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Chris Paul大學生涯口述歷史——“從一開始他就是那個聖保羅”

克里斯-保羅畢業於維克森林大學附近的西福爾塞斯高中。當他承諾將加入維克森林大學時,參與招募他的人中沒有一個能想到他將達到未來名人堂成員的高度,但是教練、隊友以及經理們都說了一點,他們立刻注意到了保羅對競爭有着不懈的動力。 保羅在維克森林大學的魔鬼執事隊度過了兩個賽季,2003到2005年間,保羅被提名爲大西洋分區的年度最佳新秀,他在大二那年受到人們的一致認可,入選全美最佳陣容。保羅在大一那年就率隊打入甜蜜16強,而魔鬼執事隊歷史首次被美聯社排在第一名,球隊面對同州的對手北卡羅萊納大學,杜克大學和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一共取得了6場勝利。

這篇文章講述了保羅在維克森林大學的經歷,這段經歷證明了一個土生土長的孩子確實能取得成功。

西福爾塞斯高中次級運動隊總教練、維克森林大學籃球運營總監蒂姆-富勒:在保羅高三那年,當我看他打野球的時候,我想‘這些人不會讓你進步的,你去和那些大學球員一起打球吧’。所以我開始把我在維克森林大學的前隊友都帶過來。我們在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打過球,在杜克大學打過球,他的表現絲毫不遜色於那裏的其他人。我們去了卡梅隆室內球館打野球,他和傑伊-威廉姆斯[1]一對一單挑,保羅在場上用一個刁鑽的變相完全過掉了傑伊-威廉姆斯——引起一陣驚呼——然後上籃命中。我的反應是,等等,你的對手可是個未來的職業球員啊。傑伊-威廉姆斯稱得上是大西洋分區最好的後衛了。所以我想,這孩子身上有一些別人教不了的特別之處。

[譯註1:傑伊-威廉姆斯是2002年的榜眼秀。選秀前,他是無可爭議的全美大學生最佳球員,曾獲得奈史密斯和伍登獎,被美聯社評選爲大學生籃球年度最佳選手,被ESPN評爲年度最佳選手,被CBS評爲年度最佳球員,連續兩年被美聯社選入全美最佳陣容。後來由於2003年的一場機車車禍遭遇了嚴重的傷病,之後逐漸淡出聯盟。] 維克森林大學籃球運營總監兼助教帕特-凱爾西:我記得他在承諾加入我們學校後,會來看我們的訓練。他只是坐在那裏學習術語。春天的時候,有時是在週末,他會帶着一本筆記本來訓練館。球隊總教練斯基普-普羅塞爾過去常常說,正是這一點使他偉大。如果教練不得不在他能夠把術語搞清楚之前先處理一些事情,他幾乎會生氣起來。

助教約翰-巴特爾:這正是我想說的,那種競爭精神植根於他的DNA中。我記得我曾特地問他,你爲什麼每天都來這裏,因爲他會翹掉他高中的訓練來這裏看我們訓練。他說:“教練,當我來到這裏時,我希望我是已經瞭解了球隊情況的,我不想(到那時候)再經歷一個學習的過程。”一個高中生竟然能有這方面的想法,這令我感到難以置信。我知道在心理上他已經領先他這個年齡的大多數人了。這都要歸因於他的競爭精神以及好勝心。偶爾你會遇到一些具備競爭精神的球員,而他就是那樣的人。

維克森林大學前鋒克里斯-埃利斯:有件事是:作爲一名大一新球員,他會衝着那些學長吼叫。每個人都看着他,心想:‘這人在做什麼?你還不夠格呢。’我不理解。他衝我吼的次數最多,因爲我是4號位,要把球傳出去,他希望球傳得儘可能快,這樣他就能組織場上進攻了。我當時不理解的是,他衝我們吼的原因是他追求完美。他看到了戰術應該怎麼跑。直到所有人都處於正確的站位,他纔會開始打戰術,他在那個年紀就有那種球商,知道球員應該做什麼,知道我們需要什麼。和他同隊是一件令人驚歎的事。我難以用言語形容。

球隊總經理亞當-安普亞:前幾場表演賽中有一場比賽,我們的對手是Athletes in Action組織的球員,有幾個人剛剛大學畢業。我記得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喬-克里斯平在當時是個小有名氣的球員。那是一場比分膠着的比賽,克里斯-保羅在最後一個回合一條龍來到前場命中三分準絕殺。(之後對手從30英尺處命中距離籃完成了反絕殺。)我記得人們因爲他陷入了瘋狂。這個孩子只有18歲,卻在最後一個回合從球場的一端穿過五個人的防守來到另一端命中了投籃。

助教迪諾-高迪奧:他是一位出色的領袖,他有自己待人接物的方法。他知道哪些人是他要安撫的,而哪些人是他需要激勵的。保羅作爲大一球員來到隊中時,隊裏的其他球員已經取得了成功,但保羅仍然是那支球隊的領袖,因爲他是爲數不多的受人信服的幾個人之一,他們尊敬保羅,他們聽從保羅的意見。我記得保羅從未對他人惡語相向。作爲一名大一球員他不會擔任先發。但在比賽的八天前,塔龍-唐尼緊急接受了闌尾切除手術,就在這時候,保羅(頂替他)成爲了先發。

後衛塔龍-唐尼:每個人原本都知道他很快就會成爲先發了。儘管最終球隊是讓我、克里斯-保羅和賈斯廷-格雷一起先發。克里斯-保羅是不可能不在先發陣容裏的,他遲早要先發的,你不可能雪藏此等天才。

巴特爾:他太聰明瞭。他會跟我一起看大量錄像。無論前一晚我們打球打到多晚,每場比賽結束後,他都會在第二天早上來我的辦公室,等我一起看錄像。他想看的始終是那些他表現不佳的片段,以及他可以改進的地方,他不想看那些他做得不錯的方面。所以他在觀看錄像並作出準備方面領先他人一步。

維克森林大學球隊經理湯姆-諾頓:回憶起那時候的事,事後來看你會發現,他從一開始就知道他是那個‘聖保羅’,他知道他正在塑造一種形象,那是很顯然的。我不確定那是怎樣精心策劃的一件事。他知道他肯定是個特別的人。他將得到定製Nike ID、後跟印有CP3字樣的喬丹鞋,那不是他現在擁有的logo,但是如果有一個大一球員進了大學就看到這種情況,我敢肯定有些人會誤入歧途。但是同時,你看到了這種情況以及之後事情的發展,那是很棒的。

安普亞:我們知道他是小有名氣的潛力新星,但是當他在比賽前收到麥可-喬丹發來的短信時,我們才知道他是真的名噪一時。當時球員是不允許把手機放在板凳席的,所以我們把所有球員的手機都收集起來放到別處。克里斯的手機響了,我以爲那只不過是設定成Air Jordan或者是MJ——但那是麥可-喬丹本人給他發了短信。那真的很轟動。我敢肯定,除他之外只有大概20個人收到了這種信息——說了昂首挺胸努力進步之類的話。看到他的手機裏出現這種短信,你就知道他將成爲一名樂透秀了。

前鋒凱里-維瑟:我認爲我們都知道他非常優秀,有時候當你每天看到某種卓越時,你意識不到某個人有多卓越,因爲那已經成爲一種常態了。

埃利斯:克里斯來自於一個大家庭,他待我們就像對待自己的家人那樣。在我大一那年,我受傷了。我做了手術之後,普羅塞爾教練和助教巴特爾來看望我,確認我是否安好。大概20到30分鐘之後,CP來了。他是第一個來看望我的隊友。他給我帶了Cookout[2]。我來自亞特蘭大,在我第一次來到北卡羅萊納州之前,我從來沒有吃過Cookout,之後我幾乎每天都吃這個。他知道我想要的一切——大杯的奧利奧奶昔再加一份奧利奧,雙層漢堡再加上雙份辣薯條。他努力讓我振作起來。 [譯註2:Cookout是最初成立於北卡羅萊納州的一傢俬營快餐連鎖店。] 凱爾西:他就像鄰家男孩那樣親和。我記得在他大一那年,一次訓練後他跑着離開了。我們問他爲什麼匆匆忙忙的,他說:“我告訴我的父親我會修剪草坪。”而他是全國第一控衛。他身上給人留下良好印象的一面,但他也有一點就着的火爆脾氣。這種火爆脾氣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有時會讓他惹上麻煩。那就是一種渴望競爭的火爆脾氣,你可以看得到。有時在訓練中他對某個人感到不滿,你可以看到那種火爆脾氣。他就像是化身博士[3],變成了嗜血的殺手。那是他最大的優點之一,我猜對那種脾氣如果不加以控制,它也可能成爲缺點。他是一個極富激情的競爭者,這是早年間我們都知道的事。

[譯註3:《化身博士(Dr. Jekyll and Mr. Hyde)》是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名作。講述了體面紳士亨利-傑基爾博士喝了自己配製的藥劑分裂出邪惡的海德先生人格的故事。因書中人物傑基爾和海德善惡截然不同的性格讓人印象深刻,後來“Jekyll and Hyde”一詞成爲心理學“雙重人格”的代稱。] 維克森林大學後衛賈斯廷-格雷:他身上確實有令人不快的一面,他努力爭勝,如果你不想贏球,或者你沒有努力爭勝,他就不希望你上場打球。他感覺他傾盡了全力,他期望他的隊友也能傾盡全力。有人說這不是一個好隊友的表現。但是到頭來,作爲一名領袖,你希望你的球員能有最好的狀態。每個人都不會喜歡你,但是他們也不會因爲你努力爭勝而責備你。

唐尼:我一直告訴人們,他是一個好人,但是他也有那些巨星必須擁有的卑劣的一面,他身上有着要成爲一名巨星所必備的殺手天性。而在場下你永遠都想不到這一點。他是一個好好先生。這是最古怪的事情之一——你要如何在這兩種狀態之間切換。 埃利斯:我們的陪練隊中有一名叫艾倫-威廉姆斯的球員,克里斯上大一時,艾倫-威廉姆斯大四了。有一次,他用他新學的背後運球動作過掉了克里斯-保羅。從那之後,克里斯-保羅會對他全場緊逼,防得他一分未得。就像克里斯所說的,別想讓我在球場上出醜。他始終非常好勝。 維克森林大學球隊經理伊桑-蓋爾芬德:克里斯好勝的天性是無人能比的。我不記得那時候我們在備戰對陣哪個對手的比賽了,但是陪練隊把他們打爆了。斯基普教練中止了訓練,把先發球員們叫到外面去集中一下。克里斯把責任全部攬到了自己身上。史考特-費瑟早些時候命中了幾個三分,克里斯不會讓他再接到球了。當克里斯站上球場時,他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就像鐳射光束一樣。

凱爾西:訓練後,我們會爲隊友撿籃板,然後我們會打二對二,參與者有克里斯-保羅,Chris Mack,我,還有Justin。我非常好勝。有的時候我們的比賽幾乎演變成了打架。Chris Mack很擅長噴垃圾話,如果我們打敗了他們,我們會一直鬥嘴鬥到第二天。並不是說我們一直都在打球,但是我們有過一些傳奇的比賽。我們會全力以赴。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和Chris Mack是那麼蠢,我們第二天還有比賽,但我們還是打得那麼努力,在兩名位在全國最佳之列的球員身上犯規。

格雷:我不知道那是否是比賽前一天,我只知道我們在喬爾球館訓練,所以我猜應該是比賽前一天。我們在打二對二,每當我們快要贏了的時候,凱爾西和馬克就會開始對我們犯規,碰觸我們的肩膀或是胸部。後一個回合我們就會開始噴垃圾話。氣氛緊張起來,然後比賽繼續進行。克里斯努力讓他退後,但是凱爾西緊緊拉住了克里斯,把他的球衣都扯破了。這時,普羅塞爾走進來,他的反應是:“你們都在做什麼?夠了。如果有人受傷,你們就會被踢出球隊。”我當時以爲他在開玩笑,不過他可能是認真的。

維克森林大學助教克里斯-馬克:我們的比賽非常激烈。我和他真正開始單挑是在他大一那年的夏天。克里斯是我最初的對手之一。你要做的只是對自己的進球吹噓一通,或是說一些“你太矮了防不住我的”之類的話。然後我助教的頭銜被直接棄之不顧了,克里斯表現得就像他不認識你一樣。他會一種轉身假動作。有一次我記得他突破到底線,做了一個轉身的假動作,我準備從他身後斷球,而他又轉回和先前一樣的方向,手刮到了我的眼睛。那天晚上我大概縫了八到十針。他不爲所動,說,你還想繼續打吧。我說,等等,讓我先把我的眼傷處理了。我們那批人會一直在球館待到有人趕我們走的時候。

維瑟:克里斯喜歡打保齡球。我記得那應該是在週二的晚上,我們四到六個人會去保齡球館,克里斯和賈斯廷-格雷都有自己的保齡球鞋和保齡球,他們都是專業的。每局比賽我們會賭1美元或者2美元。這就是我們稍許緩和氣氛,一起玩樂的方式。

蓋爾芬德:克里斯-保羅和賈斯廷-格雷,他們親密無間,形影不離。特倫特-斯特里克蘭像是隊裏的開心果,但是克里斯和賈斯廷也會活躍氣氛,特別是在我們前往北卡羅萊納大學或是杜克大學的路上,甚至還有去喬治亞理工大學的路上。我不知道我們會不會因此惹上麻煩,但是我記得克里斯和賈斯廷最喜歡的歌之一是瓦妮莎-卡爾頓的《1000英里》,這首歌是鋼琴伴奏,而他們不僅會唱這首歌,還會配上一些滑稽的動作。

安普拉:一開始,Chris像是個小老弟。但是到了他大一那年年底,他一直很嚴肅。當然,每個人都聽說了他爲他的祖父砍下61分的故事[4]。每場比賽前,他都會拿出一份塑封過的訃告。我記得每場比賽前,他都會面對着訃告做祈禱。

[譯註4:詳情可參看譯文《保羅的悲情故事與61分,刻骨銘心的痛苦與勝利》:https://bbs.hupu.com/28950793.html] 高迪奧:克里斯從小到大都是北卡羅萊納大學球隊的球迷,但是他們已經收到雷蒙德-費爾頓的加入承諾了。一天之後,斯基普教練和我打電話給克里斯說:“如果你想要去北卡羅萊納大學,然後給雷蒙德提兩年的包,那你就去吧。”就這麼一句話就夠了,因爲他是那樣好勝的人。到了今天,儘管他和雷蒙德在快艇時還做過一段時期的隊友,但是每次他和雷蒙德對陣時都火藥味十足。

馬克:我們對陣杜克大學的那場比賽,我記得我看的是ESPN的轉播,他們在屏幕下方打出一行字,寫着我們已經連續輸給杜克大學多少場比賽了。我記得克里斯在投籃熱身時說;“今晚我們是不會輸的。”你總會聽到有球員這麼說,但我覺得他是不會讓我們輸掉那場比賽的。每個人的發揮都非常出色。我們必須有非常出色的發揮,才能打敗杜克這樣一支強隊。但是,要說在一名大一球員的帶領下?我認爲那是特別的。當我們對陣北卡羅來納大學時,那是羅伊-威廉姆斯[5]執教的第一場大西洋分區的比賽。保羅在一個延長中被犯規了,當時比賽時間已經耗盡了,而他命中了全部三個罰球扳平比分。凡此種種,當他面對強敵中的強敵做到這樣的事時,你就知道,他從來都不會怯場。

[譯註5:羅伊-威廉姆斯,美國著名籃球教練。他曾兩次贏得美聯社年度最佳教練獎。他因北卡而爲人所知,在2006年,他帶領北卡取得了96%的驚人勝率。他是歷史上第七個兩次獲得這一榮譽的教練,也是第二個在不同學校獲得這一成就的教練。2007年4月,羅伊-威廉姆斯入選籃球名人堂。] 保羅大二那年,維克森林大學在其例行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對陣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他故意擊打了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球星朱利葉斯-霍奇的腹股溝。裁判沒有注意到這一動作,而且當時的比賽還沒有錄像回放。保羅既沒有被驅逐出場,也沒有被判罰個人犯規。他命中了一記拋投,幫助球隊贏得比賽。但是他之後被大西洋分區禁賽一場,缺少保羅的維克森林大學魔鬼執事隊在大西洋分區公開賽中輸給了聖喬伊大學狼羣隊。

維瑟:我在板凳席上。那件事是那個賽季的轉折點。我不知道我是否見證了這件事情的全過程,但我見證了這件事的後續。對我們來說,對陣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的比賽大體上總是充滿敵意,火藥味十足,比賽氣氛有點古怪。在有的環境下進行比賽始終是一件艱難的事,而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始終有這樣的環境。每當我們對上朱利葉斯-霍奇的時候,他都會有一些離經叛道的動作,更不要說學生觀衆席了。霍奇知道如何煽動情緒,讓對手在比賽中分心。

高迪奧:我認爲克里斯對那件事後悔萬分。那對於他來說是一件很出格的事。那場比賽真的非常、非常艱難。學生觀衆席的球迷說的那些話是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絕不應該說的,我不在意那是NBA球員還是大學球員。他們說了像是‘你的祖父在哪,克里斯’這樣的話。保羅做的那件事是沒什麼藉口的。他命中了那記制勝球,但是首先那場比賽的環境很差,我敢肯定他也會這麼說的。

蓋爾芬德:我以爲打到朱利葉斯-霍奇的是我們的中鋒。我以爲是埃裏克-威廉姆斯。當時噓聲四起,朱利葉斯-霍奇指着克里斯。中場時,我們從球員通道跑進更衣室,克里斯看着我說:“人們看到我做了什麼嗎?”我以爲那是埃裏克做的,所以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比賽還剩五秒鐘的時候,人羣已經醞釀着一場爆發,準備向我們破口大罵了。斯基普教練畫了一個出色的戰術,克里斯在失去平衡的狀態下從肘區命中了制勝球。這是個瘋狂的結局。在更衣室,斯基普教練看着我。他之前是獨自開車來到比賽現場的。他把鑰匙扔給我說:“回辦公室去,我要在我回去的時候看到我的車。”我們用錄像機錄下了這一幕。我不得不趕快回到溫斯頓-塞勒姆,但是我開車的時候戰戰兢兢的,因爲斯基普教練的車是一輛很高級的梅賽德斯奔馳,我害怕我會把它撞壞。

格雷:人們說,這種事是不尊重人的。但是在電光火石之間,你只是(下意識地)做出反應而已。他被禁賽後,我們仍有奪冠的機會。吃一塹長一智。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支持他的。他這麼做的時候,我們都支持他。如果我們中有一個人要打架,我們都會參與其中的。

巴特爾:實際上,即便到了今天,我從來沒有跟他談論過這件事。我敢肯定,隨着他年歲漸長,變得更加成熟,回憶起這件事時他大概會想‘老天啊,我當時在想什麼’。那時候,他是如此好勝的人。爲了取得優勢,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我不知道朱利葉斯-霍奇當時對他說了什麼。到了今天,我還是從來沒有去細究過這件事。

唐尼:在我們去打比賽的所有地方,球迷們都可能做得有些過火。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了解到我們知曉的那些信息的。朱利葉斯-霍奇也不是什麼好鳥。我不知道他們是否互噴了之類的。我甚至都沒有看到克里斯做那件事。我只記得朱利葉斯-霍奇倒在地上,說了一些狠話。克里斯道歉之後不久我們開了一次會,他對他做了那樣的事感到難受。後一場比賽他被禁賽了,自不必說,我們在大西洋分區公開賽四分之一決賽對陣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他們打敗了我們。我認爲他感覺,因爲他不能上場,他讓球隊失望了。他肯定對這件事感到懊悔。

維瑟:那件事有點像是那個賽季的轉折點。維克森林大學在NCAA公開賽次輪經過雙延長輸給了西弗吉尼亞大學。在體育界,勢頭是件大事。我不是因爲我們沒有奪得全國冠軍而責怪他,但是這件事對我們沒有好處。我敢肯定,當他回憶起那個時刻,他大概會希望自己能有不同的做法。但是過去的事就是過去了。

埃利斯:我真的覺得,從人們對他的描述來看,他被誤解了。任何一個具備偉大之處的人,因爲他們一心求勝,你總能聽到關於他們的一些負面信息。我感覺因爲CP3想要贏球,這個聯盟裏的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他們對科比也是這種說法。克里斯是聯盟歷史上最偉大的控衛之一,而人們抨擊他,說他沒有戒指,他想要奪冠,所以他就在場上推人。但如果你去了解他,他是個實在人。 巴特爾:他認爲以我們球隊的實力,我們可以奪冠,他一直在談論他在維克森林大學,要將維克森林大學帶進最終四強的事。他最大的目標就是贏球。那是他的理想,因爲他是本地孩子。他剛進校園的時候,我從來沒有聽他談論過關於NBA的事。

格雷:我記得在他大二那年結束之前,我們是室友。在他離開學校去參加選秀之前,我們坐在宿舍裏聊天。他說,兄弟,我會回來的。我坐在那裏說,兄弟,你有機會成爲狀元秀啊。他說,我想要奪冠。當他告訴我這句話的時候,我感到激動。有時候,只是走到辦公室再走回來的功夫,事情就改變了。

維瑟:我們大概知道這件事。我們以爲他可能回回來再打一年。大概一到兩週之後,我把衣服拿到回收衣服的舊衣店,我嘗試賣個50美元來補貼汽油錢和飯錢。他們說,在沙發上坐一會兒吧,我們會把錢拿給你的。我坐下來,看到一本ESPN的雜誌,封面人物是克里斯-保羅,他戴着鑲有鑽石的耳機。就在那時候,我真正意識到,哦,這是改變他一生的轉折點,他做到了。就在那時候,我意識到住我隔壁的室友、我的隊友、和我一起打保齡球的兄弟克里斯正邁向人生的另一個層面。


微信搜索公衆號——虎撲雷霆專區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BlueAlliance翻譯」克里斯-保羅大學生涯口述歷史——“從一開始他就是那個聖保羅” 由  VienusSC30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377356.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