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Joshua Howard的執教故事:兜兜轉轉,回到原點

約什-霍華德的人生從故鄉出發,兜兜轉轉後終又回到原點,在故鄉延續。

霍華德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的溫斯頓-塞勒姆(Winston-Salem),大學期間在同樣位於溫斯頓-塞勒姆的維克森林大學效力,而現在他成爲了皮埃蒙特國際大學(Piedmont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男籃隊伍的總教練。

順便問一下,你知道皮埃蒙特國際大學位於哪裏嗎?你應該也能猜到,該校還是坐落於北卡羅來納州的溫斯頓-塞勒姆。

這段籃球生涯中的特別經歷是一個童話故事般的旅程,但霍華德從不認爲這是理所當然的。

“對我來說,能夠走出家鄉,走向世界,去做我應該做的事,而後再回首,回到家鄉的大學球隊執教,是一個再經典不過的故事,”霍華德告訴mavs.com說道,“於我而言,這樣的經歷是上天的恩賜。”

然而最諷刺的是,霍華德這位十載NBA生涯中有六個半賽季都效力於達拉斯獨行俠的球員,此前從未積極謀求過總教練職位。對他來說,執教只不過是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下發生的事情罷了。

當霍華德有機會在2016-17賽季執教球隊的時候,他早已和皮埃蒙特國際大學的高層建立了親密的關係。這還要歸功於霍華德與皮埃蒙特校長查爾斯-佩蒂特(Charles Petitt)博士的一次交談。

“那時我正在學校進行一些個人訓練項目,而通過我的課外項目和旨在嘗試找到方法幫助溫斯特-塞勒姆低收入地區的基金會,學校和我早早便建立了聯繫,”霍華德說道,“當時我正在進行訓練,校長找到我並告知我球隊前任總教練剛剛離職,而他正在尋找新主帥人選。”

“我告訴他,也許我可以給他出謀劃策,我可以替他聯繫一些有可能成爲新教練人選的朋友,但當我回到家中的時候,我在思索,也許我纔是應該執教這支球隊的人。所以我給(佩蒂特博士)打了一個電話,他的反應就像是‘你是認真的嗎?’而我回答他,‘沒錯,我想試試看’。下面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我順利成爲了皮埃蒙特國際大學男籃的總教練。“

自從NBA淡出以來,霍華德從來都沒想過要成爲一名總教練,直到他得知皮埃蒙特國際大學急需一名新主帥的消息。

“說實話,自從在NBA退休後,我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成爲一名總教練,”他說,”我只想像過去一樣好好生活,做一名企業家,與我的妻子共度時光,努力成爲一名成功的父親。但這份關於籃球的工作就這樣落在我的肩上。“

“就我個人而言,我從未想過會成爲一名總教練,但我喜歡回饋我的社區,我喜歡幫助年輕人們。所以,執教球隊將是一個完美的舞臺,讓我能像過去一樣爲他們做出貢獻。”

霍華德當前其中一部分任務便是帶領年輕人們走向正確的方向,引導他們走上成功之路。達雷爾-阿姆斯特朗在2004-2006年期曾與霍華德當過隊友,也是他經常依靠的人。阿姆斯特朗曾表示,得知霍華德進入教練行業時令他感到有點驚訝。

“我從來沒聽他提及過執教的事,”阿姆斯特朗說道,“但我並不驚訝,他沉浸在比賽之中,並且一直研究和學習怎麼進行比賽,他也曾跟很多優秀的球員共事過,他身邊還有許多一流的教練供他取經。”

那麼,霍華德執教生涯所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呢?

“讓這些年輕人們明白,爲了打球,他們要保證自己的學業成績不能太差,”霍華德提到,”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很多孩子以爲他們能以1.5(GPA,即平均學分績點)的成績進入學校,並繼續打籃球。”

“還有那些勉強進入學校的人仍然認爲他們可以繼續在高中時期的惡作劇,尤其是在教室裏。我自己就是那種必須努力奮鬥才獲得如今成就的人,所以我是不會對他們手下留情的。他們中的一些人也許認爲我會放任他們不管,因此這些在場下對球員的管理工作對我而言無疑最棘手的事情之一。“

 

天賦溢出的2003屆NBA選秀囊括了像勒布朗-詹姆斯,德維恩-韋德,克里斯-波許和卡梅隆-安東尼等天賦異稟的巨星,約什-霍華德在第29順位,也是當時首輪的最後一位被選中。霍華德在球員時期主打小前鋒,他在獨行俠前場和傳奇巨星德克-諾維茨基搭檔的時間比其他球員都要久。

“我從德克身上學到了很多——他的職業道德和專業素養,”霍華德提及諾維茨基時說道,“對我而言,看着他逐步成長爲一名領袖也是很有趣的。能夠見證他做到這些——現在的我也是一支大學球隊的領袖了,能夠加入球隊,並且是在德克這種真正的領袖帶領下,我必須向他脫帽致敬。”

事實上,約什-霍華德曾在2006-07賽季時入選NBA全明星陣容,這也是他職業生涯僅有的一次全明星經歷。也正是在同一賽季,諾維茨基榮膺NBA例行賽MVP。

2006-07賽季,霍華德場均送出18.9分6.8個籃板,投籃命中率45.9%,三分命中率38.5%。而在下一賽季,他更是送出個人職業生涯新高的得到了生涯新高的場均19.9分7.0籃板,在2010年2月13日被獨行俠交易到巫師隊之前,他在2008-09賽季場均還能砍下18.0分5.1個籃板。

說回皮埃蒙特國際大學,這是一所小型私立學校,隸屬於美國基督教高校體育協會(National Christian College Athletic Association)。霍華德所執教的隊伍上賽季僅取得13勝19負的戰績,但他表示這是有原因的。

“我們是跟10支NCAA-D2和1支NCAA-D1的球隊交戰,所以我能預料到這樣的戰績,”霍華德說,“但在此之前,我們每年都取得了超過5成的勝率。”

“從另一方面來看,我們上賽季成功進入到全國錦標賽,並最終排在第7位。從長遠來看,這段艱難的賽程對我的隊員們是有益處的,因爲我們得到了全國錦標賽的邀請。“

這段艱難的賽程也給他的隊員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自豪感和對自身能力的信心。

“我不想讓他們認爲自己是在更低級別的聯賽打球,“霍華德說,”我想讓他們明白,他們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去競爭——你所在的聯賽級別是無關緊要的。”

霍華德這一理念,連同參加全國錦標賽的經歷,也讓皮埃蒙特國際大學在招生季到來時有了一些別樣的收穫。

“這樣的經歷使我們獲得的關注度顯著提升,它使這所學校聲名鵲起,“霍華德說,“我也因此成功招募到一位身高6尺8寸,體重245磅的大個子(小肯尼思-普萊斯)。當然了,我還是我,只是很多人並不知道這所學校過去是什麼水平。但自從我來了之後,許多人也明白了我們的真實實力。我不僅想在這裏做出一番成就,也在見證着學校自身的成長。”

 

霍華德還提到,他有從多年來爲之效力的教練們身上學到不少執教技巧。

“我從艾弗裏(前獨行俠總教練艾弗裏-強森)身上學到最多的是要時刻嚴守紀律,無論是在場內還是場外,”霍華德說,“我也在尼爾森(前獨行俠總教練唐-尼爾森)那裏學到了很多關於進攻端的東西,也明白了爲什麼你要抓住機會。這兩位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名帥。”

“我在大學的教練,斯基普-普羅塞(Skip Prosser)和戴夫-奧登(Dave Odom),總是很擅長告知我周圍發生的事情。從他們身上學到的經驗,我也會一字不差地分享給這些年輕人們。”

儘管如此,將精力轉移到大學籃球上並不意味着霍華德已經與NBA完全斷絕聯繫。他至今仍和獨行俠老闆馬克-庫班以及職業生涯期間共事過的球員們保持密切聯繫。

“我仍跟部分人保持着聯繫,”霍華德說,“庫班無疑很支持我目前在做的事,而對我來說,能有那麼多人關心我在這裏所做的事實在是榮幸之至。庫班從未對我說過謊,我很尊敬像他那樣的人。”

此外,霍華德的“教練”身份讓他能有機會仔細分析現階段的獨行俠,並預見盧卡-東契奇和克里斯塔普斯-波津吉斯的組合將在未來的許多年裏成爲NBA的新興勢力。而且,他在談及達拉斯獨行俠時仍然是用“我們”來指代,而非“他們”。

“我認爲球隊的上限很高,他們未來絕對可以達到這個上限的,”霍華德提到獨行俠時說道,“如果我們還能找到一位防守基石,我敢打賭我們會再次登上總冠軍寶座的。”

霍華德上一次在NBA效力還是在2013年的聖安東尼奧馬刺隊,但僅過了一天他就被馬刺裁掉了。在2013-14賽季他爲馬刺的發展聯盟附屬隊伍奧斯汀公牛(2014年改名奧斯汀馬刺)出戰24次,場均送出14.7分5.8籃板。在2014年夏天他還一度代表紐奧良鵜鶘隊出征夏季聯賽。

除了執教皮埃蒙特男籃之外,霍華德傾其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他11歲的兒子,布萊森-霍華德(Bryson Howard)身上。

“他是個左撇子球員,而且他的籃球打得還挺不錯,”霍華德說,“我就只是坐在他身後,靜靜注視着他。”

“我還沒有開始訓練他呢,但他絕對比我11歲時更加優秀。他今年剛上六年級了,能夠看着他經歷這些實在是再酷不過了。”

霍華德今年只有39歲,他說最近BIG 3聯賽官方曾邀請他來參賽,但他回絕了,因爲:“比起打球,我更享受執教的感覺。”

當被問起他是否期待有一天能和他在獨行俠的前隊友阿德里安-葛瑞芬(多倫多暴龍)、德薩蓋納-迪奧普(猶他爵士)和達雷爾-阿姆斯特朗那樣的NBA教練團成員交手時,霍華德在回答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這不好說,”他說,“當然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這樣做的。但此時此刻我很享受大學籃球,也很享受其中的導師角色。我只是在駕馭人生中面臨的巨浪,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天。”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Big D-譯文】約什-霍華德的執教故事:兜兜轉轉,回到原點 由  ssumdaY147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375921.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