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為什麼這麼多人不喜歡德羅贊?
德羅贊,1989年8月7日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康普頓,即將30歲的他正處在職業運動員的巔峰歲月。數據為證:德羅贊進入聯盟之後,他的得分數據幾乎每年都在上升,直到16-17賽季他的場均得分來到了27.3分,職業生涯最高,對於沒有三分球的德羅贊來說,這幾乎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分數。
上上個賽季他開始慢慢將注意力從得分轉移到組織進攻,17-18賽季他場均5.2次助攻,帶領暴龍拿下了隊史最佳的59勝。上賽季他被交易至馬刺,因為球隊控衛受傷的極端環境,馬刺需要他承擔更多的組織任務,同時抓籃板推反擊。於是上賽季他場均6籃板6.2次助攻,均是職業生涯新高。同時場均21.2分,排名聯盟第21位。上賽季聯盟共有11位球員打出了場均20+5+5的數據,德羅贊便是其中之一,他的場均得分排名第九。在全面的數據統計之下,當有一個人的名字能和詹姆斯、字母哥、杜蘭特和柯瑞排在一起的時候,你不能說他不優秀。
此外,德羅贊本身是個沒什麼黑點的球員,他不逛夜店、不碰酒精、不碰嫩模、不出軌、不嘴炮,黃賭毒一概不沾。整天除了籃球便是家庭,除了偶爾和洛瑞搞一搞「基情」以外,媒體都很少拿德羅贊做文章,這種人按道理來說是很難惹人厭的。另一方面,就德羅贊的經歷來說,他應該是一個能夠激起廣大球迷博愛之心的角色。
他出生於康普頓,一個被毒品和犯罪包圍的地區,從小在母親小心翼翼的呵護之下長大。但是如今眾所周知,他患有抑鬱症。他自己說道:「我度過了各種各樣的夜晚,從小到大經常這樣,也許大家都不知道,在私人空間里我很封閉,對外人也很冷淡。」除了他自己,他的父母也罹患重病。他的父親患有嚴重的腎臟疾病,生活已然不能自理,母親則是系統性紅斑狼瘡,了解點生物的都知道這是個難以治癒的絕症。
為了照顧父母,德羅贊不得不長期往返於賽場和家人之間。正因為如此,又冷落了一起生活多年的女友,女友一氣之下帶著兩個女兒回到了娘家,這讓無比疼愛女兒的德羅贊心力交瘁。10年前,德羅贊被暴龍選中,接受記者採訪時,對方問德羅贊,他能不能成為下一個文斯-卡特。「我想這種推測也非常合理,」德羅贊說,「尤其我有出色的運動能力。我會努力融入,試著做許多卡特沒有機會做的事情。」
顯然他把多倫多當成了自己的家,他曾在自己的社群媒體上寫過「Started in Compton……Adopted by the cold(生於漢普頓,被愛在北境) 」。當他得知自己被交易時,他刪了後半句,同時清空了自己其他所有的社群媒體。即便這些事情出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一副悲慘者的面孔已經躍然紙上,這往往會激起人們的同情心。更何況德羅贊還是一個全明星級別的運動員,一般來說這種同情心在名人身上時往往會被放大,但是在德羅贊身上,事情卻完全倒向了另外一個方向。德羅贊那是各種被罵,即便一向以博愛和佛系著稱的馬刺球迷也有不少罵德羅贊的,這事兒就相當有意思了,究竟是為什麼呢?
兩個原因:第一,絕大部分球迷都是贏球蜜;第二,郭德綱老師說得好「全靠同行的襯托」。
絕大部分球迷看球真的會去看技戰術,會去思考雙方教練的博弈,會去想這個球為什麼要這麼打嗎?當然不會,生活已經很艱難了,看個球不就是為了爽嗎?讓競技體育帶給平淡而又艱難的生活一點刺激!那怎麼才能爽呢?
當然是贏球啊!只要你不是皮鞭蠟燭愛好者,你的主隊輸球時,你很難高興得手舞足蹈。但是德羅贊在例行賽經常表現得像個喬丹的半成品,而到了生死存亡時刻和季後賽,德羅贊卻只能證明他是個喬丹的殘次品,而且是殘次品中的殘次品。在關鍵時刻和季後賽里,球迷們的腎上腺素已經飆到了你難以想象的新高度,德羅贊卻總是差一點。從高潮突然來到低谷,大起大落之間,球迷心中塊壘難平,德羅贊自然就成了宣洩的對象。
就像你正在和屏幕上的橋本有菜老師神交,突然包租婆闖進來讓你交房租,你說你會是什麼反應?
你當然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響叮噹之勢套上不知丟在何處的短褲,然後破口大罵。原因無他,只是她讓你不爽了而已。既然提到了季後賽,就不能不提同行的襯託了。德羅贊時代的暴龍崛起應該是在13-14賽季,那是暴龍時隔5年再次打進季後賽,並且他們當時高居東區第三,但他們首輪便在搶七中輸給了用真金白銀砸出來的籃網。
次年詹姆斯回歸騎士才是暴龍夢魘的開始,除了14-15賽季他們被巫師橫掃以外,此後的三年他們便各種被騎士花式吊打。16年季後賽東決4-2,剩下兩年東區準決賽被橫掃。如此一來,兩隊頭牌難免被拿來比較,說句實話德羅贊和詹姆斯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球員,但話又說回來,這個聯盟能和詹姆斯處在一個層次的球員又有幾個?但人們或許也不是「恨」德羅贊比不上詹姆斯,而是「恨」他沒有志氣,那句「如果我們有勒布朗我們也能贏」的反向垃圾話便經常被拿出來當作如山鐵證。
但其實這句話是徹頭徹尾的以訛傳訛,當時的情況如下:
2017年暴龍被騎士橫掃,當時暴龍在交易截止日之前換來了伊巴卡和塔克,但是兩人顯然和球隊磨合不足,而且塔克在防守詹姆斯時並沒有預想中的效果,於是記者問德羅贊:「如果有足夠的磨合時間,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德羅贊脫口而出:如果我們有勒布朗也能贏。但他後面還跟了一句:「我們當然可以無時無刻都把這些如果掛在嘴邊,但事實就是事實,我們被橫掃了。」
一個敢於承認自己失敗的人,你不能說他沒有志氣,至於為什麼後半句沒傳出來,您猜呀……更何況他是輸給了詹姆斯,在去湖人的前八年,沒有人能在東區贏詹姆斯,德羅贊卻幾乎每年都被人們拿來和詹姆斯比較一番,這是同行的第一番襯托。
第二番襯托來自於雷納德,因為是他換的雷納德嘛。我相信很多馬刺球迷還記得暴龍和馬刺的第二場例行賽,那個決定勝負的球:雷納德和洛瑞聯手抄截德羅贊,雷納德一記暴扣徹底殺死了馬刺。
但很多人選擇性遺忘的是,雙方第一次例行賽交手,德羅贊拿下職業生涯第一個大三元,並且馬刺大勝暴龍。你問我今年季後賽表現最好的是誰?
我會毫不猶豫的說出雷納德的名字,當暴龍奪冠之後,德羅贊又免不了要和雷納德進行一番比較。
當你的腦海里浮現雷納德季後賽孤膽英雄一般的表現時,與之相對的,你會想起德羅贊在搶七關鍵球被克雷格大帽的場景。原因無他,暴龍是總冠軍,馬刺首輪就被淘汰。成王敗寇,亘古如是。
雷納德表現得越好,馬刺球迷就越氣,你怎麼連他都比不上?但他們可能忘了,他們口中的他是今年的FMVP!最後,人們可能在德羅贊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般的全明星運動員看起來那麼觸不可及,他們每晚都在球場上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德羅贊雖然也如此,但他不一樣。他有弱點,他有抑鬱症,他和生活搏鬥的過程讓那些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的人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德羅贊和他們的距離感被拉進,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向生活發起反抗,無能的人總是寄希望於其他人的成功能給自己一點勇氣,德羅贊就是他們寄託的對象。他們希望德羅贊能戰勝詹姆斯,勝過雷納德,戰勝命運,這樣他們也能有一番慰藉,但德羅贊每次都差一點,好似他們僅存的那點兒希望也因此破滅了。
於是他們只能用憤怒來掩飾自己的無能以及勇氣的缺失,但這對德羅贊不公平。
為什麼這麼多人噴德羅贊? 由  申屠屠屠屠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807342.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