙德-格林,或者赫爾特像克萊-湯普森打的一樣好太不現實了。施倫克寄希望於構造一個陣容技術特點類似的陣容,以獲得類似的結果。

在復刻勇士隊過程中,亨特幾乎是所有新秀球員中最適合的。他比赫爾特和雷迪什都要高大強壯,這使得他可以對位NBA體型最大的側翼們。在NCAA最佳防守教練之一的托尼-本內特手下錘鍊了三年,他已經知道如何在團隊防守和單防中發揮作用了。亨特是一名防守技巧出色的鋒線,作為球隊核心,他防守油漆區和三分線外的水平同樣不俗,這為弗吉尼亞帶來了一座NCAA總冠軍。強壯的身體讓他在自己對位中不會落在下風,換防小個子的速度也很快,不會輕易讓對手找到機會。

亨特的到來也將改善老鷹隊的進攻。他不僅僅是個定點射手;他上賽季以52%的命中率場均得到15.2分,帶領弗吉尼亞所向披靡,總冠軍賽16投8中砍下27分。他創造投籃和針對錯位的能力使他比大部分3D球員都有價值。亨特新秀賽季不會是球隊的進攻首選,但他最終會成長為一名威脅巨大的球員,迫使對方在他身上布置更強的防守。

這就是協同作用。亨特,赫爾特,雷迪什進攻端都可以打錯位,這意味著對方沒辦法隱藏弱勢防守者。這是說,對方沒辦法讓自己的側翼來防守楊,這樣他們的控衛就倒霉了。只有高個控衛才能夠對位6尺7寸的側翼,這意味著大部分控衛只能和規規矩矩和楊對位。但這和老鷹的防守端相反:對方控衛必須去防守楊,而楊沒有這種限制。勇士在柯瑞身上就是這麼做的,這也是勇士季後賽所向披靡的一個被低估的重要原因。

雖然亨特很適合老鷹隊,但他不是一個完美絕佳的人選。很多數據模型都不同意把他排在前五順位:FiveThirtyEight把他排在14順位,ESPN的凱文-佩爾頓把他排在第15,而ESPN內部的模型更是將他排在25位。這些模型注意到一些問題:亨特是個大齡新秀(一名今年12月就22歲的大二紅杉球員),他在NCAA除了得分沒有其他方面的數據影響力。他是個平均水平的籃板手(場均5.1板)和低於平均的傳球手(場均2助攻,但有1.4個失誤),火鍋(場均0.6個)和抄截(場均0.6個)都差強人意。

造成這些可憐數據的原因,看幾場球就知道了。亨特是個不錯的但不是優秀的運動員,沒有優秀的球場直覺。他是個合理的球員,不會使用爆髮式運球,這使得他在對位優秀的防守者時難以創造投籃機會,他的閱讀比賽能力也不太行。他可以運球傳球,但不會成為控球前鋒。

亨特在NBA的模板可能是哈里斯-巴恩斯,對於第四順位球員來說太看輕了,尤其是考慮到老鷹隊為了得到他付出的代價。這其實並不重要,因為作為前死亡五小一員的巴恩斯,2015年勇士隊拿下他們的第一個冠軍,這樣的角色就是老鷹需要亨特去做的。

但亨特的缺點不會限制他在NBA的發展。楊會為他創造空位,身邊一群三分射手意味著他空間開闊。不會有球隊派兩個人來包夾他,當對方防守捉襟見肘時,他會享受寬闊的進攻空間。即使他的防守者速度更快,他們也需要從遠端過來。他的表現會比在大學時期更加優秀,作為回報,他也會讓他的隊友們打得更出色。

如果老鷹隊堅持挑選最好的球員,那就不會有現在這麼合適的陣容。現有五個核心中的三人是交易得到,去年他們向下交易(用去年的探花簽換到了第五簽和今年的簽,獨行俠得到了盧卡-東契奇而老鷹今年得到了雷迪什),並在一年後將選秀權套現得到了亨特。這個策略具有風險。有更多天賦的新秀有資格排在第四順位,老鷹需要現有陣容讓其變得更出色,而不是拱手送人。 創造一個優秀的打球環境是使亞特蘭大老鷹隊變得更有吸引力的最好辦法(或許是唯一辦法)。這已經開始運作了。亨特和他的團隊在選秀前精心挑選過。他退出了聯合試訓,人們猜測他收到了承諾。最終他沒有為尼克(第三順位)和鵜鶘(第一順位)最終以第四順位效力於老鷹,即使他們最高順位的簽位低於他的預期。

接下來幾個賽季,老鷹隊即將成為最有激情的年輕隊伍了。正如籃網在這個休賽期那樣,老鷹重視三分的風格和全能的防守陣容對自由市場的超級球星具有很強的吸引力。他們也沒有什麼垃圾合約,在2020-21前的合約全是新秀合約。他們的薪資帽極其富裕,2021年需要處理科林斯續約,而續約楊則是在2022年。

每個球隊覬覦的球員是揚尼斯-阿德托昆博,他在2021年將成為完全自由球員。老鷹可以為他打造一個夢幻的陣容,也有足夠的空間為他提供頂薪,就像科懷-倫納德和保羅-喬治之前那樣,同時他們的陣容里還有一個優秀的控衛,一個優秀的大個子,和一群3D側翼。如果亨特和其他的年輕球員如預期那樣成長起來,那麼這支勇士2.0就缺一個凱文-杜蘭特了。

[翻譯團]新秀征途:老鷹和德安德烈-亨特相得益彰 由  Jeffluo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806432.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